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燕明
早在去年,广州市就决定将现存的55家牲畜定点屠宰场调整为24家。日前,位于花都区的华诚屠宰场、雅瑶屠宰场、新华屠宰场的新规划方案递交规委…

安伟捷近期在阿拉巴马州进行饲料厂扩建,其中包括一个新的Hygieniser颗粒饲料系统,能够消除饲料病原体威胁。

为进一步深入贯彻《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饲料质量安全管理规范》和农业部近日发布的“关于全面实施《…
为进一步深入贯彻《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饲料质量安全管理规范》和农业部近日发布的“关于全面实施《饲料质量安全管理规范》的意见”,总结示范创建和饲料监管工作,更好地加快《规范》和《意见》的实施,省畜牧兽医局于7月16日在哈尔滨市召开了“全省《饲料质量安全管理规范》实施座谈暨现场推进会”
会议进行一天的时间。上午,各市和《规范》示范创建企业分别汇报交流了饲料业发展、饲料监管和示范创建进展等方面的情况;讨论了《规范》和《意见》实施落实相关事项;省兽药饲料监察所副所长聂德宝安排部署了《2015年省本级饲料质量安全监测计划》和具体抽样工作。接着进行培训,省饲料办朱良坤主任对《规范》和《意见》进行了解读,并做了题为《当前饲料工业发展形势与饲料执法监管工作中应注意的问题》的讲解。最后,省畜牧兽医局包艳明副局长做了讲话。他在讲话中对当前畜牧饲料业面临的形势和畜产品质量安全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对《规范》、《意见》实施和饲料监管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他强调,加快实施《规范》和《意见》是落实《饲料条例》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打基础、管长远的重要举措。要从“产出来”和“管出来”两个方面,充分认识实施《规范》和《意见》的重要意义,做到思想认识到位,切实增强做好落实工作的自觉性和责任感、紧迫感。他强调,要从加快建成现代饲料工业的高度,准确把握《规范》和《意见》的总体思路和原则,要坚持企业的主体地位、坚持基层管理部门的监管主体地位、坚持分类指导等三项原则。他要求,要从履行好法定职责的角度,全面做好《规范》和《意见》的实施推进工作,具体要做到“六个到位”,即组织领导到位、宣传培训到位、指导服务到位、示范带动到位、许可审核到位、执法监督到位,进而实现“两个确保”,即确保《规范》和《意见》得到不折不扣的贯彻落实,确保饲料质量安全。
下午,全体代表现场参观了农业部授牌示范创建企业–大北农集团哈尔滨绿色巨农饲料加工厂,听取了该企业实施《规范》的具体做法和经验介绍。
本次会议,内容丰富,时间紧凑,针对性强。通过汇报交流、培训讲解、参观学习和工作部署,认清了形势,明确了任务,达到了预期目的。对于《规范》和《意见》的全面贯彻实施和做好当前乃至今后一个时期的饲料监管工作必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参加《规范》实施座谈培训和现场推进会议的有各市、省农垦总局和富裕、讷河、肇东、宾县畜牧兽医局饲料办主任,哈尔滨市各辖区农牧局负责饲料管理机构的负责人和省级35家《规范》示范创建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省兽药饲料监察所、省饲料协会秘书处和有关饲料媒体负责人共计70余人。

改名本来没有原罪,但就屠宰场的名字太霸气,可用回肉联厂或改为食品加工厂而言,是否真的有必要呢?这首先就必须审视一个经济成本的问题。如今,广州还有24家屠宰场,如果全部改名字,则需要修改很多的东西,比如地图,再比如路标等等,这背后的经济成本,是必须算账的,数目到底有多少,必须先有预估,好让纳税人心里有个谱。然后,这样花费纳税人的钱财是否合理合法,也是值得拷问的。

面对家禽存栏量不断增长的需求,该公司将饲料厂的产能扩大了66%,以支持近期增加产量和新的养殖场。在两条生产线满负荷生产操作的情况下,该地区每小时可产生多达50吨家禽饲料。

早在去年,广州市就决定将现存的55家牲畜定点屠宰场调整为24家。日前,位于花都区的华诚屠宰场、雅瑶屠宰场、新华屠宰场的新规划方案递交规委会审议并获通过。在规委会上,广州市长陈建华提出,屠宰场的名字太霸气,屠啊宰啊,可以改改。他建议可用回肉联厂或改为食品加工厂,将对新的屠宰场名字进行规范。

安伟捷近期在阿拉巴马州进行饲料厂扩建,其中包括一个新的Hygieniser颗粒饲料系统,能够消除饲料病原体威胁。
面对家禽存栏量不断增长的需求,该公司将…

无论屠宰场是改成肉联厂还是食品加工厂,它在本质上,仍然是屠宰场。从名字上来说,或许没有那么霸气,但从实质上来说,其霸气的内核没有一丁点的改变。这就是说,为了避免屠宰场太霸气建议改名,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更何况,这样的名字一改,对公众的生活也可能造成困扰,你问人家屠宰场在哪,人家跟你说肉联厂在那边,若不知道内情,肯定是云里雾里了。而广州正是一个流动人口比较多的地方,随意更改名字的确有些不妥。

这意味着,对屠宰场改名而言,一方面,这可能会增加政府部门的财政支出,因为更名是需要一定经济成本的;另一方面,这对普通市民或消费者而言,并没有什么积极正面的价值与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屠宰场的名字在某些领导者看来有些霸气,那么需不需要更名呢?显然,这不能由权力做主,而应广泛征求意见,倘若民众都觉得有改的必要,那改名也就改名了,但若不是如此,就不能因领导个人喜好而改名。

事实上,对于屠宰场而言,公众或者说市民最关注的,不是它的名字是霸气还是文雅,是清新还是婉约,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屠宰场的卫生条件是否达标,屠宰场周围的环境是否合适等等。简而言之,从屠宰场出来的肉制品应该是安全健康的,是可放心食用的,而不是什么僵尸肉含有瘦肉精的肉,这些,才是公众关注的焦点。

杨燕明

这些年,改名似乎是一种流行格式,其目的则各不相同,有为去歧视的,也有为尊重的,更有如今这因为太霸气的。前不久,南昌大学准备甩掉昌大简称,自己简称为南大,立马遭遇南京大学师生的反对。而这,不过是改名路上的插曲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