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阅读“限塑令”,自2008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据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统计,7年来,全国累计少用塑料购物袋140万吨左右,相当于节约840万吨石油。实施“限塑…

春节期间外出人员返乡过年,大家又忙乎起来,抓住时机,认真做好孕检、流动人口清理、孕前优生等工作。“
产后血压还高吗?有没有按时去复查?”“宝宝体重这个月增长了多少?预防针按时打…
春节期间外出人员返乡过年,大家又忙乎起来,抓住时机,认真做好孕检、流动人口清理、孕前优生等工作。“
产后血压还高吗?有没有按时去复查?”“宝宝体重这个月增长了多少?预防针按时打过了吗?”近日,全椒县古河镇计生专干又一次对所联系辖区的已婚育妇家里进行随访。

今天是2月16日,春节后开工第二天。伴随着整个亚太地区股市的报复性上涨,我们饲料行业龙头企业的表现也是相当强劲。不同于15日开工第一天的不温不火,16…

核心阅读

在走访的过程中,计生专干对新生儿妈妈进行了哺乳期和产后的保健宣传,同时对有需要办理证件的家庭进行全程代办,耐心宣讲计生二孩政策放开的内容,积极宣传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和优生优育保健知识,引导育龄妇女优生优育。在“以人为本,变管理为服务”的原则指导下,计生专干积极开展随访工作,针对不同群众“对症下药”:进新婚夫妇家庭,送生殖保健及优生优育知识;进在孕妇计生家庭,送健康检查及孕期保健知识;进产后计生家庭,送育儿知识及避孕药具,进育龄妇女家庭,提供免费孕检;进外出务工家庭,登记变更信息。

今天是2月16日,春节后开工第二天。伴随着整个亚太地区股市的报复性上涨,我们饲料行业龙头企业的表现也是相当强劲。不同于15日开工第一天的不温不火,16日正邦以5.77%的涨幅领衔,上市饲料企业打出一炮开门红。

限塑令,自2008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据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统计,7年来,全国累计少用塑料购物袋140万吨左右,相当于节约840万吨石油。实施限塑令以来,各地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通过走访,提升人口计生基层随访服务质量和水平,拉近了村居和群众的距离,进一步密切了干群关系,真真切切的践行了群众路线,为民办实事,提高了育龄群众的满意度。

图1 截止2月16日15:30分上市饲料企业股票

既少花冤枉钱,又环保,再说也习惯了。长期买菜购物的退休老人吴刚说,限塑后,他开始习惯采购时自备购物袋。

从16日收盘来看,正邦5.77%的涨幅最高,其次是禾丰木业上涨了4.16%,再次是天邦上涨了3.91%。除了新希望、唐人神处于停牌期间,其余上市饲料企业股票均表现为上涨。

限塑令实施7年有余,正如吴刚所说,全国多地都在发生着变化。

大型超市购物时,顾客自带装备渐成习惯

2月16日,记者来到位于吉林长春市绿园区的一家大型外资超市。往日,水果蔬菜摊前随处摆放的手撕袋消失不见,当顾客将选好的水果蔬菜拿到称重处时,工作人员才拿出袋子包装称重。

一年下来,我们超市塑料袋的销量降低到禁塑前的1/3,许多顾客都是自带装备来购物。超市副总经理张雪峰说。

记者获悉,2015年1月1日起,吉林省开始禁止生产、销售、提供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塑料餐具,成为全国首个全面禁塑的省份。从那时起,类似于张雪峰工作的超市,不管是超市免费提供的手撕袋,还是顾客付费的手提袋,全是聚乳酸全降解食品袋,而且来自吉林省报备信息的可降解塑料袋生产企业。吉林省政协委员卢冶说,不经意间,发现身边快餐店的塑料餐盘、叉子都已是可降解的了。

