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一度登顶歌手榜惊呆网友

文化观察 乐队的夏天,摇滚的深秋?

11月5日凌晨1点47分,黄子韬发布了一条微博称“做音乐这么久,付出那么多,没一首出圈的歌儿我对不起我自己。”尽管他随后删除了这条微博,但这次感叹依然引起了不小的讨论。

近日,在2019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的投票评选中,相声演员张云雷一度以75.13万的票数排在“内地最受欢迎男歌手”第一位,惊呆了网友。紧随其后的还有张艺兴、肖战、蔡徐坤、薛之谦、毛不易、王俊凯、鹿晗、张杰、易烊千玺。而华晨宇、周杰伦、林俊杰等连前十都没有进入。扬子晚报记者问一位音乐圈内人士对此怎么看,他表示,这就是粉丝的力量,令整个圈子畸形生长。对此,很多人已经见怪不怪。

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在持续着它的热度,第五期节目中,盘尼西林乐队翻唱朴树的《New
Boy》,一开口就让坐在嘉宾席上50岁的张亚东流出了眼泪,有着20余年历史的新裤子乐队翻唱了汪峰的《花火》,被认为赋予了这首歌新的力量感。有人用“出圈”这个网络词语来形容《乐队的夏天》,而所谓“出圈”的意思,即走出小圈子,影响扩散到圈子之外。这样的说法,其实已经是将摇滚乐定义为小众音乐、圈子文化。

作为“流量明星”的代表,其实不光是黄子韬,EXO归国四子中加起来算得上“出圈”的作品可能仅有一首《大碗宽面》。对比他们惊人的各项数据,不禁令人疑惑:为什么“流量明星”或者说“偶像”几乎没有能在大众层面受到喜爱的作品?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在《乐队的夏天》第一期刚播出的时候,就产生了一些争议,因为邀请的乐队新老皆有,演唱风格也超出了摇滚的范畴,更接近于流行音乐,使得一些乐迷认为这不够“老炮儿”,不够Rocker,当然也有人觉得,狭义上的摇滚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流行文化已经将摇滚调和得更加柔软与细腻,摇滚已经不再是一种旗帜,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尽管原因各有不同,但“出不了圈”在国内偶像的作品中确实是个普遍现象。如果从更宏观一点的视角去审视,实际上偶像们的歌无法“出圈”也很正常,因为在目前的流行文化工业中,“偶像”和“歌手”实际上已经是两个不同的职业。对于传统意义上的歌手来说,想要在行业中立足,除了推出词曲过硬、演唱精湛的作品之外别无他途。这使得他们必须在选曲、创作、演唱中投入更多的精力。但偶像则是一个综合性的职业,他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收获人气。这个原因可能是在早先组合中推出的作品,可能是综艺,可能是影视,甚至可能只是作为模特的一两张照片。

唱得好不如说得好: 张云雷不是相声演员吗?

类似的争议,也曾发生在朴树与汪峰身上,他们的作品算不算摇滚,圈内外都有着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评价。到今天,再议论某位歌手够不够Rocker,已经有了时过境迁的味道,有了口水话的嫌疑。《乐队的夏天》以两首翻唱歌,迎来了节目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沸点,足以说明一点:摇滚已经成为一种怀念,一份情怀。流泪的张亚东在那一刻让无数人感同身受,过去的岁月不复重来,泪水的涌出不是因为感伤,而是因为纯真与美好。

与歌手以“作品”作为商品不同,偶像本身就是商品。偶像的受众会因为某一方面的原因而对其推出的所有作品照单全收。如果说歌手的职业目标是“无论如何推出能够打动人的歌曲”的话,那么偶像的职业目标则是“在有人气的时间里尽量推出更多的作品”。因为“出圈”不是他们的主要诉求,他们既有的粉丝已经能够维持这个偶像的运营。而如果因为花时间去打磨作品而令偶像的人气有所冷却,那么新的偶像就可能蚕食掉他们原本的受众。那么这就没有必要,甚至是有害的。

榜单引发网友群嘲,尤其是登顶的张云雷,成了众矢之的。“我服了,唱得好的都在后面,前排全是花瓶。”“相声能把专业歌手比下去,精彩!”

