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已接近尾声,今年生猪市场算是形势一片大好,经过前两年的重度去产能化,导致2015年生猪总体产能处于略偏紧的态势,猪价进入新的上涨周期。自3月中旬开始…

万科和王石在中国的社会中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企业和企业家。万科是一家特殊的上市工资,股票代码000002就说明了一切。万科在中…
万科和王石在中国的社会中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企业和企业家。万科是一家特殊的上市工资,股票代码000002就说明了一切。万科在中国房地产行业甚至整个商界都具有相当大的地位和影响力。一直以为普罗大众都以为万科是王石的,事实上作为创始人的王石也一直牢牢占据了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不过,今时今日,王石对于万科的控制权收到了资本的挑战。
“野蛮人”的胜利
从2015年8月27日,一纸公告宣告潮汕帮宝能系取代华润集团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开始,这场宝能与万科之争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当然,这个序幕其实从宝能凭借高杠杆获取大量资金频繁吃进万科股票时就已经开始,只是当他以最大股东身份进入公众视野时,社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据公开报道,从2015年1月起,宝能系旗下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钜盛华开始买入万科A,到7月10日持股比例达到5%,开始举牌;7月24日,宝能系再度举牌,持股比例10%;8月26日,宝能系第三次举牌,持股比例增至15.04%,成为万科A第一大股东;但随后第二大股东华润立即增持,保住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三个月后,2015年11月27日,钜盛华通过南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安盛1号资产管理计划突然买入万科A股23,646,504股股票,占万科总股本的0.214%。增持完成后,宝能系合计持有万科15.254%的权益,超越持有万科15.23%的股份的华润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之后的这三个礼拜,“野蛮人”宝能系发起了此轮“万科争夺战”,万科的股价在短短的三个星期内上涨70%有余,并仍然保持大幅上涨的趋势。12月4日,宝能系再次举牌万科,持股比例增至20.008%,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2015年12月11日,宝能系在香港市场继续买入约7864.2万股万科H股股票,耗资约15.5亿元。截止12月11日,宝能系共持有万科约22.45%的股份,牢牢占据第一大股东宝座,这桩从七月开始的“野蛮人入侵”,终于以“门口的野蛮人”获胜暂告段落。
万科的反击与搅局者的闯入
针对“强行入室的野蛮人”宝能系的进攻,万科董事长王石在12月17日内部会议上表示,自己已经向宝能系控制人姚振华摆明了的态度,“你想成为第一大股东,我是不欢迎的。”这被认为是万科反击的第一步。随后,万科总裁郁亮也发表了类似的言论,表示将和王石一起抗击“野蛮人”。王石表示,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一一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因为我们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万科最值钱的是什么?就是万科品牌的信用。
王石的言论被外界理解为在打“情怀”牌。然而,资本市场根本不相信情怀,宝能系风险再高只要符合法律,谁都不能指责。王石当然不相信情怀能阻止宝能系的进攻,于是12月18日午后,万科紧急停牌,称因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筹划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该公司股票自2015年12月18日下午13:00起停牌,待公司刊登相关公告后复牌。
停牌是万科反击的第二部,从停牌之日起万科便频繁四处拜票,寻求各路资金的支持。
中国从来不缺乏看戏的人和搅局者,安邦便是那个搅局者。12月7日,安邦系突然杀出,耗资百亿举牌万科,万科公告安邦系买入公司股份5.5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安邦的介入让战局扑朔迷离,以前外界一致认为安邦将是宝能的一致行动人。就在宝能、安邦不断增持达到30%股权触发要约收购时,宝万之争出现逆转。12月24日,宝万之争出现变化,在万科官网声明欢迎安邦之后,安邦保险紧接着发布声明,称看好万科发展前景,会积极支持万科发展,希望万科管理层、经营风格保持稳定,继续为所有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据悉,上周宝能系、万科、安邦三方召开和谈会,会议由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吴小晖主持,三方基本达成和局。知情人士透露,安邦联合万科后,宝能系“吃不下”万科,但万科也不能忽视姚振华所持股份,“宝能系”持股比例已升至24.26%,达成和局后,宝能系至少可以分享万科股份分红收益。而占据了主动权的吴小晖,未来将有可能受让宝能系股份成为万科大股东。宝万之争,安邦成为最后赢家。
12月29日,万科企业在深交所和港交所分别公告了停牌进展。其中港交所公告显示,万科已经在12月25日,与一名潜在交易对手,签署了一份合作意向书。该意向书列出双方就拟议交易原则上的初步意向,具体为万科拟购买潜在卖方持有的目标公司的所有权益。万科拟以新发型股份方式及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潜在卖方所持有的目标公司所有权益。此举,被指是万科对宝能系不断增持万科后的采取得实质性应对措施。
为什么是万科?
