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加强金融对“三农”发展的支持,加大涉农资金投放,对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适当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时隔不到一星期,4月22日,央行发布消息…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加强金融对“三农”发展的支持,加大涉农资金投放,对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适当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时隔不到一星期,4月22日,央行发布消息,决定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一天,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深化改革、发展普惠金融、引导加大涉农资金投放等一系列举措,利好政策的密集发布,必将对推进农村金融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据生意社了解,5月5日,青岛昊瑞饲料有限公司,42%蛋白棉粕提货价2720元/吨,46%蛋白提货价2900元/吨,新疆喀什提货。
(文章…

生猪价格从2013年底开始一路下滑,春节的消费旺季消费不旺。五一节前半个月个别地区出现反弹,一直持续到节后。过节期间山东、福建、浙江、广大等部分地区小幅上扬,外三元已达到6元…

定向降准加大涉农资金投放

据生意社了解,5月5日,青岛昊瑞饲料有限公司,42%蛋白棉粕提货价2720元/吨,46%蛋白提货价2900元/吨,新疆喀什提货。

生猪价格从2013年底开始一路下滑,春节的消费旺季消费不旺。五一节前半个月个别地区出现反弹,一直持续到节后。过节期间山东、福建、浙江、广大等部分地区小幅上扬,外三元已达到6元/斤的价格,但全国平均价格上涨有限。这似乎和众多分析师的预计相符,猪市在2014年5-6月份将是拐点,但是没有过多消费拉动需求,同时生猪存栏目前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提醒大家上涨未必是真的拐点,谨防生猪价格再次下跌。
猪价上涨的原因
2011年前后,生猪价格达到较高的水平,养猪大有赚头,价格最高时售出一头肥猪可赚400-600元,在利好的刺激下,规模养殖场和散养户不断增加养殖规模,生猪产业的产能严重过剩。但从去年10月以来生猪行情一路下跌,是新一轮“猪周期”的集中体现。“猪周期”是指猪肉价格的周期性变化。“猪周期”的循环轨迹一般是:肉价上涨——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
目前,据猪e网锐奇数据显示,生猪价格平均5.5元左右,山东、福建、浙江、广大等部分地区外三元已超过6元/斤的价格,散养户偏重于看涨心理。近期猪价上涨的原因何在?
原因一、节日效应需求增加
猪肉价格连续4个月下跌后,在五一前价格开始缓慢回升。猪e网记者采访了解到,此次猪价回升受需求增加等因素影响有所提升。有人认为:“前期的连续下跌已经触及价格底部。随着节日效应的影响,猪肉价格出现了如期的上涨。”
需求增加是近期猪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不过,随着节日效应过后,需求降低,应防止生猪价格再次下滑。
原因二、国家收储政策提振
生猪价格的回升,其中是受前期国家收储政策的影响。为稳定生猪市场价格,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促进生猪生产稳定发展,国家在3月底,国家有关部门按照《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的规定,启动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工作,在全国多个省份同时开展收储。
虽然收储的数量有限,但“国家收储政策启动后,猪肉价格上涨预期增加,养猪散户冲着政策,‘押’生猪上涨,大部分散户惜售,希望能少赔些,导致生猪收购困难,进而造成供应量减少。”
原因三、生猪存栏量减少
养猪不光不赚钱,还赔钱,并且资金链断裂,会导致部分散养户推出市场,虽然大家持观望态势,效果不明显,但是存栏量还是有所减少。
生猪价格近期逆势上涨,跟节日消费增加、前期国家收储和生猪存栏量减少等有关。
是不是真的拐点?
2013年年底的一场降价潮,让生猪养殖户集体遭殃。生猪价格不到半年时间让猪价“一夜回到解放前”。
据中粮期货不完全统计,2013年已有7个地方政府总计5075万头生猪的发展规划,这些计划基本都在2014年投产。虽5000多万头生猪的规划并非净增产能,但是地方政府的支持无疑将有力推动当地生猪产能的扩充。而规模企业追求“剩者为王”,从
2013年底开始,有16家大型专业化养殖企业拟在2014年扩大养殖生猪规模近1400万头,即在亏损超过400元/头的恶劣情况下,大型专业化企业利用资金、管理和产业链优势,反而逆势加速扩张的战略步伐。
需求不旺,行业产能变化尚未明确,散养户推出持观望态势,规模企业逆势加速扩张战略,使得产能进一步过剩。目前能繁母猪存栏量占生猪总存栏量的比例接近8%,一般认为6%以内是比较合理的,所以目前过剩时期,只有能繁母猪所占比例降低,且还需等待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影响到生猪市场。无论是散养户还是规模养殖场都存在不愿意退出市场的种种原因,但是只有坚持到最后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随着五一节日的需求增加,部分散养户的推出致使生猪存栏量有所减少,但是节后能否维持目前价格,或者继续上涨还是个问号。猪e网提醒大家需求不旺的上涨,谨防再次下跌。
怎么办?
目前生猪价格较低,猪场的管理水平会下降。饲料原料价格较高,价格相同情况下,饲料营养也会随之降低,猪场的保健等均会下降。
春夏交替之际,由于资金链、管理水平、保健水平等较低,应该预防疾病横扫企业,首先要做好每日的基本管理,注意营养和细节,并综合考虑如何让自己在目前情况下如何才能活下去,迎接下一轮的猪价高峰。

