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30日电(任思雨)“大家好,我们是双胞胎组合BY2。”出道11年,这个少女组合的名字对很多年轻人都不陌生,但在近日播出的一档综艺中,她们再次以选手的身份重新出发,引发许多观众的感慨。

中新网太原6月28日电 (记者
胡健)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针对剧本项目新设立的“平遥创投”28日开启报名通道,征集在2019年10月前尚未制作、处于剧本开发阶段的华语电影项目。

在6月23日《等着我》节目播出了“一名确诊为腮腺癌晚期的少女刘琳琳,寻找亲生父母”的故事中,希望之门打开后刘琳琳的亲生父母跪在孩子的养母身边嚎啕大哭,李七月见此也忍不住也泪洒现场。

已经出道小有名气或者参加过综艺节目的艺人再次“回炉重造”,网友把这种现象叫做“回锅肉”。但如今,综艺里的“回锅肉”似乎越来越多了。

“平遥创投”将优选12个具有潜力的华语电影项目,为电影工作者提供产业资源沟通和融资平台,为优秀作品提供孵化机会,致力于成为业界发掘华语新人新作的重要窗口。

本期央视网推出的融媒体节目《等着我在行动》,主持人文静邀请到了《等着我》寻人团团长李七月,讲述做为寻人团团长的难忘故事。

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来源:视频截图

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为了更好地挖掘具有潜力的电影项目和华语新锐影人,“平遥创投”特设六项官方荣誉。其中,平遥国际电影展联合陌陌影业,特别设立全场最高奖项“陌陌青云奖”,荣誉得主将获得由陌陌影业给予的50万元人民币现金奖励,以支持剧本后续开发与拍摄制作。同时,在双方意愿一致的前提下,陌陌影业承诺成为获奖项目的主要投资方,并从前期开发、拍摄制作、宣传发行等方面为项目提供支持,确保项目顺利完成。

面对现场冲击努力控制情绪

再一次出道

在2019年10月前尚未制作、处于剧本开发阶段的华语电影项目,均可将报名材料发送至ppp@pyiffestival.com”ppp@pyiffestival.com报名“平遥创投”单元。经过初评及复评委员会的两轮筛选之后,“平遥创投”将最终确定入选第三届电影展的12个项目,入选名单将于9月下旬公布。入围项目的终评阶段将在第三届电影展期间进行,届时,项目代表将面向知名产业人士及媒体公开陈述和推介,有机会与电影项目创投的评审进行交流、与电影投资方、发行方及各大电影展选片人等产业界人士进行一对一洽谈,同时有机会角逐“平遥创投”的官方六大现金荣誉。

李七月内心柔软又坚强

在第一期《明日之子3》播出时,BY2的出现让现场很多选手吃惊不已,自己居然和童年的偶像和站在了同一个竞技的舞台上。

在“平遥创投”之外,“发展中电影计划”单元也将继续设立现金荣誉,征集优质电影项目,向电影工业推介正处于制作之中、值得关注的电影项目,为年轻导演的优秀电影创作项目提供支持和帮助。

李七月告诉文静,刘琳琳这期是自己主持《等着我》节目以来,哭得最伤心的一次。七月坦言,在现场感受的情感冲击和以往隔着荧屏大不相同。在现场控制情绪是很难的。

2008年,16岁的BY2作为林俊杰师妹出道,先后发行七张专辑和一张精选辑,彼时青春可爱的形象吸引了很多粉丝,她们的《爱丫爱丫》《我知道》《勇敢》也成为很多90后收藏过的热门歌曲。

因发掘出诸多优秀的电影项目和创作者,前两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计划”备受行业瞩目。《冬去冬又来》《蕃薯浇米》《周军的行走》等多个电影项目于平遥国际电影展进行产业放映后即受到国内外业界关注,入围鹿特丹、慕尼黑等多个国际电影展。

刘琳琳身患重病,以为当年父母遗弃了自己,所以反应冷淡,可七月却知道了其中存在误会,看着女孩父母大哭,七月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BY2首张专辑《16未成年》封面。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将于10月10日至19日在位于山西晋中平遥古城内的平遥电影宫举行。产业项目与电影展映、学术活动、电影教育一起,共同构成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四大重要版块,是平遥电影展最受电影产业界关注的项目之一。(完)
责任编辑:刘迅

作为寻人团团长,从一位普通观众走到台前,开始深入节目的制作过程,就不得不客观地控制情绪和节奏,因此在情绪释放的过程中,七月也在努力的控制自己。

尽管起点很高,但在新人辈出的演艺圈,BY2的热度没能一直持续下去,当孙燕姿问起为什么再次来参加比赛时,她们坦言这样的机会其实已经等了三四年,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刻,甚至一直有“被抛弃”的感觉。

在谈起第一次参与《等着我》节目录制的时候,李七月记忆犹新,录制前七月告诉舒冬自己很坚强,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开录后,她遇到的求助人因为没有找到母亲,当场崩溃大哭,七月看着这样崩溃的求助人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但还是控制着自己,扶起她轻声劝慰着。

来源:视频截图

录制结束后,李七月久久不能自拔,在回家路上听着那首《后会无期》,想着节目中没找到母亲的求助人瘫坐哭泣的样子,李七月再也抑制不住奔涌而来的悲伤和泪水,哭了起来。

与往年的选拔规则不同,节目里,BY2被分配到了“restart”赛道,那里都聚集着重新出发的选手,而“start”赛道则全部是没有经验的新人,她们将分开进行评选。

