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养殖过程中,有时会出现池鱼在前一天还吃得好好的,只是渔池有一股腥臭味,第二天早上发现池鱼全部浮起来了,到中午还不下去,开动增氧机也没出现好转现象,甚至几天几夜都不下去,这时就要考虑池塘“转水”了。近些年来,由于这种水质的突然恶化,导致泛塘的现象屡有发生,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
一、什么是转水
所谓“转水”,就是指池塘的水体富营养化,产氧能力、水体自净能力严重不足,导致水体中溶氧的含量极低,使藻类等浮游生物突然大量死亡,有害气体和物质大量积聚,进而引起池鱼长时间浮头的现象。养殖生产的表现:天气正常或突变,水由油绿色变成茶褐色,有时带有腥臭味,存塘鱼出现几日几夜浮头不下沉甚至死鱼的现象。
二、转水的过程与原因
1、转水的过程:转水使池水由原来的浓绿、蓝绿、茶褐色急剧变为乳白色或暗黑色,以后逐渐变得澄清透明。这种水体中浮游植物残存极少,光合作用较弱,而且在原来有机质已很浓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大量浮游植物的死骸,所以,有机质的氧化分解过程很强烈。有机质因缺氧分解的有毒产物等浓度会急剧升高。如果是蓝藻造成的还会产生一些特殊的毒物。
2、转水的原因:一是渔塘中的浮游生物比例失调,水体中浮游动物过多,如轮虫、枝角类等,大量吞食浮游植物,浮游植物的繁殖速度低于浮游动物对它的吞食速度,致使渔塘中浮游动物过量繁殖,而浮游植物被吞食至尽,于是出现了水体产氧能力极低,氨氮、亚硝酸过高等,即“转水”。二是天气突然变化、施用药物等后,导致水体中浮游植物大量死亡,引起水体溶氧急剧下降,氨氮、亚硝酸盐过高。两者可通过镜检加以区分,前者可发现水体中有大量的轮虫、枝角类,后者则无。
三、转水的前兆 转水发生前大都有征兆,通常转水的征兆有:
①水体过肥,多为浓绿、蓝绿、茶褐色; ②水体发黑或呈红色;
③开动增氧机时,水体有腥臭味,并会泛出大量泡沫;
④池鱼吃食缓慢,食量减少。 四、转水与三毛金藻中毒的区别
三毛金藻中毒时,池鱼同样会浮上来,有时几天几夜不下去,布满渔池的四角及浅水池边,但与转水时引起的浮头不同的是:①三毛金藻中毒不呈现浮头现象,而是在水面下静止不动;②水中的溶解氧含量较高,透明度较大,镜检水中有大量的三毛金藻;③中毒鱼的鳍基部及鳃盖、眼眶周围充血。
五、转水的应急处理
1、处理转水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换水,应一边加注新水,一边抽出底水;
2、对水源有限的池塘,可使用化学药物和物理办法调节水质。
第一步:开增氧机。 第二步:降低有害物质。
①由浮游动物过多引起的“转水”,可用专杀浮游动物的药物对水体里的浮游动物进行杀灭,然后进行净水解毒,第二天肥水。
②因藻类的大量死亡引起的“转水”:可将抗药型光合细菌和沸石粉混合剂、增氧剂联合使用。抗药型光合细菌和沸石粉混合后,可起吸附氨、氮和腐败有机质等有毒因子的作用,用量分别为2ppm~4ppm、5.6ppm~10ppm,且使用以上混合剂用量与除氮的作用成正比。
第三步:肥水。

广州日报上月(2014年9月)报道了广东部分水产养殖区在水产养殖中大量添加抗生素,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市民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珠江流域的水产养殖抗生素污染水平如何?究竟哪些抗生素含量较高?而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梁惜梅博士就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的抗生素污染状况进行了专门研究。整个团队调查发现,与其他水产养殖区比较,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水中受到抗生素中等水平的污染,而沉积物中受到较高水平的污染。珠江口水产养殖区废水的排放应该得到及时控制。