《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适当降低符合要求的县域农商行和农合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引导加大涉农资金投放”。

(文章来源:生意社)

摘自:猪e网

根据现有的法定存款准备金政策要求,农商行执行18%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农合行执行14.5%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后,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6%和14%的准备金率。

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对安徽农村金融机构来讲,可释放约75亿元资金,配置到“三农”领域。“这对县域农商行和合作银行来说是利好,将可以支配更多的资金用于发放贷款。这也释放出向农村金融机构倾斜的政策信号。”

“其实,总行一直运用差异化存款准备金率政策加强金融对‘三农’发展的支持,对农村金融机构执行较低的准备金率,对设在县域且一定比例存款投放当地的农村法人金融机构,在执行较低准备金率的基础上,再降低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人行合肥中心支行相关部门介绍,截至3月末,全省有21家农商行、1家农合行、3家村镇银行享受比一般标准低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政策优惠。此次下调,这一部分县域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率有望下调到15%和13%。

此外,对由农联社、农合行改制成农商行的,人民银行执行过渡期存款准备金政策优惠,即允许其在最长半年的过渡期内执行较一般农商行低的存款准备金率。人行合肥中心支行还建立了涉农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制度,明确将金融机构支持县域经济和“三农”的情况纳入年度考核、评估范围,以调动金融机构的积极性。

深化改革做到不脱农多惠农

“到农商行办事,效率就是高,一个电话就把我今年的春耕资金给解决了。”今年春天,广德县邱村镇门口塘村的农户老张春耕很省心,他承包土地300多亩,拨打了广德农商行贷款直通车热线,就轻松办理了10万元贷款,及时解决农资资金短缺的难题。进入春耕生产的关键时期,广德农商行积极“下沉”,跟进信贷服务,支持春耕备耕。

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我省像广德农商行这样的县域农村银行,已达56家,成为服务“三农”的金融主力军。国务院《关于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各省要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分类推进金融机构改革,积极稳妥组建农村商业银行,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更好地发挥支农主力军作用。各涉农金融机构要下沉服务重心,切实做到不脱农、多惠农。

据省联社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全省83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中,农村银行改制数量居全国第一,包括56家农村商业银行、10家农村合作银行、17家农村信用联社,存贷款余额达5449亿元和3557亿元,占省内存贷总量的18.85%和17.8%;在涉农、县域和小微企业三大领域的信贷投放均超过2000亿元,均占省内同领域信贷总量的1/3以上。

近日召开的贯彻落实国务院会议精神、加快推进我省农村金融服务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上,省政府提出明确要求,“要进一步深化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改革,确保年内将全省83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全部改制组建为农村商业银行。”这意味着,农村信用社将退出历史舞台,全部改制成产权关系明晰、股权结构合理、公司治理完善的农村商业银行。

此外,作为我省县域农村金融机构的另一支生力军——村镇银行,近年来也得到了快速发展。截至去年底,全省16个地市中已有15个市组建村镇银行,共设立村镇银行49家,年内新增12家;各项贷款余额突破140.0亿元,较年初增加54.2亿元,增长63.6%,增幅明显高出地区金融机构各项贷款增幅。在稳步发展传统信贷业务的同时,村镇银行开始发挥自身机制灵活、贴近县域、贴近基层的优势,积极探索服务“三农”新方式、新途径。

普惠金融打通“最后一公里”

“以前领取国家粮食补贴,要走很长的路去镇上的银行排队才能取到钱,现在村里的超市就能取到钱,而且还可以刷卡买东西,真是太方便了。”这是日前亳州市谯城区龙扬镇冯随村的李大爷对药都银行回访人员说的一番话。今年以来,药都银行全力推动农村地区银行卡助农取款业务,解决农民取款难。3月,药都银行选择华佗、张店两个乡镇辖内行政村开展助农取款业务试点,先后在农村地区开通助农取款点181个,除个别行政村无固话线路外,实现了亳州市谯城区助农取款业务“村村通”。

优化县域金融机构网点布局、推动农村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发展普惠金融,是近年来农村金融机构一直致力于探索的服务途径。省联社数据显示,全省农村合作金融已形成“物理渠道
电子银行
社区金融”三位一体的服务模式,打造了金融服务“全能银行”,设立的“金融服务室”“金融便利店”,打通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全系统已累计发展POS商户6.6万户、机具7万台,布放金农便民宝3.2万台,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8320多个,极大地方便了农民朋友取款用款。

“发展普惠金融是全省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应对市场挑战、彰显自身经营特色、实现错位互补竞争、推进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当前,我们正在制定加快推动普惠金融的实施方案,进一步在全系统深入实施普惠金融工作。”省联社负责人陈鹏介绍,争取2014-2016年期间,年均贷款增长率保持在15%以上,到2016年末,确保各项贷款余额超过5000亿元,力争达到5500亿元,其中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增长率保持在20%以上,增量分别超过1300亿元和1100亿元,小微企业和涉农贷款余额占比均保持在70%以上。发展移动金融,拓展手机银行600万户,力争建设社区银行200个。力争到2016年末,金融便民服务室覆盖到全省过半行政村,金融机具覆盖到全省所有自然村。

(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冯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