李七月感慨,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等着我》找到亲人,但愿世上所有的分离都能后会有期。

但比赛时,新人赛道一举诞生出两个六颗星选手,对于已经有过舞台经验的“restart”选手,几位导师们则直言没有发现惊喜,而是看到了很多机械性的重复:

年少不看悲剧

例如曾签约高晓松的周子琰,歌声空灵,但没得到所有星推官的认可;曾以大小姐组合出道的童星吴兆弦在舞台上依然像个精致的娃娃,说自己每天练习的时间比陪伴朋友还要多,但得到的评价是“已经感受不到你的灵魂了”。

看懂已是成人时

BY2无疑是这群选手中表现最稳定的,唱跳实力都在线,舞蹈动作太大甩掉耳麦也完成了演出,观众也在评论表示,佩服她们再来一次的勇气。

许多人对《等着我》的印象是讲述感人故事,听罢全场流泪。但收获眼泪并不是节目的目的,节目的核心理念是“温情记录中国人情感春秋”。相反,比起故事的曲折,挣扎中不忘温暖和爱,更加让人难以忘怀。

为什么有这么多回锅肉?

李七月认为这就像在年轻的时候喜欢看喜剧,但是在某一个年龄段,能够读懂悲剧的时候,就说明你长大了。

不仅仅是BY2,短短两年间,观众已经在综艺节目中看到越来越多的“熟脸”。例如,至上励合成员张远、马雪阳,HIT-5成员高瀚宇,X玖少年团的夏之光、彭楚粤、赵磊,曾与蔡徐坤在《星动亚洲》竞演的刘也、戴景耀都出现在《创造营2019》名单中。

“忧伤才是最治愈的”
李七月这样说道,没有经历过忧伤的时候谈生活更像“为赋新词强说愁”,真的经历了忧伤,知道忧伤如何排解,人生的遗憾怎么面对,这个时候才是真的懂了生活,才能真的可以经受起考验。

2018年,偶像培养类节目《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刮起一阵旋风,让人们再次看到造星的市场,随后,多个同类综艺出现,越来越多的偶像开始挤占越来越小的市场,当公司没有完备的后续发展规划,这些刚出道不久的艺人就会面临着新一轮“过气”。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传递温暖、收获爱

对重新参加比赛的艺人而言,内心更多是对舞台机会的不甘。张远在回应“回锅肉”争议时说过,“尽管组合在十年前有了最好的开始,但是没有做到我们想象的样子”,“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我自己真正认可的自己”。

担任寻人团团长过程中,对于七月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持人的发音、站姿、微笑等各种专业细节,而是真实。如何将自己的心与求助人贴近,在台上展露自己的真情,才是最困难的。

来源:视频截图

文静感叹“我们不需要追求的那么完美,而我们追求的是所有的环节和努力都是为了传递温暖收获爱”。《等着我》带给李七月的不仅仅是职业上的积累和工作上的体验,更多是对于情感的领悟,与人共情的能力。

另外,海量的选秀节目也“掏空”了国内优质的练习生资源,在短期内要推出大量新人,也导致练习生业务能力良莠不齐。于是很多观众发现,这些有着多年舞台经验的艺人们要比只练习了几天的新人更有看头。

文静称赞李七月就如同她的名字“七月”,细腻真诚又明朗热情的将自己放在了台上,没有掩饰自己的悲伤也不忘自己的责任。

“回锅”意味着重头来一次,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这波参与对选手并不算亏:如果没有火到最后,节目也为其提供了曝光的机会;如果能成功出道,他们将获得更多更好的舞台资源。

寻人团愿承受冬天

比如,《明日之子》第一季中获得四强的选手周震南,就在《创造营2019》成为了“C位”;已经出道过一次的成员孟美岐和吴宣仪,也凭借着在原有团体的成熟表现远远优于其他新人。

只希望给寻人者带来春天

而对节目来说,这些选手的出现无疑也带来了新的关注度。童年滤镜、粉丝情怀,“回锅肉”选手所表现的坚持、成长,或是反差,都为节目增加了很多剧情效果,而良好的综艺感也让他们在镜头前能够更加自如。

七月认为,《等着我》是经历了坎坷离散的人们渴望重聚。

“回锅”并不能走捷径

寻人过程中越是走近他们的生活越能发现生活的不易。在时间的荡涤下,求助人与被寻人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之前一个男生以为自己被亲生父母卖掉了,因此不愿回到家庭,还有的被寻人找到的时候过的不如意,也不想回家,诸如此类的突发情况很多,所以说重逢的春意前很可能暗藏着苦涩的冬天。

对于综艺舞台上频频出现的“回锅肉”,观众们有着不同的看法。

面对这样的遗憾,文静不禁感叹“我希望所有的冬天都让我们承受,只希望给你们带来春天”。

责任编辑:刘迅

这是李七月最想找到的那个TA

作为《等着我》寻人团的团长,李七月帮助很多人找到了他们心中最想找到的那个“TA”。对于李七月来说,她的心中,有没有一个最想找到的人呢?

的确有一个人让李七月心心念念的牵挂,这个人便是她小学和初中的钢琴老师潘宝莲,哈尔滨师范大学钢琴教育专业毕业。

责任编辑:刘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