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4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实施日期将视美国政府对我商品加征关税实施情况,另行公布。

在不久前的世纪之交,鲶鱼还是美味的代名词,民间有很多类似:“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的溢美之词。而现在,“哦,我不吃鲶鱼的。”却成为了一句有些许逼格又符合普世价值观的座右铭,所以这一二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鲶鱼的名声到底是怎么臭的。1.0它来了——革胡子鲶一种原产非洲的热带鱼类,作为经济物种被引入我国。该鱼种生长迅速,价格低廉,抗病力强,食性偏腐食性,适应环境的能力达到了逆天水平,缺氧的脏水也能活,并且如果饲养环境不佳其肉会带有较强的土腥味

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农副产品检测,当然也包括水产品,总体质量合格是超过九成的。但是根据食药监总局官网的不合格通报信息进一步统计,在2017年总局抽检的不合格食品中,水产品成为食品安全的“重灾区”,药物滥用现象严重。而且超过九成的不合格水产品中检出了国家标准规定“不得使用”或“不得检出”的氯霉素、孔雀石绿、呋喃西林或呋喃唑酮代谢物等。

全球股市快速下挫美国农产品期货全线大跌

1.1普通消费者根本分不清各种鲶鱼。鲶鱼是大众对于鲶形目大多数鱼类的统称,鲶形目是个非常庞大的鱼类群体,遍布全球的江河湖海、锅碗瓢盆。然而我鱼盲分不清啊,所以有胡子的就是鲶鱼!1.2革胡子鲶产量高易于养殖,可以轻易占领市场。本土鲶鱼:土鲶、大口鲶等,主要分布在流动的洁净水中,鱼塘养殖比较困难,除了部分地区的野鱼摊位以外很少有销售。2.0利用互联网舆论广播造势:《惊!鲶鱼是最脏的鱼,还敢吃吗?》《吓死,小龙虾是日本人用来处理中国尸体的!》《孕妇经常用微波炉,生出畸形胎儿!》《变电站让整个小区罹患智障,强烈要求拆除!》不转不是中国人!好了现在你明白了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发展的了,首先垃圾营销号造谣夸大宣传革胡子鲶非常脏;然后全国各地都有革胡子鲶销售,大家都买的到,非常容易引起共鸣,易于快速传播;然后革胡子鲶确实不太好吃;但是大家又分不清各种鲶鱼,所以形成了所有鲶鱼都很脏,拒绝所有鲶鱼的观念;继而,消费者和市场谈鲶色变,江团、美国鮰魚等绝口不提自己也是鲶形目;东南亚巨鲶鱼片冒名成为“龙利鱼柳”。不吃鲶鱼终于成为了普世真理。但是真相到底是怎样呢?革胡子鲶真的很脏吗?它确实看着很脏,吃着比较腥臭也让人感觉很脏,但是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该鱼抗病力强,所以用药较少;生长迅速养殖周期短,有害物质富集也就更少。食腐的习性也不值得黑,蟹更食腐一点,还不是出淤泥而不染?不过虽然安全,但是养殖的革胡子鲶确实口味欠佳,油脂很重,土腥味大。而且太便宜了逼格不行注意:该鱼确实能够在非常肮脏的环境中生存,虽然多数养殖户可能并不会这样做。但是如果真的对这方面感到担忧就不要购买此种鲶鱼了。其他鲶鱼,不论是本土的土鲶、大口鲶、江团等,还是外来的龙利鱼柳、鮰鱼,都是清水中的好宝宝,美味又健康。所以如何区分革胡子鲶和其他鲶鱼呢?

