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江:帮他挣钱,在资源环境里我们现在是这样做。当然我们现在还推广一种模式,整体来讲,我们现在想做,最好是种养结合,就是农民的家庭农场和农庄土地上,我们现在跟他们就是,适宜养奶牛的地方我们养奶牛,种地养牛结合起来,种地和养猪结合起来。包括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不要纯粹的把分工界限分的很清,我认为种和养,种养要结合,这认为我是有方向性的。

刚刚说了,其实这个问题,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在这个市场里面一定要有多层次的金融分层,不是说你在做基层就好,不是做高层就大,就一点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大银行,起码这四大国有银行来讲,他们应该做这个事情,他们的网点最全,邮政也是,但是其实他们没有做这个,为什么呢?很简单的原因,挣不到钱,就是金融效率的问题。但是我再说另外一个原因,其实这个市场还是缺一些像民生银行、宜信这样的企业,一定要做分层金融,最大的问题,中国农业既然在土地制度和基本生产要素没法改变的情况下,只能自下而上的在一些细分领域进行突破。

简单来讲,我们把钱实实在在砸到土地上,送到农民手中,从2013年一个季度来看,我们团队有30多人,大家做的非常努力,我们一共在全国接触筛选了530个项目,最后进到的项目11个,成功投资的项目9个,大家可以算一算,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我们基本上从60个项目里边才筛选一个项目,应该说我们这样一个筛选机制是非常严格的,另外一个,我们流程上面也是比较严格的,因为我们确实要把中央国务院给我们几十亿的资金用好,好事办好,所以在流程方面也非常严格。

图为上海光明米业集团总裁张国江。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在北京举行。在“改革与农业转型”分…
图为上海光明米业集团总裁张国江。

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在做细分领域,比如乳业。我们的核心企业,可能很多企业想做产业是很难的,包括你刚刚讲的核心企业加农户,但是只是一个点,因为这个点再怎么做很难把这个行业做起来,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包括在新疆、在内蒙是从产供销,我们在做一到三个甚至四各行业整合,这种行业整合不是说过去简简单单只是一个贷款,而是从产供销整个产业链里面。所以在做什么?现代金融、现代农业在做什么,你想立足,过去散漫的做法是做不起来的。事业部的优势是在于,第一个,我们有专门的行业机构研究这个系领域,第二个,我的金融投入是针对这个细分领域的升级,而且我们去把握住一些核心的产业、核心的东西来做。

吴文军:

张国江:我地也自己种,我自己也油生产基地,我1000多亩耕地,国有的农垦企业,我的感觉是,中国的农业发展转型最根本的问题,哥们这么多年从事农业企业感觉出来,就是培育农业产业,很重要,作为一个领军。因为中国发现大陆跟台湾之间的差异,包括美国我去,最大的差异我感觉,像台湾、像美国,他专业的协会,像台湾农会会倾力的做一些事情,中国缺少这样的组织,往往政府就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农业产品或者农村产品的根本,像中国农业大学[微博]来做的,培养青年来做这个事情,我想这个可能是最终能够找到中国农业发展转型的根本出路。我就谈几点体会:

感谢段总的分享。段总是来自银行的,现代农村金融部总经理,所以我听完之后什么感觉呢,我是搞金融的一个老师,我觉得他从银行角度,从银行本性角度谈出了他对农村金融的看法,看完以后,尽管他过去搞房地产金融的贷款,现在转到农业,听得出来他对农业是有感情的,不然说不出这些话来,对中国农业大学[微博]的论坛感谢他。

吴文军:

主持人付文阁:我想陈总的问题是当今很多农产品(9.50,0.01,0.11%)加工企业面临的问题,一个是保障供给,第二,保障安全,第三,保障价格,你打交道的是千千万万个农户,出现问题怎么办呢?刚刚陈总讲了,要么我自己去种,相当一部分,双汇和雨润也是,双汇当出现问题,我的肉可能出现问题,干脆我自己去养猪吧,但结果是失败的。洽洽食品(16.84,0.08,0.48%)也做了这样的尝试,干脆我去种地吧,你就做了你自己不该做的事,别人能行你不能行,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大市场和小制作、小规模的农产品生产这个怎么进行结合。刚才陈总讲,他找合作社,但是这里面仍然会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先让上海光明米业的总裁张总谈一谈,我想你是不是有同种的感受呢?

