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全国农垦产品质量追溯会议在京召开。农业部农垦局局长李伟国在讲话时说,农产品质量追溯是农垦建设现代农业的一个新亮点,也是发挥农垦示范带动作用的一个新窗口。

天然有机食品公司Annies周三在纽约证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上涨89%,之后投资者的热情再次将Annies的股价推高,当天它以35.92美元…

超市有机蔬菜专柜,”海梦圆”产品打着”有机”招牌出售。有机产品市场鱼目混珠,杂乱无章的情况将逐步得到解决。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伴随着修订后的《有机产品认证…

近日,银鳕鱼、毒蜜饯等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各界对食品安全的广泛关注,建立食品产业供应链的追溯体系刻不容缓。

天然有机食品公司Annies周三在纽约证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上涨89%,之后投资者的热情再次将Annies的股价推高,当天它以35.92美元收盘,公司的市值达到6亿美元。

超市有机蔬菜专柜,海梦圆产品打着有机招牌出售。

4月18日,全国农垦产品质量追溯会议在京召开。农业部农垦局局长李伟国在讲话时说,农产品质量追溯是农垦建设现代农业的一个新亮点,也是发挥农垦示范带动作用的一个新窗口。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天然有机食品公司Annies周三在纽约证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上涨89%,为几个月来疲软的IPO市场带来积极信号。Annies以生产有机通心粉和奶酪著称,周二公布的发行价为19美元,周三首个公开交易日以31.11美元开盘,之后投资者的热情再次将Annies的股价推高,当天它以35.92美元收盘,公司的市值达到6亿美元。根据Dealogic的数据,Annies的IPO是自2011年5月社交网站Linkedin上市以来,表现最好的一次IPO。去年美国国内IPO趋于平稳,总共有价值340亿美元的股票进入市场。Annies的IPO持续了美国IPO市场3月份向上的趋势,在12只IPO股票中有8只的发行价位于或者超过发行价格区间。Annies交易代为BNNY,发行500万股,瑞士信贷、摩根大通担任主承销商。

有机产品市场鱼目混珠,杂乱无章的情况将逐步得到解决。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伴随着修订后的《有机产品认证实施规则》开始实施,7月1日,国内生产的所有有机产品将统一使用国家认监委认可的新标志。新标志包含有机认证标志、有机编码、认证机构名称或标志。登录质检总局认监委网站中国食品认证信息系统,即可了解产品生产及认证信息,市民买有机食品,将不再雾里看花。

当前我国的食品安全追溯体系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面临哪些问题和困难?

超市个别产品在打有机牌

现状

5月20日,记者走访了佳世客、家乐福等几家超市,发现农产品货架上有机产品的种类已经非常罕见。在香港路佳世客,只看到了本地海梦圆以及来自安丘的一款大白菜上面,标着有机食品的字样。

食品追溯体系建立初见成效

在海梦圆有机菠菜的包装盒上,标着本产品通过北京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的字样,并且留下了一串CNCA-R-2002-100。除此之外,还留有一个固定电话和一个手机号,标签上标明蔬菜的产地是潍坊。这种有机菠菜的价格是每公斤33.6元。除此之外,没有有机认证标志、有机编码这些信息。记者后来咨询了该公司的一位孙姓工作人员,得知该公司目前正在重新认证中,所以暂时没有贴上标志。

食品安全追溯系统的建立始于欧洲疯牛病的发生。为应对危机,欧盟建立了牛及牛肉标识追溯系统,随后,加拿大、美国、日本纷纷引入,进而这一系统被推广到禽类、鱼类、蔬菜产品等大部分农产品中。

此外,在蜂蜜、茶叶等专柜,记者也见到了少量标着有机茶产品的商品,但是都没有标志认证机构等相关信息。

在本世纪初,我国政府逐步制定一系列相关标准和指南为了应对欧盟在2005年开始实施水产品贸易可追溯制度,国家相关部门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范和应用指南。2008年奥运会的召开则对我国食品追溯体系的建立发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以奥运食品安全追溯系统为契机,食品安全追溯系统走入寻常百姓人家。

市民搞不清楚什么是有机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乔娟认为,2009年《中国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出台,明确了食品安全追溯的要点,规定企业在食品生产环节、加工环节、流通环节都要有能够实现追溯所要记录的内容,强化了从农田到餐桌的全程监管。

