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28日电
28日晚,由爱奇艺出品的首档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节目《我是唱作人》落幕,这档节目云集了18位原创能力出众的唱作者,推出了92首原创音乐,被外界视为给原创综艺节目打了一针“强心针”。

中新网7月1日电
6月29日、30日,2019芒果音乐节中国马镇站首度登陆丰宁坝上草原,在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举行。杨坤、蔡程昱、黄家强、陆虎等音乐艺人参加了本次音乐节。吸引了北京、河北、天津等周边地区的潮酷人群,数万人共度16小时的狂欢盛宴。

《网络心理学》:如何逃离互联网“黑镜”的操控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介绍,杨坤、蔡程昱、鞠红川等大部分歌手都是首次在草原献唱,同时,芒果集团矩阵加持2019芒果音乐节首站,芒果小馆汇聚芒果音乐与其他潮流品牌联名时尚用品,青春芒果节集合超多好玩互动游戏,时尚潮拍打卡地。当潮吸“泡”芒果,青春气息转瞬袭来,除主舞台外,芒果音乐节电音舞台前人气也是一直火爆。

酒店房门打开,站着一位金色卷发,眼眸发亮,身穿黑色衬衣的女人。网络心理学家玛丽·艾肯对记者神秘一笑:“选择穿黑色的衣服,可以让别人读不出任何私人信息,信息量为0。”

12期节目走来,王源的成长,白举纲的暖,白安唱的《不安于世》,梁博的《黑夜中》,原创曲目,作曲唱歌的唱作人,都在观众的眼前、耳朵里、脑海中留下或多或少的印记。

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原创音乐IP的“芒果音乐节”一直致力于音乐节模式创新,此次中国马镇站除了为乐迷带来了一场音乐饕餮,还特别联合中国马镇舞马世界主题乐园,为所有到场的粉丝送上“一票两玩”大礼,一张音乐节门票可以欣赏顶尖乐队的极致演出,还可以在主题园区内游玩所有项目。

这样神秘酷炫的外形和表达,让人想起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中,由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获得者帕特丽夏·阿奎特所饰演的金发调查员“艾弗莉·瑞安”。剧集中,这个女调查员告诉观众自己是一个行为心理学家,她的机密文件被黑客窃取,导致病人惨遭谋杀。

作为一档原创的华语音乐生态挑战节目,《我是唱作人》用原创力定格了音乐,和创作音乐的人。多年以来,已经鲜少有一档节目能够将华语音乐推到如此广泛的受众面前,也鲜少能有一档节目允许观众如此深度地参与到节目当中,决定唱作人的去留。

中国马镇负责人表示,芒果音乐节的落地,既是对承德丰宁坝上草原整体旅游环境的肯定,也给中国马镇插上了音乐的翅膀。蓝天白云下,在这草原旅游开始的地方、以马为梦的度假胜地,创意酷炫的舞台,众星云集的演绎,激情碰撞的气氛,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游客和音乐爱好者、潮酷青年,满足了他们对草原的一切想象,将马的精神从“梦想”照进“现实”,上演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音乐梦。

“艾弗莉·瑞安”这一角色的原型,正是玛丽·艾肯。同时她本人担任《CSI:犯罪现场调查》的高级顾问。玛丽·艾肯还特意向记者展示自己和美剧女主角并肩站立的合影——一样的“金发黑衣”配置,仿佛一对皆可洞悉人性的高能姐妹花。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了解,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项目规划总占地17000亩,总建筑面积约65万平方米,计划投资80亿元人民币,规划建设期5年。项目位于河北省承德市丰宁县大滩镇北部,距离北京260公里,北倚内蒙古草原,西接冬奥会崇礼赛区,东临承德避暑山庄,张承高速及国家一号风景大道贯穿景区。项目以自然生态为依托,以马文化为主题,以萨满文化、图腾文化为特色,打造集舞马世界主题乐园、游牧世界研学营地、梦马古道沉浸式骑行体验、演艺群、烤羊美食街、酒店群等多业态、全季型一站式旅游度假目的地。适宜家庭、情侣、亲子等全年龄层人群,是享受草原欢乐与放松身心的高端度假景区。2019芒果音乐节的成功举办,为中国马镇以马为梦音乐季活动拉开了序幕,中国马镇将以此为契机,持续打造草原音乐文化。

来自爱尔兰的玛丽·艾肯,是刑事科学法医心理学家、欧洲刑警组织顾问,曾与国际刑警组织、联邦调查局和白宫下设的多个全球机构合作,开展科研培训的研修班。她所研究的领域,包括网络安全、有组织网络犯罪、网络跟踪、技术辅助贩卖人口、网上儿童权利等。

