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记者从河北省涉县政府获悉,随着年产10万吨啤酒的高科技冰葡萄加工等农业产业项目的建设,该县迎来了新一轮农产品加工项目投资热潮,预计今年将建设农业产业化重点…

未来6年内,江苏农村的老人将可以和城市的老人一样,享受社会寄养、日托照料等多种养老服务。在江苏省政府日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省民政厅副厅长纽学兴说,到2020年…

内容摘要:鞋类垂直B2C网站乐淘已在行业沉寂许久。日前一则传闻让消失已久乐淘再次出现在业界视野,称乐淘将被出售,乐淘CEO毕胜已带领原乐淘团队出来创业。

日前,记者从河北省涉县政府获悉,随着年产10万吨啤酒的高科技冰葡萄加工等农业产业项目的建设,该县迎来了新一轮农产品加工项目投资热潮,预计今年将建设农业产业化重点项目16个,总投资达49.3亿元,目前该县已累计完成农业产业化项目投资11.6亿元。

未来6年内,江苏农村的老人将可以和城市的老人一样,享受社会寄养、日托照料等多种养老服务。在江苏省政府日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省民政厅副厅长纽学兴说,到2020年,江苏将全面建成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

微信朋友圈更有段子称,“一家公司要倒闭,美女舍不得离开同事们,舍不得离开公司,就让她爸把公司收了。”,坊间传闻称,收购乐淘的是前乐淘员工——原主管运营的副总裁。

涉县多为山区,核桃、中药材等特色农业发展迅速。尤其是近年来,该县坚持以传统农业为依托,出台多项措施扶持农业加工项目发展,吸引各类投资主体大力兴办农业企业,拉动了农业产业化集群快速发展。如今,该县初步形成了乡有特色产业、村有增收产业、户有致富产业的农业产业发展格局,特色产业已占农村经济总收入的60%以上。

江苏进入老龄化社会比全国早了13年,截至去年底,全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比例已达19.65%。今年4月2日,《江苏省政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完善养老服务体系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标志着江苏对全省养老服务业和养老服务体系进行系统化设计、制度化安排、规范化建设和长效化推进,在新的起点上谋划养老服务业发展和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作为曾经垂直B2C领域的领头企业,乐淘从高峰到低谷的命运让人感叹不已,不过,毕胜接受腾讯科技连线时表示,这则乐淘命运走向的传闻都是娱乐八卦。

纽学兴介绍说,今年,全省各地将建立政府购买养老服务制度,采用发放服务券等形式,为城乡低保对象等经济困难的失能、高龄老人入住养老机构、接受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提供无偿或低收费的供养、护理服务;全省各地在制定城市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时,将按照人均用地不少于0.2平方米的标准,分区分级规划设置养老服务设施。新建住宅小区按每百户20~30平方米、已建成住宅小区按15~20平方米标准配套建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用房;从今年起,江苏对符合条件的自有产权和租赁房产的护理型养老机构分别给予不低于1万元和5000元每张床位的补助,鼓励国外、境外企业和个人在江苏设立外资养老服务机构,政策优惠方面与内资享受同等待遇。

毕胜日前向腾讯科技证实一些乐淘近况,称乐淘总部在北京,依然在正常运营,外界一些传闻很无聊,自己还担任乐淘CEO,只是已不想再面对媒体。

农村是劳动力转移的重点区域,但农村养老服务机构不健全也是很多地方民生建设中的普遍问题。对此,江苏明确要求,全省各地要充分利用农村闲置资源,按照村办养老院、家办托老所等形式,推动农村老年关爱之家建设;完善农村五保供养服务机构托底功能,不断拓展社会寄养、日托照料等多种功能,逐步向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转型。

毕胜也并不掩饰乐淘可能寻求出售,称相关事宜在进展之中。如果外界关于乐淘出售传闻是真,在垂直B2C企业普遍遭遇困境的今天,出售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据了解,江苏将大力扶持社会力量参与管理运营养老机构和社区养老服务,由社会力量经营的养老机构床位数占比将达到70%以上。

毕胜还称,在乐淘之外自己早有投资项目,一直是两者兼顾,但他拒绝透露精力分配情况,仅称乐淘还在寻求新方向。

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实际上,乐淘的命运只是无数垂直B2C命运的缩影。在PC互联网红利消失,天猫京东等大型B2C崛起背景下,当当、凡客这些电商网站均很艰难,更小的垂直B2C或是消亡或是被并购,红孩子已消失,好乐买也已不复当年辉煌。很多B2C网站已成为匆匆过客。

命运如同过山车 曾因“骗局论”受争议

相比如今陷入出售传闻,当初乐淘可谓风光一时,与另一鞋类企业好乐买争相获得融资。乐淘曾在2010年到2011年获得多轮投资,引入美国老虎基金、联创策源等。

但在2011年底乐淘形势急转直下。电商大肆亏钱现状引发毕胜一番慷慨陈词,直言电商是骗局,听到电子商务四个字就恶心,所有电商公司都在手底下割肉,脸上微笑着欢迎用户。

毕胜以2011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对比,称2008年危机是皮球拍在水泥地上快速弹起来,2011年则是皮球拍在沼泽地上弹不起来。这番言论引发电商行业巨大反响。

毕胜的“骗局论”不但打击员工士气,也成电商圈中的“公敌”。乐淘网副总裁陈虎看到演讲怒了,骂毕胜“他妈的你不告诉我,就在外面惹出这么大的事来!对员工我怎么说啊?!”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个电商老板喝了酒,在微博上私信他,在私信中对毕胜破口大骂,说他毁了整个电商行业、也毁了他们公司,有的员工看了这演讲,立马辞职不干。

