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济南一家超市里拍摄的“有机食品”(10月26日摄)(拼版照片)10月31日,顾客在青岛一超市“有机蔬菜”专柜选购蔬菜,两颗“有机五彩椒”的价…

作为世界主要农产品供给国,美国有机农业近10年来增长较快,但规模和潜力有限,美国政府也并未把有机农业定为重点发展领域。美国非有机农业依托先进的技术和高效的管理,精准控制农药和化肥…

与欧美相比,中国的有机农业仍然处于“襁褓期”。最早进入的正谷董事长张向东这样总结“有机农业的商业化运作,销售渠道是其中最有价值的环节”。看着卖不出的菜,大佬们绞尽脑汁,尝试了社…

记者在济南一家超市里拍摄的有机食品(10月26日摄)(拼版照片)

作为世界主要农产品供给国,美国有机农业近10年来增长较快,但规模和潜力有限,美国政府也并未把有机农业定为重点发展领域。美国非有机农业依托先进的技术和高效的管理,精准控制农药和化肥使用,使美国农业在食品安全和环境保护方面享有世界声誉,预计非有机农业在较长时期内仍将占据绝对优势地位。

有机食品?认证混乱很坑爹

10月31日,顾客在青岛一超市有机蔬菜专柜选购蔬菜,两颗有机五彩椒的价格是普通产品的两倍

有机农业耕作面积小农场转型意愿弱

有机蜂蜜每公斤358元、有机猪肉每公斤160元、有机杂粮每盒(268克)268元近年来,一些食品包装上纷纷标注有机二字,并标榜高质高价。这些有机食品货真价实吗?新华视点记者近期深入山东、广西等地,追踪一些有机食品产业链发现,随意标注有机、花钱购买认证、张贴假冒认证等现象屡见不鲜。一些售价不菲的有机食品,只是披着有机外衣的大路货。

在山东省肥城市边院镇济河堂村有机菜园里,一位农民在向记者展示用于防治害虫的黄板和性诱剂诱虫等生物技术工具(10月20日摄)

记者日前专程前往素有美国粮仓之称的艾奥瓦州。艾奥瓦州立大学农学院教授凯瑟琳戴拉特告诉记者,美国有机农业的标准相当严格,其宗旨是最大限度保护环境和减少人为干预。首先要选用有机种子;其次在生产过程中不能使用化肥和农药,只能使用有机肥料和有机方式除虫灭草;最后还要遵守轮耕等保护土质的耕种习惯。

质量为王才有机规范认证乱象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有机蜂蜜每公斤358元、有机猪肉每公斤160元、有机杂粮每盒(268克)268元近年来,一些食品包装上纷纷标注有机二字,并标榜高质高价。这些有机食品货真价实吗?

戴拉特说,艾奥瓦州共有有机农场522个,占地10.6万英亩。而根据艾奥瓦州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全州共有农场9.24万个,占地3080万英亩。因此,艾奥瓦州从事有机农业的农场不到0.6%,有机农场面积不到0.4%。

从7月份开始,消费者可以登录网站food.cnca.cn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系统,把有机码输进去就能一辨真伪。根据这串数字,监管部门还能查到这个产品从菜地到最终零售商的整个环节。每一个商品的编码都是唯一的。有机产品市场鱼目混珠,杂乱无章的情况将逐步得到解决。市民买有机食品,将不再雾里看花。

新华视点记者近期深入山东、广西等地,追踪一些有机食品产业链发现,随意标注有机、花钱购买认证、张贴假冒认证等现象屡见不鲜。一些售价不菲的有机食品,只是披着有机外衣的大路货,亟待整治。

记者接触到的多名艾奥瓦州大型农场主均表示没有将自家农场转型为有机农场的计划,因为大型农场采用有机方式除草和抵御病虫害的成本很高,有机肥料的供给也有限,难以保证在农作物整个生长周期都不借助化肥或农药的帮助,也难以保证不使用抗生素为生病的家畜治疗。

欧美有机食品市场风生水起越做越有机

超市销售:有机食品李鬼多

从全美来看,根据美国有机农产品贸易协会的最新统计数据,美国2010年有机食品销售额达267亿美元,占食品销售总额的4%,同比增长7.7%。而在2000年,有机食品销售额仅为61亿美元,占食品销售总额的1.2%,同比增长21%。

资本的新宠:Annies有机食品IPO首日涨89%

记者近日在山东、广西多家超市中,随机问20余名消费者什么是有机食品,回答五花八门:包装上有有机二字标价比普通食品贵很多口感好、有营养、无污染由于认知模糊,一般消费者很难判断有机食品的真假。

由此可见,美国有机农产品在食品市场的比重很小,尽管份额呈上升趋势,但增速逐渐放缓,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主导食品行业。如果以销售量计算,有机农产品的市场份额更小,因为有机食品的价格通常是非有机食品价格的两倍。高昂的价格导致市场需求得不到释放,也反过来制约有机农业的进一步发展。

