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里塔尼亚地处非洲,国土面积的2/3被沙漠覆盖,有沙漠共和国之称。这里,每年土地退化造成的损失约1.92亿美元,且气候变化影响将进一步加重该损失。
而一片乡土树种构建的绿色防护带或许能为这里留住一抹绿色。
这片防护带是由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中国科学院地理资源所实施、在全球环境基金资助的增强脆弱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适应力的能力、知识和技术支持项目援助下建成的。
该项目开创了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新窗口。近日,该项目完成结题,同时又有一些新的南南合作项目启动。
荒漠化防治技术走出国门
非洲绿色长城计划是2005年由非洲萨赫勒撒哈拉国家共同体成员国发起建设的一条穿越11个国家的防护林带,是应对萨赫勒地区严峻生态危机、阻止撒哈拉沙漠持续扩张的计划。
而这条长城的构筑,正在探索学习中国的经验。
全长400多公里的塔里木沙漠公路防护林生态工程由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沙漠研究团队提供技术支持,于2006年建设完成。
建成以来,这里的地下水位一直保持动态平衡,并不像人们担心的在沙漠搞防护林会成为抽水机。因为我们主要采用了本土耐旱植物如梭梭、沙拐枣、柽柳等,用水量微乎其微。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该团队研究员徐新文表示。
近几年,结合相关项目实施,该团队的防沙治沙技术成果已辐射推广到中亚和非洲,实现了荒漠化防治技术走出国门。
绿色长城组织第三届部长级会议认为中国的经验和技术是适用整个非洲的,将与中国的科技合作列为非洲绿色长城计划的优先工作。
服务发展中国家
作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的张林秀,如今的身份是联合国环境署国际生态系统管理伙伴计划主任。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张林秀介绍,UNEP-IEMP是联合国环境署第一个设在发展中国家并服务于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合作中心,我们与其他合作中心的不同在于,我们是多学科且利用综合措施解决问题的全球生态中心。
通过联合国环境署及其区域办和国家办等平台,该机构也是帮助中国科学家和其他国家科学家进行联系的合作平台,可以借此连接全球的科学资源。
例如,在UNEP-IEMP发起的,由全球环境基金资助的前述项目中,中科院8个相关研究所为其提供了技术支撑。通过该项目的合作,中科院研究团队也获得更多与联合国环境署合作的南南合作项目,而且扩大了科技外交影响力。
合作双赢
此外,中科院新疆生地所在毛里塔尼亚首都设立了中科院中非联合研究中心西非区域办公室,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等单位也在尼泊尔建了海外中心,为未来长期合作提供了基础。
在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研究员王绍强看来,开展国际合作的目的是优势互补、双赢。现在随着我国科研水平和技术能力的提高,我们也扮演着走出去的角色,通过科学活动、国际合作加强国际交流,推动相互理解和认识。他说。
UNEP-IEMP项目部主管王国勤表示,中国长期以来开展了大量的双边援外项目,而通过多边机制推进南南合作将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刘迅