毕胜此番“电商是骗局”言论的背景是,电商企业普遍严重亏损,当年以乐淘为例,物流费占乐淘毛利率1%,营业成本占到毛利8%,退货成本占到2%,包装成本占1%。更大的成本是广告费太高,广告的大幅涨价使得电商生意成了一个巨大红海。

在电商企业疯狂烧钱的年代,乐淘获得的融资很快烧完,流量获取成本却大幅增加,不得不放弃平台策略,转型鞋类品牌,但也很快遭遇转型阵痛。

高峰时期,乐淘在北京王府井商业圈的繁华地带,租下澳门中心两层办公楼,人数超过400人。而短短一年时间过后,乐淘北京公司现在的规模从400人急剧降至40多人,其位于杭州的团队也从近20人缩编至不足10人。

2013年乐淘进一步遭遇重创,副总裁陈虎、运营副总裁李振广相继离职、CTO李勇无心恋战。陈虎、李勇是乐淘初创员工,也是公司股东,离职对乐淘影响巨大。其中,陈虎是淘宝早期员工,跟随毕胜创业几年,最终出局,而淘宝却做大,挫败让陈虎已不愿谈及当年往事。

2013年10月,乐淘因一系列负面传闻重新进入到业界的视线。先是乐淘官网无法正常访问,外界传言其正面临倒闭危机。此后,食品网上超市沱沱工社总经理杜近期在微博透露,乐淘原业务将停止运营,新的发展方向已确定,产品也基本研发结束,并可能有新的资金进入。

据腾讯科技当时从各方了解到,乐淘新发展方向是“定制平台”。乐淘此前确定的自有品牌之路已经难以为继,也意味着乐淘5年3次转型均遭遇失败。

曾“年少轻狂” 毕胜坦言当初太“激进”

乐淘曾有一手好牌,却痛失棋局。前乐淘人士曾向腾讯科技透露,当初淘宝商城刚开始邀请B2C企业入驻时,淘宝副总裁率队拜访乐淘与毕胜洽谈,淘宝开出优惠条件,只要乐淘入驻就给100万元的广告资源推广,前提条件是,乐淘使用支付宝进行结算。

只是当时的乐淘势头正猛,毕胜态度相对傲慢,声称要乐淘入驻也可以,支付宝结算页面要跳转至乐淘。这一条件让淘宝无法接受,谈判最终破裂。

待到乐淘转型全面做天猫时,时机已晚,天猫不再给乐淘当初要求其入驻广告资源推广支持,乐淘还需支付一笔不菲的入驻开店费。而乐淘一口气开了10多个天猫店,交付上百万元。

从平台向品牌转型时,作为转型的标志,乐淘一口气推出Chance
Chance(恰恰)、Lavis Lavie(乐薇)、Imosii(茉希)、MANWILL(迈威),C
(斯伽)五个自有品牌。

但这一转型举动不被外界看好。一是鞋类品牌相对集中,传统品牌更强势,仅百丽就占据线下20%多市场份额,人们对鞋品牌的认知度比服装还要深。二是鞋的舒适度更难把控,楦型、尺码要求高。且对传统背景有更高的要求,买手、生产、供应链能力缺一不可。

淘鞋网原副总经理林成业曾指出,做一个品牌已非常不易,同时做五个品牌是异想天开,与其能源、能力、人员配备不符。百丽虽然有很多个品牌,但是通过二十年不断的摸索、整合、收购,才做到今天的规模。火力分散到太多的点,很难聚焦把一个品牌做成。

林成业认为,当初愤怒的小鸟鞋的成功,一方面是基于该款游戏的火爆,时势造英雄;另一方面即是基于当时乐淘大量的广告推广,平台流量的价值。此外,愤怒的小鸟是互联网概念,与乐淘互联网的基因也比较契合。现在,缺少载体支撑、品牌支撑,女鞋比帆布鞋更复杂。

一位前乐淘中层对腾讯科技表示,乐淘曾想借天猫双11扳回一局,配备了数千万的货源,但现实却相当残酷,仅销售出数百万的货品。这批货款积压成了压垮乐淘的最后一根稻草。

过去的几年,乐淘一直在困境中左突右冲,不过,对于毕胜来说,一切并非全是坏事,毕胜在反思,后悔当初冲得太猛,并认识到电商本质还是零售,是卖货,做起来不容易。相比过去的狂妄,毕胜也变得务实很多,性格方面也发生很大变化,变得柔和,开始与人做朋友。

乐淘的遭遇并非仅仅是自身原因造成,更重要的是整个电商大环境发生深刻变化。一位电商人士曾指出,乐淘在营销方面做得相当不错,包括跟《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合作都很成功,可惜资本市场变化太快,没有给乐淘足够的时间,乐淘的命运让人感到可惜。

乐淘曾经的对手好乐买如今日子也不好过。今年初,好乐买北京运营中心大部分员工在被补偿3个月薪资后辞退,仅留下数人处理售后业务。此前好乐买已多轮裁员。

据一位鞋类电商人士透露,好乐买也已多次传出出售传闻。在好乐买撤掉北京运营中心后,其全国仅有一个仓库发货,必然在配送方面受到影响。没有后续资金的情况下,好乐买的首页已发生改版,首页SKU大幅减少,对导航等投入基本陷入停滞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