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背、白肚、金爪、黄毛——很多市民都知道,这样的字眼是形容阳澄湖大闸蟹的。但或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东阳,也已经有人养出了品质不逊阳澄湖的大闸蟹。

青背、白肚、金爪、黄毛——很多市民都知道,这样的字眼是形容阳澄湖大闸蟹的。但或许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东阳,也已经有人养出了品质不逊阳澄湖的大闸蟹。
60岁的张再新是东阳白云街道人,聊起大闸蟹,他有说不完的话。六年前,考虑到东阳水质好,他转行开始养大闸蟹。自己跑市场,请人品尝,逐渐将销路打开。“今年效益不错,但产量还没跟上,台州、宁波的公司打电话来订购没货了,约好明年给他们留着。”张再新笑呵呵地说。
暂养螃蟹看到商机认准东阳的自然环境
在2009年回东阳养大闸蟹之前,张再新在洪泽湖暂养螃蟹。洪泽湖是中国第四大淡水湖,水生资源丰富,螃蟹也是远近驰名。
螃蟹的需求量不断增加,特别是春节,每年总是供不应求。因此,在洪泽湖有一批像张再新这样的商户,中秋节前后从当地养殖户那里收购螃蟹,然后养到春节前后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不过只有那些个大、体壮的才有幸被暂养。”张再新幽默地说。
在暂养螃蟹的过程中,张再新对它有了不少认识,同时也看出了商机,“东阳的水质不比阳澄湖的差,自然环境和土质也好,而且市场空白,我觉得养大闸蟹不是不可能,或许还能养出品质更好的。”
租下歌山镇王村光村的田地,张再新带着养殖技术,准备大干一场。“大闸蟹可不好养,之前有个安徽人在东阳养过,赔了不少钱呢……”身边人劝他干点别的,不过张再新脾气倔,只要是认准的事,他会固执到底。
第一年亏损近七十万元 一百多亩螃蟹全被偷了
张再新一口气挖了一百多亩,买来大眼幼体统统投放进蟹塘。
“因为靠近横锦水库,水质有保证,蟹塘位置的自然环境和土壤也都让我有信心。”张再新说,不过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蟹塘面积大,却没有用铁丝网围住,也没有做任何安全管理,年底清塘时,一只螃蟹也没找到。“全军覆没,损失近七十万元,基本是被人偷走的。”
第二年,张再新缩小了养殖规模,然而偷盗依旧防范不了。6月份购入大眼幼体,培育到第一年12月份前后变成蟹苗,也就是小螃蟹,再养到第二年成大蟹至中秋前后销售。清塘、消毒、种草、施肥、喂食……一年多付出才能换回大闸蟹的上市,然而辛苦一次次被人偷走。
“去年我原本打算放弃,不养了。可吃过的顾客都说我家大闸蟹不错,不养可惜。”张再新一咬牙,投放了二十多亩。
圈起塘中塘一亩能赚8000多元
阳光照射下,水面波光粼粼,平静的蟹塘,偶有一两只螃蟹挥舞着大钳子冒出头来,搅动着“一池春水”。“今年总算赚钱了,销售不愁,个头大的早就卖完。”张再新站在塘边,笑容洋溢。
面积大反而利用率不高,因为螃蟹都喜欢沿着水边走。考虑到这一点,张再新果断缩小养殖面积,同时也为防止偷盗,圈起了“塘中塘”,“虽然每次自己要撑船麻烦了些,但效果不错,不仅亩产量增加了,而且偷的人少了。”
原本一亩的产量约三四十公斤,今年达到了100公斤,张再新乐呵呵地说:“一亩能赚8000元左右,台州、宁波一些外地公司都来订购。可惜今年规模不大,只能答应人家明年给留着。”
蟹塘里的水草在微风下摇曳,张再新向记者解释说:“俗话说,‘蟹好不好,看水草’。水草是养殖大闸蟹不可或缺的宝贝。水草不仅能给大闸蟹提供鱼虾饲料以外的‘素菜’,还能净化池塘的水质。而且大闸蟹一生要脱18次壳,要在水草上完成。”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近来一份报告指出加工肉品与肠癌有关。消息一出,冒犯了不少西班牙人。世世代代,他们都吃着以这种方式腌制出来的火腿…