图为民生银行现代农业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段拯。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在“金融…
图为民生银行现代农业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段拯。

图为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基金董事长吴文军。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在“资本市场… 图为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基金董事长吴文军。

主持人付文阁:地也是你自己种?

第一,我们要做,要改,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在合适的领域、合适的地方,通过分层的金融合作以及细分领域。最后我也说一点,其实我们现在面临问题,就是金融保险,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补贴,补贴怎么才能够最有效的提高效率,这是金融整合的一个特点。第二个,保险,因为现在国家能够做的保险可能就是基本的几种保险,因为像在日本、阿根廷比较发达的国家,他的保险的基本上覆盖,比如我们大的企业,做到最后发现什么风险都覆盖掉了,就一个风险,自然灾害,因为大概率,因为农业企业发展到现在,包括联想、包括很多企业现在非常配合在哪儿呢,他们现在做到什么程度,在一个细分领域他把数据通过类似云计算,因为每年的自然灾害风险其实可以通过这些东西,通过数字概率来计算的,但是计算出来之后概率风险到底有多大,保险要介入进去,如果这块介入不了,分层金融里面你想做的再好,其实有一块短板,这个需要国家一些顶层设计,这个东西可能就需要我们的专家在一些学术领域帮助呼吁把这个问题做好。

我想给大家介绍过程中能够打消前面两轮有一些误解或者说觉得困惑的地方,因为我感觉到第一场分论坛我们做农业实体经济企业家的无奈,当然这种无奈是长期困扰着我们提到的,农民很苦、农业很危险,去年也出了一些书,也谈了一些观点,好像这个问题始终围绕在我们身边。我们这次看主题,我们一直都很用心,但是不能盘旋,要适当的跟上前面的步伐。

第二,你跟农民联系当中,刚刚洽洽老总也讲了,我们现在做的是两种,一种,我们也跟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进行产业联盟,我有麦子、我有水稻,进到他的联盟里面,政府搭台,我们给他专业的东西,我们提供什么东西?我们提供种子,第二个,我提高农业技术,第三,我们有自己的产品。农民跟我合作过程当中,我们目的不是要取得他的产品,我们的目的是要提高农民的效率,提高农民增收。比如说我在生产行业当中,农民现在年纪轻的都出去打工了,在家里都是文化不是太高的,我们因为作为一个产业化农村企业来讲,我们每年都在农科院校进了好多学生,我们有生产基地,专业的到我们这儿来培训,还有我们提供技术指导。比如我讲一个简单的环节,种水稻,怎么种法?原来是人工插秧,一个人一亩地,人工不得了,一亩地插秧可能200元一天,后来发展到机器插秧,中国机器插秧的设备这两年也有发展,机器插秧一般一天6亩左右,但是经常不能保证。我们是,通过反复实践,农业改变他的耕种方式,我可以旱播、也可以水播,改变以后,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本来我们种20多万亩水稻时候,一般7月10日左右才能插秧,我们6月20号左右就可以插秧,我们的方法一亩地成本要省到200元钱。

