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买什么鱼?鲫鱼、鳊鱼、草鱼……”昨日上午,象山市场里,在鱼贩子的吆喝声中,市民黄女士买了两条共一斤多重的鲫鱼,中午,她想给全家做个鲫鱼豆腐火锅。
春季,荆门“一江十二库”…

中新网福州3月9日电 (记者 闫旭
沈捷)记者9日从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获悉,落户福州马尾的中国-东盟海产品交易所(简称“东盟海交所”)自上线运营以来,已发展渔企会员125家,其…

老农很困惑,困惑于他所在的县要“撤县设区”。老农说,我们这个县有千年历史,为何要改?面积还是这么大,人口仍是这么多,经济总量等都没变,把“县”改成“区”字就能不一样?就能大发展…

“要买什么鱼?鲫鱼、鳊鱼、草鱼……”昨日上午,象山市场里,在鱼贩子的吆喝声中,市民黄女士买了两条共一斤多重的鲫鱼,中午,她想给全家做个鲫鱼豆腐火锅。

中新网福州3月9日电 (记者 闫旭
沈捷)记者9日从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获悉,落户福州尾的中国-东盟海产品交易所(简称“东盟海交所”)自上线运营以来,已发展渔企会员125家,其中东盟国家会员3家,台湾和香港会员各1家,发展交易商1057家,实现线上总交易量约3.7亿批次,截至去年底交易总额达2409.7亿元人民币。

老农很困惑,困惑于他所在的县要“撤县设区”。老农说,我们这个县有千年历史,为何要改?面积还是这么大,人口仍是这么多,经济总量等都没变,把“县”改成“区”字就能不一样?就能大发展?全县有100多个县直单位、10多个乡镇,100多个村委会,仅换公章、名牌就要花一大笔钱。比如一个镇的大门口党委、人大、政府、纪委的大牌子要换,镇里计生办、财政所、民政所、维稳办……这些“七所八站”都得换,这可是个浩大的工程,就为这区区一个“区”字就要如此折腾,劳民伤财。

春季,荆门“一江十二库”(汉江荆门段;漳河水库;京山县的高关、惠亭、吴岭水库;东宝区的仙居河、象河、岩垱、建泉、黑龙泉水库;掇刀区的新埠河段、龙泉水库、樊桥水库)照例迎来了禁渔期,长达四个月(3月1日-6月30日)。不过,作为全省第二大淡水鱼产地,眼下荆门市100多万亩的养殖水面里,仍有大量的鱼源源不断地运往市场上销售。因此,市民菜篮子里的鱼种类多,从价格低的白鲢到价格较高的鳜鱼都有销售。

东盟海交所于去年3月16日挂牌运营,对大宗海产品现货通过“线上交易、线下交收、跨境结算”的方式进行交易,是中国首家以海产品为主题的线上交易所。目前,交易品种分为鱼类、软体类、甲壳类、加工类、植物类五大类。

老农对我说,听说“撤县设区”要在北京排队审批,这要在北京排队的事就不是很容易,就要到北京跑关系,这跑可不是咱农民跑跑腿,是要真金实银去跑的。听一些老干部说,他们都不喜欢撤县设区,认为设区后不利于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因为我们县是农业大县,离市区比较远,且工业化程度又不高,以后搞建设是“鞭长莫及”……在任干部大都不敢说,一些退休老干部去上访,市里就给县里施压,于是县里就派人做这些老干部的思想工作,还专门成立了综合协调组、人大、政协、宣传、社会稳定等七组,人大、政协两组着重在做好离退休老干部的工作,包片包人,不再出现老干部上访的事。

