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影片本身的艺术性,她个人还比较看中影片的“新鲜”。“新鲜”感不仅是影片有新角度来观察社会和人,还有其“新”的电影语言、电影手法。好的电影并不一定完美,任何电影都会有遗憾,非常期待能够被主竞赛单元的“新鲜的电影”所击中。(完)

但这条世界音乐之路并非坦途,甚至非常艰难。龚琳娜说,2006年她和老锣在国外经常开办小型音乐会,有时候观众就二三十位,全部是老外,现场安静极了,自己演唱时,有时还会“声音发抖”。但她把自己的绝活全都拿出来,从一味地飙高音向高低错落、有澎湃有温柔的多元转变。

中新网6月17日电
15日,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在上海举行,导演郑晓龙受邀携新片《三色镯:破谜重生》,与编剧王小平、制片人曹平、主演关晓彤、胡军、王嘉、SNH48林思意,亮相开幕式红毯。

在介绍主竞赛单元十五部入围影片时,作为评委之一的赵涛表示,“入围的3部华语影片,其中2部都是女性导演的作品很开心,看到了中国女性电影人的成长”。

龚琳娜介绍自己演唱之路。 杨伏山 摄

郑晓龙导演

金爵奖评委赵涛期待女性导演作品。主办方供图

龚琳娜的努力,没有落空。从《忐忑》到《武魂》《小河淌水》,再到“24节气歌”,她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一次又一次地带给人们不同的音乐体验。

郑晓龙导演作为电视剧行业的领军人物,此次选择青年演员关晓彤担纲新片主角,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令人十分期待。实力派演员胡军曾与郑晓龙合作电视剧《金婚风雨情》,两人再度聚首一定会给观众带来更多惊喜。

对于自己是否有当导演、编剧的计划,赵涛笑着说:“家里已经有一个导演了,他很辛苦,再有一个家庭生活就没法持续了!”最近几年她也在尝试以新的身份和贾樟柯导演以及团队继续合作。

1975年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的龚琳娜告诉记者,她从5岁开始登台唱歌,小时候在少年宫学习了大量苗族、侗族、布依族以及家乡贵州流行的民歌,12岁就到法国参加国际和平儿童节的演出,与全世界的少儿朋友一起演出交流,发现自己的演出,从服饰色彩变化到唱法都比他们丰富多了,就认定自己“要做中国的、丰富的”,立志要做中国的歌唱家,把自己的音乐唱到世界。“唱中国的声音,才会被人尊重。”

红毯现场,主创七人集体摆出鬼马“OK”手势,表示电影各个环节按期进行一切顺利,并将电影片名的“三色”寓意蕴含其中。

中新网6月17日电
6月16日,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行评委见面会,金爵奖主竞赛单元、动画单元、纪录片单元全部评委亮相,与国内外媒体进行交流。作为主竞赛单元的唯一女性评委,演员赵涛在媒体提问环节中频频为女性电影人发声,同时表示期待主竞赛单元中两部中国女性导演的作品。

音乐会登场前夕,17日,龚琳娜在厦门与媒体见面时,充满感慨地说,这个专场音乐会,是她在《忐忑》火爆9年之后,“等了9年,才有了第一波。”

关晓彤

作为此次上海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在谈到选择影片的标准时,赵涛坦言,“上海电影节是国际电影节,选择优秀影片的标准就是能够在国际性艺术评判下,达到最终的目标。对于女性导演作品真正的尊重,是放在公平的平台上用相同的艺术标准来衡量她们的作品”。

中新网厦门6月18日电 (记者
杨伏山)以一首《忐忑》火遍神州大地的龚琳娜,20日将在厦门沧江剧院举办“流动的时光——龚琳娜24节气古诗词音乐会”。龚琳娜将和龚锣新艺术乐团在舞台上呈现13首节气古诗词音乐作品,以春、夏、秋、冬作为四个音乐篇章。其中,厦门沧江剧院少儿合唱团将与龚琳娜同台献唱6首节气歌,这些歌曲既有“夜来风雨声”的静谧,也有“低头思故乡”的悠远,还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雄壮。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

带着这样的理想,龚琳娜考取中国音乐学院附中;1995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系,毕业后去了中央民族乐团。次年,她以一曲《斑竹泪》获得CCTV青年歌手大奖赛专业组银奖。小有名气之后,龚琳娜开始思考自己如何唱到世界的问题。

据了解,该片历时115天拍摄完成,已正式定名为《三色镯:破谜重生》,目前还在紧张的后期制作,预计今年内将与观众见面。新片名中“镯”、“谜”二字为电影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对于这部电影,郑晓龙表示,能让自己能将自己孕育已久的作品与观众分享,深感荣幸,期待接受电影市场的检验。

对于当下中国女演员所面对的角色选择范围难题时,赵涛呼吁观众能够给予女演员更多的支持。市场方面在面对女演员年龄问题上,能够抛开身份界定的制约,注重她们塑造角色的能力,释放个人魅力的能力。

龚琳娜说,这种隔膜需要自己来打开,不应该怪观众不懂,而应执着地唱,而且要不停地创新,并教给观众。

龚琳娜告诉记者,2017年秋,他们夫妇俩开始从浩如烟海的古诗词中精选古诗词,选择24节气,创作“24节气歌”,一年完成24首新歌,每个月2首,由老锣作曲,龚琳娜演唱。

2010年走红全国的《忐忑》,让龚琳娜一夜成名,而在此之前,她其实已出道20多年。

尽管在《忐忑》大紫大红之后,龚琳娜与老锣还推出不少包括《法海你不懂爱》在内的“神曲”,但其后还是渐渐地走出“神曲”风格,2013年在《全能星战》演唱了她与老锣改编的云南民歌《小河淌水》,无论是嗓音还是情绪渲染均令观众惊艳不已。此后,他们夫妇又共同创作了许多民族歌曲,收获外界许多好评。

龚琳娜说,自己回国后发现,这种隔膜依旧存在,中国观众的耳朵也已经“非常西洋了”,能欣赏美国流行音乐和图兰朵、茶花女,哪怕是一句意大利语都不会说。而对《忐忑》一个词都没有、展现充满中国元素的腔和韵,却不易接受,甚至觉得“有点搞笑奇怪。”

龚琳娜与记者互动。 杨伏山 摄

在这节骨眼上,龚琳娜认识了后来成为自己丈夫的德国作曲家老锣。毕业于德国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的老锣,1993年来到上海音乐学院拜古琴大师龚一为师,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中国文化和音乐如数家珍。

就这样演出了“无数场”小型音乐会,龚琳娜才慢慢发现国外观众的欣赏习惯,找到自己与国外观众音乐隔膜所在,慢慢试着向国外观众讲解,让其悟出“原来你们的音乐是闻味道的”。

“这些年我一直这样在努力。”她说。

在老锣的建议下,龚琳娜独自一人远赴德国,现场感受在那举办三天三夜的德国最大的世界音乐节。来自全世界的音乐家,在这里混合表演,催生出新的混合音乐。她意识到,这是未来的趋势。

她毅然辞去工作,与老锣合作,随着老锣走向世界。在德国那些年,他们一起创作了大量被称为“中国新艺术音乐”的作品。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