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重于治”诚然重要
但“养重于防”更重要—“养重于防”是水产动物病害防控理念的进步

在鱼病防治方面,以往普遍的认识,就是寄生虫病与细菌病、病毒病相比,好治、不碍事。病毒病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治疗药物,是鱼病的一大难题,不用多说。认为寄生虫病不碍事、或不当成病。一是寄生虫病通过一台普通的显微镜,就能轻松的看到,能准确鉴别出病原体,对症下药就解决问题了;而细菌病的病菌则复杂得多,需要在实验室无菌室,分离、培养,才可能鉴别。二是寄生虫与细菌病的病菌相比较,后者易变异,容易对抗菌药物产生耐药性。三是两者相比,细菌病的病菌繁殖发展的速度,比寄生虫快得多。总之细菌病病情发展的速度比寄生虫病要快,细菌病复杂的程度和治疗的难度比寄生虫病要大得多。一般来说,由于鱼类自身的免疫力和抗病力,因寄生虫病而造成较大的死鱼损失的情况不多见,所以在水产养殖生产中,鱼病防治轻视寄生虫病是个普遍现象。但是近十多年来,现实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多年来杀虫药物研发力量薄弱,有效的杀虫药物欠缺,寄生虫病原体对现有的药物产生了很强的耐药性等因素,一些寄生虫病往往成了久拖久治不愈的顽疾,此时加上继发性病菌感染,更是头疼,使养殖户不知所措。如果不能对症下药,采取正确措施,往往就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现在养殖生产中滥施药,施药成本的提高,普遍都与寄生虫病害相关联。十多年时间,养殖生产的施药成本大大提高,从郑州市水产养殖情况看,十多年前每年每亩养殖水面施药成本,平均为100元以下,2010年前后每亩养殖水面施药成本平均上升到300元左右,这两年每亩的施药成本又大幅增加到500~600元,多时到700~800元。现在养殖户普遍认为鱼越来越难养了,而广大消费者普遍认为养殖鱼类的药物残留越来越高了。过多过滥的施药,不仅提高了施药成本,还会污染水质环境,使养殖的鱼类体内药物残留超标。一、鱼类寄生虫病害有效治疗药物的欠缺。现在渔药市场,一些被用于寄生虫病治疗的药物投入几十年,至今一直还在使用,其病原体的耐药性大大增强。如硫酸铜与硫酸亚铁合剂治疗车轮虫,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研发出来,一直到现在,治疗车轮虫还是用硫酸铜。刚开始使用时,硫酸铜治疗车轮虫效果很好,但随着车轮虫对其耐药性逐步增强,原来的剂量治疗效果大减,如提高硫酸铜施药剂量,将损及鱼类。由于渔药研发工作的欠缺,特别是寄生虫病药物的研发工作更是薄弱,养殖生产中将一些化工产品和兽药、农药简单搬来作为寄生虫病防治药物来使用。如硫酸锌、甲醛溶液、高锰酸钾、亚甲蓝、硫磺、阿维菌素、伊维菌素、菊酯类、辛硫磷、晶体敌百虫等,虽然一些化工产品和兽药农药作为渔药得到认可,但掩盖不了渔药研发工作的欠缺。有些养殖户甚至将人用药物直接搬来作为鱼药使用,如人用的肠虫清来治疗鱼类肠道寄生虫。原来治疗一些寄生虫病疗效比较好的药品,如硝酸亚汞等,被列为禁药不准使用,其替代药物欠缺,或替代药物需要进一步研发完善。