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在鸡笼内铺一层新鲜苦楝树叶,然后把病鸡关在笼内3天左右,鸡痘痂皮就会自行脱落。还可以用侧耳根汁液涂擦患部,每天早晚各一次,病愈为止。对严重病鸡用侧耳根煎水,每次喂1汤匙,…
可在鸡笼内铺一层新鲜苦楝树叶,然后把病鸡关在笼内3天左右,鸡痘痂皮就会自行脱落。还可以用侧耳根汁液涂擦患部,每天早晚各一次,病愈为止。对严重病鸡用侧耳根煎水,每次喂1汤匙,每天喂1次。

非洲猪瘟对欧洲养猪业来说是否是一个威胁?我们可以从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勒夫勒学院找到答案。对科学家Dr
Klaus Depner 和 Dr S…
非洲猪瘟对欧洲养猪业来说是否是一个威胁?我们可以从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勒夫勒学院找到答案。对科学家Dr
Klaus Depner 和 Dr Sandra Blome
来说,非洲猪瘟病毒已不再神秘。“问题的最关键是人类的应对它的方式欠妥。”
如果说同两位非洲猪瘟的领军科学家聊过之后,能有什么可以带回来的消息,那就是关于这一疾病最大的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人类如何应对它。
FLI的国际动物健康团队带头人Dr Klaus
Depner已经承认即使是像他这样作为一个专家,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了解这一疾病。他说:“我在20世纪90年代期间已经在非洲工作大约4年了,我在那里首次遇到这种疾病。而我真正开始研究它是于2007年在乔治亚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我对经典猪瘟病毒的所有认知全部应用到了非洲猪瘟上病毒,但其实当我们研究非洲猪瘟的时候必须忘记经典猪瘟,两种疾病的传播机制是不同的。”
辨别出两种疾病的区别是困难的 他的同事Sandra
Blome博士评论说:“不管是经典猪瘟还是非洲猪瘟都会导致猪严重发病,而且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是基本相当的。如果两只挨着的猪同时感染这两种疾病,那么仅仅基于临床表象我很难看出差别。只有进行实验室诊断才能知道感染的是哪一种病毒。”两种病毒虽然有着相同的名字,引起相同的临床特征,但是非洲猪瘟病毒有一种不同的表现方式和传播途径。
两种病毒的传播模式
FLI的研究表明,非洲猪瘟病毒在感染家猪和野猪的方式上没有区别。按理说,当非洲猪瘟在2007年进入高加索的时候,研究者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这种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对野猪的表现形式是怎样的。
Depner说:“本来,我们有两个假设。第一个假设是,由于这种病毒的毒力高,感染的野猪将全部死亡。”
Blome说:“动物在感染病毒之后大概4天发病。”
Depner说:“患畜通常发病后3到6天死亡。这意味着所有感染的猪都会迅速死亡,也就是说这一病毒会很快消失,因为它杀死了自己的宿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难过,因为ASFV会自行灭亡。”
Blome指出:“事实上ASFV传染性并没有那么强。患畜血液中携带的病毒量最高,而血液和粪便中病毒的携带量较少,我们高估了ASFV的接触传染性。该病移动非常慢,并没有想象中传播地那么快。”
人类扮演的角色
但是非洲猪瘟仍然从高加索传到了波罗的海和波兰。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科学家说软蜱和昆虫不大可能传播该病毒。事实上,他们怀疑导致非洲猪瘟爆发的真正原因可能是人类的粗心大意。Depner
说:“通常都是人类行为不当的问题,比如患病猪的肉流入市场。当猪大量死亡时,它们会被送到屠宰场。随后猪肉降价、廉价的猪肉流入市场,病毒也随之散播开来。”
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对非洲猪瘟无效 Blome
补充道:“我们曾见过这样的事例,有些农场即使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却仍然会感染该病,结果表明生物安全措施并没有说的那么有效。
事实证明是人类的举动加重了这一情形。因为野猪经常被认为会传播这种病毒,所以一些国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消灭野猪上。除此之外,在波罗的海国家如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暴发的非洲猪瘟带有明显的”人文特征“。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此病毒可以仅在乡间的野猪群间存在而不至于传播到那么遥远的北方。Depner
解释说:”但是人类为了捕猎,人为地限制了波罗的海的野猪密度,这些野猪完全依赖于人类生存,因为冬季温度可能持续几个星期都是零下20°C
。“ 监控工作
Depner说:”我们没有低估非洲猪瘟,相反,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可以看见该疾病的每次暴发都有被报道,大多数家猪暴发该病都是由农民报道的,这证明监视工作做得很好。也进一步说明了所有的服务都是准备充分的,兽医和农民为了控制这一疾病做了很好的工作。“

近日,由农业部畜牧业司召集、中国畜牧业协会主办,在山东省聊城市召开了首届中国驴业发展大会暨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大会。

