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早在2003年就与秘鲁政府就牛肉及牛肉制品出口问题达成了协议,清除了美国牛肉及其制品出口到秘鲁的障碍,
打开了拉美州市场上牛肉及其制品消费增长最快的市场之…

一头病害生猪,进入机器,只需1个周期,便被分解成1斤不到的有机肥料。日前,笔者在重庆市璧山区璧城屠宰场,亲眼见识了动物无害化降解处…

李庭亮的“羊圈”
天刚亮,清凉的晨雾还未散去,在宜宾县凤仪乡普选村广春组的一处陡峭山崖上,村民李庭亮正和其弟李向一起围堵、抓捕野山羊。现场人声,羊叫声,串…

美国政府早在2003年就与秘鲁政府就牛肉肉制品出口问题达成了协议,清除了美国牛肉及其制品出口到秘鲁的障碍,
打开了拉美州市场上牛肉及其制品消费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一头病害生猪,进入机器,只需1个周期,便被分解成1斤不到的有机肥料。日前,笔者在重庆市璧山区璧城屠宰场,亲眼见识了动物无害化降解处理机的“神奇”。

李庭亮的“羊圈”

2015年,美国出口到秘鲁的牛肉和牛肉制品总额为2540万美元。

璧城屠宰场承担了全区生猪屠宰量的70%,日均屠宰生猪600多头。经检疫、检验不合格的生猪,病死的生猪,统称为病害生猪,平均每月会产生病害生猪30头。按照传统无害化处理方式,屠宰场将利用焚烧炉对病害生猪进行焚烧处理。每焚烧一头病害生猪,耗时4小时以上,消耗柴油约为10斤,且排放油烟,造成空气污染,工人需时刻在场关注,劳动强度大。

天刚亮,清凉的晨雾还未散去,在宜宾县凤仪乡普选村广春组的一处陡峭山崖上,村民李庭亮正和其弟李向一起围堵、抓捕野山羊。现场人声,羊叫声,串成一组致富脱贫的美妙乐章。

虽然自2009年秘鲁与美国签订的《贸易协议》生效以来,美国出口到秘鲁的牛肉及其制品量大幅增加,但同时也受到了秘鲁政府在2003年对于进口牛肉要求各种证认的影响,出口量还是不理想。

“动物无害化降解处理机根据微生物降解有机物的特性,利用持续高温杀灭病原微生物、微生物发酵等多种原理和技术,经过多重工艺,把病害生猪制成有机肥。”区动监所相关负责人介绍。

在宜宾县最南端,普选村处于四川云南分界的关河边,距离宜宾县县城单面车程就要近4个小时,多数村民生活困难。而村民李庭亮的不甘落后,谋划起“养羊大计”,要让“野山羊”为村民照亮了通往外界的致富路。

在这次签署的协议中,秘鲁政府取消了这些障碍,允许美国牛肉免检进入秘鲁市场,同进对美国其它农业产品进入秘鲁市场也放宽了政策。

动物无害化降解处理机,不仅能高效处理病死生猪,一个周期一批次最多同时处理8头;而且采用全自动技术,人工成本低;机器只消耗电能,节能环保;生成的降解物能作为有机肥料,实现了循环利用,可以说是一举多得。“下一步,我们将把该处理机在全区其他屠宰场进行推广应用。”区动监所相关负责人说。张承刚

腿残了还有一双健全的手

第一食品网原创稿件,严禁抄袭,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高晓川

“咩……咩……”“快拦一下,两边堵住,别让羊跑了……”

近日,记者走进普选村广春组,在李庭亮的带领下,来到他口中所说的“羊圈”:陡峭的山崖,仅可一人通过,非常危险,山崖上有四五个串联共通的石洞,到处都是山羊的粪便。“这山洞,这羊,就是我的希望。”看着这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山羊,李庭亮说,“虽然我的腿残了,但我还有一双健全的手,养羊就是我的事业。”

现年45岁的李庭亮,有9级伤残。2014年10月,在内昆铁路上修理搅拌机时,遭遇事故,导致其左脚大小骨断裂,粉碎性骨折。从此,他便不能再像常人一样行走,更不能干重活。一时间全家人都陷入绝境,就连后来考上重点高中的大儿子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只好辍学外出打工。

但李庭亮并没放弃希望,在家休养的时候,他想到了父亲去世后留下的那40只山羊。为什么不能搞山羊养殖呢?他开始谋划自己的“养羊大计”。

山羊放归自然出乎意料回收“巨款”

“听说现在的人都喜欢绿色食品,喜欢吃野味,为啥不能养野山羊呢?”李庭亮打起了关河周围几千亩荒坡的主意,这些荒坡因陡峭而无法耕种,但有丰富的草料,正是放羊的好地方。他决定将山羊“放归自然”。李庭亮说,他只是偶尔放一些盐巴在羊的栖息处,给它们开胃,其他时间就都远远看守着。羊从来不回家,天亮就成群结对到山上去找吃的,天黑就回关河边的山洞里睡,成了真正的“野山羊”。

“这种养羊的方式本身就是山羊养殖的一大特色,养出的羊肉质细嫩紧密,口感鲜美,村里哪家过红白喜事都在他这儿买。”说起李庭亮,普选村村主任李小波不住地竖大拇指。

据李庭亮介绍,他每年都能卖出去10多只,一斤羊能卖18元,一年就能收入近2万元,对这个原本困难的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这也坚定了李庭亮通过养殖野山羊脱贫致富的想法。

产业壮大川滇汉子盼望销路更宽

李庭亮靠养羊自力更生的故事在当地传为佳话,但尝到甜头的他并没有忘记村里的人,而是主动联系周边一些残疾人搞养殖,将自己的种羊低价销售甚至免费送给他们,鼓励他们乐观生活,走出困境。

在李庭亮的苦心经营下,他放养的野山羊数量不断增长,一年多来,已从父亲最初留下的40只羊增长到现在的200多只羊。

“当时只考虑到我们这儿的地理优势,却并没想到这也是劣势。”李庭亮说,由于凤仪乡位于宜宾县最南端,普选村更是处于四川云南分界的关河边,距离宜宾县县城单面车程就要近4个小时,路程太远,加上自身的文化水平不高,不懂得宣传和营销,致使大家根本不知道他养殖的野山羊,所以没有市场资源,而购买者只局限于周边农村的散户,销量好的时候一年也只能售出20多只。李庭亮期盼,今年野山羊能有更宽的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