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库存化已经成为中国肉鸡行业的当务之急
9月24日,在烟台举行的“肉鸡营养与人体健康”的新闻发布会上,山东益生的董事长曹积生说:2015年,…

近日笔者从潜江市扶贫办获悉,小龙虾养殖列入市精准扶贫计划。从今年9月1日起至2018年10月31日止,从事小龙虾养殖的贫困户可享受1次企业虾苗无偿投放、1次财政…

童法报道生猪养殖户老周,同时也是一名货车司机,年届不惑的他用自己的勤劳维持着整个家庭的生计,然而,今年5月11日一纸突如其来的诉状却让老周陷入了“中年…
童法报道生猪养殖户老周,同时也是一名货车司机,年届不惑的他用自己的勤劳维持着整个家庭的生计,然而,今年5月11日一纸突如其来的诉状却让老周陷入了“中年危机”。
半辈子没跟法院打过交道的老周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成了被告呢?原来,老周因养猪需要常向桐乡一家饲料店购买猪饲料,熟络以后,饲料店老板便把从饲料厂进货时的运输活儿交给了身兼货车司机的他。
运货时,饲料公司必须得等买家在提货单上签名才能放货。老周想自己只是签个字,不用付钱,便把自己的大名签了上去。
不曾料想,几个月后饲料店关门大吉,而饲料厂几张未经结算的提货单上却赫然签着老周的名字。面对这几张710包饲料,共计约10万元的提货单,老周傻眼了。
庭审中,法官认为,原告作为证据提供的提货单是饲料厂和客户在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基础上开具的书面凭证,用以供货和结算,具有合同的性质。老周的签字行为在法律上可以解读为双方对提货单的内容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此时饲料买卖合同成立且具备生效条件。再反观老周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缺乏相关证据证明其与饲料店之间存在代理关系,本该只与饲料店发生运输合同法律关系的他,却充任了饲料买卖合同的当事人,这种角色上位直接导致该合同中9万多饲料款的付款义务落到了老周头上。之后,原告又追加了饲料店老板为被告,结合相关证人证言,法院认为老周的签名系职务行为,应当由饲料店老板承担付款责任。
法官提醒说,老周本来可以在回来后与饲料店老板通过补签代理合同之类的材料规避自己的风险,但他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也没有补签代理合同。生活中,像老周这样的遭遇屡见不鲜,不得不说,只有充分认识签字将带来的法律后果,谨慎落笔,才能避免自己成为类似事件的主角。

去库存化已经成为中国肉鸡行业的当务之急

近日笔者从潜江市扶贫办获悉,小龙虾养殖列入市精准扶贫计划。从今年9月1日起至2018年10月31日止,从事小龙虾养殖的贫困户可享受1次企业虾苗无偿投放、1次财政资金扶持和1次信贷支持。

9月24日,在烟台举行的“肉鸡营养与人体健康”的新闻发布会上,山东益生的董事长曹积生说:2015年,进口到中国的祖代肉鸡的数量已减少到80万,中国肉鸡协会计划在2016年继续保持这一数量。

小龙虾养殖精准扶贫包括养殖带动、技能培训、企业结对支持生产、资金政策帮扶生产等四个方面。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自2009以来,祖代鸡的进口一直在增加,2013年更是达到154万套。肉鸡的进口降低了整个肉鸡行业的利润。去库存化的预期抬头将减少明年肉鸡的数量。

养殖带动,今年12月底以前,相关镇指导各村对开展小龙虾养殖的贫困户按不低于10亩地的标准进行土地调整,按龙虾养殖标准开挖虾池、从事虾稻共作;技能培训,从今年10月份开始,市扶贫办负责组织、市农业局派技术人员到现场对贫困户进行小龙虾养殖技术培训;企业结对支持生产,按照公司
基地
农户的模式,由莱克集团、华山水产等小龙虾龙头企业采取送技术、送虾苗、包回收、保底价的方式,扶持贫困户开展小龙虾养殖,对没有条件开展小龙虾养殖但又有养殖愿望的贫困户,由企业低价出租虾池养殖,或到养殖基地务工就业,促使贫困户增收脱贫;资金政策帮扶生产,争取省支持连片开发资金250万元、奖励资金220万元,推动改造虾稻共作基地3860亩、种养基地1150亩,带动459户1530人脱贫致富。特别是加大对贫困户养殖小龙虾的帮扶力度,按每亩虾池500元的标准对贫困户给予补贴,最高补贴20亩1万元。同时,建立扶贫小额信贷,为有贷款意愿、有一定还款能力和讲信用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5万元以下、3年以内、免抵押、免担保的信用贷款,并由财政扶贫资金实行分类贴息。

2015年6月开始,生猪养殖经过周期性的衰退后价格从2.2美元/公斤上升到2.7美元/公斤。然而,正常的猪肉价格波动并未对鸡肉价格造成影响。

近年来,由于食品安全和禽流感事件,中国市场上,中国的肉鸡行业已经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本次新闻发布会是由山东益生,圣农发展,山东民和县和山东湘潭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同时为了鼓励鸡肉消费,重建消费者信心,国家食品安全专家、家禽养殖也参加了会议,并就肉鸡养殖、加工和其他相关主题发表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