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攻坚,贵在精准,成败在于精准。唯精准,才能因户施法;唯精准,才能因村施策;唯精准,才能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整村推进,实现脱贫目…

对比实验现场近日,广西贺州市农机技术推广站联合八步区农技站、农机推广站对位于贺街镇寿峰村、信都北联村和铺门南华村的3个水稻农机农艺融合试验点开展了晚稻测产验收…

“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猪粪的臭味,室内闷了不敢开窗通风,端起碗想吃饭都觉得恶心……”几年来,美林街道美林社区许厝自然村的黄女士十分烦恼,根源就是屋后…
“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猪粪的臭味,室内闷了不敢开窗通风,端起碗想吃饭都觉得恶心……”几年来,美林街道美林社区许厝自然村的黄女士十分烦恼,根源就是屋后那个整日臭气熏天的养猪场。
近日,黄女士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595-26531010反映,养猪场严重破坏了村民的生活环境,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责令关停。
讲述臭味弥漫大街小巷村民苦不堪言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许厝自然村,进村不久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臭味。记者发现,在一堆民房中有一简易棚房,一靠近,棚房内的猪叫声此起彼伏。
“你看,风一吹,这猪粪的臭味飘得大街小巷都是。”黄女士告诉记者,养猪场建在居民区内,她和家人每天都是闻着臭味吃饭、睡觉。“吃个饭都觉得恶心,散个步都堵得慌”。
黄女士说,由于养猪场就在自家后院,她家现在连窗户都不敢打开。特别是在闷热的夏天,窗户一开,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臭味。即使天气转凉了,也要打开电风扇,保持空气流通。
据周边村民反映,这个养猪场已经建了4年,刚开始只是养了几头猪,但是这两年越养越多,最多时达到上百头。“之前只是隐隐约约可以闻到臭味,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闻到。”
现场饲养生猪近80头场内污水横流
记者观察发现,该养猪场确实处于居民区中间,紧挨着8栋民房,最近的民房距离不超过2米。
在村民指引下,记者进入养猪场内,只见养猪场内部共有8个猪槽,近80头生猪躺在潮湿脏臭的地上,其中,有21头猪仔。养猪场前后各有一条小水沟,用来排放生猪的排泄物等。只见水沟里的水像墨汁一样,不断地往外流,汇入屋外一个直径1米多的圆坑内,污水不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猪舍外面则肆意堆放着各种没有清洗的喂猪工具。在猪栏附近不远处是宰杀生猪的地方,地上依稀可见斑斑血迹,苍蝇横飞,味道刺鼻。
养猪场如果有赔偿愿意配合整改
多方打探下,记者找到了养猪场主人黄先生。“我也是没办法才养这么多猪的。”黄先生说,养猪场是他们一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前两年猪肉市场不景气,今年市场情况大好,如果贸然关闭养猪场,会给他带来很大的损失。
对于周围村民的不满,黄先生也很为难。他说,刚建立养猪栏时,他投入2万-3万元建立沼气池,现在除了自家使用以外,还免费提供给附近七八户的村民使用。
“要是有一定补偿的话,我愿意配合整改。”黄先生表示,早前相关部门上门沟通过,他已陆续处理了一些生猪。
既已开始陆续处理,那为何场内仍有21头猪仔?对此,黄先生并没有明确回应。
12月底前未关闭将立案移交公安处理 部门
据了解,根据今年南安市人民政府公布的《关于南安市畜禽养殖禁养区禁建区可建区可养区划定调整方案的公告》中明确指出,美林街道全街道范围属于禁养区。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美林街道环保站,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月20日,街道环保站曾去现场了解过该养猪场情况,并告知养猪场主人,该养猪场处在禁养区范围,要求他们分批处理完余下的生猪,务必在今年12月底前关闭养猪场。
该负责人表示,如果到时还没有处理、关闭养猪场,他们将做好笔录,立案,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扶贫攻坚,贵在精准,成败在于精准。唯精准,才能因户施法;唯精准,才能因村施策;唯精准,才能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整村推进,实现脱贫目标。围绕脱贫、摘帽、增收主要目标,云南省步伐稳健,确保到2020年实现574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

