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奋力谱写三北工程建设新篇章。山西省三北防护林工程区是国家三北防护林体系的重要防线,也是全国两屏三带生态安全格局中黄土高原川滇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工程启动实施40年来,建设范围已经从28个县辐射到57个县和6个省直林局,区域面积819.97万公顷,占全省国土面积一半以上。
40年来,在历届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三北地区广大干部群众坚持艰苦奋斗,累计完成营造林223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8年的8.3%提高到现在的18.82%,净增10.52个百分点;孕育了以右玉精神为代表的山西三北精神。三北工程建设的40年,是投资不断加大、工程不断推进、效益不断凸显的40年,是各级党委政府以及全社会对林业重视和参与度不断提高的40年,也是林业机制体制改革不断深入、不断创新的40年。山西省三北工程建设的主要经验:一是坚持政府主导,多元化投入机制,才能确保工程建设扎实稳步推进;二是坚持突出重点、规模治理的建设模式,才能实现工程建设全域发展;三是坚持专业队伍为造林主体,不断强化科技支撑,才能有效提高造林质量;四是坚持因地制宜、因害设防、分区突破的战略,采取农林牧、带网片、乔灌草、多林种、多树种、多形式相结合的办法,才能建成完整的区域性防护体系;五是坚持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齐抓共管,把国家要求和群众利益结合起来,科学谋划,统筹发展,才能不断开创生态建设新局面,才能完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时代使命。
我们要全面贯彻中央领导对三北工程建设的重要指示、批示和讲话精神,认真落实省领导批示要求,以40周年为新起点,围绕提质提效、增绿增收目标,采取宜造则造、宜封则封、宜修则修的技术思路,全方位、高质量推进工程建设,努力开创三北工程建设新局面。坚持以科技兴林为主导,做好五个方面工作:一是科学规划,体现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相结合,整沟推进,连片治理;二是科学实施,体现网带片点一体化,封山育林和人工造林相结合、乔灌草相结合的技术思路;三是科学修复,体现造林绿化和低效林改造相结合;四是科学管理,体现生态经济相结合、同步发展的思路;五是科学服务,体现网格化、责任化、全员化的技术服务特色,全面提升三北工程建设水平。坚持以两山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为引领,实行按山系、按流域统筹布局工程,重点构建汾河源头及上游重要水源地森林植被恢复、吕梁山中北部沿黄水土保持防护林、昕水河流域生态经济型防护林、黄土高原综合治理防护林示范和退化林分修复试点五大区域性防护林体系建设。
40年风雨兼程,砥砺奋进,我们坚持不懈努力,取得了辉煌成就。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要不忘构建祖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的初心,坚持久久为功,持续推进三北工程建设,不断改善三北地区生态环境,为建设美丽中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刘迅

6月14日,全国人大环资委湿地保护立法领导小组一行到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调研湿地保护立法。调研组由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环资委湿地保护立法领导小组组长窦树华带队,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王洪尧、吕彩霞及环资委委员刘绍亮、矫勇、程立峰参加。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李春良介绍了湿地保护立法的进展情况。
2018年12月13日,全国人大环资委发函委托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起草湿地保护法。国家林草局制订了立法工作方案,成立了起草专家团队,组成湿地立法调研组先后赴海南、青海、江苏、黑龙江四省开展湿地立法调研,并分4个片区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听取各省级林草部门湿地和法制工作机构、省级人大和法制部门、有关湿地和法律专家以及基层湿地管理单位的意见。其间,副局长李春良带队赴江苏,参加征求意见会听取意见并进行专题调研。组织召开了湿地保护法法律专家咨询会。围绕湿地保护法广泛征求了国家林草局有关司局和直属单位、省级林草部门、基层湿地单位以及教学科研部门及有关专家的意见。目前,湿地保护法起草工作已经完成。
责任编辑:刘迅

中国绿色时报6月19日报道为全面落实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治责任,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制定了《松材线虫病生态灾害督办追责办法》。《办法》分为总则、履责认定、认定标准、督办与追责、附则等5章23条,将于2019年8月1日起施行。
2015年,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将生态灾害事件处置不力纳入追究相关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成员责任的范围;将不按规定报告、通报或者公开生态灾害事件信息纳入追究政府有关工作部门领导成员的责任的范围,并要求国务院负有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监管职责的部门应当制定落实本办法的具体制度和措施。
松材线虫病造成的灾害属于生态灾害。此次国家林草局制定《松材线虫病生态灾害督办追责办法》,是贯彻《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的具体措施,也是对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加强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重要批示精神的进一步落实。
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治实行地方各级政府行政领导负责制,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林业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松材线虫病的监测、检疫和治理。《办法》适用对象是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及其林业主管部门,以及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及其林业主管部门领导成员、地方各级林业主管部门有关机构领导人员。因松材线虫病造成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损害的事件,将遵循实事求是、客观公正、注重实效、权责一致、失职追责、尽职免责的原则处理。
地方各级政府存在贯彻中央有关生态安全保护的决策部署不力,执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不力,落实国务院有关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治决策部署不力的;未按照有关要求建立松材线虫病防治目标责任制,未将有关松材线虫病防治目标完成情况列入政府考核评价指标体系,以及防治责任落实不到位,没有按时完成防治目标任务的;未按照有关要求建立政府领导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防治领导机构或者临时指挥机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组织建设滞后,地区和部门之间协作机制不健全的;未按照有关要求将松材线虫病疫情普查、监测预报、检疫封锁、疫情除治和防治基础设施建设等资金纳入财政预算,且资金投入严重不足的;未按照有关要求制定本行政区域有关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治的应急预案和防治方案,疫情防治组织不到位,疫情处置不力的;其他履责不到位的情形,应认定为履责不到位。
地方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存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国家林草局有关松材线虫病防治的决策部署不力,或执行《松材线虫病疫区和疫木管理办法》《松材线虫病防治技术方案》等有关要求不力的;松材线虫病疫情监测、普查工作落实不到位,疫情发现不及时的;未按照有关规定报告松材线虫病疫情信息,未按照有关规定划定、公布、撤销疫区和疫点的;未按照有关要求制定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治作业设计,以及采取防治措施不科学,防治监督指导不到位,防治资金使用成效不高的;松材线虫病疫木监管不严,检疫执法组织不力,出现违法违规运输、加工、经营和使用疫木及其制品事件的,以及其他履责不到位的情形,应认定为履责不到位。
《办法》规定,因地方政府及其林业主管部门履责不到位,造成松材线虫病疫情发现不及时、松材线虫病疫情处置不力、松材线虫病疫木监管不严、不按照规定报告松材线虫病疫情,以及其他需要督办和追责的情形,将视情形严重程度进行督办和追责。
松材线虫病生态灾害防治工作督办由国家林草局采取下达督办通知、约谈或者通报的方式开展。防治工作追责由国家林草局确定追责对象,提出处理建议,移送有关纪检监察部门或者组织部门追责的方式开展。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