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已进入大闸蟹销售旺季,与以往一家独大不同的是,今年非阳澄湖大闸蟹品牌纷纷涌入,洪泽湖、盘锦和大纵湖等湖区的大闸蟹销售快速增长,市场正由单一品牌向多品牌发展。据调查,注重大闸蟹品质和价格消费者占比较高,且超八成的消费者不能确认自己购买的阳澄湖大闸蟹确实来自阳澄湖。同时,笔者走访市场后发现,今年阳澄湖大闸蟹市场仍旧较混乱,“过水蟹”、假防伪锁扣现象层出不穷。业内普遍认为,大闸蟹呈多品牌化发展的原因,一方面是阳澄湖大闸蟹市场诸多痼疾难除,也让品牌影响力受到一定冲击;另一方面,随着人们对大闸蟹消费习惯的养成,给大闸蟹从产地化迈向品牌化奠定了基础。接下来,这一行业新一轮的产业升级和格局震荡恐在所难免。

1岁多孩子村里河道溺亡

大闸蟹逐渐摆脱“唯阳澄湖化”。黑兰寿的身形较大且厚实,头上有一些头瘤显得它们的头部特别圆润,黑兰寿全身都是黑色的,看上去带有神秘感,非常受人们的喜欢。不过,它们有可能因为饲养不当或是自身的基因等原因而出现褪色的情况。

从市场问卷调查情况来看,注重大闸蟹品质与价格的消费者占比较高,分别为48%和27%,而注重产地的消费者仅占16%。同时,今年四成消费者在大闸蟹上的消费增加,超八成的消费者不能确认自己购买的阳澄湖大闸蟹来自于阳澄湖,近半数消费者不认为阳澄湖大闸蟹的品质优于其他产地的大闸蟹。

父母打官司索赔被判责任自负

草金鱼形态上和鲫鱼很相像,这些鱼儿是我们小时候玩儿捞金鱼最常见的,生命力顽强,很多新入金鱼坑的朋友都是从草金鱼入的手。草金鱼价格便宜,又好养活,对新人来说的确是很好的选择。

部分接受笔者采访的消费者表示,购买大闸蟹的部分原因是送亲朋好友,但主要还是自己消费居多。在自己购买大闸蟹过程中,主要注重螃蟹的品质和价格,至于对阳澄湖这一品牌并不过分追求。除此之外,也有消费者表示,身边的亲友基本无法辨别大闸蟹的产地,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的螃蟹与市面上品质较好的大闸蟹没有太大区别。

法院认为孩子遇意外因家长监护不当,律师称这种情况难追究责任

水泡金鱼最大的特点就是眼珠下面拥有大水泡迫使它们向上看,显得它们的眼神看起了有种“无辜”的感觉。它们的大水泡可是特别脆弱的,水泡被破坏后很难复原,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它们死亡。水泡金鱼对于水质的要求很高,算是一种比较难养的金鱼了。

另据市场调查问卷统计数据显示,仅在9月下旬开湖活动中,多个湖区的大闸蟹销量猛增。其中,固城湖大闸蟹同比增长10倍,3天的销售量就达到了去年全年总销量的1/4。兴化大闸蟹销售同比增长47倍,3天成交相当于去年全年销售量,成为大闸蟹市场的新“网红”。同时,洪泽湖、黄河口的大闸蟹销量也均有100%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大闸蟹品牌走入消费者视野。

一个不到两岁和一个3岁的孩子,在村里河边玩耍时,不慎双双落水溺亡。不到两岁的孩子父母,将几年前疏理河道的公司、村委会、在河道上搭桥的一户村民告上法庭,索赔25万元。初审法院认为,造成悲剧的原因是孩子父母的疏忽大意,孩子父母决定上诉。近日,南通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认定孩子溺亡是父母监护不当所致。

鹤顶红金鱼就像丹顶鹤一样,它们的头部有着高耸的红色肉瘤,鹤顶红金鱼同样也代表着吉祥的寓意“鸿运当头”,不仅仅是现在受到大众的喜爱,早在古代就受到很多金鱼爱好者的追捧。头顶红色肉瘤搭配着雪白的身体和鱼鳍,它们看起来高贵典雅,泳姿优雅飘逸,长长的尾鳍摆动时就像是萦绕在仙人身边的仙气。