对比实验现场

精准到户,为扶贫对象建档立卡

近日,广西贺州市农机技术推广站联合八步区农技站、农机推广站对位于贺街镇寿峰村、信都北联村和铺门南华村的3个水稻农机农艺融合试验点开展了晚稻测产验收工作。此次验收邀请八步区相关统计、农机及农艺等专家到场核验,分别对常规稻与杂交稻不同插植密度、不同播种密度等几个重复小区进行全面测产验收,收集对比试验相关数据。据初步测算,平均亩产达500公斤左右。

山大沟深,贫困面大,贫困发生率高,是滇西片区的真实写照。

通过对比试验,为探索机械化插秧在相同水肥管理条件下不同播种密度对栽后发苗及产量的影响;探索机械化插秧的不同栽插密度,对水稻分蘖消长及产量的影响;探索机械化插秧的最适密度及高产栽培技术,为贺州市进一步示范推广机械化插秧提供科学依据,推动全市农业机械化的发展。

上门女婿段国龙家住保山市昌宁县卡斯镇新谷村,全家五口人。过去全家的收入都靠山上几亩孬地和几只羊。

“我们两口子正年轻,干劲足,可有力无处使啊!”一心想让全家过上好日子的段国龙找不到出路。“想多养几头猪和牛,缺钱。打算种些经济作物,但不知道种什么。”

邻居李华袁也有类似的苦恼,“过去只养了几头猪,杀年猪就要杀掉两头,一头用来招待亲朋好友,一头留给自家吃,到头来所剩不多”。

摆脱贫困,始终是连片特困山区卡斯镇面临的艰巨任务。卡斯镇党委书记张仲伟说:“我们镇这样缺钱、缺项目的村民还很多,但具体到贫困户是谁、在哪里,是我们遇到的首要课题。”

精准识别,解决了这一问题。从2013年开始,卡斯镇开展了对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工作。村民小组宣传动员村民根据家庭情况自主申报贫困户,申报结果经村民委员会评议后上报镇一级的评议小组,并张榜公示。

“通过摸底,全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525户、8196人。”张仲伟说,贫困户在哪里、因何致贫一下就清楚了,干部们心里也有了一张贫困户“分布图”,扶贫工作不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如今,段国龙的养羊规模扩充到了47只,每年能出栏10多只,此外还养了16头猪。“成为建档立卡户后,村上免费送来了种羊,新建牛舍补助2万元,羊圈补助1万元。”

李华袁也得到了补助,他去年一口气买了10头小牛。“买小牛的钱用的是信用社小额贷款,利息五厘多,政府就贴息五厘。我已经卖了2头了,一头卖了6000多元。”

“一看房、二看粮、三看有没有读书郎。”昌宁县扶贫办主任杨永军说,昌宁以户为单位整户识别,以农民收入为基本依据,综合考虑住房、收入、教育等情况,通过农民申请、民主评议、公示公告和逐级审核的方式进行整户识别。并充分利用上一轮建档立卡成果和数据信息库对贫困户实行“脱贫既出、返贫纳入”的更新管理机制。

这种精准识别的方法在保山市施甸县称为“七评法”:一评住房、二评生活、三评生产、四评劳力、五评健康、六评教育、七评负债。目前施甸县的建档立卡人口为60666人。当地根据七评法配套了七项脱贫工程,即安居工程、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保障、素质提升、生态环境保护和基层党组织凝聚。

“扶贫对象建档立卡,是云南精准扶贫的‘第一战场’。”云南省扶贫办党组成员、纪检组长胡国云说,全省进村入户,严格按照程序摸底调查,在全省识别出194.5万贫困户、4277个贫困村、476个贫困乡,找准了精准脱贫的靶心。

责任编辑: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