宁夏来的客户正在调运鲤鱼。

东盟海交所于去年10月推出“电子议价交易模式”,迅速活跃了线上交易,现日均交易量约600至700万批次,交易额约30至40亿元人民币。

“撤县设区”,这个连老农都看得出弊多利少的事,一些地方为何还要热衷于搞,无非为了城市扩张,贪大求全。其实,县和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规划权和建设权,改成区后,把规划权和建设权上收,有利于大型城市在自己的辖区内进行统一规划。这“撤县设区”劳民伤财不说,还制造了不稳定因素,影响社会和谐。

一车鲫鱼刚刚运到批发市场。

交易所主席江雄介绍,交易所吸纳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海产品生产、加工、贸易企业及拥有大宗海产品和海产资源的龙头企业为会员,采用互联网
交易所
电商的新模式,帮助企业拓展产品销售渠道,实现跨境贸易、投融资结算便利。

在中国,当一个地级市想把下边的县变成区,可以说大都会成功,尽管这个县的老百姓不愿意,但不愿意的没有发言权,有发言权的县领导得“无条件服从大局”,最多能说的是要求原有利益格局不变。也有的县不同意,通过组织程序向上反映,但往往也是“胳膊扭不过大腿”,最后还是县变成了区。但也有的地方出现集体抗议后,却阻止了“撤县设区”的步伐。2013年5月16日《南方周末》刊登了《撤县设区长兴不高兴》。2013年5月8日,浙江长兴因“撤县变区”酿就一场风波。面对汹涌民意,湖州市决定暂停“撤县设区”计划,并派出调研组进驻长兴倾听民意。报道说,为了说服长兴,湖州承诺“五不变”–名字不变、区域范围不变、财政体制不变、县级管理权限不变、县级管理体制不变。但该县部分领导干部仍站出来说“不”–两百多名老干部上书县委,县委四套班子全部反对。

价低量多,鱼成了餐桌上荤菜里的白菜

在福建省政府去年发布的《关于支持福州新区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支持东盟海交所加快发展的十三条措施,推动东盟海交所在“海丝”沿线主要国家设立分中心;《福建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方案》中,东盟海交所亦被列为八大“海丝”重大平台之一。

他们为何反对,显然是利益诉求,长兴县财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长兴作为浙江财政省直管县,财政80%留给自己,20%交给省里。变成区之后,一半要交给湖州。假设长兴2013财政收入70个亿,变成区,就有35亿要给湖州。”“变区之后,审批权、规划权被湖州拿走,长兴还怎么活?”长兴县招商局官员陈国庆对也不无担忧地说,一个大项目本来要投在长兴,但湖州可能会统一规划,放到其他区。企业家们更是坐立不安。“在县里办事,部门之间经常踢‘皮球’,变成区后,还要跑到30公里外的湖州,那就更难了。”长兴某镇一家热电材料厂老板忧心。当然,最为不满的还是普通老百姓。有关“撤县变区”的讨论,迅速铺满“长兴吧”的首页并不断刷新。“优质资源一定向市区聚集。有一天你小孩要上学、看病,发现长兴好点的老师、医生都得跑到湖州了。”还有网友还想象:“日后大项目大投资都被湖州拿到市区发展,这会给长兴带来什么?基础建设萎缩,财政投入缩水,城市发展停滞,外来投资减少,人才大量流失,房价下跌……如此恶性循环。”(2013年5月16日《南方周末》)

荆门城区的哪个菜场都少不了鱼。北门市场进门处就有好几个鱼摊,象山市场里一字排开的鱼摊少说也有十多家,都是卖的淡水鱼。常见的大宗淡水鱼有:草鱼、鲢鱼(又叫白鲢)、鳙鱼(又叫花鲢、胖头鱼)、鲫鱼、鳊鱼(又叫武昌鱼)等,还有黄颡鱼(又叫黄骨鱼)、乌鳢(又叫黑鱼)、黄鳝、泥鳅、甲鱼、鳜鱼等特色水产品

