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五,白云湖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湖中有巨鱼的身影。“一开始我们以为是鳄鱼。”白云湖管理处综合部部长杨茂玲告诉记者,他们赶紧把拍到的照片发给相关专家看,对方判断此怪鱼是鳄鱼的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是鳄雀鳝。资料显示,鳄雀鳝是大型凶猛鱼类,是北美7种雀鳝鱼中最大的一种,最大能长到3米,具有极强的破坏性。

我国是水产养殖大国,水产养殖给农民、渔民及地方政府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入,给消费者提供了大量的鸡鸭鱼肉等食品。但很多地方的水产养殖却存在污染环境的弊病,尤其是我国的水产养殖很多是散户养殖,排放污水、滥用抗生素、不合理的投饵型养殖方式等等,成了一些地方环境污染的重要污染源。

(来源:重庆渔业信息网)

仍有游客在湖边嬉戏

了解“禁养区”的定义和范围,养殖场“环保+违建”无补偿?这是不给或者少给关停补偿的一个“幌子”

1月30日上午,在重庆市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小组讨论期间,重庆市政协委员、渝中区政协副主席、市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副站长李虹就自然保护区推进脱贫攻坚中存在的有关问题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李虹委员指出,当前,脱贫攻坚工作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但一些贫困地区由于地处自然保护区范围,地方的扶贫工作和资源保护面临着难以协调的矛盾。一方面,扶贫开发必须改善农村生活、生产基础条件,要完善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提升贫困地区产业能力,发展相关产业,促进当地贫困农户增收。另一方面,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又严格禁止任何资源开发、项目建设等活动,甚至不得开展公路、农田水利、居住条件、卫生医疗等基础设施建设,更不允许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发展产业,即便是农业。《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自然保护区内保存完好的天然状态的生态系统以及珍稀、濒危动植物的集中分布地,应当划为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
“禁止在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
李虹委员特别提到了位于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西南边陲的大垭乡。大垭是重庆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该乡与武隆区和贵州务川县接壤,下辖4个行政村,海拔1200余米。该乡脱贫攻坚工作中,以龙头企业、种植业大户等为依托,坚持“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的理念,通过“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大力发展特色高山种植、养殖业,探索脱贫攻坚的新路径。深度贫困乡要脱贫,产业兴旺是根本,必须大力发展相关产业,如农业、旅游业等。但大垭乡全境又处在摩围山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我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严格禁止各类人类活动和开发建设项目”,因此,如何助力贫困地区扶贫攻坚发展产业,又坚持自然保护区保护优先的基本原则,成为自然保护区管理部门和地方政府及扶贫集团共同面对的难题。
李虹委员接着介绍到,重庆市三峡生态渔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忠县龙滩河建设的放牧式天然生态渔场,也是重庆市重点发展的生态渔业方式之一,主要以增殖的方式获得有机水产品,三峡生态鱼已经成为重庆市农业在全国的一张响亮名片,既生产了优质的有机水产品,又保护、修复了水域生态环境,还对渔民上岸和解决库区周边居民就业具有较大的促进作用,可谓一举多得。但现在也面临着由于龙滩河建设了湿地公园而须拆除的结局。
李虹委员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党和政府的庄严承诺。当前,脱贫攻坚已经进入决胜阶段,但自然保护区内贫困人口的扶贫开发与自然保护区“保护优先、自然恢复”原则之间的矛盾,成为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此,李虹结合丰富的实践工作经验,就切实协调好脱贫攻坚与自然保护区保护之间的矛盾提出以下建议:
1.大力推行异地搬迁扶贫。多数位于山区的自然保护区地形条件复杂,修路架桥成本高、建设难度大,且居民居住零星、分散。综合考虑自然保护区管理要求和解决民生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建议在有条件的地区优先将核心区、缓冲区范围内的居民迁出保护区,既减少人类干扰,也降低管理压力。对于迁出核心区、缓冲区的居民,应依托当地政府支持和精准扶贫资金,妥善解决迁出人口生活保障和生产就业。
2.促进贫困人口就业。开发公益性岗位,优先考虑将迁出人口和贫困户聘请为保护区巡护员、管护员等,解决就业问题;同时要解决好迁出贫困户子女的入学问题。对迁出保护区的、仍有受教育能力的成人,应开展生态扶贫专业技能再教育培训,解决就业之困。
3.创新发展产业扶贫。对于人口多的保护区,大规模异地搬迁存在压力,而保护区内及周边人类的活动范围、内容也必然受到相关管理制度的制约,采药、放牧、伐木等农民传统营生不被允许,各种开发建设项目也被禁止。因此,可以考虑在不违背保护区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既执行保护区核心区保护政策,在保护区缓冲区确定通过实地调研确定环境承载力,又适度发展生态农业,依托保护区优势打造品牌产品,助推产业扶贫。
4.科学划定自然保护区范围。对现有自然保护区进行实地考察,精准勾勒,依法依规、实事求是调整现有保护区核心区和实验区范围,科学划定保护区范围,对特有自然生态和稀有物种生活区域,实行严格保护政策。对经过多年保护,生态已经完全恢复,珍稀物种已经大量存在,可以降低保护等级,适当发展生产,实现脱贫攻坚与资源保护的协调统一。

除了在河边嬉戏之外,白云湖每天早晨都有一些市民喜欢到湖里野泳,由于此举将有可能直接危害到游客的人身安全,近日白云湖管理处加大了巡查力度,对于野泳者进行多番口头劝说,这两天前来野泳的市民已大大减少。