因为把原创力放在第一位,《我是唱作人》将赛制做到极致,同时也强调节目的真实性,比如唱作人的反应真实,唱的歌真实,观众喜欢与否的反应真实,通过真实来传导音乐本身的魅力。

责任编辑:刘迅

玛丽·艾肯在虚拟犯罪心理画像和网络行为分析方面的突破性研究,催生了《CSI:网络犯罪调查》的面世。她透露,自己最近正在创作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影视作品。

节目中,王源的《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引发热议,歌词里的“这世上除了我,只有千万个你,逃离那些,让你波动情绪的事情”反映了唱作人自己的心路历程。这种来源于生活的真实感,也是节目的一大特点。毕竟,不论是综艺节目样态,还是华语音乐本身,都要从生活中来,从熟悉感当中找灵感,这样的作品才有温度。

揭示互联网环境下人性阴暗面的《黑镜》,在中国年轻人中风靡一时。而玛丽·艾肯说,作为科学家,通常她对这类剧集的关注是和戏剧情节无关的,因为她习惯去思考其背后的创作逻辑和行为动因。玛丽·艾肯笑言,在现实中,她接触和研究了太多真实网络犯罪案件,比《黑镜》剧情要残酷许多。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到底是我们发明了网络,还是网络发明了我们?”近来,玛丽·艾肯写了一本“细思极恐”的书,《网络心理学》,就如同去掉戏剧滤镜的《黑镜》。

《我是唱作人》的成功,对乐坛而言,无疑打了针“强心剂”。节目虽然已经落幕,但华语音乐的发展还远远不会停止,92首原创歌曲之后,相信会有更多原创内容源源不断被推向更广泛的用户面前。

虚拟恋爱、网络霸凌、电子上瘾、极度自恋、网络焦虑……玛丽·艾肯抛出一个个越来越普遍发生的互联网“阴暗面”,试图告诉年轻读者,怎样才能在网络时代保持清醒,以及保护自己不被操控。

出品方爱奇艺方面认为,华语音乐始终需要靠硬实力说话,这样听众、观众才会为诚心实意的作品买单,未来也将继续探索新的节目模式、寻找创新路径。(完)

社交网络,为何让我们容易陷入各种焦虑情绪中?

责任编辑:刘迅

“心理学家有一个邓巴尔数据,邓巴尔数据定义我们在社交疲倦之前最高容忍社交面的上限,就是我们到底能够管理多少社交群体。这个数据应该是150——也就是说大家最多能够管理150个朋友,如果多的话就会陷入到社交疲惫。”

玛丽·艾肯表示,每个互联网公司在设计产品之初,就应该将邓巴尔数据考虑进去,考虑到年轻人能够管理的社交群体上限,而不是一味增加社交平台的利润,从而给年轻人造成社交方面不利的影响。

“比如孩子踢球,最开始体力充足,技术动作非常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力下降以后表现不如以前那么好,这就是儿童时期的自然规律。然而网络游戏正好和现实规律相反,花的时间越长你的技能越强。随着年轻人不断参与到游戏中来,他们的体力不断下降,可是游戏的难度越来越高。”

玛丽·艾肯对记者表示,这些在设计层面就与心理规律、现实规则不相称的互联网产品,让年轻使用者产生挫败感和压力,使用越久越焦虑。

“很多人都问我,身为家长该怎么帮助沉迷于电子产品的孩子?我觉得互联网公司管理者更应该去思考怎么帮助孩子,当局者和专家应该告诉网络管理者,要创造真正适合孩子的分级、有体系的产品。否则,网络文化这个词终将变得臭名昭著。”

通过撰写《网络心理学》,玛丽·艾肯希望公众对技术的影响、互联网“藏污纳垢”的可能性有所警惕。“隐藏在互联网黑暗角落里的犯罪组织和地下市场正在肆意发展。这是每一个上网的人都应该知道的事情。为什么?因为青少年愿意冒险,而且有很强的好奇心,所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这些黑暗角落所吸引。”玛丽·艾肯说,她不知道人们为什么会有错误的印象,以为深层网络绝对安全,甚至非常有趣,但事实并非如此。

“对于年轻人而言,他们与设备的互动对于脑神经路径的影响,最终会产生巨大的变化——这就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影响他们以后的做人。”

玛丽·艾肯亲身参与过一系列研究,从最开始一个婴儿受到的网络影响,到因为网络走上犯罪的一些人。他们发现,新技术和人类的行为进行交互以后,所造成的影响会不断放大,比如网络上的欺凌现象,“网络欺凌远比我们在现实当中看到的欺凌行为更加严重”。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