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同志,差点就钱货两空了,真是太谢谢你们了。”2017年3月7日上午,从事鱼货贸易的苏某一边从舟山边防支队西码头边防派出所民警手中领回被骗的钱,一边不停的道谢。3月5日,他在贩鱼时被骗,幸亏西码头边防派出所民警连夜出击,帮他追回了22.48万元货款。

相信很多养殖过青蛙的人都有经历过在蝌蚪上岸时会有很多小蛙会死掉,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其实这个问题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主要在上岸这期间投喂方法要变一下,一天要喂五次以上,为什么说要喂五次以上,原因是刚上岸的小青蛙身体很弱,这个时候如果在水里的蝌蚪肚子饿的时候没东西吃那么它就会追着小青蛙吸食,所以这是造成许多小青蛙死亡的一个原因。

去年6月27日,本报一篇报道《同在一处买鱼苗,他俩都付了10倍的钱》报道了板桥镇汪家岩村村民范开福买鱼苗被骗一事。没想到一年以后,范开福对面的邻居蒋新华也被骗了。还是同样的手法,仍是两个中年男子,他们骗走了蒋新华老人辛苦赚下的血汗钱。400多尾鱼苗说成4000多3月11日,蒋新华刚刚砍完竹子回家,走在院子里还没推开门,两个陌生男子叫住了他。“他们问我买不买鱼苗。”蒋新华见这两人年纪一大一小,年纪大的五十多岁,年轻一点的大约四十多岁,戴着一顶帽子。两人都穿深色衣服,中等身材。蒋新华有一口鱼塘,现在也正是下鱼苗的时节,便打听了一下价钱。“他们出的价格也合适,4毛钱一尾,鱼苗也不错。”于是蒋新华向两人购买鱼苗,他从家拿出一个大盆,让鱼贩子往里面装鱼苗。为计算方便,鱼贩子把10尾鱼苗算作一个,一个4块。就这样连续数了几个之后,鱼贩子说这个盆太小了,担心鱼苗放在里面会死,“他们说直接把鱼苗放鱼塘里。”说完这话,鱼贩子就递给蒋新华一支烟。“不知道怎么回事,抽完烟后,觉得脑袋昏昏的,好像感冒了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蒋新华都记不太清,只记得鱼贩子放完鱼苗后,就告诉他,100尾鱼苗算一个,他们已经放了四十几个,总共4000多尾鱼苗,共计1800元。蒋新华感觉没错,掏出钱付账,“摸了两千给他们,鱼贩子还说我给多了,又找给我200元。”他回忆。骗子手法如出一辙送走鱼贩子后,蒋新华热了一点剩饭。刚刚吃完一碗,他突然清醒了一下:“不对啊,明明说的是10尾算一个!”蒋新华认真回想起买鱼苗的事,鱼贩子是10尾一放,总共放了四十多回,也就是只卖给他400多尾鱼苗。发现不妙的蒋新华赶紧去追,但此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鱼贩子早已不见踪影。懊恼中,他听其他村民说,今天隔壁村已有两三个人被骗,最多的被骗走了四千多元。因为没有证据,蒋新华没有去报警。几天后,对面邻居范开福来到他家,问他是不是被骗了。范开福告诉他,一年前,两个陌生男子来到自己家,自称鱼苗贩子。他们来到家后,先是要喝水,然后在屋里转了几圈后,才开始卖鱼苗。鱼贩子告诉范开福一尾3毛钱,5尾算作一条,一共80条,总共400尾。但结账时,鱼贩子却坚称卖了4000尾。而范开福晕晕乎乎,根本没反应过来,就付给两人1200元。两人回忆起各自遭遇,发现骗子手法如出一辙,“长相也有点相似。”在范开福的建议下,蒋新华向本报求助。提醒其他人不要再上当被骗后,蒋新华气得吃不下饭,他给住在永川的老伴儿打电话,没想到两人却吵了一架。蒋新华今年61岁,一个人住在村里,老伴儿在永川带孙子,这大半个月,他一直辛苦赚钱,想买辆三轮车。“骗子真的很可恶,我这些都是下力赚的钱。”如今,蒋新华的老伴儿劝他看开些,同时想给其他人也提个醒,不要再上当了。