梁惜梅博士选定位于珠江口西岸的水产养殖区进行抗生素污染研究。她采集了该养殖区内2个四大家鱼养殖塘(F1与F2)、2个南美白对虾养殖塘(S1与S2)和1个南美白对虾与青蟹混养塘(S3)的表层水和沉积物样。其中F1、F2、S1和S2的养殖时间分别为1个月、4个月、4个月(已收获)和3个月。其塘龄均约为5年;S3为全年养殖,塘龄为7年。
水体检出5种抗生素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品中,共检测到3类5种抗生素,其中在沉积物样品中诺氟沙星、氧氟沙星、恩诺沙星和四环素的检出率较高,大于80%,平均质量分数在1.79~85.25
ng/g之间;水中诺氟沙星和氧氟沙星的检出率较高,大于60%,平均质量浓度分别为59.00
ng/L和7.63 ng/L。
喹诺酮类抗生素是近年来研究最多、用量较大的一类合成抗菌药。有研究表明,喹诺酮类抗生素在河流、水产养殖区、污水处理厂等水环境中均有较高的检出率和含量,说明该类药物的使用范围广且使用量大,并能在环境中大量残留。梁惜梅博士等人在养殖区水和沉积物中均检测到喹诺酮类抗生素的存在,且与其他抗生素比较,其含量水平较高,反映了该类药物在珠江口水产养殖过程中具有较高的使用量。
四环素属于天然的四环素类药物,被广泛应用于动物疾病的防治,并常作为动物促生长剂使用。在研究区域内的水和沉积物种中,四环素的检出率和含量水平均较高,仅次于诺氟沙星,说明该药物是珠江口水产养殖过程中常用的药物之一,检出率为100%,含量水平达到9.98~24.11ng/g。
水体属中等水平污染
梁惜梅等人表示,与其他水产养殖区比较,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水中受到抗生素中等水平的污染,比如,氧氟沙星含量达到9.16ng/L,四环素含量达到40.92ng/L。而沉积物中受到较高水平的污染。诺氟沙星、恩诺沙星和四环素在其他养殖区沉积物中的含量很低或大多未检出,而在本研究检测到的含量水平却较高,为其他养殖区的3倍以上,有的甚至达几十倍。这说明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沉积物已经受到较大程度的污染。
研究人员表示,抗生素的大量残留可能会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带来一系列负面的影响,例如诱导细菌产生耐药性甚至多重耐药性、破坏微生态平衡、对水生生物产生的毒性效应等。与未使用过抗生素的池塘比较,使用过抗生素的虾塘中抗多重药物的弧菌普遍存在。抗生素会抑制水生动物体内外有益的微生物。
养殖时间越长污染越重
梁惜梅等人还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中抗生素的分布特征进行了研究。在南美白对虾养殖塘中,S1在全部收获南美白对虾(养殖期为4个月)后排空养殖水体,并随后注入1/3的地下水(水深约0.5米),但与S2(养殖期为3个月)比较,其沉积物中仍含有较高含量的抗生素,这可能是养殖过程中抗生素在沉积物中累积所致。同时也说明,即便养殖户每年在投入鱼苗前把池塘的水排干,但抗生素类药物依然沉积在水塘中。
S1水中含有较低含量的诺氟沙星,但其水源中没检测到抗生素的存在,说明S1水中的诺氟沙星来源于沉积物,抗生素在水和沉积物间的迁移转化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也表明沉积物是抗生素污染物的储存库,同时也是水中抗生素潜在的污染源。