第四点,我也不说负面的影响,我说可能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我们金融机构再怎么努力可能也改变不大。传统的商业银行这里面有两个层面,实际有两个金融改革,第一个金融改革是间接融资,因为更多的是商业银行做间接融资,说白了传统信贷,银行说白了,作为融资他的钱的容忍度是低的,因为毕竟我借着钱在放贷,因为我更多角度讲要负责任,所以是绝对商业银行要做的嫌贫爱富,不可能拿着我的钱去做,这样就是两个原因,一个,道德问题。过去的银行更多的在做,包括农业银行(2.58,0.03,1.18%),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农业企业没有发展起来我们现在农业银行为什么叫农村金融事业部,我跟别人差异化在哪儿,我不是在做普惠金融,其实我在做一些国家在做的事情。比如我们去年、前年在做渔船改造,中国的渔船从建国以来渔船大概不超过1千条,全是一些旧的渔船改造,去年一年民生银行拿出来将近700亿,我们把整个渔船整整一年全改造完了,当然这个特殊的情况,是因为边防的原因,必须逼迫我们把这些渔船,我们在一年半的时间把建国以来30年的渔船全部改造完了。

大家好!非常感谢我们农大付主任这边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之所以尉博士不认识我,因为我确实是一个新农民,也是游走在政府和市场边缘的新农民,我们是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基金,我们很少露面,我做城镇工作18年,被委派具体来做基金这个事务。

主持人付文阁:帮他挣钱。

之前大家都谈了很多,说撒了胡椒面,我就举一个,农业部每年的补贴,我也跟农业部很多领导沟通过,其实我们很简单的问题,这么多农业补贴为什么不能够把农业补贴集中起来去扶持企业做大做强,而非要面对散户每个省每个人撒一点,很简单一点,他觉得这是有风险的,其实每年农业部几千亿的补贴,我相信如果几千亿的补贴如果拿出一千亿,每年扶持一个大企业,我相信这个企业就做大做强了,当然我只是说一个环节里的一个结点,这样从而导致了我资源资源配置下降。

甚至带来一系列问题,比如我们引发这种国际贸易争端,可能采用反倾销、反补贴,给你征收高关税,这样使得我们产业经济被扼杀掉了,特别是农业领域,实际我们很多农业企业做的不错的已经开始往下延伸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也要转变这种传统的产业投入模式,我们不要一味的去补贴,我们还要通过市场化投资的方式,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讲,应该说中央是站在这两个层面来考虑设立我们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基金。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在北京举行。在改革与农业转型分论坛上,上海光明米业集团总裁张国江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在金融改革与农业发展的分论坛上,民生银行(7.45,0.11,1.50%)现代农业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段拯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我们前海农产品交易所有有一个农业产快,是很多农业产业pe基金退出的,我们对pe基金也有调研,我们发现一个明显的问题,做农业产业的专业投资基金很多钱投不进去,甚至很多钱拒绝接收,股东给他钱,说没用,暂时别给我投,我接触一些中国最大的48亿的农业产业投资,放在账上的钱都花不了,我就问他们为什么,因为他们看了很多的农业企业,实际上很多农业企业风险相当大,但是规模要求其实也会非常大,我想问问诸位,有没有碰到这样的问题,在你们投资的过程当中对于农业企业是又爱又恨,或者是你根本就对风险控制在第一位,很多投不出去,我想问你们有没有这类的情况?

我想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村问题当中要跟他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相匹配,我认为像粮食种植,包括畜牧养殖,应该向美国学习,规模化,只有规模化才能提高生产效率,才能减少农业用工。因为无论是种、养,他的毛利都不是太高的,既然毛利不是太高,你要有人去干这个活,必须有规模,有规模可以采取大型农业机械,小的使用拖拉机种地,中国农业现代化我看是没有希望的,现在因为乡镇领导这两天已经头疼的不得了,农民他的农业企业达不到200匹马力以上,秸秆等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只有规模化才能解决这些问题,秸秆我都当宝贝,是肥料。

段总的观点非常新颖,金融要分层服务,要点对点。

2014年现在已经启动了,我们在前期基本上就是大量的做投后管理工作,为我们所投资企业走向资本市场,特别是向主板、向三板给他们做一些后期的跟进工作,为他们提供一些公告。另外一个,特别是针对江浙一代、福建这些地方,被投资企业他们资金在出现紧张的情况下,我们再协调信贷资金及时的跟进,避免出现这种资金链条的断裂。另外一个,我们今年可能还会保持这样比较生猛的打法,投资的规模可能还会基本上考虑在20亿左右。