却是养殖户莫名背黑锅

中美贸易战升级,截至北京时间16:10,港股跌幅扩大到近2%,德国股指跌1%,美国玉米跌3%、大豆跌3.3%、小麦跌1.7%、豆油跌1.8%、豆粕跌2.9%。活牛跌1.2%、瘦肉猪跌5%。现货黄金上破1340关口,涨幅扩大至0.6%。美元下跌逼近90关口。

败坏了鲶鱼名声的家伙,其实一般安全,但是味道不好,而且确实能够在非常肮脏的环境下生活。非常廉价2-6元,餐厅用它冒充任何其他鲶鱼的话,请一定大声问候他全家。

所以这个事情一出来,很多人就盲目指责水产养殖滥用药,让养殖户莫名背黑锅。

中方:妄图通过施压使中国屈服 历史上没成功过今天也不会

个头小很多只有一斤左右,土黄色。因为非产地比较罕见,所以这里就不展开说啦!我也没吃过不知道好不好吃呢)优质的本地食用鱼,非常好吃!几乎都是野生,10-25元左右。如果菜单上图片是它,上菜却是胡子鲶的话,请立即拍桌子并喊店长。

但是请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水产品会成为重灾区?因为水产品,特别是养殖水产品,一般都是鲜活出售,也只有鲜活的价格更高,也更受消费者喜爱。所以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这样问题,那就是流通环节中,也有可能为了保证鱼的存活,而使用这些东西。

外交部:美国应堂堂正正地与各国开展竞争

新晋外国食用鲶鱼主力,烤鱼主力,10元左右,挺好吃的!

这种现象确实是存在的,举个例子。比如说,在南方鱼塘里抓一车鱼,刚抓的那肯定是活蹦乱跳,那拉鱼的金主一看,“咦老板,你这鱼卖相不错,活力好,都卖给我,给你多加一块!”。这里面多的一块钱就有门道,虽然看来收购价更高了,但是鱼耐运输,那成活率高,也能够挣回来。这种情况,虾里面也有,为什么在潍坊大家洼的虾,收购价会比别的地方高3-5块,那也是因为活力好,能够过夜。但是反过来讲,如果鱼品质不行,不耐应激,抓上来就翻白,这种情况抓鱼的肯定也很急,对不对?所以很多大型的水产流通商,都有自己的中转基地,一方面能够进行暂养,筛选;另一方面,就是分规格和卖相。

新华社:搞贸易胁迫终将利义尽失

本土鱼,价格较贵30-50元,如果餐厅写江团,菜单上的图也是江团,上来却是鮰魚的话,请一定跟店主撕!水产乱命名的孽债,有其他答案详细介绍这货。这个一般不被黑,因为一般大家统称的“鲶鱼”中并不包括它,它的长相也不像上述鲶鱼那样容易混淆。把它加上来是因为它分布很广在全国都很常见,评论里很多朋友提到了它。偶尔有黑它是染色的传言,关于它的颜色:

为了尽可能的去抢占市场蛋糕,有的人就因此走上了歪路,这不免令人痛惜。但是就从养殖的角度,如果能够更健康的养殖,能够少患病甚至不患病,养出来的鱼能够更健壮具有活力,那从养殖周期、成本上会更加具有优势,也会更受市场的青睐。

中国商务部公布对美国加征关税商品清单

1它本身就很黄,可能会掉色。2活鱼很难染色,冰冻的话可能有染色的,不过如果用柠檬黄等食用色素染色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芬达你不是也喝了。但是也不排除用有害染料的风险,所以黄的不正常的还是不要买了。这货价格各地差很多,10-70元都有可能,有些地方视其为优质水产,买来给老人和小朋友吃,刺少安全又鲜美。

疫苗助力健康养殖的潜力没有很好开发

美国时间2018年4月3日,美国政府依据301调查单方认定结果,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约5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美方这一措施明显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相关规则,严重侵犯中方根据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享有的合法权益,威胁中方经济利益和安全。

看完这些你还觉得鲶鱼十恶不赦吗?

说到健康养殖不免就想到水产类疫苗。从人类最初通过牛痘战胜天花开始,疫苗的开发和使用就对人类战胜疾病和保持健康产生非常重要和深远的影响。脊髓灰质炎三价糖丸疫苗、百白破混合制剂、麻疹疫苗、乙肝疫苗、流行性乙型脑炎和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疫苗等疫苗早已是国家规定必须强制性接种的品种。但是对于水产健康养殖助力的水产类疫苗,其发展推广却显得颇为艰难,现在最为人所熟知就是由珠江所开发的草鱼出血病疫苗,然后——没了,而这就是水产类疫苗最直观的现状。

对于美国违反国际义务对中国造成的紧急情况,为捍卫中方自身合法权益,中国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等法律法规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将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化工品、飞机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税率为25%,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

小鲶鱼:我看着你呢吼!

