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天气逐渐回暖,金山区朱泾镇秀州村菜农钟四根的大棚茄子也即将进入盛产期。这几天,老钟在崭新的大棚里忙着侍弄刚开第二茬花的茄子…

根据2014年中央1号文件关于启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要求,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

我国大力发展新型职业农民
教育部、农业部近日联合发布《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提出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将由国家承认的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招收50岁以下,主要…

随着天气逐渐回暖,金山区朱泾镇秀州村菜农钟四根的大棚茄子也即将进入盛产期。这几天,老钟在崭新的大棚里忙着侍弄刚开第二茬花的茄子。

根据2014年中央1号文件关于启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要求,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近日联合发布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

我国大力发展新型职业农民

建这样一个大棚得不少钱吧?看着这个30米长、占地约半亩的蔬菜大棚,记者和老钟聊了起来。

2011年以来,国家实行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对稳定国内棉花生产、保护农民利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国际市场价格持续走低,棉花进口成本大幅低于临时收储价格的矛盾日益突出,国家收储压力急剧增加,市场活力减弱,不利于整个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开展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探索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与政府补贴脱钩的改革,有利于在保障农民利益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棉花产业上下游协调发展。

教育部、农业部近日联合发布《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提出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将由国家承认的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招收50岁以下,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招生重点是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农民合作社负责人、农村经纪人、农业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农业社会化服务人员和农村基层干部等。累计修满规定学分即可获得国家承认的中等职业教育学历。此次文件的出台,也是落实农业部门提出的用10年时间培养100万具有中等水平的职业农民的计划。

一分钱都不用花。老钟说着眼睛笑成了缝。见记者好奇的样子,老钟才解释说,今年秀州村流转了120亩土地,成立了全区首个蔬菜家庭农场,首批建成了60个蔬菜大棚,自己申请了两个,每个大棚一年只需200元使用费,这样他也就成了蔬菜家庭农场的一份子。

目标价格政策是在市场形成农产品价格的基础上,通过差价补贴保护生产者利益的一项农业支持政策。实行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后,取消临时收储政策,生产者按市场价格出售棉花。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根据目标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价和种植面积、产量或销售量等因素,对试点地区生产者给予补贴;当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国家不发放补贴。具体补贴发放办法由试点地区制定并向社会公布。

我国目前在一线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平均年龄已55岁以上,而绝大多数新生代农民工不愿意返乡务农,未来谁来种地与如何种地面临挑战,政策层面形成的共识是通过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让家庭农场、专业大户、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来承担主要责任。如何让这些新型经营主体尽快成长起来,加快教育培训就成为一个必然选择。

除了老钟,此次申请加入蔬菜家庭农场的还有18户,根据各户的需求,少的申请了2个大棚,多的像潘林弟一口气申请了10个蔬菜大棚。这全区首家蔬菜家庭农场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是如何诞生的?又是如何运营的?

目标价格按照生产成本加基本收益确定。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能够补偿试点地区棉花生产成本,并保障农民获得基本收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试点地区各级人民政府将密切跟踪了解改革试点情况,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认真总结经验,及时调整完善相关政策,确保目标价格改革试点顺利推进。

此次的方案如果落实好,可以解决以下难题: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找到了秀州村村主任袁惠青。原来,秀州村地处城乡结合部,700多户村民中有近400户村民都靠种植蔬菜谋生,而2亩以上的种植户就有36户。而大棚蔬菜种植主要集中在该村前进8组,但是这些蔬菜种植户的大棚多建于十多年前,再加上数次台风的破坏,目前蔬菜大棚损毁严重。前段时间,分管农业的副区长许复新来秀州村调研听取村民意见时,很多菜农都提到了这个问题。许复新随即和区、镇两级农业部门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进行了讨论,最终探索以蔬菜种植家庭农场的形式将蔬菜种植户组织起来,提高抗风险能力。

其一满足未来发展对新型农民经营能力不断提高的需要。未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规模都比较大,要求管理技能也比较高,如果缺乏培训,效率难以提高。我国传统农户户均8亩多地,如果单纯种粮食,规模大小一般差异不大。但如果规模扩大到百亩甚至千亩,目前传统的农民就面临经营管理能力的挑战。根据对现行家庭农场的实地调查,不少农民感到力不从心,急需经营管理能力培训。最近看到一份对不同国家农业规模经营与农业生产效率的研究论文,结论也是如此。当农场规模扩大后,农场主的经营管理能力就变得十分重要,农场主经营管理能力高低直接决定着农场的生产率与收益,也决定着本国农民的国际竞争力。所以加强对新型农民的职业技能培训,也是未来国际竞争的需要。

说干就干,通过菜农自愿报名,最终首批有18户种植户加入了家庭农场。尽管这个家庭农场相对分散,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个蔬菜种植户的联盟,但是家庭农场聘请了村里有20多年蔬菜种植经验的曹瑞平作为技术指导,还统一配备了一台拖拉机、18台喷雾器,并且在村里开设了蔬菜检测室,为家庭农场的家庭成员们提供方便的服务。

其二从国际视角来看我国农民得到的培训太少,急需加强。对职业农民进行培训也是一种国际趋势,目前我国农民接受的培训少得可怜。一份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目前农村劳动力中接受过短期职业培训的占20%,接受过初级职业技术培训或教育的占3.4%,接受过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仅占0.13%,没有接受过技术培训的竟高达76.4%,而美国、加拿大、荷兰、德国、日本农村劳动力中受过职业培训的比例都在70%以上。荷兰之所以能够在花卉等农业产品出口方面屡创佳绩,跟本国发达的农业教育与培训密切相关,欧美国家的农场主不少都是大学农科毕业生。而我国目前农业毕业生虽然不少,但真正能够回到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几乎没有。单纯地从技能教育与学历来比较,我国的农民职业培训与发达国家还有太大的距离,需要通过加强来弥补差距。如果未来我国一线的农业经营者基本上都是大学毕业生,那我国的农民也基本上能够跟国际接轨了,最少在教育培训方面不要与他们差得太大。

今年下半年,第二批还将建立60个蔬菜大棚,届时将有更多的蔬菜种植户加入进来。加入家庭农场,既能享受统一的服务,又能够保持相对自由的自主经营,这个看起来有点不像家庭农场的蔬菜家庭农场,切实解决了菜农们的切身利益问题。正如钟四根所说:区镇农业部门想菜农所想,为我们解决了大棚投资等诸多难题,加入家庭农场后,我们种菜致富就更有劲头了。

其三要培育本地化乡土型的人才。此次的文件规定招收50岁以下,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与过去相比有较大的突破。培训方向的转变可以培育本土化实用人才,破解涉农人才上不来,下不去,难服务的困局。我国过去涉农教育一直面临生源短缺,学生即使学习了也不愿到农村去、真正做农业的怪现象。原因很多,跟招生政策与农民待遇等都有关系。如果直接从一线农民中招生,也对年龄大大放宽,不再是单纯的文化考试课,这样就避免过去学农不爱农、学农不务农的现象出现,让飞鸽牌变成永久牌。其实国家今年也已在高考制度上进行了改革,未来职业招生可以单独的考试,不再以一次智识考试一刀切。职业人才单独高考,将从根本上改变我国一方面未来发展急需职业技能型人才,另外一方面学生又不敢学导致学校难以吸收好生源的怪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