在今年召开的第六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上,2018年全国林业信息化率评测结果公布,内蒙古自治区以83.8分的成绩首次跻身全国前十。
从10年前的全国落后,到如今的全国领先,内蒙古自治区林草信息化工作成功实现弯道超车。
2011年5月,第二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内蒙古被确定为全国林业信息化示范省之一。同年7月,内蒙古自治区林业信息中心成立,人、财、物同时配备,各项建设快速推进,以职能更完整、支撑更到位、服务更专业的信息化团队服务全区林业工作。
2012年8月,首届全国林业信息办主任会议在内蒙古赤峰市召开。会议不仅深入分析了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发展的形势、总结了成绩、提出了下一步的工作要求,还为内蒙古林业信息化建设指引了方向、找准了对策。
2013年-2016年,在原国家林业局信息办的支持引领下,内蒙古林业信息化不断加大建设力度,制定完善顶层设计,建立健全管理制度,不断深化示范建设工作。建成了标准化机房,解决了服务器管理混乱、基础设施和应用缺少安全保障的问题;建成了连接盟市林业部门和外驻单位的林业专线,解决了视频会议与公文传输的数据通道问题;建成了桌面虚拟化应用平台,降低了办公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健全了安全管理系统,加强网络安全防护工作,落实信息系统等级保护制度;改造了门户网站群;建成全区行政审批系统,实现了审批事项网上办理,并完成与自治区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的对接。
随着一系列工作的推进,内蒙古林业信息化建设不断加速。尤其是2013年8月《中国智慧林业发展指导意见》印发、2016年3月《互联网+林业行动计划全国林业信息化十三五发展规划》印发,为内蒙古林业信息化建设从数字林业向智慧林业转变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勇于革新、埋头苦干,内蒙古林业人默默为实现超越积蓄着力量。
2017年,继省级示范和多批次多地点市、县、基地示范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建成互联网+义务植树物联网示范点,实现了线上网络平台募捐与线下示范点相结合,为社会公众提供更多、更便捷的义务植树尽责形式,解决了全国普遍存在的尽责渠道单一、尽责率不高的难题。内蒙古林业信息化建设自此步入了深化业务应用新阶段。
2017年,内蒙古启动了林业大数据建设。建设了林业时空大数据库、林业数据标准体系、可视化展示平台,完善了林业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森林湿地资源监督与管理、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与管理等方面,开发了相关应用系统。
2018年,启动了内蒙古林业大数据建设项目,主要建设大数据支撑环境、林业大数据标准编制、林业大数据及管理服务系统、林业大数据应用服务示范等内容。建成了内蒙古林业的蒙古文网站,拓展了门户网站的传播空间和范围,为广大蒙古族群众提供了直接了解林业和草原信息的窗口。网站建立至今,已翻译了200多万字信息。
与此同时,各盟市林业部门也积极推进信息化建设。鄂尔多斯市林草局建设了林业资源数据库,建成森林草原防火远程监控系统、数字林业核心平台和14个业务管理系统。呼伦贝尔市林草局将信息化建设作为一把手工程,加大资金投入与人才队伍建设力度,通过科学规划和资金持续投入,建成了多个应用系统。
如今,内蒙古自治区林草信息化工作又瞄准人工智能应用,准备迈开更大的步伐,实现新的超越。

山中野果蝶变 特色产业富民贵州大规模种植刺梨助力生态美百姓富

山间薄雾缭绕,山下空气清新,湖中碧水如玉。一片片苔草丛,一朵朵狼毒花,还有一簇簇的低矮丛林,把6月的青海湖畔哈尔盖草场装点成绿色的世界。几天前,西海都市报记者走进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探访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原羚的栖息地。
