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月娇。澎湖区渔会外观。澎湖区渔会内部办公空间。澎湖渔民在整理捕鱼网。渔船回到澎湖港口躲避台风。渔民晒鱼乾。
中评社澎湖10月4日电
澎湖县由90个大小群岛组成,渔业与观光业是当地两大经济命脉。澎湖区渔会总干事蔡月娇接受中评社专访表示,澎湖渔业正面临着资源渐渐枯竭、年轻人不愿投入渔业,以及政府严格管制卸鱼的问题,成本高渔获少,讨海越来越辛苦,澎湖渔船数量从全盛时期的5千艘,现在只剩1千到2千艘。
中评社记者9月25日至28日前往澎湖采访,并寻访与两岸有关的历史记忆。
蔡月娇为1959年生,1990年进入澎湖区渔会服务,从基层雇员做起,后来一路升为助理干事、干事、总干事,渔会工作资历长达28年。
蔡月娇表示,澎湖就是以渔业立县,特色鱼产包括丁香鱼、马粪海胆、章鱼等,澎湖区渔会则是澎湖最大的人民团体,会员有2万多人,澎湖区农会大概只有6千人左右。
蔡月娇告诉中评社,澎湖2015年渔产销售的产值为新台币3.3亿元,2016年为3.1亿元,2017年则为3.7亿元,当渔获量减少,渔获价格就会提高,所以整体产值不见得会减退,但这两年渔获真的锐减很多。
蔡月娇指出,渔获减少,除了气候变迁影响外,台湾人对于资源保育的观念并不好也是原因,以前澎湖整海都是马粪海胆,现在则几乎快捕不到,县府只好出手管制,每年只开放7月到9月可以采补,其他时间完全禁止。以前海胆每台斤400到500元,现在每台斤价格已破1000元。
蔡月娇表示,现代捕鱼仪器越来越精密,渔船的卫星定位精准,什么季节,什么时间,在哪里有鱼可以补,都能充分掌握,每年同一时间就到该地捕捞,鱼只的源头就都被捞光了。
蔡月娇指出,从事渔业的年轻人短少,也是一大问题,台湾少子化,父母多鼓励小孩子读书,渔船出海作业都得请外劳,外劳包含薪资、伙食、健保、工作安定费等,一个月成本需要3.2万元到3.5万元,一般小船大概请1到2名大陆渔工,大一点的则要6个到8个,很多船都是只有船长是澎湖人,其他渔工都是外劳,成本相当高,渔民渔获又减少,讨海越来越辛苦。
此外,蔡月娇也提到,去年起政府加强管制渔业,把管理远洋渔业那一套繁杂的手续,例如严格的卸鱼声明等,也套用到沿近海渔业上,违规就罚款数万元,申诉也没有用,澎湖几乎都是沿近海渔业,导致澎湖在地渔民相当反感。
蔡月娇表示,光看澎湖的渔船量就知道渔业萎缩了多少,以前最顶峰时,澎湖县有将近5千艘渔船,现在只剩下1千到2千艘。
不过,蔡月娇指出,政府单位例如种苗繁养场现正积极复育鱼苗、虾苗、蟹苗,渔业署也经常投放人工鱼礁,成效已有浮现,希望澎湖的渔业资源可以渐渐复兴。

10月16日一早,北京市农业局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在延庆玉渡山自然保护区内的古城河畔开展濒危鱼种放流活动,共放流北京市二级保护鱼类瓦氏雅罗鱼3万余尾,这是我市首次在永定河水系的源头开展该濒危物种的恢复工作,通过在水系源头放流,加快水域生态功能不断修复。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指出,到2020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现常年禁捕,使水域生态环境恶化和水生生物多样性下降趋势基本遏制。

秋日的古城河畔,水面开阔、生机盎然,来自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北京市农业局、北京市环保局、延庆区农业局等负责人和社会各界人士近百人,将3万余尾瓦氏雅罗鱼撒向河流,刚刚投入古城河怀抱的鱼苗像是回到了自己温馨的家,兴奋地四散游开。

上述消息随即引发关注。对此,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回应称,常年禁渔期制度包含整个长江流域,目前长江干流捕捞量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0.32%,长江捕捞业已进入渔民越捕越穷,生态越捕越糟的“死胡同”。

在延庆玉渡山自然保护区内的古城河畔,3万余尾濒危鱼种瓦氏雅罗鱼放流永定河水系源头

于康震表示,下一步将探索建立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补偿制度,引导长江流域捕捞渔民退捕转产,推进水产健康养殖,从“养”上找出路,同时率先在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在重点水域实行合理期限的常年禁渔期制度。