罗非鱼是世界性的养殖鱼类,目前有119个国家养殖罗非鱼。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罗非鱼养殖生产国及加工出口国。2013年养殖罗非鱼160多万吨,占全国淡水养…
罗非鱼是世界性的养殖鱼类,目前有119个国家养殖罗非鱼。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罗非鱼养殖生产国及加工出口国。2013年养殖罗非鱼160多万吨,占全国淡水养殖鱼类总产量的5.9%,2014年1月到10月,中国罗非鱼总出口量为31.14万吨,总出口额为12.03亿美元,罗非鱼已成为我国水产养殖的支柱产业。
但2009年以来,罗非鱼链球菌病的暴发,给罗非鱼产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严重影响了从业者的养殖信心。今年以来,中国的罗非鱼养殖遭遇瓶颈,出口呈现低迷态势,产业自身问题及转型升级引起了行业的共同关注。
近日,第十二届罗非鱼产业发展研讨会在广州召开,一场围绕罗非鱼产业的对话让我们的思绪再度被拉开,我们不禁要思考,罗非鱼的出路到底在何方?
“内忧外患”让罗非鱼养殖不太平
纵观今年罗非鱼养殖行业,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安分的一年。从年初至今,“内忧外患”从未消停:
今年年初,海南个别罗非鱼产品在欧美被抽检出磺胺超标,引起政府出口检验检疫部门和加工厂的重视,也使得欧美订单量受影响,加工厂库存压力大,原料需求量暂时下降,罗非鱼加工厂谈磺胺色变。
2015年3月,通威股份在华南发布罗非鱼链球菌病综合防控技术。链球菌病持续多年对我国罗非鱼养殖业造成严重危害,每年经济损失达数亿元,且危害呈现增加趋势。据统计,仅2014年整个病害对罗非鱼的损失就超过8亿元。通威所发布的链球菌病防控技术算是给长期受到链球菌威胁的养殖户打了一剂强心针。
2015年4月,
国际市场上罗非鱼价格被不断压缩,海南的罗非鱼产业格局陷入尴尬局面,各个利益环节的风险成本大增,在这个时候,海南160名罗非鱼养殖户自发停料减产,养殖户的信心跌倒谷底。
2015 年11
月,由于鱼价长期低迷,导致很多地方还有大量的存塘鱼,出现了秋苗难产难销,现在还在卖去年的鱼的现象。华南各地养殖户投苗意愿及其低迷,养殖信心普遍不足,业内人士预测,即使到了明年也很难看到转变的希望。
同样是在11
月,中国两家罗非鱼养殖场获得了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认证,这是中国企业首次通过这一针对水产养殖业的国际权威可持续认证的检验。
明年,走过寒冬如何迎“暖春”
20年前,我国的罗非鱼产量不足30万吨,2014年增加到160万吨,短短20年,罗非鱼养殖业实现了快速发展。但是,近几年随着欧、美、日几大进口市场消费萎靡,罗非鱼出口贸易竞争力优势递减。2015年前3季度罗非鱼出口量在27.3万吨,出口额9.05亿美元,同比上年出口量微增1.1%,而出口额却降低10.9%。
罗非鱼养殖走过了今年的寒冬,如何应对今后市场的千变万化?罗非鱼产业如何通过转型升级走得更远,这是接下来行业应该思考的问题。
通威股份副总裁易刚辉近日在第十二届罗非鱼产业发展研讨会上表示,饲料成本约占水产养殖总成本的75%—80%,对此,水产饲料企业必须围绕提供高性价比产品为核心,降低饲料成本,并通过养殖模式优化等途径来降低综合成本。易刚辉认为罗非鱼的品质不容质疑,只是现在如何把这条鱼整体的品质表达出来这可能需要整个行业共同的努力,尤其是在现在养殖环境、药残的控制以及最终品质的表现等方面。
近年,中国罗非鱼价格低迷,罗非鱼产业还处于低价格低质量的恶性循环中,将其改变成高价格高质量的良性循环才是行业发展的方向。而罗非鱼品质的提升,需要有安全的投入品以及饲料及免疫学技术的提升。此外,在设备上,增氧设施、生物絮团技术以及底排污技术的运用也不可忽视。
对罗非鱼产业未来的发展,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和认为,加工厂出口贸易企业会越来越集中,更多深加工的产品出现在市场。罗非鱼国内市场的潜力远未发掘,产业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升级,走产品差异化战略,突出区域特色,强调转型、调结构、升级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中国加入SDR后,未来将使得罗非鱼贸易结算更方便,将来用人民币来定价罗非鱼交易价格,还可以用人民币到第三国养殖、加工、出口罗非鱼。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近来一份报告指出加工肉品与肠癌有关。消息一出,冒犯了不少西班牙人。世世代代,他们都吃着以这种方式腌制出来的火腿。

世人对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的追求在今日益发热烈,特别是那些对自家出产的食物有安全顾虑的中国顾客。

“西班牙火腿是非常特别的产品,人们也认为它有益健康,而和中国人作买卖的时候这是很有利的筹码,”永兴太平洋贸易公司的奥立弗·荣(Oliver
Win)表示。这是一家位于香港的高级食材分销商,进口5J牌(Cinco
Jotas)的西班牙火腿。

事实上,对于世界卫生组织竟然将他们的极品火腿与加工香肠、汉堡肉这类廉价商品混为一谈,西班牙火腿生产商的火气可不小。

单单一条5J牌最高档的腌火腿——重达18磅。就连该怎么给这种火腿切片都被认为是一门艺术。

“这种火腿是再天然不过的食物了——没有添加重金属、防腐剂或染色剂——而且它来自一种摄取顶级养分、在优美的环境中大量运动而锻炼出肌肉的动物,”另一个高级火腿品牌小何塞(Joselito)的老板何塞·戈麦斯(José
Gómez)说。“还有数不清的食品的致癌风险更高呢。”