类似为了完全各种工作任务而实行“一刀切”的管理做法并不鲜见,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是另一种形式主义与形象工程。艰巨的治理任务,不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的借口,相关部门不能为了完成任务而进行简单粗暴的管理。对此,需要上级部门能够制订科学合理的绩效考核指标,避免下级部门为了完成任务,对任务进行“一刀切”的执行,也需要提高政府部门的行政执法水平,强化相关人员的为民服务意识,从而才能遏制这种“一刀切”的治理办法,让政府部门能够真正为民办实事、办好事。

据金羊网讯
白云湖惊现大型怪鱼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13日下午,这条怪鱼再次现身,保安尝试拿钢叉进行捕捉却无功而返。目前白云湖方面已委托珠江水产研究所提供专业协助。

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戴先任 配图:”水花鱼”公众号)

鳄雀鳝属于外来物种,而且是肉食鱼类,生性凶猛,内脏尤其是卵含有剧毒,具有极强的破坏性,如若放到天然水域,会对本地水体生态系统带来很大的破坏。

农业部:水产养殖的负面影响是媒体炒作!禁养转产不能搞“一刀切”!

2月13日下午,保安队在水上巡逻,突然在湖面上出现一团庞大的黑影,黑色的尾巴时不时露出水面,保安见状马上开船靠近,并拿起钢叉往鱼的身上刺。但由于这条鱼的表面被坚硬的鳞甲所覆盖,钢叉虽然插到了鱼的头部,但被鳞甲直接挡回,连钢叉都弯了。怪鱼见势头不对马上逃跑,再次消失在湖中。

国务院新闻发布会:水产环保整治,不该禁的不能禁,该禁的要坚决禁,但要给予合理补偿!

保安的钢叉被怪鱼鳞甲直接挡回,连钢叉都弯了

另请参阅:

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仍有不少市民在湖边嬉戏

“环保整治“以前就存在的养殖企业,不属于非法养殖!

抓捕未果请专业机构介入

更多信息请登录水产专业网站:中国西南渔业网

湖里可能不止一条鳄雀鳝

虽然目前水产养殖造成水体污染,但不能将水产养殖归因为水体污染的原罪,水产养殖造成水体污染,是由不合理、不规范的养殖方式造成,并不能怪罪到水产养殖的头上。况且科学合理的养殖方式,还能对水生态环境起到净化修复的作用。

这其实已经不是白云湖第一次发现鳄雀鳝的身影了。杨茂玲向记者回忆,其实早在2017年他们已经在白云湖发现过类似鱼类的身影,当时鱼的体积并没有现在那么大,所以一直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湖里面很可能不止一条鳄雀鳝”。

一些地方相关部门却不问前因后果,对水产养殖“一刀切”、一禁了之。如有地方将养殖户合法承包的养殖场进行强拆。给养殖户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这种简单粗暴、一禁了之的做法,既损害了养殖户的合法利益,也阻碍了水产养殖业的健康发展。

自发现鳄雀鳝的身影之后,白云湖管理处加强了水上巡逻,并用摄像头对湖四周进行监控,尝试把“潜伏”在湖里的鳄雀鳝找出来,但由于白云湖面积太大,一直都无法看到鳄雀鳝的“真身”。

2018年,全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超过5000万吨,我国也成为世界上唯一养殖水产品总量超过捕捞总量的主要渔业国家。不过,如今的水产养殖业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其中关键的一条就是:养殖水域周边的各种污染,严重破坏养殖水域生态环境。近年来,出于保护环境等目的,有一些地区全面叫停了水产养殖,拆除了网箱网围。没了网箱、拆了网围,渔民的收成怎么保证?渔民怎么生活?农业农村部日前回应:对水产养殖“一刀切”、一禁了之的做法不赞成。

鉴于鳄雀鳝具有很强的攻击性,白云湖管理处特别提示游客们切勿下水或在水边游玩。2月13日,记者走访白云湖公园,发现湖边已经竖起了多块禁止下水的标志牌,但依然有不少游客越过绿化地到湖边玩耍。一位游客表示,未听说湖里有怪鱼的消息,当记者告知情况后,她马上带着小孩远离。

这种貌似“铁腕治污”的做法,更像是一种懒政:通过引导当地的水产养殖规范化发展,相比简单的一禁了之来说,是一项技术活,也更费时费力,需要相关部门提供技术支持与指导,还需要他们加强监管与监督,而一禁了之,就少了这些麻烦,虽然粗暴但对治污却显得很有效。这种“一刀切”做法,也更暴露了相关部门治污能力的欠缺:没有能力做到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鸡鸭鱼肉,就只好通过一禁了之来完成治污任务。

为了尽快捕获这条怪鱼,目前白云湖管理处已经联系了珠江水产研究所,该所2月13日下午已经派人到场查看。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定了几个方案,目前正在作进一步筛选,但当务之急是要把这条怪鱼进行隔离,避免它进入珠江流域。

十部委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意见》

2016年农业部印发的《养殖水域滩涂规划编制工作规范》中有明确的规定,坚决防止全区域、全流域、全海域的“一刀切”,盲目扩大禁养范围。该禁的自然要禁,但不该禁的也不能禁,要避免对水产养殖“一刀切”,要能寻找到环境保护与水产养殖之间的平衡点,通过政策引导、资金支持及加强监管来提高养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