可纯真与美好,现在依然有,唱《莫欺少年穷》的九连真人,唱《马马嘟嘟骑》的斯斯与帆,都让人觉得这些年轻人身上闪闪发光。有人认为,年轻乐队的创作,包含了新鲜的元素与文化气息,具有洗涤心灵的效果,他们给萎靡的流行音乐,带来了原创的力量,而他们的草根出身,则有望改变流行音乐的走向,让难以再诞生经典的当下,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尽管偶像们拥有傲人的流量,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拥有真正的“国民度”。粉丝会自发地运营数据和过量购买商品来营造艺人很红的表象,某个偶像团体的粉丝曾晒出过一人买了100张数字唱片的收据截图,那么以此倒推,偶像们的真正受众人数往往也就只有显示数字的几十乃至上百分之一。那么这个人数放在中国14亿人口的基数中当然不会有“出圈”的效果。数字真正蒙蔽的往往是艺人本身,在这种人气高涨的幻觉之中,他们有时会失去精进业务的动力。

不少人的疑问在于,张云雷唱歌?还真是。10月18日,张云雷数字专辑《蓝色天空》上线,专辑上线秒破10万张,1分钟后达30万张,11分钟突破50万张,销售额突破500万,甚至一度挤爆服务器。这不是他第一次发专辑,早在今年1月,就发布了个人首张单曲《毓贞》,前后两张专辑的销售额加起来破1000万。

尽管老乐队是不少新乐队的偶像,但起码在《乐队的夏天》中,不同年龄段的人,是看不太清楚彼此之间的联系与传承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包容性很强的综艺形式将这31支乐队拉到一起,他们不太有可能产生交集与交流。对于多数观众而言,《乐队的夏天》是一盘装饰精美的拼盘,每个人可以从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只是不知道具体会在哪一个时刻,被哪一首歌、哪一个人、哪一段记忆所打动。

偶像们的粉丝群体和真正的普罗大众之间存在着难以消除的壁垒。大众对偶像艺人存有偏见,粉丝也希望通过追一个新潮酷炫的星和其他人拉开差别。那么偶像们的作品必然要对粉丝有所迎合,所以他们大量使用外国制作人,采取前卫的曲风。那么这样的作品除了令粉丝产生“我懂得欣赏这样的音乐我好厉害”的优越感之外,对于其他听众必然是缺乏吸引力。偶像及其消费者之间形成了一种产业上的闭环,直到偶像的人气渐渐散去。某种程度上,这个难以突破的“圈”正是偶像及其粉丝们共同营造的。

《蓝色天空》三首歌没有曲艺元素,是完完全全的跨界作品。对相声演员来说,唱歌都在行,“说学逗唱”里就有唱歌的基本功。张云雷擅长太平歌词、莲花落等,以唱为主,北京小曲《探清水河》就被他唱红了。他的爆红,将流量和饭圈文化带入相声圈。其打进“最受欢迎男歌手”,无疑是粉丝经济下的产物。

参加《乐队的夏天》的老摇滚乐队并不算多,大众知名度上也不算高,但这并不影响这档节目唤醒了观众对老摇滚人的记忆,崔健、丁武、窦唯、高旗、许巍、郑钧、张楚、何勇……以及他们背后的乐队——鲍家街43号、黑豹、唐朝、零点、轮回、超载,等等。“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把朴树歌词中的“她们”改为“他们”,足以代表一代摇滚乐迷对这些熟悉名字的想念。

在大众市场上,流量的狂热正在逐渐散去。歌手需要唱功,演员需要演技的准绳始终是不会改变的。偶像艺人走红之后,需要在人气下降之前不断地工作,他们在出道后能沉淀下来提升业务能力的时间并不多。在如今的偶像产业模式下,他们的付出往往是消耗式的付出,只是单纯地将时间和精力换成营收。笔者在采访某位近期极具人气的女性偶像时,她表示自己在录制新歌前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去学习RB的唱法,仿佛这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但这样的学习和练习量其实完全不够,所以呈现在作品中的效果也非常平淡。无论粉丝认为他们有多努力,实际上无法改变他们作为商品被过度消费而没有时间去提升自己的唏嘘事实。