当前,东盟海交所与马来西亚合作方就马来西亚分中心事宜已进入实质性商务谈判和业务审批准备阶段;缅甸分中心已着手筹备,缅甸渔业局有意向在东盟海交所设立缅甸渔业办事处,负责缅甸渔业与中国渔业的对接工作;与日本长崎鱼市场的合作也正在进行中。

比如我了解的几个“撤县设区”的县,与市距离较远,可以说市的带动力量不大,改成区对当地颇为不利。因为城市建设很难辐射到这较远的区,其城市建设就会日渐衰退,从而沦为城市的边缘,陷入“假性城市化”的陷阱。

“今年鱼价比较平稳!”李师傅在象山市场做了好几年鱼生意,他说,除了黑鱼、黄骨鱼价格高一点,其他的鱼大多比较便宜。草鱼卖5.5元/斤,鲫鱼、鳊鱼都是6.5元/斤,花鲢卖7元/斤,白鲢3元/斤,黄骨鱼和黑鱼贵一些,卖价15元/斤,鳜鱼40元/斤。摊贩们表示,现在鱼的货源足,量大的可以提前订货。一般来说,鲫鱼、鳊鱼个人买得多,餐馆喜欢买草鱼。

结合对台特色,福建省商务厅已向国家商务部申请,拟以东盟海交所为试点单位,将大陆对台贸易的ECFA协议中的水产品早收清单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农业大县也“撤县设区”,这是很荒谬的事情,因为一旦农业大县扎堆“撤县设区”势必影响粮食安全。撤县设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标志着将永远告别以农业为主的发展道路,而融入城市大都市,迈上城市化和工业化发展的新台阶。这些农业大县本应以农业为主,确保粮食生产,但一旦改为区,工作重点转移后,就不再是以农业为主,而是以城市建设为主。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投入扩大,农业投入就减少,甚至很多时候出现农业、农村、农民补贴城市的现象,农业就可能基本被放弃了。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可能会蚕食耕地,还会使乡村进一步败落。由此,对于可能出现的“赤脚市民”群体要引起足够重视并加以谨慎对待,否则后患无穷。再说,国家对这些农业大县一直在大力扶植,撤县设区、设市工作重心转移后,投入的巨额资金会不会付诸东流?

草鱼、花鲢、白鲢产量高销量大

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该交易所将坚持共赢理念,进一步提升以中国-东盟为整体区域的海洋渔业经济在全球的地位。(完)

近年来,城市建设“贪大求全”之风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甚至连一些地级市也提出雄心勃勃的建设“国际化大都市”规划。中国城市建设无序发展,原因是没有控制好开发强度,没有划定城市开发边界。早在去年3月,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就表示,经过30年经济快速发展,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由于人口过于向大城市集中,使得特大城市城市病,例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城市管理成本升高等问题无法得到解决。部分发达国家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城市带、城市群,城市连绵区,以此来化解巨型城市病的经验是值得借鉴。徐匡迪还认为,我国已经是世界上大城市、特大城市最多的国家,新型城镇化必须严格控制特大城市的盲目扩张,发展中小城镇(2015年3月21日中国经济网)。

论起吃鱼,生活在“鱼米之乡”的荆门人当仁不让。豆瓣鲫鱼、红烧鳊鱼,胖头鱼火锅属于家常菜,草鱼一般用来做红烧鱼块或者糍粑鱼。黑鱼切片爆炒或下火锅,味道没得说!从杨家桥往钟祥方向走,荆钟公路北侧的聚四海水产品批发市场里,有骑着小三轮、车厢里装着氧气瓶的本地鱼贩,也有外地来的大货车。

由此可见,不能再任由“撤县设区”无序地开展下去,必须在倾听民意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地谨慎为之。

彭师傅和鱼打了30年交道,既养鱼也卖鱼。他说,荆门产量最大、销量较好的当属花白鲢和草鱼,“好养也好卖。”另一位水产品批发商刘师傅也有自己的鱼池,他说,荆门的鱼不仅卖本地,还销往河南、山东、四川、新疆等外地市场。

