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1月10日电
综合报道,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日。德国总理默克尔9日在位于柏林围墙遗址的柏林和解教堂发表演说时,呼吁欧洲共同“维护民主与自由”。然而一些重要国家的领袖都未出席纪念活动,西方联盟也却被指出现分裂、充满分歧。

全球难民问题何以为解?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11月8日电巴西前总统卢拉当地时间8日下午走出位于南部城市库里蒂巴的联邦监狱,暂时结束了1年半多的牢狱生活。

据报道,德国本周举行了一系列庆祝活动,重头戏就是9日的官方纪念活动,出席者除了默克尔,还有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与其他欧洲国家包括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领袖及元首。

天公联盟闹区别?首要国首脑未参加柏林(Berlin卡塔尔墙倒塌回想活动。据路透社消息,法国政府11月6日宣布一系列收紧移民政策的新措施,包括对合法移民的劳工设置配额制,并加大力度打击非法移民。据德媒报道,今年约2/3的难民申请遭德国政府拒绝;希腊等位于难民接收“前线”的欧洲国家也纷纷收紧避难法。

巴西最高法院7日晚间通过决议,认为二审被判有罪后入狱不符合宪法,因为嫌疑人还有最后一次上诉机会。卢拉的辩护律师请求释放因二审判决有罪入狱的卢拉。

默克尔等人在柏林围墙献花,纪念为自由而在那里付出生命的东德民众。不过,美国和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领袖都缺席当天纪念活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造访德国之旅,在8日就已结束,马克龙只计划10日飞往德国。

难民潮汹涌不止,收紧政策意味着什么?全球难民问题又将何去何从?

库里蒂巴所在的巴拉纳州司法机构8日接受了卢拉辩护律师的请求,批准卢拉出狱。

此外,就在德国迎接这个重要的历史纪念日的两天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主要成员国之一法国的总统马克龙警告欧洲各国,不能再仰赖美国捍卫北约盟国。他直言,北约正处于“脑死”状态,欧洲正站在“悬崖边上”,须要思考自身的战略问题,否则将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欧洲收紧难民政策

卢拉2017年被一审判决在海滨城市瓜鲁雅住宅案中犯有贪腐和洗钱罪,获刑9年6个月。2018年1月联邦第四地区法院维持一审定罪并把刑期延长至12年1个月,同年4月卢拉被捕入狱。今年4月其刑期减至8年10个月20天。

马克龙的这番言论立即引起包括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候任主席冯德莱恩,以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各方领袖的反驳。

据德国《星期日图片报》11月3日报道,德国联邦难民与移民事务局局长汉斯-埃卡德·佐默表示,今年迄今已收到避难申请约11万件,但由于其中大部分人不具备申请理由,因此只有35%—38%的申请获批。佐默表示,即使当局能处理当前的申请数量,寻求庇护路线的人数还是太多了。

责任编辑:刘迅

默克尔指马克龙言辞过激,称“那不是我对于北约合作的看法”,并认为马克龙不应该用“如此以偏概全的评论”来看北约。

意大利《共和国报》指出,今年进入意大利的非法移民人数迄今不及去年的一半。而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日前报道,希腊仍在挣扎应对数量庞大的难民潮,并寻求进一步收紧避难法。

冯德莱恩8日在纪念日前夕于柏林发表演说时,不直接提及马克龙的“脑死”言论,但指出经历70年发展的北约是欧洲杰出的盾牌,也是全球最强劲的防御联盟。

欧洲之外,美国连续3年下调难民接收规模,加大了全球收容压力。据美国《时代周刊》11月4日报道,2020财年美国接收难民的上限将降至1.8万人。联合国难民署表示,美国的决定不仅将数千难民置于危险境地,也向其他国家释放负面的压力信号。

责任编辑:刘迅

一边是各国收紧难民政策,一边是难民规模有增无减。据联合国难民署网站11月5日消息,当前全球仍有2600万难民,其中仅0.5%在其他国家得到安置。

当前,联合国难民署仍在通过紧急过境机制,帮助难民从西亚、北非的来源国途经卢旺达、尼日尔等国,到达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但自2017年此项机制启动以来,惠及人数仅5100,仍是杯水车薪。

内忧影响政策走向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4日报道,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发生内部论战,德国总理默克尔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实行自由移民政策、导致大量难民涌入德国的决策再次引发讨论。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数据,当前德国是欧洲最大的难民收容国,共收容约110万人,但这一数字较2015年并无显著增长。难民政策由放到收,与难民带来的冲击不无关系。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王朔表示,难民政策转向,反映了政治期许与现实能力间的落差。难民涌入欧洲不仅引发多起治安事件,并且对各国造成经济负担,迫使欧洲社会考虑难民政策的失误。

王朔指出,欧盟难民政策自身缺陷削弱了执行力。2016年,欧盟委员会曾修订以《都柏林协定》为核心的难民政策,明确难民管理的“首经国”原则,即只能在入境欧盟的第一个成员国申请庇护。此规定导致希腊等地中海“前线”国家承担巨大压力。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表示,欧洲整体经济形势不景气,加之民粹主义力量的崛起,排外、保守成为欧洲话语主流,造成了当前“以自我为中心”的政治氛围,导致欧洲各国难民政策收紧。

平息战乱才有出路

难民问题为何绵延难解?王义桅认为,高福利社会的引力与难民来源国贫穷、战乱现状的推力,导致移民偷渡现象屡发不止。他指出,解决难民问题的一个办法是,西亚、北非等难民来源地国家应通过创造就业机会等,实现在源头上解决难民问题。

王朔也认为,战乱是难民问题的病灶所在。平息周边地区战乱,仅凭欧洲一家之力不能实现,美俄等大国应加强协调,切实推动地区和平,实现问题的政治解决。

他认为,缓解难民危机,欧洲自身可首先做好三项平衡:劳动力缺乏和引进移民的平衡、解决人道主义关怀和现实接纳能力之间的平衡、欧盟的统一政策和各成员国差异间的平衡。

然而,根本解决难民问题仍然困难重重。王朔指出,中东地区持续动荡,阿富汗、叙利亚、也门等地区安全问题依然存在,“只要战乱不止,难民问题就无法根本解决。”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