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许贵元)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水产品出口额达233亿美元,出口额、出口量双增,进口额、进口量也双增。2018年我国水产品贸易顺差为75亿美元,比上年有所降低。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发布会上介绍说,近年来我国水产养殖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2018年水产养殖总产量超过5000万吨,占我国水产品总产量的比重达78%以上,是世界上唯一养殖水产品总量超过捕捞总量的主要渔业国家。但水产养殖业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如养殖布局和产业结构不合理、局部地区养殖密度过高等。

近年来,各地农村环境污染综合整治攻坚行动呈现强力推进态势。但有些地方奉行“一刀切”的盲动行为,把农户在公路两侧和河道周围的猪场、鸡场、鸭舍和鹅舍等,实行强制性地一律拆除,这样一来,农村的水鸭子则变成了“旱鸭子”;鹅叫声也听不到了。过去那种“春江水暖鸭先知”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田园风光和生态美景再也看不到了。

合理布局水产养殖生产——该减的要减下来,该留的也要留下来

于康震说,意见还围绕加强科学布局、转变养殖方式、改善养殖环境、强化生产监管、拓宽发展空间、加强政策支持及落实保障措施等方面作出全面部署。

整治农村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长远大计,必须坚持从实际出发,把保护农民利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别忘了“留住乡愁”的记忆。但有些地方靠行政命令和长官意志的做法,违背了治理农村环境的初衷。尤其是不顾农民感受如何,以损害农民利益为代价而换取领导满意的“政绩观”,也应列入问责和追责之内。要遏制“一刀切”的农村环境治理,最好的办法是发扬民主,争得农民的拥护和支持,让农民自觉自愿地参与整治攻坚行动,这样有利于巩固和扩大治理成果,否则,很容易出现治理反弹。在拆除乱搭乱建的同时,也要反对“大拆大建”,盲目跟风和攀比。要因地制宜、因村施策,确定重点、搞好治理,不可千篇一律。在综合治理农村环境中,对农村垃圾分类收集和科学处置要高度重视和常抓不懈,防止村内干干净净,村周围垃圾乱堆乱放,千方百计改变“内洁外脏”的局面。通过实施一系列的科学治理措施和手段,让新农村名副其实地“美”起来、“富”起来、“活”起来,不断提升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水产养殖与水环境污染之间不能简单划等号。”于康震指出,包括养殖水产品在内的水生生物是整个水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鱼翔浅底的美景,就意味着水生态环境要好,意味着不能没有水生生物,两者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只有高密度、不合理的投饵型养殖方式才会对环境有比较大的影响,科学合理的养殖方式对水生态环境还有净化修复的作用。

农业农村部等10部门日前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我国将加快构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和生产方式,推动我国由水产养殖业大国向水产养殖业强国转变。

2018年,我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超过5000万吨,占我国水产品总产量的比重达78%以上,是世界上唯一养殖水产品总量超过捕捞总量的主要渔业国家。水产养殖业的快速发展为解决城乡居民“吃鱼难”、保障优质动物蛋白的供给、降低天然水域水生生物资源的利用强度、促进渔业产业兴旺和渔民生活富裕都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是记者1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的。

“然而,与新时代的发展要求相比,水产养殖业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从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看,养殖水域周边的各种污染,严重破坏养殖水域生态环境;经济社会发展和建设用地不断扩张,使水产养殖水域空间受到严重挤压,渔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从产业发展的内部环境来看,水产养殖布局不尽合理,如部分地区近海养殖网箱密度过大,水库、湖泊中的养殖网箱网围过多过密,而一些可以合理利用的空间却开发利用得不够;一些落后的养殖方式亟待转变,产业的规模化、组织化、品牌化程度较低。这些都与水产养殖大国的地位不相称。”于康震说。

针对水产养殖业面临的突出问题,意见明确,将绿色发展理念贯穿于水产养殖生产全过程,推行生态健康养殖制度,发挥水产养殖业在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中的生态服务功能,大力发展优质、特色、绿色、生态的水产品。

经国务院批准,农业农村部等10部委近日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经国务院同意、专门针对水产养殖业的指导性文件。

同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绿色养殖综合效益,并加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体制机制创新,完善生产经营体系,推动科学研究、成果转化、示范推广、人才培训协同发展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还将完善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法律法规,依法维护养殖渔民合法权益和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为发展生态健康的水产养殖业,《意见》将改善养殖环境作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重要内容,提出科学设置网箱网围、开展养殖尾水和废弃物治理等多项举措。同时,重点强调要发挥水产养殖的生态属性,鼓励发展不投饵的滤食性鱼类和滩涂浅海贝藻类增养殖,开展以渔净水、以渔控水、以渔抑藻,修复水域生态环境。

“水产养殖污染物大多为氮磷等有机物,主要是造成水域环境的富营养化,对水体的影响总体不是很大。我国海水养殖中贝藻类以及淡水养殖中的鲢鳙鱼等滤食性鱼类,都是不投饵型的水产养殖品种,这些养殖品种都对环境有着良好的净化修复作用。”于康震说。

“在养殖水域滩涂规划编制发布的基础上,要依法退出禁养区的养殖,规范限养区、养殖区内的养殖生产,推动水产养殖业绿色高质量发展。”于康震说,水产养殖滩涂规划涉及广大渔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空间规划必须要依法依规,不得以产业发展规划替代空间规划,不搞禁养区扩大化,也不搞产业保护主义,该减的要减下来,该留的也要留下来。
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产管结合、标本兼治,打好“组合拳”

水产养殖与水生态环境关系如何?我国水产养殖业还面临哪些困难和问题?如何促进水产养殖和生态保护协调发展?在2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对此进行了响应。

为破解这些问题、促进水产养殖科学布局,《意见》提出加快落实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制度、优化养殖生产布局、积极拓展养殖空间等举措。

发展生态健康的水产养殖业——水产养殖与水环境污染不能简单划等号

张显良介绍,从近几年检测结果看,我国水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总体稳定向好,连续6年产地监督抽查合格率都在99%以上,市场例行监测合格率也由2013年的94.4%提高到2018年的97.1%,多年未发生区域性重大水产品质量安全事件,水产品总体是安全的。
在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上,农业农村部一直坚持产管结合、标本兼治,打好“组合拳”。
张显良指出,为促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确保水产品质量安全,《意见》提出了三个方面的措施:一是强化投入品管理,强化水产养殖用饲料、兽药等投入质量量的监管,加强水产养殖用药的指导,严厉打击制售假劣水产养殖用饲料、兽药和违法用药及其它投入品的行为;二是强化水产品质量安全属地监管职责,落实生产经营者质量安全的主体责任,推动养殖生产经营者建立健全养殖水产品追溯体系,推进行业诚信体系建设,保证水产品安全;三是健全水生动物疫病防控体系,加强水生动物疫病监测预警、风险评估和应急处置。
“农业农村部将会同各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细化目标任务、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和责任人,高举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大旗,通过调整养殖结构、转变养殖方式、推广清洁生产、防控养殖污染,实现由粗放经营、单一增产向提质增效、绿色生态转变,把《意见》的政策红利转化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生产与生态红利。”于康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