S3为青蟹与南美白对虾混养塘,样品中只检测到诺氟沙星和四环素,这反映了这2种药物是该塘主要使用的药物。与四大家鱼和南美白对虾单独养殖塘比较,S3沉积物中抗生素的总含量最高,这与养殖时间有关,导致抗生素在鱼塘沉积物中大量累积。
而此前也有研究表明,鱼塘养殖时间每增加3年,池水中的抗生素含量会增加30%。
每年193吨抗生素排南海
随着广东水产养殖中过量使用抗生素和杀菌药,珠江口的水产养殖环境已不容乐观。
中科院边缘海地质重点实验室徐维海副研究员研究发现,珠三角的直排污水和粤西的养殖业是珠江流域和珠江口中上述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同时揭示在河水-海水的交汇区,由于水相环境条件的改变,沉积物对污染物吸附控制的变化机理。
通量计算显示,每年由珠江流域排放到南海的抗生素类药物达193吨,其中126吨进入珠江口,而雌激素类则超过500吨。虎门和蕉门是主要的污染物排放口门。这些污染物在珠江各口门、珠江口甚至外海已经产生了不同级别的生态风险。
疫苗取代抗生素是出路
如何才能解决水产养殖中抗生素过量的问题?广东海洋大学教授蔡双虎表示,要改变当前这种水产养殖药物滥用的现状,就必须改变以散户为主的养殖现状。由于散养户较多,政府部门很难对每家每户的用药情况进行监管。
同时,必须对珠江口养殖区域的抗生素使用状况进行摸查,禁止那些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使用的抗生素药物,对违规使用抗生素的养殖户进行处罚。
华东理工大学张元兴教授也表示,在水产养殖过程中,使用抗生素是必要的。即使在发达国家,也常需要使用像青霉素类、氨基糖苷类等药物治病防病。中国被称为是全球水产养殖第一大国,疫苗是水产养殖病害的最佳防控措施,免疫防治是水产养殖告别“抗生素时代”的必由之路。

池塘是一个复杂的小型生态系统,其中有一类所占比重不小、在水生态系统中发挥重要功能的生物,其个体小,缺乏有效移动能力,但却是其它高等水生生物赖以生存的能量和物质基础,在池塘生物链中有基础性的重要作用,它们就是浮游植物,即藻类,其敏感性大、生长周期短、且易于分离培养。有关养殖池塘藻类的研究历来不少,本文综合阐述了水产养殖中藻类生长繁殖的相关影响因子及藻类对水产养殖鱼类的影响。1.
藻类及群落研究概况藻类是一个生态学概念,目前世界上已发现的淡水藻类约25000种,中国约9000种。藻类是池塘生态系统中的初级生产者,它能够利用光能通过光合作用合成有机物,为其他生物提供饵料来源,因此对水体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有着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它通过光合作用产生大量氧气,对国内淡水高产鱼塘的研究表明,通过藻类光合作用产生的氧气占池塘溶氧的86%。藻类与水环境之间相互作用,能够反映水体营养盐情况,因此也把藻类作为水质监测的重要指标。对于藻类的群落研究,大部分是从水体中采集样品经过镜检后确定其种类组成、优势种、密度和生物量,从而得到其群落结构及多样性等变化,并探讨藻类在水体中的作用机制以及与水环境因子的相互关系等,以利用浮游生物对池塘水坏境进行监测及调控,为养殖鱼类提供良好的生长环境。不同的生物种类构成了不同的生物群落,群落的种类组成是决定群落性质的一个重要特征,鉴别物种的种类组成能够反映该群落的结构特征,是研究群落的基础指标。目前,对水生生物多样性的分析方法主要有:香农-威尔指数、马格列夫指数和均匀度指数。一般分析时多釆用香农-威尔指数,但由于一种生物多样性指数对研究浮游生物多样性存在缺陷,导致结果出现偏差,因此在实际分析研究中,很多学者都同时使用香农-威尔指数和均匀度指数。此外,特征色素分析法、特征脂肪酸以及一些分子微观手段例如应用DNA指纹技术也被应用于藻类群落结构的研究。2.