我们寻找的普氏原羚生活在哈尔盖河下游。站在315国道上,往北几十公里是高山草原,往南十余公里是河滩台地,往西南数百公里,有高原牧场还有沙地这些都是我国特有野生动物普氏原羚在青海的生活区域。
哈尔盖河,这条南北走向,长100余千米,流域面积1613平方千米的淡水河,为生活在青海湖东北角的普氏原羚提供了大量的淡水。
一场大雨过后,哈尔盖河下游形成了弯弯曲曲,长达数十公里的辫状河道。河流、小岛密布,三只小普氏原羚在里面嬉戏。看到陌生人靠近,它们机警地向河西岸的台地跑去。
所谓台地,就是经哈尔盖河的长期冲刷后形成的一道一米多高的沙梁。梁上铺满了各类苔草、蒿草、还有冰草。绿草底下,还有风化的羊粪、牛粪等动物的粪便。沙梁下是几株小树组成的小树林,里面还有几只兔子跳来跳去。
就是在这里,我们遇见了普氏原羚。这是一个较大的家族,共有16只。起初,4只雌性小羊在草场上你追我赶,嬉戏玩闹。看到有人在草场边缘,不远处的7只成年母羊开始向小羊群靠近。
随后,母羊带着小羊向南边的草场进发。这时,在附近觅食的5只公羊也向羊群靠近,等两支队伍完全混合在一起后,两只公羊相互碰鼻行礼,之后公羊带领羊群,向沙梁南侧的小树林跑去。
等普氏原羚家族迁到小树林附近,它们不再紧张。只见几只普氏原羚相互追逐奔跑。有一瞬间,7只普氏原羚由南向北排成一列,向着草场中间的小山包发起冲锋。它们缓缓抬起头,经过十多米的助跑后,高高跃起,像射出的7只箭一样,冲向山包的另一侧。
也有雄性普氏原羚保持高度警惕。站在附近较高的位置上,双眼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双角角尖直立,土黄色的身躯,臀部白色心形的斑尤其明显,四条腿微微弯曲,作出即将奔跑的姿势。
通过相机镜头,我们在这一家族南侧几十米开外发现了更大的普氏原羚种群。100多只普氏原羚在那里休憩,有的啃食青草,有的来回跑动。
统计发现,当天上午,我们在哈尔盖河下游遇到了140余只普氏原羚,而这只是生活在哈尔盖河流域普氏原羚中较大的几个种群之一。
多方信息显示,1999年,生活在青海湖边的普氏原羚种群数量约为130只,如今我们一天就遇到了140多只。不得不说,经过多年的保护,普氏原羚种群如今已在青海得到极大保护。
普氏原羚,是我国特有的野生动物。1875年由俄罗斯博物学家普尔热瓦尔斯基在中国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首次发现并命名。它曾广泛分布于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四省区,如今只分布于青海湖周边。
今年3月23日至27日,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对青海湖流域内普氏原羚栖息地,共5个区域13个观测样区76个观测样点进行观测时,总共观测到普氏原羚2484只。
从约130只到2484只,20年时间里,普氏原羚种群数量增加了19倍,青海湖畔已经成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普氏原羚真正的家园。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

好花红来好花红,好花生在刺梨蓬,好花生在刺梨树,哪朵向阳哪朵红贵州民歌《好花红》所描绘的美好情景,如今正在黔中大地上延展。刺梨,这种昔日少有人问津的山野果,已摇身一变成为贵州山区脱贫增收的一大特色产业。
小野果变金果果 每年4月到6月,贵州山区刺梨花盛开,景色迷人。
一个晴朗的早晨,记者驱车来到地处乌蒙山区的贵州省盘州市盘关镇贾西村,沿着蜿蜒的产业路爬上一处高高的山顶,只见满山的刺梨与远处的青山相连,眼前绽放的刺梨花间,青涩的刺梨果已挂枝头。
这里石漠化严重,以前满山遍野都是裸露的石头,现在1万余亩刺梨树枝叶把石头覆盖了,我们看见的都是绿色了。盘关镇人大主席肖值美说,近5年来,政府引导农民调整产业结构,全镇已种植刺梨树5.6万亩,不仅绿了山川护了生态,还使许多农户摆脱贫困走上致富路。
山里人不屑的小野果,怎么就变成了金果果?