此前根据京东发布的《中国大闸蟹市场消费报告》,截至2017年8月,大闸蟹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近500%,达到近三年来同期销售额最大值。除阳澄湖、洪泽湖品牌的大闸蟹外,盘锦和大纵湖品牌的大闸蟹增长突出,销售额环比增长均超过350%。在今年开湖季的大闸蟹销售中,阳澄湖销量占比排名榜首,洪泽湖、太湖分列二三位。与去年同期相比,品尝其他几大湖区的用户数增近6倍。

在这起溺亡悲剧中,孩子的父母既是受害人,同时也是责任人。既然要为孩子的死亡负责,那么责任究竟该如何追究?律师指出,目前家长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责任,只是一种道德义务,普通民事案件中还没有对监护失职设立追责制度。针对很多困难家庭和留守儿童的监护缺位,律师建议从社会救济的渠道进行弥补。

喜鹊花的颜色主基调是蓝色,腹部蓝色素褪成白色。各鳍黑色,头部黑色,鱼体黑白分明,因为外形像极了喜鹊而得名。它们的蓝色反光组织减少或退化,导致部分金鱼体表蓝色自动褪掉,形成白色;而另一部分体表色素加深,看起来更像黑色,喜鹊花不同与其他色彩斑斓的金鱼,黑白色的外表也同样惹人喜爱。

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大闸蟹养殖面积从去年的3.2万亩缩减到1.6万亩,预计捕捞量将从去年的2000吨减少到1200吨,总产量减少近四成,因产量、质量等原因使大闸蟹价格较去年上浮两成左右。产量的稀缺和高昂的售价,让大闸蟹的消费者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品牌的大闸蟹。

□快报记者 张瑜通讯员 顾建兵谷昔伟

笔者走访多家阳澄湖专卖店发现,市场上的销售价格参差不齐,以三两左右的公蟹为例,市场上的售价在20元到近百元不等。其中一家专卖店的老板告诉笔者,该店的大闸蟹按对售卖,最便宜的大闸蟹为120元一对,包含3两左右的公蟹和母蟹各一只。若大量购买,每对可以60元的价格出售。而另一家专卖店的老板表示,若一次购买100只以上,3两左右的公蟹价格可以低至20元/只。

一场官司

以多家电商平台销售的阳澄湖大闸蟹礼券来看,公蟹4两、母蟹3两、每盒4对的包装居多,售价不足200元。分量再重一些的阳澄湖大闸蟹8只装,价格300元~1200元。与此同时,也有网店出售99元12只阳澄湖大闸蟹的礼券。

孩子身亡,父母起诉三被告

在今年阳澄湖开湖现场,笔者从阳澄湖养殖户中获知,今年仍有商家借用阳澄湖的名号出售自家商品,甚至有的水产公司也会在阳澄湖开湖前两三个月将其他地区的螃蟹运到阳澄湖,当地的养殖户都无法分辨“过水蟹”。另外,早在2005年,阳澄湖当地的行业协会就对阳澄湖大闸蟹实行产品保护,在阳澄湖大闸蟹上戴上了防伪锁扣。但一家海鲜批发市场的老板告诉笔者,虽然自家经营的大闸蟹并非来自阳澄湖,但能提供印有阳澄湖大闸蟹的包装箱和防伪锁扣。

孙强和妻子杨芬都是80后,在南通海门打工。2009年2月,他们的儿子出生。平日里孙强上班,杨芬则在家看孩子做家务,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公开资料显示,随着大量蟹农的涌入,阳澄湖的水质遭到破坏,当地政府多次出台相关政策维护阳澄湖生态环境,并成立相关协会对养殖户的经营进行指导。每年9月,当地行业协会还会辗转全国各地推介阳澄湖大闸蟹,在消费者心中建立了品牌形象。当其他湖区看到阳澄湖大闸蟹品牌化运作产生红利后也纷纷注重自有品牌的培养。在业内看来,其他品牌大闸蟹逐渐被认可也是行业发展趋向成熟的表现,“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并不利于行业发展。

“不好,孩子掉水里了”

事实上,从阳澄湖大闸蟹由高端消费转为大众消费后,消费者对阳澄湖大闸蟹的需求与日俱增,阳澄湖大闸蟹也快速成为大闸蟹行业的代名词,在消费者心中建立了品牌形象,也正是这种品牌与行业的捆绑,造就了阳澄湖大闸蟹的市场乱象。