我们也有专业合作社,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参与农民当中,把我们这种方式复制。比如我在江苏,把这种技术带过去,上个月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乡长、党委书记看了半天,我们根据体会说旱播,他看了两天说看懂了,我说你没有看懂,当时上海有一个比较大的种粮大户,在山东有地、在上海浦东也地、在浙江有地,他后来说,我看了这个东西以后真的毛塞顿开。我们做这个事情感觉,跟农民的联合、联营当中,更多的是解决农民增收。

感谢各位领导,其实前面让我参加这个论坛,包括说这个课题,有点紧张,为什么呢?刚才前面几位领导都说了,说北京银行(8.09,0.11,1.38%)第一个特点叫嫌贫爱富,第二个特点是农业包括农行在内都没有投,我想在这儿说三句话,想给金融机构正一下名。第一句话,我们在pe界或者在投行界的元老沈南鹏[微博],现在是红杉资本,他大概在7年前、8年前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农业利润看起来很高,但是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说明两个原因,就是说因为市场的手是无形的,只要这个市场利润是足够高的,资本是趋利性的,资本自然而然就会进入这个行业,农业这么多年没有发展起来的原因,或者说产业资本没有进,肯定是因为这个行业也是有问题的。前面可能说了很多了,我也不再表述,说白了,我想包括银行机构也在这儿,可能大家都在看这个问题,就是金融机构为什么不投,很大的原因就是我想这个行业是有问题的。在有问题的情况下,金融机构投的概率,包括民生银行为什么不投农业事业部?实话实说,以前我也不是专做农业的,之前我在民生银行一直做投行,做什么呢?做房地产、做煤炭、做政府平台,为什么?很简单,第一,量大,可以非常清晰的标准化产品。第二,利润高,第三,这个东西是我们认可的。同样我们在产出一个事业部,农业同样100个人,一年产出只有1个亿,我想作为民生银行的董事长,有勇气,包括在农行所也的专业银行里面,有一家银行能够拿出专业的人做专业农业的事,我想这是一种独创,我相信金融机构在同样的情况下,前面几位领导讲的为什么不去做呢,很简单,那个行业是趋利性的,利润高,而且没有风险,为什么不投呢。核心点就是说,在这个行业里我也体会到,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确实是这样的情况,因为这个行业确实弱势性这是我两个观点,为什么金融机构不去投,就是央行[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微博]再去怎么做,也是趋利性的。

还有一个,大家看我们的股东背景,财政部、中信集团、信贷资产管理公司等等,应该说我们既有财政资金,又有信贷资金,又有在资本市场打拼很多年的庞然大物的企业作为支撑,所以我们的团队里面可以为我们所投资的企业提供全方位的管理资金服务,我们一旦接触就可以按照一个上市公司标准打造他,完成他的公司治理结构、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制度,这样使得他能够一迈开步伐就按照这样的公司规范自己。刚刚有农业企业提到,我们这种财务部规范的问题,我们起步的时候就避开掉。

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第一,农业产业市场要做品牌才能把市场做好,才会有自己的身份,才会做食品安全追溯,要把好东西、安全的食品奉献给广大市民、消费者,这是农业产业化可以做的。一般你要自己打品牌,百年老店要开下去,我想这是市场。

