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岁的尚长荣老先生8月底来了趟南京,这次不是京剧演出巡演,而是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路演。主创们一行下榻在夫子庙秦淮河边,扬子晚报记者前往酒店专访他,声若洪钟,步履稳健,是他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我们聊美食,他尤其记得南京芦蒿、野生鲥鱼。马上就要耄耋之龄的他赶电影路演、出书、演出、出访、带新人等工作安排得密密麻麻,记者问他是否感觉吃力,他的方法是“匀着劲,跟着走,什么事都不着急”。专访结束后他独自回了下房间,再次出现时戴了一顶时髦的深蓝色贝雷帽,简直就是一个上海“老克勒”,怪不得后辈们都喊他“萌主”。

网上一直流传着一则“鲶鱼,世界上最脏的鱼,千万不要再吃了!”的帖子,帖子称某市的一个鱼塘中漂浮着大量垃圾,周边环绕着鸡圈和猪圈,猪粪、鸡粪和周围养殖户厕所排出的粪便都排进鱼塘,恶臭扑鼻,而在水中游动的就是鲶鱼。鲶鱼是不是那么脏?吃了之后对人体有无伤害?

9月19日,记者从长江委获悉,长江科学院和南水北调中线水源有限责任公司日前在丹江口水库中心,发现有着“水中大熊猫”之称的活体桃花水母,面积达1500平方米左右,监测人员现场成功采集多个活体标本。

“南京那条野生鲥鱼在我记忆深处有个位置”

鲶鱼到底脏不脏

桃花水母在地球上生活了15亿年,是世界保护级别最高的“极危生物,目前世界范围内只发现桃花水母11种,其中9种产自我国。它对水环境的要求极高,适宜生存在无毒无害、洁净的水域。

落座采访时,尚老就很感慨地看着外面秦淮河里的游船穿梭说,南京真好啊。记者问他,如今电影宣传都流行让主创人员亲自去一些城市影城,与观众举行见面会,“78岁的您是不是电影项目跑宣传里年龄最大的呀?”尚老爽朗地大笑道,“我其实就是个70后啊。”听过京剧唱段的人可自行想象尚老这中气十足的笑声。

1、外形特征

此次发现的桃花水母主要分布于水体中上层,采集上来的桃花水母体态晶莹,姿态优美,宛若桃花,活力十足,且集群存在。伞体明显扁于半球形,直径大约在8毫米至20毫米之间,圆形周边呈锯齿状。

“其实我们传统戏剧也是要路演的,而且是家常便饭,不过我们都叫巡回演出。”尚老记忆力特别好,他告诉记者,1986年他就到江苏巡演过,去过兴化,泰州、泰兴、泰县“三泰地区”,现在想想,可真好啊,山清水秀,鱼米之乡。

网上流传的”脏”鲶鱼,其实多指的是八胡鲶、革胡子鲶、埃及塘虱,是一种热带鱼类,并不是指中国的鲶鱼。

专家表示,此次活体桃花水母的现身,与生态环境的改善有很大关系。近几年来,丹江口水库通过加大生态环境治理和水源保护,水质洁净优良,为桃花水母提供了优良的生长环境。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丹江口水库水质整体良好,且逐年向好,2018年8至9月库区水质明显好于2016年和2017年,15个库内断面水质为I至II类。

说到南京,尚老说,1951年他11岁时第一次来南京演出,“虽然我上台早,但10岁我才开始学花脸。”如今他定居上海,对江苏地区很是念念不忘,身为美食家的他表示,“你们南京吶,我的美食记忆里有一条野生长江鲥鱼的位置不可撼动,还有芦蒿啊,盐水鸭等。”

八胡鲶,嘴上共4根胡须可见(其实是8根),上长下短,肉食性,多为野生,对水质要求不高,可人工养殖。生长速度较快,某些品种能长到很大。

他说,江苏的淮扬菜太有名了,南京地方特色的美食也好多,“你看,芦蒿健康又败火,盐水鸭也是一绝。”不过他有些遗憾地说,如今长江野生鲥鱼是不多见了,“我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来南京演出,我的几个老师兄约我聚会,说是专门给我淘到了一条野生鲥鱼,那可真是不得了啊,这对我来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大口鲶鱼,外貌与鲶鱼相似,也是4根须(但目视多为2根),但口奇大,个体也较鲶鱼大很多。可人工养殖,生长速度快,当年繁殖的鱼苗当年即可长到500~750克,第二年可长到1500~2000克,第三年可长到3000~4000克。市场上销售的多是此种鲶鱼,肉质较好。