影响藻类群落结构的因素影响藻类群落结构变化的因素主要包括光照、水温、透明度、溶氧、营养盐、有机物、浮游动物及养殖模式等,不同的环境会导致藻类的种类组成表现出差异,另一方面藻类的生长繁殖也会对水体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2.1
光照藻类吸收光能进行光合作用,光照强度和光照时间会影响藻类的生物量、密度。适宜的光照强度是藻类生长繁殖的基础。不同藻类利用的最适光照强度不同,有研究表明微囊藻适宜低光照,而栅藻适宜较高的光照强度,因此,藻类因光照需求的差异往往表现出水层分布的差异。2.2
溶解氧水体中溶氧量与藻类呈显著正相关。淡水养殖水体的溶解氧有86%来自于藻类光合作用,海水养殖池塘91.3%~100%的溶解氧来自于光合作用。对水体耗氧研究表明,处于迅速生长的藻类,每天呼吸耗氧量为其产氧量的10%~20%,对池塘水呼吸耗氧的调查显示,藻类占水呼吸耗氧19.1%,浮游动物占23.5%,细菌耗氧占57.4%。2.3
透明度透明度是指光透入水中的深浅,与藻类的生长繁殖也息息相关。透明度取决于水体浮游生物和悬浮物的量,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水体中藻类的多少。2.4
营养盐营养盐是养殖水体藻类的物质来源,在其他水环境因子适宜的情况下,藻类生物量取决于水中营养盐含量,不同营养水平的水体藻类的组成、优势种、生物量等表现出不同的特征,一般藻类的生物量、密度等会随营养物质的增加而增加,而且基本上蓝藻会形成优势种群,绿藻、硅藻的数量也会较多。一般来说,当有效氮的浓度在0.03~1.3mg/L之间,有效磷的浓度保持0.04~0.05mg/L时,藻类的生物量会增加。实际生产中,养殖水体由于养殖密度大,投料频繁,代谢废物积累而影响鱼塘水质,通常在养殖中后期,由于投饵、施肥及水体中养殖动物的排泄等原因,有机物不断积累,水体氮、磷等营养盐过量而造成水质恶化,亚硝酸盐含量严重偏高。藻类群落的变化与水体中各项理化因子的变化有密切关系,藻类通过吸收营养盐,加速水中氨氮、亚硝酸盐、氰化物等有毒物质的氧化,降低其含量,因而藻类在一定程度上可作为水质改良剂来改良养殖鱼塘的水质。2.5
浮游动物浮游动物的捕食是影响藻类群落结构的重要因子,它能够通过控制藻类的生物量,从而影响水体的初级生产量。不同种类的浮游动物喜食藻类的种类大小不同,例如研究发现哲水蚤的食物主要来源是鱼腥藻,这就造成了浮游动物和藻类群落结构之间的相互影响。水体中藻类生物量的不同会使浮游动物的群落组成有所差异:例如有研究表明在藻类生物量较高的水体中,尤其是小型单细胞藻类丰富的水体,枝角类由于喜食单细胞藻类而易形成优势种;在藻类贫瘠的水体中,哲水蚤由于能更有效地摄食藻类而占优势。另一方面,藻类对浮游动物的摄食也会产生相应的抵御机制,例如蓝藻、绿藻通过增大自身的体积、数量,紧密的连在一起,使其难以被浮游动物滤食;一些种类的藻类甚至在长期进化中形成了分泌有毒物质的机制来抵御被摄食。2.6
养殖模式我国大宗淡水养殖鱼类主要包括青鱼、草鱼、鲢、鳙、鲤、鲫等。其中,鲢和鳙是滤食性鱼类,分布于水体的中上层,鲢主要以浮游植物为食,鳙则主要摄食浮游动物。此外,鲢鱼也能滤食部分浮游动物,研究发现,鲢鱼能够滤食原生动物、轮虫和逃逸能力较弱的枝角类,对逃逸能力较强的桡足类,主要靠滤食其无节幼体来抑制桡足类的生长。因此,放养鱼种的不同也导致了水体浮游生物不同的种群结构。鲢鱼的滤食作用能够加快养殖水体的物质循环速率和养分的周转率,从而使藻类的生长增加。在实际生产中,一般将草鱼和鲢、鳙进行混养,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养殖水体的空间资源和食物,另一方面,三者间的协同作用,可以改善养殖环境并增加鱼类产量。鲤、鲫食谱广而杂,属于底层杂食性鱼类,既吃动物性食物,又吃植物性食物,动物性饵料以轮虫、摇蚊幼虫以及甲壳动物等为主,植物性食物则以浮游植物硅藻类、丝状藻类等及其碎屑为最主,对水质有一定的净化作用,能使底栖无脊椎动物的丰度大幅度降低,藻类生物量和水体初级生产力增加。3.