最后一点,金融改革,金融改革其实很大一点在于什么地方,在于直接融资,直接融资其实很大一点是什么情况呢,在于我想更多的可能是产业补贴,对于我们核心的一些东西缺的是什么,缺的是什么,因为之前我们一个工作是趋利性的,这种短视性的资金会带来什么结果,包括现在刚上市的企业,一夜之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相信这种原因造成肯定是因为我们目前从产业资源短路导致了直接融资的变化,这种直接融资其实包括市场对称性,以及市场的东西,我觉得可能是需要国家在一个顶层设计,包括新三板,这是需要一个整体性的东西的,这也不是商业银行在做的,我觉得在金融改革来讲,一方面是间接融资的改革,这种改革是基于每家银行自己或者有一批金融机构做尝试。第二点,怎么能把直接融资这个平台打通,这可能是在自下而上的而不是自上而下的,自下而上反道而行之,可能我们目前金融改革和农业发展探索或者说我们自己的观点。

从我们去年投资来看,我们基本上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钱直接投资到实业,实际我们很多的基金业希望我们做fof,希望做他们的投资主体,但是我们是严格的按照国务院给我们界定的方向,我们还是直接投资实业,投资农业的实体。

张国江:我们光明米业是从粮食的全产业链来做,刚刚洽洽老总说到这个问题,实际我们是做种子的,我们是以种源、种地、食品加工。

因为现在国家的改革叫摸着石头过河,在一个细分领域没有在试点的情况下你说大面积突破是很难的。其实我们在做一个试点,我刚刚说了叫分层金融,民生银行建立金融事业部我们就刚刚提到了,我们在做一些叫关键节点的打通,比如说我们最近在做广西的整合,因为广西大家知道冲击很大、积极性非常大,但是最大的问题在广西非常散,比如现在我们一家上市公司整个把广西的节水微灌全做完了,我们再整合一些机械加工行业,我们再整合几家企业,把这种撒播、收割、地播,把这个行业再整合。同时第三个做什么呢,再把广西的糖厂整合,从农户到机械化生产规模,我们跟一家上市公司已经在重组20万土地了,这是民生银行我们一起做的。在微观基础上,整个把广西180万的土地全部做微灌的标准化技术,把水的利用率提高45倍,这样能够保证质量,这样再把整个广西的制糖企业做起来,从而保证农户的利益。以及再往下怎么走呢,以及再把我们食品安全,所谓糖的整合,再把下游的用户。我只是举这样的例子,有这样一家银行,像宜信这样的企业,我们做什么,就是做整合,通过市场细分,这样真能把农户、农业企业以及我们最终用户这个链条整合起来,因为大的改变可能不是一家商业银行机构,但是金融机构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在一些细分的领域有一些示范的东西做出来。这些领域可能不见得有大的文章,包括在农业,我们希望政府可能只出几个文件,这个时候必须产业风险短时间通过市场化的运作,可能需要5到6年,但是通过金融资本的整合,在一到两年之内迅速做出几个像双汇这样的在一定区域有影响力的企业,从而实现行业跨区域符合市场规律的整合出来。

听众(蒋伟诚):

像蔬菜、瓜果,我认为向台湾学习,因为是经济作物,可以增加农业的就业,更加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我认为,农业的不同属性和他的不同特点来决定采取哪种形式,我个人来讲,大的还是喜欢美国的农社,小的还是喜欢台湾的农社。

主持人臧日宏:

新浪财经讯
2014中国农业发展论坛14日下午在北京举行。在资本市场与农业发展的分论坛上,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基金董事长吴文军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第三个问题,我认为农产品的加工问题。实际上农产品最大的问题成本,为什么,农民感觉我种的辛苦,市场卖的这么贵,为什么到农民手上这么一点点,好多农民想不通,为什么呢?当中的环节,环节最大的问题是物理成本。我们现在新的理念,我搞粮食加工、油籽加工,整个出来以后都是产品,没有副产品,我认为中国农民发展转型根本在产业爆发上,在农民产业化问题,在农民的技术上。第二个,就是无论是家庭农场也好、农民专业合作社也好、大型的农民企业也好,最根本的都要实行循环生产,就是要做到种养循环,种养分开我认为就是很难做得好,也很难提升农村的经济效率,也很难做到美丽乡村。还有一个是加工,加工我们现在往往,有加工厂,我们现在有的想在当中形成集群了,比如说稻谷,30万吨稻就在这里加工,也是一种集群。