毛乌素沙漠变绿洲,一代又一代榆林人续写绿色传奇

6月17日是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今年中国确定主题为防治土地荒漠化
推动绿色发展。记者日前跟随广东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走进粤北山区,探寻荒漠化治理的广东密码。
从炼山伐木者到森林守护人
清远市连南瑶族自治县的三排、白芒、南岗等区域,地处南岭山脉,村寨散落于海拔250米至500米之间的石灰岩地带。在这片瑶族集中居住区,村民们曾经以炼山、伐木维持生计,一度产生了严重的石漠化问题。据了解,石漠化是一种岩石裸露、具有类似荒漠的土地退化过程,被称为土地癌症。
以前大家都上山砍柴,树越来越少。山上剩下光秃秃的石头,看起来很丑。一下大雨,土都流到了三江河里,整条河非常浑浊。三排镇山溪村村民唐一妹告诉到访的记者,如今,这种现象已不再发生,村民们都成为了大山森林的守护人。
连南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房兴表示,自1999年以来,当地将该片区域划为生态公益林,同时采取封山育林的方式加强生态管护,禁止砍柴、放牧等破坏生态行为,大幅减少了人类对生态环境的干预。
经过持续近20年的荒漠化治理,这片区域逐渐恢复了群峰矗立、植被丰茂的面貌。村民们守着青山也并不吃亏,当地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从1999年的2.5元/亩升至2019年的40.1元/亩,增长超过16倍。生态得保障,农民得实惠。房兴表示,此举既加强了生态公益林的建设、保护和管理,改善和优化生态环境,同时也维护了生态公益林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当地还探索种植有利于石漠化治理的银杏林、油茶、桑叶、野葡萄等经济农作物。眼下,村民们对发展森林旅游、农家乐等产业充满了期待。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瑶族民族文化风情相结合,大力发展旅游业,绿水青山就可以转化成金山银山,从而带动村民脱贫致富,推动乡村振兴。连南县副县长潘康凯称。
不久的将来,连南县将建成广东省首个国家石漠公园万山朝王国家石漠公园。记者从广东省林业局获悉,广东近日将组织专家对该公园建设规划进行评审,专家评审通过后将进入全面建设阶段。2019年预计将投入2000多万元,重点开展公园主入口道路、绿道、科普宣教馆、森林步道、林业科技示范园等基础设施建设。
荒漠化地区林地纳入省级以上生态公益林管理
相关专家指出,连南万山朝王国家石漠公园的筹划建设,标志着广东省石漠化综合治理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已从植树造林等工程治理向生态治理、综合发展等方向转变,将对该省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及生态保护起到示范性作用。
荒漠化是全球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中国最为严重的生态问题之一,广东省部分地区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石漠化和干旱问题。2005年广东省第一次石漠化监测结果显示,广东省岩溶地区主要分布在该省西北部,总面积106.45万公顷,主要涉及英德、连州、清新、连南、阳山等6市21县,其中岩溶区内石漠化面积81329.8公顷,占岩溶地区土地总面积的7.6%;潜在石漠化面积404751.6公顷,占岩溶地区土地总面积的38.0%。
据了解,岩溶地区是广东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地区,通常也是偏远贫穷山区。按照联合国确定的相关标准,岩溶地区特别是石漠化严重地区的许多地方已不适宜人类生存。
广东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从2006年开始,广东省开始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乐昌市、乳源县、英德市、阳山县等市县先后被纳入了国家石漠化综合治理重点县范围,对开展石漠化综合治理模式进行了有益探索。2008年至2014年,国家累计投入1.5亿元对广东省岩溶石漠化地区进行封山育林、人工造林等综合治理;广东省自2011年起,加大对石漠化地区综合治理的省级财政投入力度,每年投入1500万元用于开展省级岩溶地区石漠综合治理工程。
在林业综合治理方面,广东省将生态脆弱的荒漠化地区的林地基本上都纳入了省级以上生态公益林管理,加以严格保护,并给予荒漠化等特殊区域较一般区域更高的补偿标准。2019年,广东省一般区域补偿标准为33元/亩、特殊区域为39.1元/亩;2020年,一般区域补偿标准预计将增至35元/亩、特殊区域预计增至45元/亩左右,为实施荒漠化地区森林的长期管护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有效巩固和提升荒漠化综合治理成果。
近122万亩石漠化地区获有效治理
通过连续多年实践,广东省逐步摸索出适合的森林植被恢复、经济利用类植被恢复治理、工程治理、生态移民治理、生态经济型治理等五种石漠化综合治理模式,取得了明显效果。据广东省林业局统计数据,截至目前该省面积81329.8公顷的石漠化地区得到了有效治理,全省石漠化地区土地裸露面积逐渐减少,植被更加丰富,水土流失得到遏制,自然灾害逐年减少,生态状况好转。
据了解,一直以来,依据石漠化程度、岩石裸露度、土壤条件、土地现状等因素不同,充分利用广东良好的水热条件,采取封山育林、人工造林等营造林方式,以恢复重建石漠化地区森林植被,为广东省石漠化治理的首选模式。其中,韶关乐昌市秀水镇林农使用湿地松造林,三年树高达5米,郁闭度达0.5,成为一个典型案例。
而通过开展生态农业、特产农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型治理模式,实现保护和利用相统一,有望成为今后广东省石漠化地区的发展重点。例如,英德市宝晶宫英西峰林、连州市地下河、封开县小桂林十里画廊等,就已发展为展示石漠化治理成效的生态旅游景区。
广东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虽然当前广东荒漠化防治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一是荒漠化地区生态脆弱,保水保肥能力差,极易受台风、冰冻、干旱等自然灾害和放牧、养殖、山火等人为因素影响,荒漠化防治形势依旧严峻;二是荒漠化地区土层浅,土壤肥力有限,治理难度大。
相关专家建议,国家和广东省财政要进一步加大荒漠化综合治理工作力度,提高荒漠化治理财政补助标准,加大对荒漠化综合治理模式的研究及推广,巩固治理区域的治理成效。
责任编辑:刘迅