说到吃,尚老定居过三个城市,北京、西安和上海,他也非常爱看《舌尖上的中国》,他笑说,中国的餐饮美食文化真是历史悠久,而且中国的菜确实是最好吃的,太丰富了,
不像西方菜那么单调。“现在都说’吃货’,其实这个词,在我们北京人那里,原先是有点贬义的,不过现在成了调侃的网络语言了,以前我们都尊称会吃的人叫’美食家’,北京叫’吃家’,就是很懂得吃。”尚老的爱吃会吃也跟戏剧生涯有关,“作为戏曲演员,应该生活丰富多彩,爱好要广泛,不能只会演戏,也不能睁开眼就演戏,不能只有家门和剧场门,得深入生活,所以呀,演员不仅要把剧目送到基层,也有机会品尝神州大地不同区域和民族的饮食文化。”

2、生活习性

尚老去基层演出时,最喜欢逛逛各地的小菜场,市井风俗一下子就掌握了,“要说有什么拿手菜呀,嗨,以前一顿饭做十几道家常菜,这可难不倒我。不过现在年龄增长,没那么多精力了。”

鲶鱼是杂食性动物,它的主要食物包括是水生昆虫、有机碎屑等,也吃小鱼、鼠类等活物,甚至在吃不饱的时候还会吃同类的尸体。正因为鲶鱼食性杂,所以生命力很强,能在污染水体生存。在一些有鸡粪、猪粪的污水环境下,鲶鱼是可以生存的。

“绝不把不理想的艺术形象带给观众,力所能及时就多做一点”

而且,在水产养殖业中,动物粪便也是一种廉价、无毒的天然肥料,它为水中的浮游生物提供了大量的营养,所以,很多养殖户都会把鸡、猪粪等作为饲料喂食。

说回到京剧3D电影《曹操与杨修》,这部京剧对尚老的意义非常大,“尚长荣三部曲”就是三部新编历史剧,即1988年首演的《曹操与杨修》、1999年首演的《贞观盛事》、2002年首演的《廉吏于成龙》。

不过,在实际生产过程中,粪便中含有大量的寄生虫和致病菌,不可以直接倒入池塘使用,会影响鱼类的健康和安全。所以,在使用之前,需要做发酵处理,以彻底杀灭寄生虫和致病菌,并将粪便中的大分子蛋白分解成容易被利用的小分子蛋白和营养物质。

“曹操这个全国妇孺皆知的大名人,是我敲开上海京剧院大门的介绍人。”尚老告诉记者,1987年,身在西安京剧院的他想做《曹操与杨修》这部京剧,但那会国内京剧院团还不太敢做,于是他带着本子叩开了上海京剧院的门,1987年他跟上海京剧院合作做这部戏,1988年京剧舞台上首演。于是1991年他就加盟了上海京剧院,也定居在了上海,“当时我还跟朋友调侃说,我那时就拿到了上海绿卡。”

至于其他废水和垃圾,也是不允许直接倒入养殖场的,这样做会大大影响鱼体的健康,影响产量,正规养殖场是不会做这种赔钱的事情的。

2013年,十部经典京剧入选中国京剧电影工程第一批,他就主演了其中的京剧电影《霸王别姬》,屡获国际大奖。这次再与京剧电影《霸王别姬》导演滕俊杰合作,用最新科技3D立体声电影来呈现这部有着30年舞台演出历史的京剧《曹操与杨修》,他觉得意义特别重大,电影版依然由自己与65岁的言兴朋主演,他们正是1988年京剧第一版的主角。

3、鲶鱼最脏,毫无关联的结论

拍电影《曹操与杨修》时也是夏天,每天拍10个小时,虽然摄影棚技术条件各方面都先进多了,但剧组对尚老真是心疼不已。

由于鲶鱼在粪便水里也能生存,很多人就觉得鲶鱼很脏。是不是呢?