目前,吉林省已初步形成市场供应主渠道,一线大型连锁超市已与生产企业建立了稳定的供应关系。吉林省发改委副主任宋刚介绍,全省大型商场不可降解塑料产品替换率达到90%。

然而,记者走访了长春市一家较大的农贸市场和光复路小商品批发市场后发现,从顾客手里拎的塑料袋,到摊位上摆放的塑料袋,形形色色,却很难见到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街上每天有骑倒骑驴的小贩来送货,一包塑料袋80个,才4块钱。街边卖冻梨的一位大娘说的,就是不符合标准的塑料袋。

显然,限塑令的实施,在农贸市场、大型商场两重天,而记者在云南也发现了这种情况。

2月15日,记者在昆明某菜市场发现,商贩还是习惯用塑料袋简单包装。超市塑料袋都有可降解标志,而菜市场塑料袋更为轻薄,并没有标注是否可降解。对此,多半摊贩表示并不清楚。袋子小,用用没啥!一位摊贩不屑地说。

黑作坊生产多,基层监管执法困难

在检查中发现,农贸市场几乎看不到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多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二次回收料不可降解购物袋。去年8月,吉林省多部门联合检查组到白城市、松原市和延边州突击检查禁塑令执行情况后,在报告中写道。

吉林省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副处长刘大蔚深有感触,检查时,商户拿出符合标准的可降解塑料袋,可一转身又用起了原来的袋子。

据悉,为减少白色污染,塑料包装袋生产企业必须通过环保部门审批,采取可降解原料。

对此,云南省某基层环保部门负责同志告诉记者,限塑令实施后,该基层环保局再未接到过相关申请。事实上,不少未经审批的黑作坊仍在偷偷生产,有的以配电房为掩饰,有的以生产包装盒鱼目混珠,在其隔墙背后偷偷生产,非常隐蔽。

而据云南省某基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同志介绍,对于菜市场等违规使用塑料袋的行为,大多数时候只能进行宣传教育、收缴违规塑料袋,想要查获黑作坊非常难。此外,在限塑令颁布初期,工商、质检等部门都曾采取专门措施推进该项工作,而随着近年工作转入常态化,力度也有所减弱。

基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执法过程中也存在困难。除了少数肉眼就能看出违规的塑料袋,不少塑料袋基层执法人员也很难分辨到底合不合格。该负责同志说。

专家建议应严控源头

面对仍存在的限塑难点,如何更好管控?

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理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明认为,不达标的塑料袋依然泛滥原因很多,塑料制品符合人们追求方便快捷的生活习惯,替代品还没跟上,对环境污染的后果认识不足,加上相关部门不作为、查处不严、执法缺位、舆论引导不够,才会导致塑料制品泛滥。

关键要从源头控制。刘大蔚介绍,以吉林省为例,不可降解塑料袋主要来源都是外埠,每天仍有大量产品进入吉林。由于缺少相关法律、法规,堵住不可降解产品流入是一大难题。

卢冶认为,吉林成为全国首个全面禁塑的省份,而大环境并未给吉林省禁塑提供便利,反而让吉林省面临多重考验。例如,谈到环保,群众在意识里认可,可在行动上却打了折扣。农贸市场免费提供塑料袋成了习惯,顾客也习惯了这种方便。

对此,云南大学生态学与环境学院院长段昌群指出,塑料制品作为一种刚需,短时间内杜绝基本不可能,只能通过减量化,依靠循环利用、舆论引导、政府技术支持和政策引导来进行抑制。

但在刘大蔚看来,每一点成果都是激励人心的,我们以蚕食的方式展开,大型超市全部占领,逐渐向中小市场进攻。据介绍,吉林省禁塑条例将新增召回制度和罚没处罚,对禁塑实施产品目录制,加强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同时,强化环保部门、食品药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商务部门等多个协同部门的职责。

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初从超市换上可降解的手提袋,不经意间又发现手撕袋也是可降解的。有改变,就有成效。卢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