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各单位坚持边学边查边改,促进学深悟透、融会贯通,注重实际效果、解决实质问题。
发改司开展专题学习研讨10次,坚持边学习、边调研、边解决问题,将充分发挥林业产业功能、加强林业产业信息整合和发布等问题形成清单,扎实检视整改,加快推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和林业产业发展等工作高质量发展。坚持调研与工作实际相结合,运用实地查看、一线体验、集中座谈等多种手段,深入思考谋划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难点重点、林业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林下经济及经济林发展的政策需求、林草产业助推精准扶贫的典型经验和路径等重点工作。
退耕办要求,要准确把握主题教育总体要求,通过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在学深悟透、融会贯通、真信笃行上下功夫,进一步提高运用科学理论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要认认真真找问题、脚踏实地搞调研、扎扎实实抓整改、知行合一抓落实,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要紧密结合实际,为推动退耕还林工作高质量发展,建设生态文明、美丽中国贡献力量。
国际竹藤中心要求,要找差距、抓落实,坚持问题导向,立足竹藤科技创新,为竹藤事业高质量发展作出新的贡献。要继续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要论述精神,在学深弄通做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下功夫,真正让践行初心使命成为每一位党员干部鲜明的政治品格。要把学习抓紧、把问题找准、把整改抓实、把工作抓好,确保主题教育各项工作高质量高标准完成。
责任编辑:刘迅

日前,浙江省林业局、省民政厅、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省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意见》,提出加快推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具体要求和举措。
《意见》提出,通过开展森林古道修复和森林休闲养生城市、森林康养小镇、森林康养基地、森林人家、森林氧吧等系列创建活动,经过4-7年的努力,浙江基本形成布局合理、类型多样、功能完善、特色突出的森林康养发展格局,逐步建成集医疗、养生、康复、保健、旅游、教育、文化、体育等于一体的新型林业产业体系,成为国际知名的森林康养目的地和森林康养大省。具体目标是:争取到2022年,创建省级森林休闲养生城市10个,命名省级森林康养小镇30个、森林人家300个,认定森林康养基地100处、森林氧吧500个;到2025年,争取创建省级森林休闲养生城市15个,省级森林康养小镇100个,命名森林人家500个,认定森林康养基地200处、森林氧吧1000个,修复森林古道150条。
浙江将通过完善森林康养标准体系、开发森林康养新产品、培育发展各类市场主体、不断完善网络营销体系等措施,加快构建全省森林康养产业体系。今后重点发展的四类新兴业态是:森林康养+医疗、森林康养+食品、森林康养+文化、森林康养+体育。全省将通过提升森林康养资源和环境、加强基础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提升森林康养服务水平、加强科学理论研究、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加强舆论宣传引导等,提升森林康养发展能力。
《意见》还明确了强化组织领导等保障措施,鼓励各地加快推进森林康养与医疗卫生、养老服务、中医药产业融合发展;鼓励依法将符合条件的以康复医疗为主的森林康养服务纳入医保范畴,康养费用按规定用医保支付报销;鼓励有相关资质的医师及专业人员在森林康养基地规范开展疾病预防、营养、中医调理养生、养老护理等非诊疗行为的健康服务;积极支持社会力量利用森林康养资源建设特色养老机构等。
浙江有61%以上的森林覆盖率和近1亿亩山林,发展森林康养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生态禀赋。目前,浙江省已建省级以上风景名胜区59个、森林公园128个、湿地公园61个、地质公园14个、自然保护区26个,有世界自然遗产1处。2018年,全省森林康养和生态旅游年接待游客4.1亿人次,产值达2084亿元,占全省林业总产值的1/3,已经成为浙江林业第一大产业,实现了林农获收益、市民得健康、生态受保护、产业促发展的发展格局。
责任编辑:刘迅

镜头中的红嘴蓝鹊 齐文化摄

7月6日,晨曦微露,53岁的修武县西村乡淹井河村村民齐文化就出门了。他背上一袋玉米糁,沿着蜿蜒的田间小路,往深山中的密林走去,那里,有一群宝贝在等着他。
一个小时后,齐文化来到一处秘境,这里三面环山,鲜有人至。在一处浅滩旁,齐文化弯下腰,细心地把杂乱的树杈、碎石归置到一边,然后把带来的玉米糁均匀撒开。
齐文化款待的是一群珍贵的鸟儿,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腹锦鸡、勺鸡,还有红嘴蓝鹊等。今年,已经是齐文化为这些鸟儿服务的第3个年头了。精心喂养,是为了吸引这些鸟儿来这里当模特儿,向摄影爱好者展示飞腾跳跃的优雅身姿。
这些鸟儿能带着我们致富。齐文化笑嘻嘻地说。
淹井河村位于太行山自然保护区,自然风光宜人,鸟类资源丰富。齐文化早年间就将自家房屋改建成了能容纳二三十位游客的民宿。每年春秋时节,络绎不绝的游客能为他带来四五万元收入。
2016年,爱好摄影的齐文化先后到平顶山、三门峡考察后,决定在村里成立观鸟合作社,带领村民共同致富。
先期加入合作社的有十几人,他们在齐文化的带领下,在山里寻觅到了最适合鸟儿生存、也最适合搭建摄影棚的秘境。社员们在齐文化的带领下,坚持每天为鸟儿投食。
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鸟儿来吃食的场景。今年73岁的合作社成员廉乐义告诉记者。
因为野生鸟类天生敏感,不轻易露面,2016年开始喂食后,只见到玉米糁减少,却从来没见过鸟儿的真容。直到2017年开春后的一天,廉乐义在喂食后没多久,竟然看到几只红腹锦鸡伸展着彩色的翅膀飞来这里,廉乐义赶紧回去把好消息跟社员们分享。
齐文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摄影机位100元一天,食宿另算,每位拍摄者来一次至少要拍摄两到三天,这样,一年下来,少说有几十万元的收入。刨去搭建摄影棚和饲料的成本,每个社员到年底分上四五千元不成问题。
观鸟合作社成立后,每个社员都自觉成了鸟儿的守护者。对于大自然馈赠的这笔独特的财产,村民们懂得感恩,比以前更注意保护森林、爱护鸟类。现在大家都教育孩子们不要打鸟。廉乐义说。
采访结束后,齐文化拿出相机,向记者展示他拍摄的鸟儿,画面中,被称为鸟中凤凰的红腹锦鸡舒展着五彩的翅膀,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下,婀娜多姿,仿佛正带着村民们的致富梦飞向远方。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