房地产开发漫漫长河中,万科拥有绝对话语权。它把持行业老大位置的时间,几乎与中国住房市场化的时间一样长。郁亮12月18日在成都说,万科上市以来连续24年分红,实现年化3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2015年,万科的业绩将再创新高,年度收入将突破2500亿元。“股权架构缺陷,容易制约万科转型业务的开展,会给经营管理带来诸多困难。”克尔瑞分析师朱一鸣说,万科管理层的身份,既是股东又是职业经理人。拿合伙人增持来说,万科A的股价越低,对合伙人越有利,却与普通股东希望股价上涨的愿望相悖;拿员工跟投来说,在一些优质项目,跟投制度能为员工带来高收益,部分回报率甚至远超万科融资成本,因而会有蚕食股东利益之嫌;拿业务转型的风险和收益分配来说,转型成功带来的增长和利益更多地将被回馈给股东,失败则会给职业经理人带来无尽的苛责和讨伐。
很多人都有一个疑惑,为什么是万科?前文已经说了,万科是一家特殊的上市公司,但这家特殊上市公司控制人到底是谁,始终给人雾里看花之感。管理层的更替,控股股东斗争,无不这家最大房企的引人遐想之初。她就像一个风姿卓越的女神,周旋在一个个成功男人身边,但哪个男人都不能完完全全将她拥入怀中。
1994年,万科就和“野蛮人”君安证券有过一次惊心动魄的较量。当时,以君安证券为首的几个股东联合“逼宫”,企图夺取万科控制权。万科紧急停牌三天,查出了对手开“老鼠仓”的形迹,随后向证监部门举证,一举反击成功。经历过“君万之争”,王石清楚认知到万科股权结构上的短板。数年后,王石在回忆录《道路与梦想》一书中,对此事念念不忘、心有余悸。潘石屹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冯仑说,许多朋友都提过建议,但王石不采纳,他坚持他的“三观”。
“1988年万科股改时候,我就放弃了股权,表明自己对财富的态度。”12月8日,王石通过朋友圈解释道。在《道路与梦想》一书中,王石也曾有披露,“在中国名利双收很危险,我选择舍利取名”。
所有权与管理权分离,职业经理人在公司日常运作中具有很大的发言权,这是万科曾经引以为傲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王石希望将万科打造成为现代优秀企业,他和他的团队有这份自信。不过,股权分散的局面,以及未在公司章程中对管理层设置任何实际的保护条款等,让“野蛮人”轻而易举登门。
事实上,万科的股权分散程度在中国证券市场中是少见的。1993年到1997年,万科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始终没有超过9%,1998年前10名股东持股比例总共为23.95%,是一个典型的大众持股公司。2000年,引入华润集团成为大股东后,万科依然没能改变股权分散状态。截至2015年6月30日,万科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约25%。
“不是不想做,一是运气不好,二是华润作为单一大股东比较敏感,我也没怎么去想管理层权益的问题。”日前,王石在接受《财新》采访时,坦承自己在这一环节的失责。万科并非完全没有过努力动作。在2006年、2010年,万科先后有过两次管理层股权激励,皆因股市低迷而失败。
2013年,万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思考事业合伙人制度。2014年3月,郁亮在万科春季例会讲话中,表露出对“野蛮人敲门”的担忧之后,且顺势提出了事业合伙人制度,欲构筑“防御工事”。然而,在险资的进攻面前,1320名合伙人4.14%的持股杯水车薪,更是没有财力大规模增持。等发现“宝能系”来者不善后,万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似乎有些晚了。
对农牧上市企业的警示 1.管理权与股权
