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演讲。供图

去年的键盘问题尚未解决,苹果公司的MacBook Pro又出了问题。

轨道交通“第一门”如何筑成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3日电(记者
吴涛)“中国联通混改是‘真瘦身健体’、‘真市场化用人’。”近日,在国企公开课100讲中,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重点谈到中国联通混改情况。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消息,因电池可能存在燃烧风险,苹果电脑贸易有限公司将2019年6月20日起,召回部分苹果笔记本电脑MacBook
Pro。召回涉及的MacBook为2015年中期型号,中国内地受影响的笔记本电池数量约为63000个。

“复兴号”列车生产线 视觉中国

王晓初称,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突破口,具有带动效应,而且混改不仅是融资。

MacBook 召回史

如今,乘坐高铁已成为很多人出行的首选。城市轨道和高速铁路的快速发展,迫切需要车辆及其关键部件的自主国产化,而车门就是其中的关键部件之一。

“混改要通过引入民企灵活的市场应对机制和管理体制创新,激发国企的活力和竞争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这不是MacBook系列产品第一次被召回,最早在2011年,苹果公司就对MacBook的电源适配器进行召回,原因是容易发生开裂。随后在2013年至今的6年间,共发生了6次召回事件,其中最近的两次相隔仅4个月。

在近期举行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南京康尼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尼公司)与南京工程学院合作的项目“高速列车门系统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摘得江苏省科学技术一等奖。

据王晓初介绍,中国联通混改,集团总部部门减少37%,各级管理机构减少各级管理人员首聘退出率达14.3%;但是,创新领域人才数量由7000人增加至1.6万人。

电池问题是多次召回中最常见的理由。2013年6月20日,因为在美国消费产品安全委员会收到13起电池着火报告,全球电子零售巨头百思买对5100台MacBook
Pro进行召回,并进行电池更换处理。

目前,“复兴号”列车上的门,80%以上都是他们合作研发的。从“地铁第一门”到“高铁第一门”,“康尼门”在轨道车门全球市场占有率已达32%,连续3年稳居全球第一。

“混改效果明显。2018年,改革带动下,云南联通收入同比增长10%,实现同比减亏2.5亿元。”王晓初称。

苹果采用的电池为锂离子电池,本身容易发热膨胀,严重时甚至会引发火灾和爆炸。这一问题不仅出现在电脑上,在苹果和其他使用锂离子电池的手机上也时有发生。

一点创新改变地铁车门顽疾

王晓初还称,推进划小承包改革是解决大企业病、从大公司回归到创业公司的良药,是激发基层员工积极性的良方。

在2018年4月,因电池膨胀问题,苹果再次对一部分不带有Touch
Bar触控条的Macbook
Pro进行召回,受影响的产品生产时间为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但苹果方面未透露受影响的MacBook
Pro数量。

长期以来,城市轨道交通车门作为重要部件一直依靠进口。此前,国外公司利用几十年的技术壁垒在车门系统领域申请了近700项专利,构建了密不透风的专利保护池,凭借技术垄断带来市场垄断。

“截至2018年底,全集团划小单元达到2.4万个,薪酬水平增长水平高于各级本部,培养了一支约2万人的小CEO队伍。其中一线员工薪酬涨20%,合同制人均工资增幅达10%。”王晓初透露。(完)

而最近一次被召回的MacBook
Pro包括2015年9月-2017年2月销售的机型,具体为15英寸Retina显示屏,采用2.2~2.5GHz处理器和256GB~1TB固态存储器。苹果公司在声明中说,这些电脑含有可能过热并构成安全风险的电池,并补充说,要求客户停止使用受影响的15英寸MacBook
Pro设备。

而国内城轨车辆经常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通常情况下,车门的故障要占到车辆运行故障的30%左右,车门的严重故障会导致列车停运甚至危及乘客安全。

