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赢得世界点赞

中国影视产业正从“做大到做强” 影视基地资源亟待整合

中新网11月7日电
6日,电视剧《战警》在北京举行了开机发布会,总制片人陈苒凌,制片人李晓伟,导演李轩、孙代君,演员徐海乔、赵予熙、薛皓文、倪虹洁、禹童、谢侍辛、闫露娢、柏辰等亮相,分享准备工作。

近年来,中国科幻作家两次获得国际科幻界顶级荣誉——雨果奖,在带动国内科幻阅读热潮同时,也让中国科幻远播海外。中国科幻是否迎来了黄金时代?在中国科幻大会的高端论坛上,国内外科幻作家、行业观察者集聚一堂,畅谈中国科幻的未来。

新华网北京11月7日电(记者
王志艳)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镇北堡,酒旗翻飞的龙门客栈,黄土交错的月亮门……原始、粗犷、古朴的西北风貌在眼前跃现。1993年,著名作家张贤亮将此处开发成西部影城,这片看似荒凉的土地,就上演了无数经典剧作,《一个和八个》《牧马人》《大话西游》《红高粱》《新龙门客栈》等都曾在此取景。

主创大合影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非常精彩,在我看来,它就是中国丰富想象力向外的展示。”美国畅销科幻小说作家凯文·安德森说。他认为,中国科幻作家的思考和西方很不一样,他们讲述的故事以及讲故事的方式,为科幻写作提供了新视野,这些新鲜的表达会受到世界其他国家的欢迎。

彼时,亚洲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被称为“中国好莱坞”的横店影视城尚是一片农田。在影视商业化还未大规模开启时,影视基地的概念刚刚萌芽。

《战警》是云端传媒推出的公安题材电视剧三部曲之一,以特警快速反应小组“云豹突击队”为背景,讲述了云豹突击队从一起又一起极具破坏力和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案件中,抽丝剥茧,最终制止了一次灾难性的事件,挽救了无数人生命的故事。

中国科幻电影同样如此。与会专家表示,今年年初上映的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选择通过团结与合作,用奉献与牺牲、智慧与勇气,想方设法保住地球这个人类共同的家园,为科幻片在处理灾难时,提供了一种中国式解决方案。

转折始于本世纪初,电影《英雄》推开中国电影大片的商业化之门,强烈的内生市场需求,使得中国影视业驶入快车道。据中国电影家协会主编的《2018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电影产业直接市场规模近600亿元,观影人次达16.2亿,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龙头之一。

记者了解到,此次《战警》的拍摄力求高水准、精制作,主要拍摄场景在云南实地完成,高度还原了剧中所展现的诸如丛林湿地,沼泽湖泊等危险地带。此外,演员们也统一进行枪械、战术、动作等方面的专业训练。

“虽然我国科幻刚刚起步,在规模上称不上黄金时代,但从大的环境来讲,我国科幻确实处在一个黄金时代的氛围中。”科幻作家刘慈欣说,中国现代化进程很快,中国发展环境是一个充满未来感的环境,这些都是催生科幻创造的土壤。

影视基地资源需精细化整合 发展模式亟待转型

徐海乔(中)和赵予熙(右)

刘慈欣注意到,当前全社会对科幻的热情很高。“人们关注科幻,可能反映新一代中国人思维方式的变化。”刘慈欣说,过去我们比较关注现实,今天中国人开始比较关注未来,关注在时间与空间上离我们非常遥远的话题,比如外太空和宇宙命运。

随着文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作用和地位不断上升,影视行业的发展逐渐成为文化产业整体发展中表现最亮眼的部分。在诸多利好政策的推动下,各路资本纷纷涌入,搅动着影视市场的一池春水。

整部电视剧将采用大量的实拍手法,其中爆破、激战和拳拳到肉的近身搏击,给观众带来更强烈的视觉冲击。

谈到科幻电影的发展,北京博纳影业集团副总经理曲吉小江说,年初上映的《流浪地球》的成功,给电影从业者信心。“我相信,未来资本对科幻电影会有持续的投入,我们要积累经验、总结不足、大胆尝试,中国科幻电影繁荣指日可待。”

原本只是作为偶然性因素存在的影视城发展成为必然。影视基地是影视制作的重要依托,如果以1996年横店集团投资兴建横店影视城为起点,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底,20余年的时间,全国大大小小的影视基地数量已有数千家,几乎每个省都有,其中一半多集中于东部沿海地区。

《战警》中,徐海乔饰演的高迪是一位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并赴国外参与各种反恐训练的公安管理学博士,拒绝了大学任教选择投身一线,加入最危险的特警队伍。

对中国科幻影视前景,刘慈欣同样表示乐观。他认为,从当前科幻影视发展的趋势来看,未来的5—10年,会有相当数量的科幻影视作品出现。不过,科幻文学的基础还比较薄弱,随着科幻视野的发展,科幻小说仍然有可能迎来真正的黄金时代,但首先是有更多人来创作科幻小说。“科幻小说是大众文学的题材,必须要有一定的作品、作家数量作为基础,才有可能产生经典作品。”