农牧企业在上市过程中为了获得资金不断增发股票稀释股权,此举为企业带来了大量的资本,同时也减少了股东对企业的控制力。我想没有哪一位企业家愿意自己创立的企业被别人收购和控制,但是一旦进入股市面对来势汹汹的资本如何抵挡?合伙人制度是现今企业主流的管理制度,这一方面激发了企业内部的动力,一方面减弱了大股东的控制权。农牧企业在学习这种制度的时候要保证合伙人的行动一致性,同时可以设立相关的制度来保证对公司决策的控制权。可以参考阿里巴巴和京东上市前的限制条款,防止大股东夺权。
2.是不是一定要上市
上市仿佛成为了众多企业的目标,每每设定战略时都要规划上市时机。其实,并不每一家企业都需要上市。以老干妈为例,老干妈都多次拒绝上市。为什么?老干妈有充足的现金流和利润率,没有资金短缺的风险,股东不上市一样有钱赚,为什么要上市。所以,对于一些现金流非常好的企业,完全没必要上市,毕竟不能为了上市而上市。
很多企业上市是逼不得已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前期融资时不够谨慎。很多企业上市前为了企业发展所需资金都进行了几轮融资,这些资金不是那么好拿的。他们要求企业在一定时期内上市,为什么?这些风险投资需要你在上市之后卖出股票抽身走人。所以,企业在接受融资的时候一定要谨慎,认真理解相关条款,看看融资和上市是否真的符合企业发展的需要。
3.认清理想和现实
王石说名与利之间选择名,这是王石的理想。王石试图将万科打造成一家真正现代化管理制度的企业,股权和管理权分离。这样做有一个前提,股东和管理层是一致行动人。此前华润集团作为最大股东一致遵循这一原则,但是安邦和宝能就没这么好说话了。王石把现实想的太美好了,郁亮12月18日在成都说,万科上市以来连续24年分红,实现年化3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2015年,万科的业绩将再创新高,年度收入将突破2500亿元。试问,这样一家公司谁不觊觎,谁不心动?“野蛮人正在成群结队来敲门,获得万科的控制权需要多少钱?”就在2014年那场春季理事会中,郁亮拿着一本《门口的野蛮人》,自问自答说,“只要200亿。”确实,宝能只花了400亿就成了最大股东。所以,农牧企业要认清楚资本市场的险恶,控制多数股份才是最保险的事情,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就中国资本市场目前的现状来说,最好不要学万科和万科那一套。万科和王石尚有余力反击,中国大多数的农牧企业有几家能反击呢?

随着我国经济大环境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农牧行业也开始寻求新的转变。面对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农牧企业在现有经营格局之外,也要勇敢面对产品要最大可能接近终…
随着我国经济大环境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农牧行业也开始寻求新的转变。面对行业产能过剩的现状,农牧企业在现有经营格局之外,也要勇敢面对产品要最大可能接近终端消费者的经济发展规律,进行经营变革。因此,对农牧企业来说,发展产业链是一种新的尝试性选择。而企业是选择做农牧产业链、食品产业链,或者全产业链、区域产业链,是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不是有句行话说“不做产业链是等死,做产业链是找死”吗?
一、模式探索——隐形产业链
辽宁禾丰牧业集团董事长金卫东谈到,禾丰的产业链做的很谨慎,但是不做的话,企业将来就不能生存下去。到现在,禾风已经做了八年的产业链,也已经取得一些成就。禾丰做产业链是与当地明星企业合作,不参与管理,即采取的合作方式是做隐形的存在者。
产业链合作很难。目前合作的探索现实情况是并不积极但也不消极,而要是想生存下去,必须在失败的恐惧与生存的渴望之间勇敢前行,这就是禾丰的现状。
二、思维基础 ——从生产思维向消费思维转变
很多企业都有这样的思维,认为经销商与销售人员都比客户重要,因为企业是经过他们的手将产品价值传递到客户手里。然而,对这种思维,企业是否思考过:他们是不是真的将利益传递到客户手里?又或者假设,当利益发生冲突时,经销商是否会按照企业的期望将客户利益放在首要地位?