近日,由农业部畜牧业司召集、中国畜牧业协会主办,在山东省聊城市召开了首届中国驴业发展大会暨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大会。

农业部总畜牧师王智才在讲话中说:近年来,虽然随着驴肉驴皮消费需求的增加,驴产品价格看涨,我国驴业出现了加快发展的苗头,但是驴存栏数量下降,驴业基础薄弱、效益较低、发展迟缓的态势,仍然没有扭转。在这一背景下,召开中国驴业发展大会,成立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对于贯彻落实全国现代畜牧业会议精神,在品种、科技、产业开发等方面推进我国驴业发展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必须看到,我国驴业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寒冬。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驴役用效能逐渐被农机取代,驴存栏数量逐年减少。2013年我国驴存栏量603万头,比2000年减少了52.7%,年均减少3.5%。中国驴业发展大会为政府部门、行业协会、科技单位、龙头企业、养殖大户五方聚集,共谋驴业发展蓝图,助推驴业转型升级,走出寒冬,迎来春天,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用驴业协会引领和助推驴业发展

内蒙古赤峰市养驴大户纪文坦言,他养了1500头驴。现在驴的繁殖太落后,三年两驹,太慢了。现在养驴效益有点涨,许多养驴户都搞育肥,一哄而上,驴驹从哪里来?很多母驴正值生育时期,都被杀掉了。对于养驴户来说,很需要一个全国性的平台,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成立驴业协会,很有必要。

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王俊勋介绍,畜牧业协会是中国畜牧行业联合组织,在促进发展、服务企业、行业自律、配合政府调研决策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我国驴业面临着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成立驴业分会,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

中国农大教授韩国才说,驴业发展基础薄弱、急功近利等问题很突出。成立驴业协会,打造一个服务平台,整合多方力量,制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协作,引领驴业发展,推进转型升级,非常必要。

在驴业分会成立会议上,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被选举为会长。秦玉峰说,协会将以推进驴业转型升级为第一目标。在政策上,将努力为驴业争取同猪牛羊同等的政策待遇;在科技上,将协调科研单位和企业联合攻关,推动驴种保护、繁育体系和科技创新;在养殖上,推动政府、协会、企业、养殖户的密切合作,推进标准化养殖和产业化开发,探索可复制的高效养殖模式。

五方共同给力 迎接驴业春天

内蒙古巴林左旗林东镇后兴隆地村委主任、天龙养驴合作社理事长陶志富告诉记者,能繁母驴饲养比较困难,是加快发展的最大障碍。这几年巴林左旗出台了一些养驴扶持政策,对引进良种和驴圈建都有补贴。合作社在东阿阿胶公司支持下,引进了黑毛驴良种,推广了冻精技术,开展了品种改良,建立了繁育档案,重点发展了繁殖母驴。

韩国才也认为,良种资源匮乏,繁殖和养殖科技落后,是驴业发展的最大制约。

中国驴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孙玉江说:如今在国家层面没有任何驴业扶持政策,没有专门的科研机构及人才进行驴业研究,驴业科技基础非常薄弱,急需在政策扶持、科技研发、标准养殖、产品加工上,加大统筹协调和资源整合,共同给力驴业发展。

王俊勋表示,我国驴业发展起步较晚,行业素质较低,与现代化畜牧业发展要求还有较大差距。驴业应以加快转型升级为目标,做好三个功夫:在良种繁育上下功夫,加快品种改良步伐,提高基础母畜生产能力;在养殖模式上下功夫,增强产业集群优势,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在技术支撑上下功夫,协调国家科技及协会力量,推进技术集成创新与推广应用,提升产业发展后劲。

秦玉峰呼吁,政府部门要出台驴业扶持政策,行业协会要整合发展资源,科研单位要加快驴业科技创新,加工企业要延伸链条扶持养驴,养殖大户要探索可持续养驴模式。这样,五方共同给力,才能迎来驴业春天。

推进养驴由役用向商品转型升级

这几年驴价涨得有多快?纪文说:驴驹价格,前年12元一斤,去年15元,今年18元,一些好品种驴驹,已经破20元了。成年驴价格,前年9元到10元一斤,去年11元到12元,眼下已过15元了。

以前养驴是为了拉车,现在养驴是为了挣钱。陶志富介绍,因为驴肉价格上涨,养驴收益超过了牛羊,村里很多户改圈养了驴,一些大户养殖规模突破了100头,合作社驴存栏由2009年的300多头,发展到了15000多头。

孙玉江介绍,驴业呈现出从役用向商品的转型升级态势,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国内畜禽养殖业波动较大,特别是牛羊业效益急剧下滑;二是受驴皮大幅涨价带动,加上驴肉、驴奶等开发,养驴效益上涨较快;三是阿胶行业带动,阿胶销量一路看涨,驴皮是制作阿胶的主要原料,驴皮越来越紧缺。为了应对原料短缺,很多阿胶企业向上游延伸,建设了毛驴养殖基地,推动了驴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