日前,在山东做生意的苏某得知从舟山进购小黄鱼物美价廉,遂经朋友联系上了宁波象山籍男子林某。经过电话沟通,苏某和林某约定,如果鱼货装卸、运输等费用由林某负责,林某可以向其收取0.3元/斤的佣金,如此项费用由苏某承担,则给予林某0.1元/斤的中介费。

还有一个也是要注意的问题,水质的问题,这个问题有点严重哦,搞不好一池蝌蚪小青蛙都会死掉,那么要怎么控制呢,那么就要细心观察水质的问题,这个时候可能一天换一次池水,这个换水方法有一点点不同,平时是换1/3或一半的池水在往池里加水,那么现在就要放掉2/3多一点,然后再往池里加水,这样会保持水质不污染,减少青蛙的死亡率。

(重庆晨报)

3月1日,苏某和朋友王某等人从山东来到舟山。3月2日,苏某、王某两人与林某相约碰面,林某告诉对方最近几天码头上无鱼货,要等几天。3月5日,林某打电话联系苏某到定海区干镇某码头去收小黄鱼鱼货。

在“探知”苏某收购鱼货的最高心理价位后,林某主动提出由自己去跟码头老板谈判价格。返回后,林某告诉苏某,对方已同意按照苏某拟出的最高收购价格即2.2元/斤将小黄鱼鱼货卖出,再加上之前约定的0.3元/斤的佣金,苏某购买小黄鱼鱼货的合计收购价格为2.5元/斤。随后,苏某遂开始从码头往运输车上装鱼货,共装载2367箱,每箱标准重量为38斤。经计算,苏某需将224865元人民币交予林某,待林某抽取26983元佣金后将剩余的购买鱼货货款交予码头老板。

正当苏某准备清结货款时,林某却告诉他:码头老板急需现金,要求现金支付。苏某遂开车带林某到舟山市定海区一家银行提取了224800元现金。在两人从定海返回干镇途中,林某又提出:码头老板刚通知他要将交易方式换为银行转账,且已将银行账号发给他。待到达干镇海洋农商银行门口时,苏某将刚刚提取的二十余万现金悉数交给了林某,让林某负责在银行柜台操作完成具体转账。

待苏某、林某来到码头时,码头工作人员告知苏某货款一直未汇入,林某辩称银行转账需24小时到账。几方僵持不下,码头工作人员、苏某最终约定去银行查询转账凭证,林某几番欲借故离开未能得逞后不配合,相关当事人遂报警。

“我们接警时已是晚上10时30分,立刻赶到现场将林某控制,并在其身上查到了2万余元现金。”定海西码头边防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银行调取了林某当天转账记录后,警方依法将其口头传唤至西码头边防派出所进行审讯。经办案民警劝说教育后,林某终于吐露事由经过。

据了解,今年38岁的林某从20多岁起就在浙江、山东等地做水产生意,收入颇丰。近年来,他染上赌瘾,不仅输掉了身家,而且欠了不少外债。面对天天上门的追债人,林某想到了“骗钱还债”的法子。得知王某、苏某等人想从舟山进购小黄鱼后,林某预设圈套,骗取买家信任,并一步步将货款现金拿到手。案发当天,他趁苏某不注意,将20万元现金转入了他父亲的银行卡中,又让不知内情的他父亲迅速将钱再转入他姐姐的一张银行卡中。而林某姐姐的这张银行卡一直由林某持有。

事情了解清楚后,西码头边防派出所民警连夜让林某姐姐挂失银行卡,锁定卡内的20万元现金。

3月7日,西码头边防派出所成功从林某姐姐的银行卡中追回了20万元货款,加上林某身上查获的“佣金”,并如数归还给了受害人苏某。目前,林某因涉嫌诈骗已被刑事拘留。

(文章来源:浙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