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讲好藏民族的故事? 导演万玛才旦:国内观众在不断成熟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吴涛)近日,一张关于小学生佩戴头环防走神的照片引起多方注意。照片中,几名小学生正在佩戴头环上课听讲。

58同城CEO姚劲波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 吴涛 摄

导演万玛才旦的讲座,探讨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制作与实践。

据媒体报道,这款产品可以检测孩子上课是否专心,有没有转移注意力,并将孩子的注意力分数传到老师的手机里,由此引发热议。

中新网客户端乌镇10月21日电(记者
吴涛)“下沉市场好的镇,站长月入过万元;个别月入10万元。”20日至22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58同城CEO姚劲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了其目前下沉市场的状况。

万玛才旦。

不少网友认为该产品是在“监控学生”、“给学生打上紧箍咒”。据新京报报道,当地教育部门已获悉并介入此事,责令学校暂停使用,头环监控收集的数据不会外流,不会泄露孩子个人隐私。

58同镇是58同城渠道下沉项目,2017年推出,主要是将信息服务下沉至县城乡镇及广大农村,通过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交通出行等信息,促进本地信息流转,构建本地化社交网络,满足乡镇用户的就业求职、买房买车等需求。

6月11日晚7点,一场名为《影视人类学视域下藏族电影的制作与实践》的讲座,在西南民族大学展开。中国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万玛才旦的到来,让这场讲座变得意义非凡。
导演、编剧、制作人,万玛才旦身上存在多变的标签与身份,但其最重要的特点,还是他专注于以藏族题材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和影视创作。1969年12月,万玛才旦出生于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所以他的作品中,总是带着鲜明的藏地痕迹。譬如电影作品《静静的嘛呢石》《五彩神箭》《塔洛》《撞死了一只羊》等,因对故乡深入而细致的描述,使人们对藏族文化及其生存状况有了新的体认。万玛才旦先后获得了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美国布鲁克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中国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几十项国内外大奖。
今年4月26日,万玛才旦编剧兼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在国内上映,是继他的“藏地三部曲”后,又一部“进阶”之作。该电影由王家卫监制,与其同期上映的,还有《复仇者联盟4》。面对如此强大的全球性“爆款IP”,《撞死了一只羊》仍凭借自身故事的独特性,获得了不少观众的认可。
“电影创作和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区别,它们在一些意象呈现方式上、叙事的层面方法上还是有非常大的不同。”在讲座开始前,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万玛才旦,他谈到,“以前因为写小说,加上电影也是叙事的艺术,就觉得两者很接近。当然,两者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有很大的区别。从文学的作品的文本中转到电影画面的呈现,还是需要经过很多的影像化的处理。”
在当下的影视市场中,尤其是在电影行业中,一股“藏地电影新浪潮”正在聚集。万玛才旦说:“目前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正在进入影视创作的行业,也陆续有作品出现。而最近几年在电影行业中出现的‘藏地新浪潮’,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作品反映的是纯粹的藏人文化,或者说里面的对白完全采用藏语。”
在讲座现场,来了不少万玛才旦的粉丝。一位名叫华安格慕的彝族青年,就手中捧满了万玛才旦的小说集来“求签名”。华安格慕告诉记者,自己的创作生涯就深受万玛才旦的影响,甚至以他为榜样拍摄了短片。“近年来,随着国内艺术电影的观众不断成熟,以少数民族故事为题材的电影,关注度也在不断增高,它的受众面越来越广。”万玛才旦说道。

据了解,该头环名为赋思头环,背后公司为浙江强脑科技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浙江强脑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和法人代表为韩璧丞,公司实际控制人为Brain
Family Inc.,注册资金1亿元。

姚劲波20日透露的最新数据显示,58同镇目前已覆盖1万多个镇,年覆盖超一亿用户,差不多是1/5的农民至少用过一次58同镇服务,“不少站长都干得风生水起。”

责任编辑:刘迅

11月1日,对于外界的系列疑问,韩璧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进行了回应。

姚劲波称,“好的就不多说了,58团队更关注不发达地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要求团队在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要开站点。”“我们首先的目标是,如果站长能赚到三五千块钱,就基本上表示他不用靠58补贴,能够在当地活下去了。”

头环能干什么?工作原理又是什么?

据介绍,58同镇选站长一般是当地返乡务工的人,在城里呆过,对互联网懂得比较多;还有一部分就是当地老师,邮局的工作人员等。

强脑科技创始人韩璧丞对中新网记者表示,赋思头环的技术原理是利用脑电波神经反馈训练来提升认知能力,但它的设计目的并非治疗脑部疾病,而只是一个采集使用者的脑电波、追踪专注力数据、并对其进行量化的仪器,“有点类似于用体重秤给孩子称体重。”

如上所述,除了满足买车买房等“刚需”,58同镇还担着一个社交的作用。“乡镇是一个熟人社会,站长一般都会在这个镇里面走动,办讲座、办活动,然后把每个人加为他的好友,如果有人布信息,比如说他家的橘子滞销,逮到一些小龙虾要卖掉等,就会通过站长和58同镇扩散出去发。”

“之所以让家长产生‘给没病的孩子治病’这样的错觉,还是由于脑科学实在欠缺普及,未能让社会大众认识到这项工作的意义。”韩璧丞说,而科学家对于包括大脑在内的许多器官研究,都是以疾病这样的异常现象入手,通过与正常状态的比较,达成初步成果。

姚劲波称,现在来看,有些没有商业价值,“比如有些人说他找到了五斤小龙虾,就会发信息到58同镇,有没有谁要?这种C2C的交易没人做。”

工作人员展示有关产品。图片来源:强脑科技

“但我们不做,永远不会有人做,对我来说,它能够把这个地方的人连接起来,促进当地商务发展,而且我们做了,它的商业机会有可能被尽早的释放出来。”

技术是否科学?

姚劲波称,“做这些我们首先是看好下沉市场,也想通过努力,打破乡村信息壁垒,释放数字经济增长潜能,将更多的优秀人才引入下沉市场。”(完)

韩璧丞说,“这是科学,不是玄学。科学可能会被误解。但我相信,只要持续做自己有把握的、可以帮助别人的事情,并更多向外界讲述我们的初心和愿景,科学就可以造福人类。”

责任编辑:刘迅

韩璧丞还称,技术是中立的,就看人类如何使用,“像强脑科技这样的企业,就希望使用这项技术,帮助孩子提升认知能力。”

是否泄露孩子隐私?

针对大众关心的“隐私”、“监控”问题,韩璧丞认为,强脑科技的产品,包括头环硬件以及手机、电脑端软件等,高度尊重并保护用户的数据隐私,“我们遵循高级别的数据隐私标准并保护这些数据,拿到学生数据比拿到别人银行卡密码还难。”

韩璧丞称国外有学生在使用该头环。图片来源:强脑科技

韩璧丞说,思头环产品无法实现控制使用者思想及行为的功能——也做不到这一点。头环硬件功能仅能实现被动读取佩戴者的脑电信号,无法对佩戴者大脑产生主动刺激和影响,“这些数据在检测并提升专注力功能以外,用途比较有限。”

是否会干预身体生长?

韩璧丞表示,赋思头环作为一种非侵入性设备,只是量化孩子的注意力,将学习情况反馈给老师,由此获得教师的人为干预,对于身体几乎没有影响。

“赋思头环产品辐射强度低,并通过了美国 FCC
认证”,韩璧丞认为,产品信号通过
WiFi传输,其信号辐射强度远弱于手机辐射强度。(完)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