“从经营角度讲,经营的本质是客户价值的实现。当不能通过现有经营方式将价值传递到客户手上时,我们企业就应该转变一种经营方式,因为企业如果不能长期给客户带来利益,那么企业的价值是不成立的。”
上海新农集团董事长杨瑞生认为,进入产业链,对长期销售产品来说,有一个问题要重视,即产品是不是真的能够带来价值。可以说,企业进行产业链建设,要从原来的生产者思维转变为消费者思维——作为一个企业,一定要真正的明白客户需要的是什么。客户是企业存活的根本,企业活下去最大的战略就是客户活下去。
——做产业链,企业要有务实精神
云南神农集团董事长何祖训谈到,做产业链要耐得住寂寞。“我觉得养猪模式未来的发展前景是非常乐观的,但是现有问题是,不管是互联网
或者什么,根本是要提高养殖效率。就饲料企业来说,原来的产业效率是76%,而现在的产业效率只有30%多,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在其他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也在降低?其实无论事实是怎样的,提高效率是根本,降低成本是关键,只要自身企业的效率提上去,成本降下来,企业自然能在产业链的建设中占有一席之地。”
三、扩大视野——全球竞争观
在产业链的发展中,企业要跨行业做,这需要建立新的发展观念。有些企业意识不到这点,用自己擅长的观念去触碰不擅长的领域,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同时,做产业链,中小企业在没有足够的资金与实力支撑情况下,是需要协作的。企业可以选择高度专业化的做某一个领域,也可以选择将某一个地区做到最好,这样对企业的发展无疑是最好的。
另外,就国家的开放程度来说,全球整个经济下滑,企业要学会“走出去”“引进来”,就要在国际环境大背景之下去考虑发展战略。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经过一段飞速发展,现在已经放缓。一些在高速成长期间所适应的规则,现在已经不适用企业了。因此,现阶段企业应该返璞归真做细节,要从技术、管理、风险控制等方面入手,原料采购需要更具有前瞻性和全球视野。
结语
产业链的建设是时代的要求,企业不做产业链会面临穷途末路的险境,而做产业链的前途也将面临艰难险阻。因而企业要克服失败的恐惧,在生存的渴望中前行,只有耐得住寂寞,才有未来发展的一片蓝天。

2015年已接近尾声,今年生猪市场算是形势一片大好,经过前两年的重度去产能化,导致2015年生猪总体产能处于略偏紧的态势,猪价进入新的上涨周期。

自3月中旬开始,止跌回升,6月开始加快上涨步伐,7-8月份快速上涨,8月中旬进入调整阶段,11月中旬结束调整,迎来了一小波上涨行情,自12月中旬再次进入调整,目前仍未结束调整行情。

但整体来看,自6月上旬,生猪盈利摆脱亏损后,6月末盈利便上升至200元/头以上,7月中旬养猪盈利升至400元/头以上,尽管8月中旬猪价迎来高位调整,而猪价经历两个月的调整时间里,由于玉米价格跌幅较大,一度出现,猪价跌,玉米价格跌的更凶,导致盈利反而出现上升的情况,因此,自7月中旬以来,生猪盈利持续处于400元/头上方。因11月中旬后,猪价上了一个小台阶,目前生猪盈利持稳于450元/头上方。

而自9月份仔猪补栏积极性告一段落后,因11月份猪价重启上涨态势,且盈利持续高位,母猪补栏较为理性,部分散户即使盈利也不再想介入养猪行业,且南方环保严厉,因环保导致的生猪产能淘汰较大,导致母猪产能恢复较为缓慢,养殖户普遍对明年上半年的行情较为看好,加上,自10月份以来,部分地区生猪出栏速度加快,截止到目前,生猪空舍率较大,且养殖成本偏低,冬季疫情控制也相对稳定,因此,自11月末以来,全国生猪市场出现了一股仔猪补栏的热潮,导致仔猪价格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