中国绿色时报6月18日报道
榆林,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是全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危害严重的地区之一。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近百年间,流沙越过长城南侵50多公里,沙区6个城镇412个村庄被风沙侵袭压埋。沙进人退,榆林城曾被迫3次南迁。

榆阳生态河口成为鸟类的乐园

春光无限,莺飞草长,古塔镇万亩杏林花开正艳

近70年来,陕西省榆林市持续开展大规模治沙造林运动。将全市林木保存面积从1949年的60万亩提高到现在的2157万亩,林木覆盖率从0.9%提高到33%。治理沙化面积2.44万平方公里,使境内860万亩流沙全部得到固定或半固定。陕西的绿色版图因此向北推进了400余公里,成为我国第一个完全拴牢流动沙地的省份。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曾评价,中国的治沙是从榆林走出来的。

榆林市靖边县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前0.5%提高到现在37.9% 高展摄

榆林治沙的脚步,每一步都走得艰难而有力。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立国营林场,广泛发动群众治沙造林,数十万群众扛起镐头、背起树苗,挺进毛乌素沙漠。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规模集体治沙造林大会战相继上演。榆林在全国首创飞播技术,600多亩沙地通过飞播技术得到治理。
上世纪80年代推行承包治沙造林,涌现出石光银、牛玉琴等造林大户和造林先锋,榆林治沙成为中国治沙的一面旗帜。
进入新世纪,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国家林业重点工程,大面积发展防风固沙性能优良的樟子松。从没有一棵到130万亩,樟子松成就了毛乌素沙漠最令人惊艳的绿色。

1950年,原西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成立陕北防沙林场,1953年2月撤销陕北防沙站,成立陕北防沙造林局

治沙队正在开展水桐育苗

党的十八大以来,榆林建设樟子松、长柄扁桃、沙棘等百万亩基地,推广油用牡丹、长柄扁桃、樱桃等经济林新品种,实现沙里淘金。目前,榆林经济林面积400多万亩,拉动全市农业人口年均增收1900元,2018年全市林业总产值71.2亿元。
据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榆林市沙化土地治理率93.24%,荒漠化土地面积比1999年减少472万亩。每年发生30多次的沙尘暴已经几乎不再发生,年扬尘天气由100多天减少到10天以下。榆林市植被覆盖面积占陕西全省的20.9%,林草覆盖面积占全省20.4%,分别列全省第一、第二位。2017年,榆林优良空气天数达到285天,空气质量指数连年位居陕西前列。
曾经风沙肆虐的不毛之地已成为人与动植物的宜居之地。榆林现有470种野生植物、90多种新引进栽培绿化植物、37种国家二级以上野生保护动物。湿地面积69万亩,位列陕西省第二名。建立了各级森林公园、湿地公园、沙漠公园,沙漠绿洲成为生态乐园。

治沙队在堆子梁小滩村拉土压沙

波浪河女子治沙连挺进沙漠

曾经三翻五种,十年九不收的农田已实现了稳产高产。在防护林屏障的庇护下,榆林成为陕西省马铃薯第一大市、第二大粮仓、全省羊子第一大市。

1978年,榆林在全国首创飞播造林技术

1974年,中共九大代表、全国治沙劳模、定边小滩子大队支部书记李守林带领群众拉沙造田

中国治沙史上的治沙英雄,有一大批出自榆林。从上世纪的惠中权、李守林、石光银、牛玉琴、漆建忠、朱序弼到新世纪的杜芳秀、张应龙、李增泉等。他们塑造了不畏艰难、敢于斗争、矢志不渝、开拓创新的榆林治沙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榆林人续写绿色传奇。
塞上榆林正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这座昔日的沙漠之城正昂首阔步走向绿色之城。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