在佳世客的生鲜超市,正在买菜的徐女士被问及有机产品的时候,她一脸茫然地说:是不是有机蔬菜我搞不明白,前段时间报纸上报道了很多有机蔬菜的消息,但我仍搞不明白,所以从来不买有机蔬菜。

2012年2月,商务部启动了对第一批试点城市的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评估工作,据商务部相关人士介绍,目前评估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第一批试点城市都基本达到了商务部的要求,在建的中央和城市两级追溯管理平台已有一部分建成,初步实现了肉菜产品来源可追、去向可查、责任可究。

有机蔬菜价格多是普通蔬菜的几倍,到底让不让人放心还是个问题呢。不如买点检测合格的蔬菜回去,好好洗洗吃了一样,徐女士说。

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全国已有162个企业的农产品质量追溯系统投入正式运行;全国农垦可追溯种植业产品规模达到370多万亩,可追溯养殖业产品规模达到3649万只(头)、产量达到26万吨;追溯范围已覆盖谷物、蔬菜、水果、茶叶、肉、蛋、奶、水产品等主要农产品,共带动周边48万户农民实现了农产品质量可追溯管理。据农业部对近300个追溯项目建设单位和创建单位的可追溯产品抽检显示,产品质量安全抽检合格率达99.5%,持续保持较高水平。

记者看到,500克装的普通绿豆售价七八元,而200克有机绿豆就得12元。某品牌有机牛奶一箱售价近70元,而普通牛奶一箱只需要30元左右。500毫升装的酱油价格多在10元以下,而一些天然有机酱油价格立马翻了番,某品牌500毫升有机酱油售价达26.8元。

商务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作为该项制度的主要推动者,商务部和农业部将通过合作,加强流通环节与种植养殖环节的信息衔接,探索建立肉类蔬菜全过程追溯体系。在继续扩大试点城市范围的基础上,争取十二五末覆盖城区人口百万以上的城市。

生产商有机认证不敢随便搞了

难点

有机食品认证,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仅程序严格,而且要求非常高。有机认证也不是简单地不用化肥和农药,对于土壤、水和空气都有着严格的检测标准。青岛市现代农业示范园总经理吴振江告诉记者,他们示范园目前正在向农业部门申请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的认证,对于绿色蔬菜他们很有信心,要是能够取得有机蔬菜认证,恐怕还需要一个过程。

建设动力不足缺乏协调统一

业内人士说,无公害食品是对食品最基本最普遍的要求,指蔬菜中有害物质(如农药残留、重金属、亚硝酸盐等)的含量控制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绿色食品的要求更严格一些;而有机产品要求最为严格,不能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不能使用转基因技术等,所以市面上的有机产品也是最贵的。因为有机产品认证的门槛很高,所以现在不少食品生产企业只能望而却步。

商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硬件基础薄弱、现代农业发展滞后、肉菜经营集中度低,包装化、品牌化程度不高以及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现实情况,我国建立肉菜追溯体系仍面临不少困难。

认监委7月以后实现一品一码

乔娟通过对消费者、企业、政府三方的调查研究,认为我国实施安全追溯制度仍然存在一些限制因素。从对北京、南京、咸阳3城市实地调查来看,消费者对可追溯食品及食品追溯体系认知度很低。在实际生活中,消费者缺乏主动选购可追溯产品、索取追溯小票的意识,也没有形成从消费终端对经营者使用追溯体系。

新旧标志最大的区别是,新标志必须包含三个内容,其中必须包含一个有机码。记者致电国家认证监督管理委员会,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这样解释。

企业建立可追溯体系的动力也不足。曾参与牛肉产品可追溯系统课题研究的北京历源金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金龙告诉记者,要建立可追溯系统,企业除需要建立相关制度外,还需要添置设备、软件,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这必然会增加成本。建立后,短时间之内不会增加企业效益,因此企业动力不足。此外,乔娟认为,实施农产食品安全追溯需要供应链各参与方,就供应链全过程中的产品及其属性信息、参与方信息等,进行有效的一致性标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农产食品供应链成员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往往会单独采取行动,结果与农产食品供应链系统的整体目标产生冲突,使农产食品供应链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这意味着,从7月份开始,消费者可以登录网站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系统(food.cnca.cn),把有机码输进去就能一辨真伪。根据这串数字,监管部门还能查到这个产品从菜地到最终零售商的整个环节。每一个商品的编码都是唯一的,做到了一品一码。