其实中国水产类疫苗研发从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兴起,然而到近年来,获得批准上市的却仅仅只有4种,分别为草鱼出血病活疫苗、嗜水气单胞菌败血症灭活疫苗、大菱鲆腹水病迟钝爱德华氏菌弱毒活疫苗和牙鲆鱼溶藻弧菌、鳗弧菌、迟缓爱德华菌病多联抗独特型抗体疫苗。但获得推广情况却不容乐观,情况稍好可能就是草鱼出血病活疫苗,但是实际应用中土法疫苗反而更为常见。所以这里面就有个矛盾,一方面疫苗推广不开,企业参与积极性不足,继续投入研发缺乏后续动力;另一方面,养殖户确实是具有实际需求,不然土法疫苗也不会横行,但是土法疫苗优劣势也很明显,效果不稳定,且不利于产业的后续发展。

最终措施及生效时间将另行公告。

小鲶鱼很好吃,大家不要伤害它!

专家呼吁联合攻关

附件:对美国加征关税商品清单

(作者:LeeSimon 来源:知乎)

笔者曾有幸拜访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刘琴教授,也是上海海洋动物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大菱鲆腹水病迟钝爱德华氏菌弱毒活疫苗和大菱鲆鳗弧菌活疫苗就是上海海洋动物疫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导研发的。她的理解就更为深刻:“现在国内水产类疫苗中应用比较广泛还是针对病毒性的疫苗,因为病毒性疾病没有特别的治疗手段,疫苗的使用才更容易被接受。但是对于大多数的细菌性疾病来说,现在国内的抗生素管理没有那么严格,对抗生素依赖意识还是很严重,生了病使用抗生素显得省心省力很多,反而疫苗就显得比较多余。”

2018年4月4日

也正是水产上大量使用抗生素才被人诟病,一方面抗生素的使用会诱发耐药性,另一方面这些抗生素遗留在环境当中,特别是随着养殖尾水排放在外界环境中,更会埋下潜在的生态威胁。诚然或许很多都不是违禁使用的药品,而且国家也没有明确的管制。但是国外,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这方面管理确实非常严苛,有句话说叫“买抗生素比买枪都要难”。在国内比较常见的东西,在国外差距就那么大,或许比较难以让人相信。但是如果你理解连养殖鱼类都必须要有严格的防逃措施,以防止外逃到野外环境,污染野生种群基因的话,那么你会更容易接受国外在这方面慎重的原因。

(央视)

当然对抗生素过于依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现行细菌性疫苗使用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当时我拜访刘琴教授的时候,多宝鱼腹水病疫苗正在进行中试试点,还没有得出具体结果,但是听说效果不错。但是刘琴教授表示:“我们也在等待着结果的反馈,好继续改进,因为致病菌也会不断变异发展,我们也就必须不断的改进。我们也希望在养殖过程中出现了新的情况、疾病,能够及时反馈给我们,让我们能够更接地气。另一方面,我们现在开发的主要是针对单一致病菌的疫苗,所以局限性也很大,未来我们也在考虑进行综合性疫苗的开发。”

刘琴教授还谈到了她更多的想法:“其实国内现在做疫苗研发这一块的科研院所也很多,像珠江所、黄海所、中山大学……,但是现在基本都是各自为战。这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力量太过于分散了,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做综合型的开发,把疫苗的效果给做起来。所以我其实挺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水产类疫苗的联盟,把行业的资源、力量给聚集起来,可以通过资源共享,或者进行统一项目攻关这样的形式,去做一点事情,为真正的健康养殖保驾护航。”

(文/ 工业化水产圈 曾铃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