为什么小瓜虫病、车轮虫病作为养殖生产中顽疾难以治愈,就在于其替代药物的缺失。特别是这两种寄生虫病对鮰鱼、草鱼等养殖鱼类的苗种阶段危害非常大。如鮰鱼鱼苗患上小瓜虫病,若不能采取相应正确的措施,可能导致全军覆没。名优养殖品种及一些无鳞鱼类养殖的兴起,渔药的缺乏在这些鱼类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常用的寄生虫类杀虫剂往往对这些名优鱼类是敏感的,治疗剂量往往导致鱼类中毒死亡。二、寄生虫病害防治的误区和出现的问题笔者曾在2011年做过郑州市鱼病流行情况及用药状况的调查研究工作,并写出了相应的调研报告。在涉及渔药及鱼病诊治工作部分内容里:1、郑州市的渔药市场良莠共存,其中不泛有贴牌假冒及家庭作坊式生产的鱼药。2、郑州市鱼病诊治工作的主要形式:个体经营的渔药店,巡诊做鱼病诊治并销售鱼药;鱼药厂家聘用的技术员或业务员,定期到销售其鱼药的养殖区域巡诊;饲料厂家聘用的技术员或售后服务人员,为了巩固和进一步发展其饲料的市场和客户,前往用其饲料的养殖区域,进行巡诊。3、鱼病诊治人员其业务素质和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上述方面缺乏统一的管理与规范。先从诊治人员主要的也是常用的仪器工具显微镜来说,所用的显微镜多是几百元钱购置的,养殖区域的道路崎岖颠簸。加上巡诊人员对显微镜的维修和更新不到位,所以经常下去巡诊的人员带的显微镜,其物镜5倍、10倍、40倍、100倍齐全能正常使用的不多。这主要跟巡诊人员对寄生虫病原体的认识误区有很大关系,大多数人员认为5倍、10倍这些低倍的物镜头就能鉴别看全寄生虫病原体,个别人戏称一个镜头就能“包打天下”。试想一下,常见的指环虫长度大小是毫米级的,而一些孢子虫(5~15μm)的大小是微米级的,一个物镜头岂能“包打天下”?一些微米级的寄生虫,需要在400倍~640倍才能清楚观察到,如果只有低倍镜头,出现漏诊、误诊是不可避免的了。即使物镜头齐全,由于大多数基层巡诊人员,做片子时都是两个厚厚的载玻片叠在一起,而不是正确使用盖玻片,这样低倍镜头难以顺畅转换到40倍镜头,所以就是有40倍物镜头,也很少用到。这样的话常常会出现漏诊、误诊,不能正确鉴别寄生虫,怎能做到对症下药,采取正确的治疗措施?即使正确鉴别出了寄生虫,一线巡诊人员开具处方时,其药物剂量也是偏保守的。近几年来,池塘水体环境缓冲度大大降低,易变难控制;养殖鱼类免疫力和抗病力也大大降低,施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出问题,一旦造成大量的死鱼损失,巡诊人员就麻烦了。一些养殖户对于病理发展过程缺乏正确的认识,在病害初期、发展期施药,都有可能造成施药后死鱼增加的现象,遇到这种情况,巡诊人员都会被埋怨、责怪。基层的大多数一线巡诊人员都被埋怨、责怪过,甚至被索赔过。所以,一线巡诊人员开具处方时,其药物剂量都是偏保守的,鱼病能否治住,疗效好不好,这都是次要的,不能出问题,才是巡诊人员考虑的首要问题。生产养殖中,有不少养殖户和一些巡诊人员将杀虫药物作为鱼病预防的一项措施,这是很大的误区。包括像养殖过程采取的“治病先杀虫、杀菌先杀虫”,不管寄生虫数量的多少,也不顾寄生虫是否有危害,一概经常泼洒杀虫药物是错误的。杀虫类药物与抗生素药物一样,是不能作为预防的药物。