文/洪巧俊

荆门市聚四海水产品批发市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庭云告诉晚报记者,每年9月至次年4月是鱼类销售旺季,该市场平均每天水产品销量可达到100多吨,其中有80%—90%都是销往外地。“来自辽宁、新疆、内蒙、山西、陕西、河南、江苏、四川等地的客商,一车就拖1万斤到3万斤的鱼。”丁庭云说。

荆门城区菜场上的鱼来自哪呢?聚四海水产品批发市场工作人员高天介绍,一多半是自产自销,只有一小部分是在批发市场进鱼。

荆门鱼谁在吃?

40%销本地40%销外地20%加工

我市河流纵横,水资源丰富,全市有汉江水系、漳河水系、长湖水系、府环河水系四大水系,可养水面180万亩,2015已放养面积134.62万亩。我市大型的水产品养殖基地主要分布在沙洋县、钟祥市、京山县,东宝区、掇刀区、漳河新区、屈家岭管理区也有零星分布。

晚报记者从市水产局了解到,2015年我市水产品总量达55.1万吨,稳居全省第二位。其中养殖产量52.53万吨,占总产量的95.4%;捕捞产量2.55万吨,占总产量的4.6%。在我市的水产品中鱼类有47.87万吨,占水产品总产量的86.91%。

目前,我市水产养殖环境良好,技术成熟,在养殖的鱼类中,除草鱼、花鲢、白鲢、鲫鱼、鲤鱼、鳊鱼等常规鱼类外,我市着力发展的“、鳖、鳝、鳅、小龙、螃、大鲵、乌鳢、全雄黄颡鱼、鳗鲡”等十大特色水产品种也走在了全省前列。

市水产局产业发展科科长吴广兵介绍,我市淡水鱼种类十分丰富,品种多,品质好,产量高,供应本地市场绰绰有余。目前,我市生产的水产品有40%在本地销售,40%销往外地,还有20%的水产品直接用于加工。

“荆门属于产鱼大市,并且鱼类品质优良,很受全国各地商户的欢迎。本地鱼外销有很大一部分是运往北方各省市,其中鲤鱼基本上都是外销了,荆门人一般不吃鲤鱼。”吴广兵说,除了鲤鱼,个头大的草鱼、青鱼也很受北方人民的欢迎。“北方人喜欢吃大鱼,一般十斤以上的鱼在他们那里卖得很好。每年,外地的商户要从我市调运走20万吨左右的各类鲜鱼。”

鱼市场“钱景” 如何?

采访中,不少鱼贩都反映常规大宗淡水鱼的行情不大好。水产品批发商彭师傅说,他最多时有1300多亩鱼池,现在只有700多亩了,今年可能会减到500多亩。

对此,聚四海水产品批发市场工作人员高天表示,现在鱼价不高是受供需影响。同时,一些水产品加工企业对鱼的需求量少了,加上人们饮食习惯有所改变,腊鱼等腊货销量受到一定的影响。

说到常规大宗淡水鱼鱼价的不景气,吴广兵分析,这是受全国大环境的影响,“去年草鱼的价格下滑很厉害,花鲢、鲫鱼、鳊鱼价格比较平稳,总体来说是因为产量提高了,外销市场开拓不足,本地需求量比较平稳,造成了草鱼等常规鱼鱼价有所回落,部分养殖户把鱼存塘待价而沽。”另外,广东等南方地区淡水鱼养殖也比较发达,抢占了一部分南方市场,对我市鱼外销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因为部分养殖户去年部分压塘的鱼没有卖完,市场上供应量还是很足,后期鱼价会怎样变化还是要看全市以及全国的总形势。

业内人士认为,我市水产养殖要像调整工业结构那样,进行“供给侧”改革,根据市场走向选准养殖品种,鲜鱼才不会出现“白菜价”,养殖户才有利可图。(记者
李力 吕书慧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