去年10月28日上午,孙强和往常一样上班,杨芬和不满两岁的儿子在家。当时,亲戚家一个3岁的女孩来玩,两个孩子玩着玩着就出了家门,杨芬并没有在意。

中国食品产业专家认为,阳澄湖大闸蟹的优势在于品牌打造,而其地区品牌的大闸蟹虽在质量上与大闸蟹无太大区别,但当地的相关机构没有及时把大闸蟹市场产业化、品牌化和规范化,从而使得其他品牌的大闸蟹认可度普遍降低。但这种单一品牌发展模式并不健康,现在多品牌发展更有利于大闸蟹市场朝健康、有序、良性的方向发展。

当天上午9点左右,突然有人在杨芬家门外大喊道:“不好了,有孩子掉水里了,你快去看看是不是你家的。”听到喊声后,杨芬吓得急忙冲出门外。赶到河边时,杨芬看到自己的儿子和亲戚家的孩子躺在地上。尽管早有村民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但因孩子落水时间过长,医生赶到时呼吸都已停止。

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阳澄湖大闸蟹市场混乱,造假现象严重,虽然当地多次推行防伪手段,维护了阳澄湖大闸蟹市场,但在高额的市场红利面前,也滋生了新的造假链条。久而久之,消费者对阳澄湖大闸蟹的信誉度下降,消费也逐渐回归理性,选择其他大闸蟹品牌的消费者日益增多。随着大闸蟹多品牌化发展,其他湖区的大闸蟹认可度将得到提升,也将促进大闸蟹行业的发展与升级。

儿子的意外身亡,让孙强和杨芬悲痛欲绝。夫妻俩认为,应该有人为孩子的死负责。

“其他地区打出自己的品牌和阳澄湖竞争是一件好事,这样可以把各地的大闸蟹区分开,而不是相互冒充,多品牌发展的大闸蟹可以形成良性的发展趋势。”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称。

告到法院索赔25万

孙强家门口不远处,就是孩子溺亡的河道。夫妻俩了解到,2005年时,根据村委会申请,附近一家药业公司对河道进行了疏浚,曾大量取土冲浆,导致河道的宽度和深度大于以往。两个孩子溺水时,河道宽大概3.7米,最深的地方大概0.85米。疏浚后的河道,主要由该村村民杜晓康使用,杜晓康在河面上架了一个小桥,以方便过往。孩子出事的那段河道,离杜晓康家很近,村民平时经常从附近经过。

孙强认为:药业公司的疏浚,加大了原河道的宽度和深度,直接增加了河道的危险性。村委会和直接使用河道的杜晓康,没有对河道实施有效管理,也没有在附近竖立警示标志,阻止有人进入河道边缘危险地带,这就造成河道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这三方都应该承担责任。

于是,孙强夫妻将药业公司、河道管理者村委会、河道实际使用者杜晓康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计25万元。

一审二审,都被法院驳回

孙强和妻子杨芬,都坚持认为药业公司、村委会以及杜晓康难辞其咎。不过,法院的判决,让这对80后夫妻不能接受。

三被告都无过错

法院认为,村委会和药业公司根据政府文件的要求,对河道进行疏浚,本身并没有过错。孙强儿子所溺亡的河道,在农村比较普遍,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在农村来说,一般没有要求竖立警示牌或者设置防护栏等安全措施,这在农村也不现实。村民杜晓康在河面上架设小桥,也只是为自己过往便利,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如果要求杜晓康对河道的安全负责,显然是不合理的。

法院认为,在孙强儿子不幸溺亡这件事上,夫妻俩所起诉的药业公司、村委会以及杜晓康都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和义务,并不存在过错,所以无需承担赔偿责任。除此之外,一审法院在判决中还指出,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监护人及受托的管理人应当尽到监护、管理的责任。作为孩子的父母,孙强、杨芬本应尽到监护义务,特别是这名溺亡的孩子还不到两周岁,如此年幼的孩子,父母更应该看护好。作为常住村里的居民,在明知道自家附近有这样一条河道的情况下,这对父母却还疏忽大意,最终酿成悲剧,一审判决法院直接驳回了这对父母的诉讼请求。

上诉也被驳回

面对一审法院的判决,孙强和杨芬认为,即便做父母的存在监护责任不到位的情况,但3名被告对孩子的死也应负有责任,于是向南通中院提起了上诉。

近日,南通中院审理了这起上诉案件。双方争议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村委会是否有义务竖立警示牌或采取其他安全防护措施。南通中院认为,考虑到事发地属于农村,附近有不少水面、沟渠,当地人都很清楚这种情况。如果要求村委会在各种水面沟渠处都设立警示牌,或者采取拦网等安全措施的话,显然是不现实的。

村民杜晓康在水面搭设小桥,符合当时农村的生活习惯,并不属于加大危险的行为。而且,孙强夫妻俩也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杜晓康搭设小桥与他们孩子的溺亡有直接关系。最终,二审法院还是认为溺亡事故是由孩子父母监护不当所致,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场讨论

孩子监护有没有相关规定?