天然有机食品公司Annies周三在纽约证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中上涨89%,之后投资者的热情再次将Annies的股价推高,当天它以35.92美元收盘,公司的市值达到6亿美元。根据Dealogic的数据,Annies的IPO是自2011年5月社交网站Linkedin上市以来,表现最好的一次IPO。Annies交易代为BNNY,发行500万股,瑞士信贷、摩根大通担任主承销商。

在济南市银座超市马鞍山人防店中,一款农圣庄园牌扁芸豆包装上原本没有有机字样,但在超市价签上,这款扁芸豆的商品名称却变成了农圣庄园有机扁芸豆。

政府专项资金占农业总投入比重不大

销售狂飙的朝阳:行业增长9.5%首超30亿美元大关

除了有机二字随意贴,还有的食品包装上只贴了有机产品认证标志,但没有认证机构的标识。

美国政府尽管鼓励发展有机农业,但并未将其作为政策重点。美国农业政策主要以每五年左右修订一次的农业法案为基础,现行农业法案是《2008年粮食、环保与能源法》,其中包含一项有机农业计划。

2011年,美国有机食品行业整体增长9.5%,首次超过30亿美元大关。近两年来,经济萧条让许多美国人都捂紧了口袋。但有机食品产业却逆势增长。据了解,近几年来,美国有机行业继续呈现稳步健康的增长,根据美国有机贸易协会(OTA)4月下旬公布的数据,有机食品的销售目前占美国所有食品销售的4.2%,而在2010年这一比例为4%。

记者在南宁市青秀区利客隆超市发现,德伟有机八宝米的包装上称产品按国际有机食品通行标准生产无化学农药无化学肥料无化学添加剂无人造色素无转基因产品,并贴了有机认证有机食品标志,但却没有认证单位。

这项计划属于非强制性的激励计划,主要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符合以下三类条件的农场主可以申请加入:一是持有美国农业部颁发的有机农产品生产者资格证书;二是正从非有机农业向有机农业转型;三是每年有机农产品销售额低于5000美元的小农场主。

与欧美相比,中国的有机农业仍然处于襁褓期。最早进入的正谷董事长张向东这样总结有机农业的商业化运作,销售渠道是其中最有价值的环节。看着卖不出的菜,大佬们绞尽脑汁,尝试了社区体验店、城乡市集等各种新型渠道,却收效甚微。属于中国有机农业的机会之路,还没有一种现成的高效模式。

我国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规定,获得有机产品认证的单位或个人,应当标注认证机构的标识或机构名称。

申请加入有机农业计划的农场主还要落实有机生态系统实施方案。各州政府根据本州情况制订方案,根据美国农业部统计,2011年各州的方案大致包括改善虫害管理、改善土质、减少水土流失、提升灌溉效率等102项内容。

不仅如此,还有的有机食品认证已过期或撤销。山东多家超市中均有销售的山东荣丰食用菌有限公司生产的多种有机食用菌,外包装上有机产品认证标志、认证机构名称标注齐全,并且标明有机认证证书编号。但记者据此上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信息系统查询发现,证书截止日期显示2010-05-19,证书状态显示撤销。

农业部根据方案完成进展给予资金支持,不过每位有机农场主每年获得的资金援助不超过两万美元,六年内不超过八万美元。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申请参与有机农业计划的人数从2010年的1384人增至2011年的1667人,其中83%获得了资金援助。

在广西,针对一些超市销售的有机杂粮儿童有机胡萝卜面等食品,记者查询其认证码时,要么显示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记录,要么显示已撤销或已过期。

不过,有机农业的援助资金总额从2010年的2380万美元降至2011年的2250万美元。而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所的数据,为落实2008年农业法案的政策,从2008年至2012年每年平均支出约170亿美元,也就是说支持有机农业的专项资金仅占美国联邦政府农业开支的0.13%。

认证环节:几万元叫卖有机证书

美国国会当前正在讨论未来五年的农业法案,即《2012年农业改革、粮食与就业法》。目前来看,鼓励发展有机农业的内容不会出现重大变动。

根据超市提供的信息,记者联系上一位常年在北京、山东、广西等地做有机食品收购、加工、包装的经纪人刘刚。他表示,有机食品行业之乱,关键是认证环节随意性大。

非有机农业安全高效具强势地位

像中绿华夏、南京国环等知名认证机构还可以,但对不少认证机构来说,你只要花两三万块钱,基本就能拿下有机食品认证。刘刚透露,交了钱,一些认证机构或中介公司会派专人帮助搞定申请、文件审核、实地检查等认证全流程。

尽管美国绝大多数农场依然使用农药和化肥,但食物中毒或环境污染事故鲜有发生,这主要得益于先进的技术支持和高效的农场管理。

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不仅如此,因受利益驱动,有些认证机构甚至主动找加工企业花钱买有机食品认证。

艾奥瓦州农场主马克杰克逊告诉记者,他拥有1000英亩土地,除了种植大豆和玉米外,还饲养6000多头猪,但运营如此大规模的农场只有他和儿子两个人,这主要归功于大型农机的帮助。以大型农机为依托,农业技术公司又为其增添了GPS全球定位系统等附加设备,以便精准投放农药和化肥,减少浪费和避免过度施肥施药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

山东寿光市砚祥有机蔬菜公司就曾被游说。这家公司总经理张砚祥坦言:我们公司的多个蔬菜品种通过中绿华夏有机认证后,不少认证机构就主动打电话给我,说只要交钱,最多一个月就能把没通过认证的菜品也认证了。这不是乱套了吗?