责任编辑:刘迅

就在2013年MacBook
Pro因电池问题被召回后4个月,苹果发布公告,对近一年来销售的所有MacBook
Air机型进行召回,原因是其闪存出现问题。苹果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受到影响的用户可以在苹果零售店或授权服务提供商对电脑闪存进行替换,那些已经自行付费维修或替换了闪存的用户可以得到一部分退款。

列车门又被称为塞拉门,主要是因为这种车门具有塞和拉两种动作。即门关闭时是由车内或车外塞入车门口处,使之关闭、密封;门开启时,当门移开门口一定距离后,能延车体内侧或外侧滑动。

不过,这样的召回计划并未让中国用户满意,当时苹果中国内地的官网并未显示该计划的中文版。一些中国内地的用户在拨打苹果客服电话后,才在客服人员的指导下找到一份英文声明,有用户抱怨苹果对中国用户缺乏诚意。

而塞拉门“关门难”一直是列车门急需攻克的难题。普通的移门(门扇连接滑轮并在固定轨道上可移动的门)易安装,即使乘客比较拥挤时仍能保证障碍检测常态化。但塞拉门不一样,当车厢内乘客拥挤时,塞拉门在关闭到接近最后一段距离时,门板同时要向车厢内移动,并对人体产生挤压力,门板受到乘客人体阻力反作用过大,会使自动门检测系统的障碍检测起作用,使关门动作不能及时实现。

键盘门遭用户请愿召回

为此康尼公司研发人员开发了一种兼有移门与塞拉门优点的新型微动塞拉门,通过减小塞拉门的塞拉距离,大大减少车辆中拥挤乘客作用在门板上的人体阻力;改变了关门过程的受力状态,将塞拉导角减少。

电池膨胀、闪存显卡故障、掉漆这些年MacBook出了不少问题,不过比起上述偶发事件,2018年爆发的键盘门才是波及范围最广的问题。

轨道交通门系统涉及技术较多,除了塞拉门难题,康尼门系统曾经还在上海地铁车辆实车试验中出现开闭不灵敏问题,项目总包方西门子公司要求康尼在3个月内解决,否则改用其他企业产品。要么“关”上地铁门,要么卖掉企业关门。这是一次被“逼”出来的超越式创新。

苹果公司自2015年开始,在MacBook
Pro和MacBook机型上使用了蝶式键盘。原本的键盘按键结构类似剪刀形状,新式的键盘按键则以按键中部为支点,形成一个类似于展翅欲飞的蝴蝶一样的结构。在苹果的宣传中,这种蝶式键盘厚度相比之前的结构减小了
40%,而且还更加稳定,按压时出现卡键的几率也得到降低。

在当时,康尼机电总工程师史翔联想到,和千斤顶的原理相似,地铁车门的开合也是利用螺杆旋转带动与门链接的螺母移动实现的,只不过螺杆的螺距大,不能实现自锁闭而已。如果在门关闭的位置将螺杆螺距变小,就能像千斤顶一样“锁死门”。最终,这项“无锁而闭”的发明专利成为现今城轨门锁国际主流技术,形成了对国外企业的反向专利制约。

蝶式键盘的设计在发布之初得到了许多用户的好评,但随着用户开始使用新机,他们发现这款键盘出现的故障比想象中多。第一批蝶式键盘按键回程短,手感并不像苹果官方宣传中那样优秀,有人吐槽说像是按在木板上。第二代蝶式键盘改进了这一点,拉长键程,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品质大幅降低,很容易出现反应失灵的现象。

如今,已有20多万套康尼地铁车门安装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国内近百条地铁线路上,真正实现了中国地铁车门系统的自主国产化。

据美国门店的维修情况统计,在2014年的MacBook
Pro维修案例中,键盘相关的问题的比例为5.6%,2015款这个数字为6%,基本属于正常水平。但在2016款MacBook
Pro的返修中,与键盘有关的问题比例骤升至11.8%,是此前两款产品的2倍,返修的2017款MacBook
Pro中键盘相关问题比例为8.1%。

攻克高铁车门“三高一无”