市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高级工程师陈春山介绍,瓦氏雅罗鱼是我国北方知名的土著鱼类,亦称东北雅罗鱼、华子鱼、滑鱼、白鱼,分布于黑龙江、辽河、黄河、海河等水系,喜居在清冷水域的中上层。北京地区曾分布在永定河上游及官厅水库中,但受人为和自然变迁等因素的影响,其自然分布区域及种群数量日趋减少,近年来野外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中科院动物所在2002-2010年间对北京及其邻近地区野生鱼类资源调查中未采集到瓦氏雅罗鱼活体,因此2012年公布的《北京市地方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中将瓦氏雅罗鱼列入亟需保护鱼类品种之一。

“我们说的长江禁捕就是指整个长江流域,包括长江的干流、长江的支流,还有通江的湖泊等区域。”于康震说,这一政策是基于长江渔业捕捞情况的实际情况而制定的。

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地区生态保护的风向标,水生物种的恢复对自然平衡和水域环境有着积极的作用。为加快河湖水域生态修复,恢复鱼类物种多样性,市农业局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近年来积极开展瓦氏雅罗鱼的引进、驯养和繁育研究,本次放流的瓦氏雅罗鱼苗全部是救护中心今年春天在本地自行繁育孵化、精心驯养的优质鱼苗。由于瓦氏雅罗鱼对水质环境要求较高,通过放流恢复此种鱼类,就是为水域环境装上了生物报警器,利用生态鱼类帮监测水质、保障水环境安全。

长江渔业曾辉煌一时。于康震说,长江流域的水域面积占到全国淡水总面积的50%,渔业资源曾经非常丰富,上世纪50年代长江渔业年均捕捞量都在45万吨左右,占到当时全国淡水水产品捕捞产量的60%。

陈春山告诉记者,自2012年本市陆续开展增殖放流、加快水域生态修复工作以来,救护中心陆续在本市永定河、拒马河、潮白河、怀沙-怀九河等水域开展瓦氏雅罗鱼、多鳞白甲鱼、细鳞鱼、中华多刺鱼等濒危珍稀鱼类恢复工作,放流超过60万尾,据统计珍稀野生鱼类种类及种群数量稳定增加,自然水域生态修复效果已初步显现。2016年开始分别在永定河水系的妫河下游、中游开展过两次瓦氏雅罗鱼放流活动,本次是首次在该水系北京地区的上游开展放流活动。

“全国淡水水产品的总产量大幅度增加,现在长江干流的捕捞产量已经不足10万吨,只占到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0.32%。”于康震指出,长江野生鱼类资源在中国渔业产量中的比重已是微乎其微,影响不大,而长江捕捞业已经走入了恶性循环的“死胡同”,资源越捕越少,鱼类越捕越小,渔民越捕越穷,生态越捕越糟。

接下来,北京市农业局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将在放流水域进行持续跟踪调查,对比评估放流效果,不断调整水域生态修复方案,确保自然水域中的瓦氏雅罗鱼等土著鱼类种群数量逐渐得到恢复性增长,增加水生物种多样性,有效修复水域生态功能。

于康震指出,目前渔业的两大生产方式一是捕捞野生鱼类,二是人工养殖。而根据我国资源禀赋的实际情况,下一步的选择只能是坚持“以养为主”的方针,同时推动保护和合理利用天然渔业资源。

(来源:北京日报)

上述结论从数据中便可发现依据。2017年,中国水产品的总产量是6445万吨,其中养殖产量4905万吨,捕捞产量1539万吨,养殖产量占到3/4以上,而捕捞产量不到1/4。

基于种种现实情况,《意见》对长江渔业进行了统筹考虑。

于康震说,一方面,下一步将建立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补偿制度,对渔民生计进行合理保障,引导长江流域捕捞渔民退捕转产,率先在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在重点水域实行合理期限的常年禁渔期制度,为长江的休养生息留出时间和空间。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将一步推进水产健康养殖,从“养”上找出路,推广成熟的生态增养殖、循环水养殖、稻渔综合种养等生态健康的养殖模式,发展不投饵滤食性、草食性的鱼类养殖,建立以鱼控草、以鱼抑藻、以鱼净水的生态修复制度。

“不是说只要养鱼就会对水域生态带来破坏,所以以鱼控草、以鱼抑藻、以鱼净水,这都是鱼对水域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作用。”于康震说,未来不仅要让老百姓能吃上鱼,更要“好水养好鱼”,让老百姓吃上“放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