因着对猪肉类产品的热爱与收入的增加,中国人津津有味地进入了伊比利亚火腿的市场,即使他们得为了这些西班牙火腿付出比美国市场还要再稍高的价钱。根据西班牙生产商所言,他们的下一步是让中国取消强制他们给火腿剔除骨头的麻烦规定。

事实上,中国人对西班牙猪肉的胃口一路扩大到了生产链的所有环节,包括西班牙公司难以推销给众多西方国家的内脏类产品。

西班牙肉类出口办公室(Spanish Meat Export
Office)的数据显示,去年西班牙向中国出口的新鲜猪肉产品——包括猪头、猪耳朵和猪的其他部位——增长了35%,就出口量而言,中国已成为西班牙猪肉产品的第二大市场,仅次于临近的法国。

去年,中国最大的金融和工业集团公司之一复兴国际入股了5J的母公司,5J是西班牙顶级伊比利亚火腿品牌之一,其总部位于哈武戈。

“我们通常认为,自己的文化和美国更接近,但说到火腿,中国美食文化的确和我们的更一致。”5J总裁贝尔纳迪诺·罗德里格斯(Bernardino
Rodríguez)一边带领大家参观火腿储藏窖一边说,火腿被挂在地窖顶部,一直腌制到足够的年份。

“我觉得,在分辨不同品质的火腿的差别方面,谁也比不过中国人,”他说。

但动物的健康和品质问题也是促使中国人需求增加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年早些时候,中国警方还以走私病猪肉的罪名逮捕了110多人。

“很多中国人来香港买食物,将这里变成一个平行进口市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内地的食品安全存在担忧,”香港进口商奥立弗·荣说。

然而,有些矛盾的是,这些火腿吸引中国人的地方,即这些猪在西班牙当地被饲养、屠宰然后进行腌制的方式,恰恰是西班牙火腿制造商和美国之间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

直到大约十年前,伊比利亚火腿在美国还一直被禁,因为他们担心存在猪瘟隐患,也对那种传统腌制方法存有疑虑。而且即使到今天,也只有为数不多的西班牙屠宰场被允许向美国出口猪肉产品。

中型火腿制造商橡果领地(Se?orío de
Montanera)的董事长弗朗西斯科·埃斯帕拉戈(Francisco
Espárrago)表示,如今他发现相比于美国进口商,让中国进口商把西班牙的顶级火腿看作一种奢侈品,要容易得多。

“美国人认为所有的一切都该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来,所以他们似乎不会理解,让火腿在高温环境下脱水,不会破坏肉质,反而更容易让味道渗进去,”他说。“对中国人来说,理解这种概念不成问题。”

品质最佳的伊比利亚火腿出产于西班牙西南部一个地区,那里天气变化也比较大。

比如,哈武戈有西班牙最强的雨季,它会带来潮湿的冬季气候,有助于盐在腌制过程中融入猪肉,而其腌制方法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相比之下,炎热的夏季就更有利于火腿脱水、风干。

“如果气候条件不合适,根本做不出来好火腿,”小何塞的的老板戈麦斯说。“火腿有点像红酒,因为几个小步骤不一样,稍微有些调整,就足以造成普通产品和一流品质的天壤之别。”

西班牙的中国游客增多,也是促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喜爱西班牙火腿的一个原因。他们有机会直接品尝这个国家品种多样的猪肉类美食。

“我们下午一点开门,如今在那个点走进门的第一批顾客基本上都是中国人,”位于塞戈维亚市、以烤乳猪知名的何塞-玛丽亚餐厅老板何塞·玛丽亚·鲁伊斯·贝尼托(José
María Ruiz Benito)说。

结果,一些制作商也很谨慎地避免将火腿制作技巧与中国共享。他们还指出,几年前西班牙已经向中国当局施压,要求他们禁止一些生产商违反版权规定,将自己的火腿打上“哈武戈”的标签。

“我担心中国人今天愿意进口我们的产品,是为了研究如何制作,好在将来生产自己的优质火腿,”西班牙火腿生产商阿图罗-桑切斯(Arturo
Sánchez)的总经理里卡多·桑切斯(Ricardo Sánchez)说。

但就目前而言,自己养的猪会出现在中国人的餐桌上这种想法,对前面提到过的农民多明尼奎兹·洛伦佐来说,似乎还非常遥远。

“我把这些猪各方面都照顾好,如果这项工作得到世界那头的人们的认可,那挺好的,”他说。

然后,他转向自己的猪,大声喊“土乌噫嗬(tuueeeeh)!”,吸引它们的注意力,几乎像个牧羊人一样,领着它们走向另一片橡树,寻找掉落的新鲜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