目前,养殖鱼类疾病预防有三条途径:生态预防、免疫预防和药物预防。生态养殖、绿色养殖、可持续养殖是水产养殖的发展方向,但目前在水产养殖集约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现实情境下,仅仅依靠生态预防水产养殖动物疾病已经越来越难。长期以来在一些水产养殖中由于急功近利,不科学、不规范使用渔药,甚至滥用渔药,已经导致各种致病生物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耐药性,在致病生物的药物敏感性不明确的状态下,单纯依靠药物防治养殖鱼类疾病的效果已显示出越来越差的趋势。因此,在生态和药物防治养殖鱼类疾病都呈现出难以期待的现实面前,人们自然将目光投向了依靠免疫接种来预防养殖鱼类疾病。就此本报记者专门采访了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昌福,陈教授就目前如何在适宜的水温条件下对养殖鱼类实施免疫接种谈了自己的想法。
鱼类虽然是比较低等的脊椎动物,但是,已经具备了较为完善的免疫系统。研究结果表明,鱼类的肾、脾、胸腺和消化道的淋巴组织,以及血液、淋巴液都是产生能免疫应答的主要器官和组织,并且与高等脊椎动物一样具有T、B淋巴细胞,这是在产生特异性免疫应答过程中起核心作用的细胞。也就是说,养殖鱼类已经具备实施免疫预防其疾病的物质基础。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近百种鱼用疫苗应市。我国也已经研制出草鱼出血病。
细胞灭活疫苗、草鱼出血病弱毒疫苗、嗜水气单胞菌灭活菌苗等几种鱼用疫苗,先后已经获得了农业部颁发的新兽药证书。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还建成了生产鱼用疫苗的GMP车间。
对养殖鱼类接种疫苗后,究竟是否能获得预防其相关疾病发生的效果,还取决于许多养殖环境因素是否有利于受免鱼类免疫应答的发生。
适宜水温是免疫接种的关键
要注意在适宜的水温条件下对养殖鱼类实施免疫接种。根据鱼类对温度的适应特性,养殖鱼类可以分为冷水性鱼类、温水性鱼类和热带鱼类。鱼类对温度的适应特性不同,对抗原性物质产生免疫应答的临界温度也是不同的。如温水性鱼类对外源性抗原物质产生免疫应答的临界温度需要在11℃以上,也就是说在低于11℃的水温条件下实施免疫接种,受免鱼类是不会产生相应的免疫应答的。
Avtalion等对鲤在25℃水温条件下接种抗原后,受免鲤在接种9日后就在血清中检测到了特异性抗体,说明受免鲤已经产生了相应的免疫应答,但是,将受免鲤放养在12℃水温条件下,经过数月也没有检测到抗体。这个试验结果证明,当养殖水温为12℃或者以下时,受免鲤不会对接种的抗原性物质产生免疫应答。因
此,他认为鲤的免疫临界温度为12℃以上。进一步的试验结果还证明了,如果将接种疫苗后的鲤首先温度在12℃以上的水体中饲养4天以后,即使再将这些受免鱼移到12℃以下的水体中饲养,免疫应答可以继续发生。
我国不少的水产养殖地区,为了避免鱼种受伤或者是养殖周期的原因等,都是在温度比较低的冬季放养鱼种。为了避免在水温上升后再次将鱼捞起来接种疫苗的麻烦,有人采取在冬季放养鱼种时就接种疫苗。其实,在这种低于鱼类免疫临界温度条件下的免疫接种,不仅不能帮助鱼体抵御疾病,还可能导致鱼类因为受到应激性刺激而降低其自身对疾病的抵抗力。
保持疫苗与疫病的一致性
要注意接种疫苗的血清型与期望防御的致病病原血清型的一致性。免疫学研究结果证明,只有接种疫苗与期望预防疾病病原的血清型完全相同时,疫苗才可能达到最佳防御效果。如果接种疫苗与期望预防疾病病原的血清型有差异,不仅可能导致免疫接种失败,而且还可能引起病原生物为了从受免鱼产生的免疫应答压力中逃逸,而加速其自身的抗原变异,从而导致养殖环境中出现具有更多血清型的病原生物,为疾病的防御造成更大的困难。
我国水产养殖区域广阔,不同地区的同种病原生物可能具有不同的血
清型。因此,在接种疫苗之前,一定要对疫苗血清型了解清楚,并且明确所用疫苗是否能覆盖疫苗接种区域内的致病生物血清型。而对不能覆盖本区域内致病生物血清型的疫苗,一定要慎用。
免疫系统须发育完备
要注意受免鱼类的免疫系统是否已经发育完备。一般而言,刚孵化出来的仔、幼鱼的特异性免疫系统尚未完善,仔、幼鱼的细胞免疫机制需要在孵出2周后,而体液免疫机制则需要在4周~6周后才能建立。因此,鱼类自孵化后到免疫系统发育完善、能产生特异性免疫应答之前的一段时间内,主要是依靠来自母体的所谓母源免疫来保护自身的。
如果对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备的仔、幼鱼实施免疫接种疫苗时,就有可能导致受免鱼体产生免疫耐受。这是因为处于早期发育阶段的仔、幼鱼的免疫系统尚未完全形成,不仅不可能对外援性抗原物质产生特异性识别和相应的免疫应答,而且由于机体尚处于不能识别自我与非我的阶段,因而就可能诱导其免疫相关细胞产生所谓的“禁忌克隆”,导致受免鱼对接种的抗原产生免疫耐受。
因此,为了避免因免疫接种诱导的这种免疫耐受现象的行程,对仔、幼鱼进行免疫接种时,要对不同养殖鱼类的免疫系统的形态和机能进行深入了解,选择适宜的免疫接种时机与受免鱼体的规格。
有人曾利用疫苗液浸泡养殖鱼类的受精卵,期望获得具有免疫能力的鱼类苗种。其实,这种做法至少是缺乏免疫学理论依据的。
此外,养殖水环境因子的优劣、饲料中的营养水平高低、养殖业者的管理水平等,都可能影响到对养殖鱼类实施免疫接种的成败。