有是有,但只作为道德规范来约束

在这起孩子溺水身亡的案例中,孙强夫妻是不幸的受害者,但法院指出,他们没有尽到监护义务,而应对承担责任,夫妻俩又成事故责任人。

此前,被碾女孩小悦悦成为热点话题,公众讨论谴责漠视者的同时,小悦悦父母也成为众矢之的。不少人认为,其父母应该承担看管不严的责任,有人提到了国外的相关案例。

记者了解到,到底多大的孩子可以被独自留在家中,美国各州的法律都有不同的规定,有的州还详细列出不同年龄的孩子可以独自留在家多长时间。

比如纽约州就规定,12岁以下的孩子不能独自留在家里。根据美国的法律,如果出现这类情况的话,不但孩子会被社会福利机构带走,父母可能还会被以“危害孩子安全罪”起诉。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父母再想要回对孩子的监护权就难了。在不少人看来,或许西方国家的类似判例都近乎苛刻,甚至到不近人情的地步。

“针对孩子监护权的问题,比较明确的是《未成年人保护法》,其中明确规定家长对未成年人有监护义务。但《未成年人保护法》对监护权的提法更多是一种倡导,作为道德规范来约束家长的行为。而且,这些法律条款基本都是原则性的,并没有对家长监护失职规定法律后果。”江苏天煦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剑宏说。

家长监护不力有无追责机制?

律师:比较困难

在法律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权、监护监督权的探讨一直存在。有一种观点,将监护权与校园伤害案件相比较,校园伤害案件中,学校作为临时的监护义务人,如果有过错是需要承担责任的,而且类似的案例很多。

镇江句容法院的一位法官表示,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是父母,负有对未成年人的教育、保护、管理的义务。当未成年人在校期间,这种义务就转移给了学校。

这位法官告诉记者,学校对学生负有教育、管理、保护这三项法律责任。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学校等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这就意味着,如果出现未成年人监护义务失职的情况,并不是找不到责任承担者。不过在家庭范围内,如果父母对未成年人监护失职,追责却无法可依。

胡剑宏律师说:“绝大多数父母都把孩子当成宝贝,所以很多存在失职行为的父母,都不是有意而为之。当然,如果有父母在对未成年人的监护中存在严重问题,甚至到达犯罪层面的话,就会有国家公权力介入,监护人可能会受到法律制裁。”

父母监护无法到位怎么办?

需要社区和村委会提供必要救济

今年5月,宿迁沭阳法院审结的一起遗弃案,女童小瑞在两岁那年,因车祸导致右下肢高位截除。

小瑞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了高昂的医疗费,将孩子遗弃在医院,后来女孩康复后被送到了福利院。

根据沭阳县民政部门的调查,小瑞的父母将女儿遗弃后,明明知道孩子就在福利院,却从来没有尽过父母的义务,不履行监护职责。

最终,沭阳县法院以遗弃罪依法判处小瑞父母有期徒刑,并依法撤销了他们对小瑞的监护人资格,指定沭阳县社会福利院为小瑞的监护人。

如果家长涉嫌虐待,或者因重大过失造成严重后果,构成触犯刑法的都将被追究刑责。不过,在很多民事案件中,比如像是孩子溺水的情况,监护失职的家长只是承担自己内心或者其他人的道德指责,其他法律责任并不明晰。

“这存在悖论,家长本人就是监护人、代理人,谁替这个死去的孩子追究民事责任呢?”胡剑宏律师说。

在现实中,确实有不少双职工困难家庭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照顾孩子,还有父母在外打工造成的“留守儿童”现象,有些父母将监护责任暂时转移给家里的老人,甚至是孩子就读的学校,这些情况却比比皆是,尽管父母都想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但却是有心无力。

“在社会保障制度并不完善的情况下,这就需要社区、村委会等相关部门,对这些困难家庭提供必要的救济了。”胡剑宏律师说,尤其是在目前未成年人监护制度并不健全的情况下,能尽量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是整个社会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