美国农业技术公司AgLeader国际销售经理尼克奥特曼告诉记者,农机配备GPS系统后,农场主可根据自家农田情况在设备上绘制地图,标记好农场边界、道路、河流等信息,设备会控制农机喷洒农药和化肥的用量、时间和地点,甚至可以记录行驶路线并让农机自动驾驶,保证每次喷洒路线相同。在每次作业完成后还可以生成一个电子报告,方便农场主管理和政府检查。

根据刘刚提供的线索,记者联系到上海一家包装印刷公司。在电话中,对方直言,可根据客户要求印制有机认证绿色认证等各种标签,也可以将有机认证直接印刷到包装盒上,根据包装材质不同单个费用从几毛钱至几百元不等。

杰克逊说,美国农药化肥的使用说明上会明确列出最高单位土地用量、每次作业最小间隔期和收获前禁止施药期等规定,既控制了农产品的农药残留,又保证土壤有充分时间消化农药、化肥。美国政府也会不定期检查农民的施药施肥记录,并提供技术支持。

因为认证环节不规范,导致有机食品满天飞,行业诚信度下降。刘刚说:有的企业收购普通食品后,经过简单加工包装后,干脆直接贴上假冒有机认证标识,这样做获利往往翻番,个别品种甚至超过500%。

杰克逊还说,农场饲养的5000多头猪为玉米大豆提供了部分有机肥料,不过在使用猪粪前,要先将样品送至检验基地,测出粪便中氮肥含量,以此确定单位土地施用量,避免施肥过度或不足。

针对认证中出现的问题,记者联系到负有监管责任的国家认监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按照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国家认监委应组织地方认证监管机构对有机产品认证,但目前有机食品监管体制还不完善,仅靠认监委一个部门很难进行全覆盖监管。

为减少农药和化肥的使用,艾奥瓦州农场主多采用轮耕和免耕方式,轮耕是指同一块土地一年种植玉米、一年种植大豆,免耕是指不使用整地机翻整土地,而将前一年收获后的玉米秆等绞碎后直接作为土壤肥料留在原地。这不仅有助于保护土质,而且可以提高产量。当前,美国农业正遭受严重旱灾,农场主告诉记者,尽管普遍面临减产风险,但与非轮耕田相比,轮耕田预期产量的下降幅度明显小很多。

山东省农科院农产品研究所副研究员赵晓燕表示,目前我国有机食品认证资质审查不严,特别是一些中介公司也在承揽认证业务,扰乱了有机食品认证管理体系,应当引起重视。

为避免农药和化肥流入河中,记者看到艾奥瓦州的多数农场都在河流附近设置缓冲带,这里不种植农作物,而是任由杂草生长,以吸收雨水冲刷过来的农药和化肥。

生产监管:不靠标准靠自律

美国农民多数世代务农,积累了丰富的生产经验。杰克逊从事农业生产38年,是第五代农场主,他已近中年的儿子从十几岁就参与农业活动,他打算将儿子培养为第六代农场主。这保证了最佳生产方式可以代代相传。

按照国际标准,有机食品来自严格的有机农业生产体系,那么有机食品究竟是怎样生产的?记者为此走访了山东、广西多家有机食品生产基地。

此外,遍布美国各州的109所公立农学院负责研究、传授、推广农业知识,特别是研究本州农业面临的问题和解答本州农民的疑问,为农业科学发展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

山东肥城市已种植有机菜十多年,目前已发展到17.8万亩,在业内有全国有机蔬菜第一县称谓。该市边院镇济河堂村农民朱庆国说,有机蔬菜是金字招牌,当地不少农民靠它发了财,因此大家自觉维护这块牌子。在有机菜园里,肥料用的是农家肥,防治害虫用的是防虫灯等生物手段,平时有专人巡逻,外人不准进入。

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有机食品的生产成本要高出普通食品许多。广西八桂田园生产部负责人韦志林说,以有机菜心为例,种植一亩菜心所需的肥料、人工、防虫设施、认证管理费等大约为7000元,因此每公斤有机菜心的生产成本约为14元,是普通菜心的几倍。

正因有机食品生产成本高,一些生产者出于利益计算,很难严格按标准生产。在山东、广西一些有机蔬菜生产基地,个别农民坦承为了增产,使用过违规的化肥、农药,也有农民坦言尽管有生产标准,但实际操作就靠自律,谁来监管?。

有机食品全程监管存在交叉或空挡。山东肥城市农业局副局长赵胜文等人表示,农业部门管生产,认监委管认证,工商部门管流通,卫生部门管餐桌,哪个部门都说得上话,但哪个部门也不是完全说了算。哪怕只有一个部门监管缺位,也无法管好有机食品。

九龙治水搞不好有机食品,全程监管需要管理创新。赵晓燕等专家表示,当务之急是专项整治认证领域之乱,同时重拳打击假冒有机食品,将违规经营者逐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