至2018年中,MacBook键盘已经接收到3起集体投诉。国外用户发起请愿,呼吁苹果公司召回并修复采用蝶式键盘的MacBook和MacBook
Pro,在请愿书上签字的用户超过千名。

“2007年,高铁‘和谐号’开通,但高速车门的核心技术和市场也完全由国外企业垄断,车门全部依靠进口。”史翔对十多年前的境况还记忆犹新。

不过,可能是出于成本考虑,苹果公司并未就这一问题对MacBook系列产品进行召回,毕竟蝶式键盘的问题太过普遍,不是召回几千台或者几万台可以解决的。2018年6月22日,苹果公司宣布,针对2015-2017生产的MacBook和MacBook
Pro机型的电脑键盘,出现故障后可以进行免费维修。

“研发高铁列车的车门有四大难点——简称‘三高一无’。”史翔告诉记者,“三高”是指高气动载荷、高寒和强风沙、高强度电磁干扰,“一无”则表示时速高达350公里的车门的设计理论、试验评价体系及标准在全世界根本还是一片空白。研发团队长达十多年的技术攻关,高速车门系统的四大难点被一一破解。

全球PC出货量乏力,苹果或于下半年出新品

据史翔介绍,列车在高速运行中,带来的高气动载荷,会引起车门的密封失效和车门脱落。对此他们发明了具有新型运动机构和密封技术的车门,利用车体约束平衡气动载荷,实现车门复合运动,既防止了车门外脱、又强化了车门的安全性和气密性。这一车门的隔音性高,车内噪音更低,压力波动对耳膜的影响更小,乘坐舒适性显著提高。

比起iPhone手机,苹果笔记本电脑的历史要悠久得多。从1976年苹果公司第一款产品Apple
1发布,到1991年苹果的第一款笔记本电脑PowerBook
100,产品不断衍变。直到2006年,更换为Intel处理器的初代Macbook Pro诞生。

而到冬季,北方-40℃的高寒和西部地区的强风沙,可能会造成车门冻住打不开、润滑油脂失效以及车门运动磨损的加剧。“我们巧妙地利用‘石墨’这一材料的润滑功能,发明了具有固体自润滑的自适应滚动螺旋传动与变导程锁闭装置,实现了传动与锁闭一体化,解决了高寒造成车门运动阻滞、强风沙导致细沙进入车门系统引起磨损加剧的难题,提高了高铁车门的可靠性和适应性。”史翔表示。

2008年,乔布斯从一个牛皮纸信封中拿出MacBook
Air,在便携度上吊打当时风靡一时的超级本,这一系列产品才开始走入大众的视野。很长一段时间,苹果电脑略高的价钱和缺乏群众基础的系统挡住了不少消费者。尤其是在中国,纵然是人手一个iPhone的时代,苹果电脑依旧是一款小众产品。

责任编辑:刘迅

2015年,腾讯ISUX研究中心发布一份报告,报告指出,2014年,全国Mac电脑大约有403万台,占中国个人电脑设备的0.6%,较此前一年的349万台增长16%。403万台Mac电脑中,还包括10%的台式一体机iMac和2%的高端台式机Mac
Pro,也就是说,中国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只有大约335万台。

另一方面,PC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手机和平板电脑屏幕越来越大,功能强大不输电脑,除了工作和学习的需要,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中并不是非要有一部笔记本电脑。

据IDG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起,全球PC出货量已经连续7年下滑。2018年全球PC出货总计约为2594万台,较2017年减少1.3%,还不如2007年的数据。其中,联想、惠普和戴尔牢牢占据出货量的前三名,瓜分超过60%的市场份额,而苹果电脑的市场占有率仅为6.9%,2018年出货量约1800万台。

当然,即使大环境并不乐观,苹果公司依旧对这条产品线满怀期望。据韩国媒体报道,苹果有意在下半年推出6~16.5英寸MacBook
Pro,并向三星提交了同一尺寸的OLED屏幕订单。此外,苹果近日在欧亚经济委员会数据库中,出现了7部未发布的Mac便携电脑。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