赵金龙告诉记者,我国大部分农业生产尚缺乏规模化、标准化,农业生产分散,流通环节复杂。没有自己供应基地的食品生产企业向分散的农户收购原材料非常普遍,从农田到餐桌经历的环节较多。收集这些信息需要不菲的成本和先进的技术投入,很难实现对供应链内每一个节点的完全监控,这些因此都限制了食品追溯系统的建立。大量分散的小农户是实施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这一复杂的系统工程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参与者,农户的认知度、文化知识、参与意愿非常关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食品追溯体系多头参与,缺乏统一的有权威的管理机构。光明集团副总裁葛俊杰在今年两会上提出,我国实施食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纵向有中央政府和地方各级政府同步推进,横向有农业、质检、工商、市药监、商务、科技、信息等部门从分段监管、行业管理、产业发展的职责角度各自展开。在这种多层次、多部门各自为政实施的过程中,由于中央与地方、部门与部门之间缺乏沟

通与协调,导致在追溯技术标准、管理要求等方面缺乏共识,项目建设上出现重复建设甚至相互掣肘的现象。目前,在一些企业特别是全产业链经营企业中,已出现同时使用来自多个政府部门的、互不兼容的追溯管理系统的现象,增加了企业开展追溯系统建设的难度和运行成本。

尽管目前一些经济发达城市和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基地组织建设了食品安全追溯体系,但因为分段管理,不能实现对食品来龙去脉的全程追踪。以生猪生产为例,商务部门的肉类流通追溯系统无法追溯生猪养殖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喂养问题,农业部门的动物养殖可追溯系统无法解决肉类流通存在的私屠滥宰、质量卫生等问题。食品安全标准和法规不协调,标准繁多且分散,与国际通用的和发达国家的食品安全标准等效性差,这导致了食品追溯体系目标不明确,使其不能快捷、准确定位食品质量安全的关键点,最终导致一个庞大的追溯系统沦为普通的食品标签。

措施

提高认知度统一管理和标准

赵金龙告诉记者,在参与食品可追溯系统开发中,他感受到企业迫切地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乔娟经过调查,建议应该加大对食品追溯体系的宣传,提高消费者对农产品食品安全和品质的购买意愿。乔娟建议,政府应该借鉴发达国家将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作为一种准公共物品的经验,初期政府可以拿出专项建设资金支援食品追溯体系的建设,同时为食品企业或其他产业化组织提供硬件设备支持和技术培训支持,发挥农业产业化组织带动农户的作用。另外,要将保障农产食品安全纳入农业补贴的重要内容,以销售农产品数量为基础,增加对农产品生产企业和农民经济合作组织生产优质农产品的补贴,鼓励优质优价,增强其实施食品追溯体系的激励水平。

此外,欧洲之所以能建成该体系,得益于农产品企业的大规模化。我国应该加强培育产业化组织,提高农产食品生产和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建立生产者和经营者的利益联结机制和约束机制,推动农产品质量的标准化生产、产业化经和规范化管理,为质量追溯培育载体。引导广大农户逐步认识到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意义,接受产业化组织制定的技术规程,抵制不安全的农业投入品的使用,提高种植户学科学、用科学的水平和能力。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全国还应建立统一的食品追溯信息平台,技术层面的事情比较容易健全,现在业内迫切希望建立统一的监管组织,统一标准,保证信息有效畅通的传递,避免重复监管。正如葛俊杰所言,当务之急是实现食品安全追溯工作科学化、规范化。

赵金龙在记者结束采访的时候坦言,食品安全追溯系统是技术与制度的结合,对于食品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参与者起到监督和警示的作用,保障食品安全最为关键和重要的还是人们的诚信。

链接

各地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措施一览

为支持北京奥运会,北京市农业局与河北省农业厅建设完成的北京市农产食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信息平台,对农产食品质量安全的管理横跨生产、包装、加工及零售等各个环节,并覆盖蔬菜、水果、畜禽和水产等多个领域。天津市率先实施了猪肉安全追溯制度。上海市农委于2007年基本建成全覆盖的农产品身份网上查询系统。国家条码推进工程办公室自2004年6月起在山东省潍坊市寿光田苑蔬菜基地和洛城蔬菜基地实施蔬菜安全可追溯性信息系统研究及应用示范工程,建立无公害蔬菜质量安全追溯系统。2010年10月,商务部开始在大连、上海、南京、无锡、杭州等10个试点城市建立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并拨付中央财政支持资金;2011年4月,商务部又确定天津、石家庄、哈尔滨、合肥、南昌、济南等10个城市为第二批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试点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