主持人臧日宏:

第二场,我们大部分金融家也谈到了我们金融业、我们银行在很艰难的往农业里面挺进,而且也想做点实事。实际在他们谈的过程中,无论是农民企业家,还是金融领域的专家,还是对我们宏观的政策有一些不太了解,简单说一下我们基金设立的背景,因为刚才有嘉宾提到了大量对农业的补贴资金,这种补贴还存在,要提高他的效率,在这个问题上应该说中央国务院早就意识到了,而且应该说中央国务院已经开始行动了,包括我们这个基金设立的初衷其中目的之一就是要改变这种传统的撒胡椒面式的粗放型的不求回报、没有跟踪、缺少监管、效率很低、小很差的投资方式,通过基金投入市场的方式进行投资,我们这个基金是2010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面有一句话建立农业企业的专项基金,这是探索农业企业创新,按照一号文的名称,而且是中央站在一个相对战略的高度来考虑这个问题。

以下为文字实录:

段拯:

我想按照你的安排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基金设立的背景,把我们基金运作的一些策略,包括基金我们有一年多运作的基本的成果,包括我们将来基本的想法给大家做一个交流。

我再说一下我们为什么看好这个行业,农业行业我只是说路途修远但是前景很好。前几天我也跟几个老总在一起,从任何一个观点来看,农业的周期应该是弱周期因为在任何行业来看,说白了4万亿投下去了,钢厂不行了,煤矿不行了,下一步可能连锁发电以及产业链,但是农业在哪儿呢,10亿陈口或者13亿人口消费在那,哪怕再怎么样吃喝拉萨是要解决的,这个行业前景是看好的。但是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行业前面提到了产业升级,第二个问题是金融改革与农业发展,在这个企业核心问题在哪呢?金融实际上来讲我觉得只有产业升级之后、农业发展之后,金融自然而然才会跟着升级,只有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通过市场的调节自然而然金融才能适配性的做农业。

除了资金支持方面,我们也请了包括农大、农科院有几百人的专家库,可以给企业提供无偿的技术支撑,当然这个专家库也为我们选择项目、遴选项目提供把关。

段拯:

另外,还是出自我们管理团队相关的背景,还是在企业上市前、上市中、上市后对他资产管理方面给他全方位的支持。另外一方面,因为我们的客户也众多,所以在客户之间可以进行客户的嫁接。还有一个,我们所支持的企业基本上都是民营企业,但是民营企业是我们所欢迎的,民营企业基本上都是自己开店或者兄弟姊妹之间一起办起来,甚至夫妻店都有。做的时候可能很艰难,大家绑在一块做,一旦资产量大了以后往往容易发生纠纷,特别是到了上市这个环节,所以家族财务的管理又是我们需要给客户提供的一种支持。

怎么考虑,第一,转变投资模式,转变我们信贷资金在农业投资的模式。第二个,也要实现一个转变,我们长期以来,我们无论是农业经济、还是工业经济,还是我们其他的经济,产业领域存在大量的补贴,特别是农业,大家无论做农业、学农业,大家能够经常听到很多名词,像种粮补贴等等其他补贴,刚刚几位提到的后面加一个零都不止,对农民投入还是非常大的,连续几年的一号文,所有的单位都一起放量。我们的产出,实际上这个数字基本上几万个亿,这个投入产出比。