聂德友是当地最先吃螃蟹的人。2013年3月,这个贾西村致富带头人放弃在外发展的机会,带着全部家当返乡创业。他发现家乡常年气候温和,山里遍布野生刺梨,一定适合规模化发展刺梨产业。他的想法得到干部群众认可。在政府部门支持下,他领办专业合作社,建立刺梨种植产业园区,种育结合,既卖果又卖苗,产业逐步覆盖8个村3000多户9000多人,其中420多户840多贫困人口从中受益。
长地村村民封正宇一家4口人长期以种植玉米维持生计,脱贫增收缓慢。2016年,他将21亩土地全部流转给合作社种刺梨,收入逐年增多,去年纯收入3万多元。他说,以前石旮旯里种玉米,每亩收入400元左右,根本赚不到钱。现在每年都能拿到土地流转费和刺梨管护费,稳赚不赔,日子越过越好了。
夏观花海,秋品果香。在刺梨产业的带动下,2018年,贾西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1万元,这个曾经的一类贫困村走上了小康路。
科技进山 龙头起舞
土地贫瘠、破碎,近30%的土壤石漠化,一直困扰着贵州六盘水市的农业发展。这个有中国野生刺梨之乡之称的高海拔山区市,因为刺梨产业的崛起,农业发展瓶颈得以突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六盘水市林业局局长陈石介绍说,根系发达且耐旱的刺梨是抑制石漠化的先锋树种,目前全市种植规模已达100万余亩,成为贵州省刺梨种植面积最大的区域。近年来,六盘水先后建立起4家大型加工企业,集产品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一端连接原材料生产,一端连接销售市场。
记者在贵州宏财集团聚农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看到,企业一期已形成20万吨的年加工能力,现代化的生产线加工的刺梨汁、饮料、果酒、果脯、口服液等产品,通过线上线下迅速销往省内外市场。公司总经理朱波介绍,公司对刺梨鲜果以每斤2元的保底价收购,有多少收多少,种植户没有后顾之忧。
宏财集团盘州刺梨产研中心,是贵州省乃至全国颇具实力的刺梨研发机构。这家中心加强与中国农业大学、贵州大学等高校合作,设置了博士和硕士工作站、专家实验室等,20多名科研人员常驻,致力选育优质树种,指导基地和农户规范种植,同时瞄准市场需求,对刺梨天然Vc、SOD等营养成分进行深度研发,不断推出新品。
盘州市委副书记杜瑜说,有科技引领和龙头带动,盘州市刺梨产业快速发展,目前刺梨种植面积达54万亩,产业覆盖27个乡镇的17万农户52万人,已成为山区农民持续增收的主导产业。预计3至5年后,全市刺梨产业带来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将十分可观。
抓住特色 做出特色
6月5日,北京世园会上,广药集团推出的刺柠吉饮料、含片等刺梨系列产品一亮相,立即引起游人和消费者的浓厚兴趣。这是广东与贵州开展东西扶贫协作的结晶,也是贵州在推动山地特色现代农业发展中,借力拓展市场、塑造品牌的重要举措之一。
新近召开的贵州省刺梨产业发展推进会提出,举全省之力发展刺梨产业,并把品牌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品牌拓市场,以市场促发展。据了解,目前,贵州省集中连片种植刺梨约155万亩,有加工企业40家,2018年加工刺梨7.9万吨,已涌现出刺梨王、天刺力、金刺梨、山王果、恒力源等一批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区域品牌。
贵州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抓住特色,做出特色,已让越来越多的山区群众尝到甜头。2018年,贵州刺梨产业带动108.3万农民增收致富,刺梨种植区域户均增收2000多元,脱贫攻坚成效显著。
身披如许刺,心淌万分甜。依靠良好的发展基础和广阔的市场前景,贵州省计划到2021年,将集中连片的刺梨种植面积扩大到220万亩,年产鲜果50万吨,综合产值达到100亿元。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