藻类对养殖动物的影响3.1
藻类为养殖动物提供氧气和良好的环境养殖动物的生存离不开氧气的供应,藻类的光合作用为养殖动物的存活和生长代谢提供了充足的氧气。藻类在一定程度上能净化养殖水质,有研究表明硅藻和绿藻具有吸附有害物质、保持水质“爽、活”的作用,可用来构建优良藻相,从而达到改善水质的目的。在西施舌幼贝养殖中引入固定化微藻后发现,实验组水体中的氨氮和亚硝酸盐明显低于对照组;有文献也报导了底栖藻类对水体中的氮、磷有明显的去除效果;稳定的波吉卵囊藻和微绿球藻不仅可以提高水中的溶氧含量,还能降低水中的氨氮、亚硝酸盐等有害因子的浓度,从而达到净化污水和保持良好水环境条件的作用。藻类的生长繁殖有改善底质的作用,生活在底层的藻类其光合作用可为底泥中的细菌提供氧气,促进其分解底泥中的有机质,从而间接地改善底质。另外,藻类的繁殖可消耗底泥中过多的氨氮,从而净化底质。3.2
藻类为养殖动物提供饵料藻类特别是微藻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氨基酸,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有研究表明,螺旋藻的粗蛋白含量高达69.3%,且氨基酸的种类齐全,且由于其细胞壁纤维素含量很少,其所含蛋白质很容易被动物消化吸收。微藻的脂肪含量也很高,检测得到20种微藻脂肪含量大都超过15%,其中金藻门的含量一般均在20%以上。且所含的脂肪酸中有很大一部分为多不饱和脂肪酸,它们是许多水产养殖生物幼体存活和发育的必需脂肪酸,如硅藻门含有丰富的二十碳五烯酸,金藻门含有丰富的二十二碳六烯酸。藻类还含丰富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如生物素,叶酸,钙、镁、铁、锰、铜和锌等,它们是参与养殖动物的新陈代谢中许多酶的辅助因子。3.3
藻类可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养殖动物的抗病能力有研究表明在凡纳滨对虾养殖水体中引入波吉卵囊藻和微绿球藻,发现对虾的血细胞数目、血清蛋白含量以及酚氧化酶、超氧化物歧化酶、溶菌酶、抗菌酶的活性都较对照组有显著提高。对小球藻的研究表明:小球藻中含有的小球藻生长因子能激活淋巴细胞,增强水生动物机体免疫能力。藻类的生长可抑制致病菌的生长,从而间接地提高养殖动物抗病能力。研究认为,微藻由于体积小,生长迅速,与水中不良微生物竞争可优先占得生态空间,从而抑制不良微生物例如弧菌的滋生,提高养殖动物免疫力;另一方面,藻类能产生抗生素类物质,可以杀死水中的致病菌,提高养殖动物的免疫力和抗病力。3.4
藻类对养殖动物的危害有些藻类的生长繁殖是对养殖动物有危害的。研究发现一些甲藻在繁殖过程中,可产生多种神经毒素,引起养殖鱼体的神经麻木、代谢失调及呼吸障碍,严重时可导致死亡。水体中的青泥苔和水网藻大量繁殖时,因消耗水体中的养分使水质变得清瘦,也可导致养殖鱼类特别是苗种被缠绕致其呼吸困难或者无法摄食而死亡。养殖鱼塘三毛金藻中毒的鱼体,大多停留在四角及浅水池边,头朝岸边整齐排列,在水下静止不动,无浮头现象,受到惊吓也没有反应;观察死亡鱼体,可见鱼体体表鳍基部充血,鱼体后部颜色变浅;鳃内有大量粘液,鳃丝轻度腐烂;解剖鱼体后发现其肠道无食,无明显病灶。

肥水是转水处理后必须采取的一个主要措施。水质处理完后,可施生物有机肥等肥水。因为转水后水体中总氮含量均偏高,调节水体氮、磷比有利于浮游植物的生长,同时也降低了水体中氮的浓度,使水体实现生态平衡,达到肥水的目的。

当前,国内尚无任何一例商品化海洋生物疫苗。如果生物疫苗被研制出来,养殖户就不用担心鱼苗死亡而使用抗生素为鱼苗消毒了。

有的藻类其死亡后分解会产生有害物质,如微囊藻死亡后,其蛋白质分解产生的有毒的羟胺和硫化氢会毒死鱼类。此外,藻类如若大量繁殖,然后迅速衰败,死亡的藻类会在底部不断积累,其腐烂分解会消耗水中大量的氧气,使水体特别是底部严重缺氧,对养殖动物造成不利的影响。

(中国渔业报)

(广州日报 2014年10月)

(来源:《中大水生通讯》第58期 作者:广州市诚一水产科技有限公司
白小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