“影视基地在我国已经从一个新兴的事物发展到遍布全国各主要省市的影视产业重资产业态。”中国电影基金会促进区域影视发展专项基金总监胡敏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谈到,各地青睐影视产业原因在于,其资源高度聚集、文化高度集成、互动高度活跃。

赵予熙饰演的田蜜是云豹小组的突击手,人如其名,长相甜美,身材姣好,但性格却是倔强泼辣,被队友称为“战地玫瑰”。面对着各种危险的案件,高迪与田蜜从开始的冲突矛盾到后来的惺惺相惜再到配合默契,最终成为一对特警情侣。

“激发更多人进行科幻创造,需要培养好的文化环境,让科幻作家有灵感,讲述他们想到的故事。”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教授、科普作家伦纳德·蒙洛迪诺说。

从因《阿凡达》《变形金刚4》取景而蜚声国际的张家界、武隆,到因《大话西游》《红高粱》拍摄而带火西北风貌的镇北堡,经典影视作品和区域经济的成功互动证明,影视资源的合理植入和成功推广,可以附着持久的品牌效应。

倪虹洁

凯文·安德森的作品被翻译成30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2300万册,会上他分享科幻创造的心得。“科幻作品是面向大众的,不同的读者对不同的内容感兴趣,科幻小说要有科技的内容,同时也要有有趣的主人公、丰富的故事情节,吸引读者读下去。科幻小说就像晚宴的菜单,里面包含着不同口味的菜肴。”

尽管影视基地数量众多,各有特色及优势,但遗憾的是,大多管理粗放、模式单一,彼此间缺乏互联沟通。在胡敏看来,除了少数几家具有较强行业资源整合能力、运营管理有序的基地以外,大部分影视基地处于专业能力匮乏、景致低端同质、运营规模不经济、电影产能浪费严重的状态。

作为该剧的男女主演,徐海乔和赵予熙都表示接到剧本后就决定出演,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都非常饱满,给予演员发挥的空间很大,而且也圆了他们共同的警察梦。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周忠和认为,中国科幻事业需要以开放包容的姿态与影视、科技、艺术、教育等行业跨界碰撞,推出优质的科幻作品,培养出更多具有国际声誉的科幻作家。

针对以上症结,2019年6月,中国电影基金会专门成立了促进区域影视发展专项基金。记者了解到,基金的主要职能集中在“推动各区域的影视产业均衡发展,挖掘具有区域特色影视产业的艺术、文化和市场价值,实现区域间产业健全发展;推广、扶持具有社会公益价值、弘扬民族文化的影视作品;发挥公益组织的公益特性,搭建高效、互助的区域间影视发展交流平台。”而其开展工作的主要抓手就是各影视基地。

在剧中,演员们需要具备很多的专业技能,这对演员来说在体能和专业知识上是很大的挑战,两人坦言,目前已经为角色准备了很多,尤其是体能上的训练,下足了功夫,再辛苦也要坚持,要尽全力去贴合角色本身。

责任编辑:刘迅

“中国影视产业正从做‘大’到做‘强’,工业化体系建立和精细化资源整合已经日益迫切,但影视基地领域的行业治理和市场规范还相当粗放。我们在提升影视行业的软实力方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要走。”胡敏说。

薛皓文

发挥影视在文化产业中的核心作用 基地是重要环节

此外,剧中云豹突击队队长刘志浩由薛皓文饰演,倪虹洁则饰演其妻曹文悦。

在广义的电影产业链中,影视基地的概念也在拓展,胡敏按摄影棚、人造景致、城市外景地/自然景观以及影视产业园区四个层面进行了区分,并解释各自在产业链上的不同价值,“中影国家数字基地、无锡国家数字影视产业园、青岛东方影都这类以摄影棚为主的基地,最能体现电影工业化体系的水平,随着影视技术的发展,有些电影不再需要实景拍摄,在棚内就可以完成。”

责任编辑:刘迅

以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为例,2013年便开始围绕“数字影视科技”这一关键要素布局,以“科技拍摄”和“后期制作”为核心,打造现代电影工业产业链。目前,园区吸引了国内外知名的数字影视制作企业1000余家入驻,每年参与拍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近200部,承接了“变形金刚”系列、“美国队长”系列,还有年初大热的《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影视剧的制作。2013年开园之初园区产值仅1.8亿元,依托这些企业和优质影视项目,到2017年产值已近50亿元。

人造景致则以横店影视城为代表,那里建造的明清宫苑、秦王宫等,以承接古装影视作品为主,它和旅游高度结合,影视为魂,旅游为体,这一模式的鼻祖是美国迪斯尼、环球影城。但据胡敏观察,随着影视制作模式和技术的发展,数字科技对横店冲击很大,横店也在面临转型。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