对尚长荣和言兴朋来说,京剧表演早已炉火纯青,但他们还是每天提前到场、提前准备,对一招一式都精细要求,这种艺德风格也影响了剧组所有人,可谓“言”传“尚”教。上海京剧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电影拍摄时,剧组配了武打替身,但尚老从头到尾一个不要,全部自己来,身手了得。看过电影就知道,片中有一幕曹操下跪的戏份,因为膝盖有老伤,导演滕俊杰曾询问尚老是否需要请替身来完成,但尚长荣坚持不用替身,反复下跪了十余次,直到拍摄满意为止。滕俊杰透露,这段戏拍到晚上12点多钟,一次一次跪下,跪得他心里都很难受。而记者当面问尚老,拍电影期间觉得吃力吗,尚老继续哈哈哈大笑说,“还可以吧,虽然我快80岁了,但我唱得还是原来的调。”他自己看过电影后评价说,“还行,没有掉队。”

首先,养殖时使用动物粪便并不意味着鲶鱼就一定很脏。如果你就因为这个就觉得鲶鱼很脏,那你会在菜场买施用农家肥的蔬菜么?还是所谓的有机、农家菜呢!要知道,种在地上的农家蔬菜,农民在种植期间会给它施肥,用上鸡粪、猪粪等动物粪便。

8月底南京的天气还是挺热的,尚老告诉记者,这次他要跟着电影剧组去6个城市,杭州、南京、西安、石家庄、北京,最后再回到上海。

其次,因为鲶鱼在脏水里能生存就得出“鲶鱼很脏、爱在脏水里生活”的结论,也并不科学。如果能这样推论,那是不是我也可以说:北京空气环境差=北京人喜欢雾霾?北京人民表示很受伤。

记者发现,尚老除了在京剧界依然活跃之外,他其实很忙,而且做的都是年轻人的事,连节奏也是年轻人的节奏,比如8月的上海书展上,他还带着新书做了签售。《曹操与杨修》电影上映了,他的第三部电影《贞观盛事》也刚拍完,明年就能面世。记者颇为感慨时,他又笑说,“倒不是我非要这样做,而是还在尽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其实早就有人问过我:’您准备唱到什么时候啊?’我回答说:’绝不把不理想的艺术形象带给观众,能所力及的时候就多做一点实事吧。”他表示,无论是《曹操与杨修》还是《贞观盛事》都不是青春泡沫式娱乐形式,这些是他应该去做的。

实际情况是,鲶鱼的确能忍受污染的水质,但它们并不喜欢那样的环境。而且,鲶鱼对环境的忍耐也有限度。如果水质差,鲶鱼不仅繁殖困难,而且也长得差。如果水体真的太脏了,含有有毒有害物质,鲶鱼还会中毒,甚至死亡。

“匀着劲,跟着走,什么事情都不着急”

4、营养分析

尚老在采访中声音洪亮,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也没有停下来休息过,精气神特别好。记者问他是否知道年轻一辈给他封了个“萌主”的称呼。尚老又哈哈哈大笑起来,他说,很荣幸被这样称呼,“我也在努力追求时髦,虽然年纪大了,但求别掉队,微信啊什么都玩。虽然玩得还在初级阶段,但我总觉得,人呢,年老了,对生活各方面都应该还有有兴趣,怕的是失去兴趣。”

中医认为,鲶鱼味甘性温,有补中益阳,利小便,疗水肿等功效。鲶鱼每100克鱼肉中含水分64.1克、蛋白质14.4克,并含有多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特别适合体弱虚损、营养不良之人食用。

记者赶紧问他有什么保养秘诀,他笑说,其实这个问题好多人都问过他,“他们说,啊呀,您现在还能唱戏,生活上是不是有什么保养的秘诀。”记者赶紧跟进:“对呀,您看,您这手臂和脸上都没有一点点的老年斑。”但尚老从来不吃补品,他信奉“粗茶淡饭,身体强健”,“以前呢,我们年轻能吃的时候,物质不丰富,现在丰富了,但不能乱吃。”所以在饮食上稍加科学节制。