对于水产养殖动物病害防控,“防重于治”的理念被广泛地接受和实施,在养殖生产过程中,做好重大疫病、主要疾病的预防,包括对养殖动物种苗及其养殖过程中水产动物的病害检测、池塘的消毒、水体消毒、定期预防等技术手段得到广泛的应用,也取得重要的效果。

所以,以上这些鱼病防治过程的种种情况都是寄生虫产生耐药性的主要原因,施药成了鱼类寄生虫病原体耐药性培养的锻炼活动。

但是,在“防重于治”理念下对重大疫病、主要疾病的防控技术手段中,主要还是采用药物包括消毒药物、杀菌药物、杀虫药物、杀藻类和水生植物的药物等,以杀灭病原体为主要目标。同时,在疾病的治疗过程中,基本上也是采用药物、立足于杀死或抑制病原生物的技术对策和技术方案。

(作者:蒋发俊)

一味的注重“防重于治”的后果

一方面,药物对水产养殖动物自身的生理健康造成较大的伤害,包括动物组织结构的损伤和功能性的损伤,造成水产动物在一定时期内自身免疫防御能力的显著性下降,严重的可能造成二次感染、再次发病。

另一方面,养殖过程中使用的药物依然可能残留于养殖水体环境之中,并最终残留或富集于养殖的水产品之中,造成养殖水产品食用安全质量的下降。

如果养殖水产动物健康、具有很好的抗病防病能力,在实际养殖生产过程中,既可减少对水体、池塘、水产动物消毒、杀菌、杀虫等药物的使用,且由于病害的减少,也可减少养殖过程中水产动物防病、治病的药物使用,其结果是养殖的水产品中药物残留、有害物质残留等得到有效的控制,可以有效保障水产养殖产品的食用安全质量。同时,也可以显著提升养殖的水产动物成活率和生产性能,获得更多的水产养殖产品产量,并取得更好的养殖经济效益。

“养重于防”的养殖过程

“养重于防”中的“养”是指“养殖过程”,包括养殖动物的种苗质量、养殖环境如池塘和水质、养殖水产动物摄取的食物或饲料的质量、养殖过程的生产管理技术等,即强调“养殖过程”的非药物的、基于水产动物自身生物学属性的、基于养殖水产动物生活环境的自然化过程,包括过程中的投入品、过程系统化的管理技术等。

“养重于防”的基本理念

“养重于防”基于养殖水产自身生物学属性的、基于养殖动物自然化的生活环境的“养殖过程”和“养殖过程的系统化的管理技术”。

“养重于防”对于水产动物疫病防控的基本理念

养殖动物的种苗具有良好的种质质量,基于养殖动物自身的生理和生长过程保持一定的生长速度,获得营养全面且安全的饲料,转化为养殖的水产品,生活于适合养殖动物生存和生长的水域环境中,依赖自身的生理健康和免疫防御能力抵御病害的发生、发展,依赖自身生理健康修复因外界因素受到的组织结构损伤、自我调整生理代谢功能的失调等。

“养重于防”的主要原则

尊重养殖动物自身的生物学属性、维护水产动物自身主要器官组织结构和功能完整性、提供合适的生活环境,尽量控制对养殖动物过度的应激压力、控制强刺激性或剧毒性的药物对水产动物的伤害等,依赖水产动物自身、而不是药物实现对病害的防御和治疗。也就是一个尊重生物、尊重自然水域环境的养殖过程及其过程的量化管理,而不是药物的、违反自然的养殖过程和过程控制技术。

这种条件下获得的养殖水产品食用安全性、食用价值得到有效保障,较以前生产方式获得的养殖水产品,其安全质量、食用质量得到显著提升,因此是顺应现代养殖理念的水产动物重大疫病、主要疾病的防控理念。

现代渔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现代渔业发展的重要方向是提升水产养殖产品的质量,包括营养质量、卫生与安全质量、食用质量等。水产养殖产品的质量受到养殖动物种类(不同种类所具有的营养质量有差异)、病害与药物的使用(药物残留)、水域环境(风味、安全质量)、饲料质量(风味、安全质量)等的直接影响。其中,养殖水产动物的病害防控成为重要节点。

因此,养殖水产动物的病害防控成为养殖过程管理的关键性技术内容,而养殖过程中,非药物的病害防控技术是现代渔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更多信息请登录点击网站,了解更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