另外,对于我们农业企业的方式,我们主要还是以资金支持位主,资金支持包括投贷结合、保险担保、信用租赁跟进,刚才几位金融业的专家也提到了,好像缺少一些手段,实际上我们农业保险这个手段我们已经用上了,包括担保这个手段已经用上了,而且倒不是说我们创新,实际上因为我长期在财政部,像农业保险我们做了好多年了,农业担保公司也是给大量的地方担保,给担保公司也是有一些补贴,让他们能够生长起来。所以这些从我刚才说的,资金支持方面讲,投贷结合,保险担保联动,信用租赁跟进,投贷结合,投资主要是以股权投资为主,辅以债券投资,贷款我们可以商业贷款、政策性银行贷款,甚至外部贷款,所以这一点可能是其他机构做不到的,所以制度性支持方面我想大家可能能够理解,我们基本上把涉农的金融工具基本上配套用上,这是我们一旦和企业对接,在资金方面可以给他一个充分的足够的保障。简单来讲,可以让他不搭钱。

从去年一年投资的结果来看,也创了我们pe行业投资行业的一个先例,我们设立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当然我们主要还是从企业来看,我们被投资企业去年总的利润是增长了18.55%,销售收入增长了54.45%,我们基金2013年的投资收益率是9.43%,增值率是31.47%,所以这点来讲也是我们基金业里面还是不太多见的,我们第一年就盈利了,而且效益还相对不错。

所以我想,一个是利用这个平台给我们推荐项目,实际也能把刚才我们两个轮次专家谈到的打消他们的顾虑,有些问题政府层面已经意识到,而且采取措施逐步的来改进。另外一个方面,也想利用这个平台跟我们在座的农业领域的专家,甚至我们的企业家能够有一些认识的机会。

另外,我们加入到社会组织以后,大家可能感觉到,从媒介也能知道,实际主流经济国家都没有承认我们市场经济的地位,这里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的经济现在还真不能叫完美的市场经济,大量的还是补贴经济,刚刚说我们对农业,既然有补贴经济,补了甲方就没有补乙方,实际上是不公平、不平等甚至也是不透明的,违背了我们市场经济这样一个基本的三公原则,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这种情况下,人家不可能完全承认你市场经济的地位。

所以简单来讲,我们给我们所对接企业,就是我们所投资企业应该说提供的是资金支持、技术支撑、管理执行、透过嫁接、上市前后的管理,通过全方位、系统化的服务,通过支持一个龙头企业撬动一个产业、一个行业的发展,带动一个区域、一个领域农业经济的繁荣,真正让老百姓能够从中获益。

这种情况毫无疑问存在,我们去年开了532家,包括有些你刚才说的这种特别是销售收入一旦过了三五十个亿,基本上不需要钱了,所以我们也是跟他有一个交流,而且从一些政策、从理念、从一些观念方面都给他做一些疏通工作,现场也沟通挺好,但是后面就断了联系了,这种情况也有。因为大家都知道,你pe对于企业来讲他们也不陌生,他们实际上特别是做挺大的这些企业,应该围着他们转的投资机构可能有几十上百家,所以他们也有自己很清晰的认为。我们教科书也说了,pe就是站在门外的野蛮人,可能很多机构他就是单纯的财务投资者,进来捞一把就走人,这个企业将来能不能够存活,怎么样能够按照正常逻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肯定很多业主是不太愿意外面的资本冲击他既定的价值,这倒不是观念或者传统的问题。

以下为文字实录:

此外,吴文军还对深圳前海农产品(9.50,0.01,0.11%)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ceo蒋伟诚提出的问题作出了问答。

我们这个基金设立时间并不长,在2012年底,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基本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是由中央财政预算安排了一部分资金,包括还有像农发行、中信集团、信贷资产管理公司,四家股东,每家出10亿,现在注册资本40亿,40亿注册资本,做投资行业的老总都清楚,这样一个量应该说是我们媒体对我们有一点称呼,pe航母,因为注册资本做到这么大的是没有的,包括我们同时也协调了像一些大的银行,包括像建行、交行、农行、农科行、光大银行[微博](2.54,0.04,1.60%)等等,每家银行业都给了我们100亿以上的信贷,所以我们能够专注的资金应该有几百个亿,具体数字我们就不说了。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体量还是比较大的,所谓pe航母,转动的资金量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