粉丝追星“第二战场”:

曾经的歌手会老去、远去,但摇滚情怀是不会老的,除了不断聆听老歌来回忆青春,摇滚乐迷也会在新的乐队那里寻找一种继承或者寄托。这样的寻找换来的也许是失落,即便如此也没什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摇滚,只要还有人不断在唱,不断尝试在作品里融入更多的摇滚精神或者人文精神,就依然会有人在舞台下送上掌声。

黄子韬产生了对于“出圈”的要求,表明偶像艺人们从感性上对于提升自己的艺术水准,离开粉丝们营造的温室产生了一定的要求,这是很好的事情。但现实一点说,他们需要比一般歌手付出更多的努力来离开自己的舒适区,除了大量的学习和思考,更要克服资本的剥削和人性的弱点。无论如何,道阻且长。

开通年卡可获得2700票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

目前投票还没结束,榜单排名实时发生变化。随后,王源的粉丝就开始发力,截至记者发稿为579万票,张艺兴排名第二,张云雷以175.79万票排名第三。

该盛典设有六大“最受欢迎奖项”,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四大平台投票通道全面开启。据悉,该奖项将于12月8日在澳门颁奖。记者研究投票方式发现,该榜单采取签到投票的方式,每日签到仅一票。但同样存在投票秘籍,会员签到可以直接获得5票。更有趣的是,月卡可获1500票,开通年卡则可直接获得2700票。

目前内地音乐榜单更像是粉丝追星的“第二战场”。翻开各家粉丝“打投组”的日常打投清单,整理出粉丝需要日常参与的打榜的榜单,包括超话排行榜、明星势力榜、亚洲新歌榜、明星人气榜等数十个榜单。

业内人士透露,受偶像选秀的影响,粉丝不仅热情高涨,打投方式也越来越规模化。榜单对艺人而言,意味着奖项和资源,而投票成为粉丝获得追星参与感的重要途径,就像有粉丝所说,“就好像用我们的努力,给爱豆送了一份很体面的礼物。”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基本上流量过硬的偶像艺人背后都会有不少粉丝自行组建的“打榜组”。自家爱豆出了新歌,这些“打榜组”们就会立马投入战斗,不分昼夜为其“刷数据”。

被“功夫在诗外”带偏:

榜单很难客观反映行业风向

音乐榜单的作用在于,音乐流行趋向的“晴雨表”、艺人商业价值的“评判器”。其价值,不仅仅是热歌和红人的直观体现,还通过对用户行为及其背后数据的观察,挖掘出行业的流行趋势,为产业发展输出更有价值的信息。

但在“打投”的行情下,即便榜单的数据来源做到多维度,也未必能保证榜单可以呈现流行趋势,提供行业指导。目前内地音乐榜单都在依仗流量带货,很难实时客观反映大部分歌迷需求和歌曲流行度。

去年,吴亦凡粉丝美国ITunes刷榜事件,这种变质“粉丝文化”惊呆了外国人。得过两座全美音乐奖、四个格莱美提名、Instagram粉丝数全球第三的巨星,其新歌徘徊在第四名,而前三名都是吴亦凡。美国网友满腹问号地想:Kris
Wu是谁?但粉丝认为,我们为爱豆花钱有错吗?

过去,周杰伦的粉丝会买王力宏的专辑,孙燕姿的歌迷一样会买陈奕迅的歌听,原因很简单,因为音乐元素各不相同,每首歌所表达的也不同,只要足够好听,大家就会买单。但现在,一个粉丝为了让爱豆在榜单上醒目,一个人能一次性买几千上万张一模一样的音乐专辑。音乐人的本事,大多“功夫在诗外”,颜值带流量、人设招粉、商业营销、粉丝给力等等,有时候比音乐本身更重要。

在更加公平的健康大环境下,销量给音乐人和行业从业者们带来的,是自信和鼓励;写词写曲、录音、混音等各制作环节上的人各尽其责,有力推动音乐产业的良性发展。许多人挺怀念,过去那些“最受欢迎歌手”,他们的歌10年后再听,依旧是好歌。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