除鲶鱼的鱼子有杂味不宜食用以外,全身是宝,鲶鱼是名贵的营养佳品,早在史书中就有记载,可以和鱼翅、野生甲鱼相媲美,为鱼中珍品。它的食疗作用和药用价值是其他鱼类所不具备的,独特的强精壮骨和益寿作用是它独具的亮点。鲶鱼不仅像其他鱼一样含有丰富的营养,而且肉质细嫩,含有的蛋白质和脂肪较多,对体弱虚损、营养不良之人有较好的食疗作用。鲶鱼是催乳的佳品,并有滋阴养血、补中气、开胃、利尿的作用,是妇女产后食疗滋补的必选食物。

之前记者采访过一些戏剧界的大腕,说到日常锻炼,他们基本都还在保持着戏曲的练功,对此尚老说,可能戏剧人都永远年轻吧,他现在的工作安排如此密集,就等于练功了。

总结:鲶鱼的营养价值是非常高的,只要养殖环境好,食用是没什么问题的。

“其实我也在逐渐地减负,说起来辛苦也是很辛苦的,但我自己匀着劲,跟着走,什么事情都不着急,每天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快乐生活每一天。”尚老认为自己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不大爱着急”,除非演戏拍戏,艺术上的问题他很较真,非常严格,甚至苛求,但不爱发火,他认为发火对身体都不好,现在就是在认真又恬淡地对待生活和工作。

(本文略有修改)

“这跑完电影的路演后,我要争取休息一段时间。”不过尚老数了数,感觉下面也还是挺忙,比如他曾经西安生活工作了32年,9月的中秋节,他要回一趟西安,有老友聚会;9月下旬有传承版的三场京剧演出,他要去关照一下,演出前要去给年轻演员们加加工,希望他们保持一定的水准,“现在的青年演员很有灵气,但要防止淡化和退步,永远要不忘初心,要按当年最高水准去呈现给观众。”

另外,10月他还有去日本和法国的出访任务。11月还有一个戏曲演出。数一下就觉得还挺忙,“不过,我尽量抽空,做到张弛有度,闲下来就在家休息,’一周难有两日闲’呀,我就在家写写字。”

对很多老人来说,这个年龄正是含饴弄孙的时候,尚老说其实他也安排了。他告诉记者,基本上每半个月就会组织一次家族大聚会,他有三个儿子,三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大家在一起很是热闹。“我觉得吧,其实生活安排好了,是很惬意的。戏剧演员也得会享受生活,我日常在传承青年演员时也是这样,除了教会他们戏剧技艺,也传递给他们要不紧不慢地生活,我给青年人的,给’鱼’也给’渔’。”而且他的生活态度也会感染给后辈,上课虽然很严格,但私下都是好朋友,尚老说除了日常也会开玩笑,经常请后辈吃好吃的呢。

快问快答:

K=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S=尚长荣

K:你以前还很喜欢摄影?

S:以前真的很喜欢摄影,那会还不兴旅游业,去各地巡回演出嘛,总能观看到美景山川,比如来南京啊,必然会去灵谷寺、中山陵、玄武湖还有鸡鸣寺,鸡鸣寺的素斋很好啊,味道很地道。还有苏州、扬州真是太美了。

不过那会拍的是黑白照,后来上世纪50年代开始有彩色照,现在都是数字的了,手机都能拍,但总觉得艺术含量上不如以前了。

K:现在还有时间去逛小菜场吗?

S:以前我真是特别喜欢跟老伴去逛小菜场啊,现在精力有限,去得少了。

K:拍了京剧电影,你平时喜欢看电影吗?

S:其实我常常跟老伴去影院看看电影,我绝对是个超级电影迷,中外电影都喜欢。不过后来看得少了,总觉得现在的电影各种历史啊文化含量不如以前浓了。不过点赞高的片子,还是会去看。电视也看,有品位能抓人的也看看。希望群众文化能雅俗共赏,过于俗的,我就不喜欢了。

(文 |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孔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