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至5日,中国森林旅游美景推广计划中央媒体采访组走进江西资溪、鹰潭、德兴和浮梁,对江西省森林旅游工作进行深入、全方位的报道。本次活动以好森活,在江西为主题,由中国绿色时报社、江西省林业局共同主办。
中国森林旅游美景推广计划旨在发挥主流媒体的引导作用,充分挖掘森林旅游资源内涵,推动森林旅游产业发展,向公众推介体验休闲、健康养生、亲近自然的优质森林旅游目的地。本次活动采访团共邀请了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新社、农民日报、第一财经日报、科技日报、凤凰网、中国网、中国旅游报、中国自然资源报的媒体记者以及资深旅游网红参与。
采访团先后到资溪县大觉山5A景区、鹰潭市上清国家森林公园、德兴县大茅山风景名胜区和荣兴苗木公司、景德镇市瑶里国家森林公园、花千谷国家森林体验基地,就森林公园保护与开发、森林体验基地建设、森林旅游业态、森林康养、科普研学、国家森林旅游示范县创建、乡村森林公园试点建设以及少数民族民俗文化、旅游扶贫等进行了采访,通过开展采访座谈、旅游体验、走访农户等形式,宣传森林旅游发展经验,讲述森林旅游美景故事,让更多公众走进江西,享受江西森林之美。
江西省森林覆盖率高达63.1%,居全国第二位。目前全省有森林公园182处,其中国家级50处、省级120处、市县级12处;自然保护区190处;湿地公园99处。
2018年,江西省森林旅游年接待人数突破1.64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937.2亿元,森林旅游已然成为全省朝阳产业,绿色富民产业。梅岭国家森林公园的中国国际都市森林休闲节、三百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生态旅游节、陡水湖国家森林公园的赏枫节、明月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月亮文化节、三爪仑国家森林公园的漂流文化节等节日已成为江西森林旅游品牌。
责任编辑:刘迅

继上海开展强制垃圾分类之后,北京的垃圾分类立法工作也提上日程。近日,记者从北京市城管委了解到,《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对个人也要明确垃圾分类的责任,且罚款不低于上海。

根据党中央部署,按照国家林草局党组实施方案,结合专员办工作实际,7月1日至5日,云南专员办紧紧围绕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开展了为期一周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读书班集中学习。全办干部职工参加学习。
读书班学习会采取领读和听读相结合、集中自学和个人自学相结合、理论学习和交流研讨相结合的方式,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进行了全面系统、原原本本的学习,引导全体干部职工深刻领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体系、核心要义、理论品格和其中贯穿的方法论,提高了运用党的创新理论指导和推动林业草原工作的能力,实现了此次主题教育理论学习有收获、思想政治受洗礼的目标。
党组书记史永林强调,全办干部职工要准确把握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总要求的丰富内涵,进一步多学多思、多学多想,在学深悟透上下功夫,在融会贯通上下功夫,在学以致用上下功夫,牢牢把握执行党的决策部署与生态文明建设结合这一主线,推进主题教育与云南省林业草原监督管理工作紧密结合,切实在学习教育中查摆问题、检视问题、整改问题,推动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谱写新时代的新篇章。
责任编辑:刘迅

资料图:上海虹桥火车站内的垃圾回收箱 殷立勤摄

和上海不同的是,北京的垃圾分类标准将垃圾分为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它垃圾和可回收物。北京每天会产生将近2.6万吨的生活垃圾,目前全市29个垃圾处理终端设施都在满负荷运转。垃圾如果清运、处理不及时,就会给居民日常生活带来很大影响。

近些年,北京的垃圾分类是在爬坡前行,不断升温,但远未沸腾。可以说,北京的垃圾分类已经从宣传教育悄然向制度立法转变。那么,北京的垃圾分类到底何时进行,怎么进行?和其他城市相比又有哪些区别呢?

北京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不分类就违法

作为先行开展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上海推动垃圾分类也引起一些城市效仿。6月18日,北京市城市管理委主任孙新军在直播访谈节目中表态,北京也将推动垃圾分类立法。垃圾再不减量,首都不堪重负!垃圾分类的主力在基层,决定因素也在基层。垃圾分类的管理责任人不组织分类,或者分类不符合要求,拒不整改的,要移交执法部门处罚。要逐步建立不分类不收运这种倒逼机制。以后你住的小区,垃圾如果不分类,或者分不好,环卫工人就会拒收。如果三天垃圾不收,这个小区就没法待了。

据了解,早在2012年,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了政府部门、物业等管理责任人、收运处置单位、垃圾产生单位的责任和罚则。但是物业等管理责任人对居民个人参与垃圾分类仍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缺乏约束和强制,导致垃圾分类居民参与率增长缓慢。目前,《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将不光对单位,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以立法方式使软约束逐步硬起来。孙新军说:必须得到立法的支持。《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目前已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不分类就违法。上海已经明文规定,混合投放垃圾最高要处以200元罚款,而北京也不会低于这个数。

为了将北京的垃圾分类工作进展得更加顺利,北京市率先在党政机关开展了垃圾强制分类。其中,在134家中央单位的带领下,有将近2500多家市区党政机关、2300多家公共机构加入强制分类的队伍,这些公共机构包括学校、医院、商超和旅游景点,基本上覆盖了人群集中、垃圾产生量大的区域。

各地垃圾分类虽有不同 但都要对混合投放垃圾处以罚款

除了上海和北京,浙江、河南郑州等省市也都纷纷迈入垃圾分类的强制时代。面对五花八门的垃圾分类方法,不知道您是不是有些一头雾水?下面我们将为您简单对比梳理一下各地的垃圾分类方法。

先来看看目前广受热议的北京和上海。上海垃圾分为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而北京垃圾分为厨余垃圾、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从字面上来看,二者有区别的地方就在于,上海的干垃圾和湿垃圾到了北京就变成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但从本质上来说,二者虽然名称不同,但在投放、运输、处理操作等方面其实都是一样的。

在处罚程度上,目前,上海已经明文规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单位混装混运垃圾,最高可罚5万元。而北京的新修订条例,罚款数额不会低于上海。此外,从实施进展上来看,目前上海可以说是已经进入了全民垃圾分类阶段,而北京正处在爬坡前行期。目前北京市已在全市30%的乡镇街道创建了100个垃圾分类示范片区。今年,示范片区覆盖率将达到60%,覆盖200多个乡镇街道。

再来看看其他城市是怎么施行的。在河南郑州,垃圾分类方法和北京完全相同。而在处罚力度上,根据《郑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未按照规定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的,会先由城市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未改正者对个人处以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以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而在施行进展上,郑州和北京基本相当,今年年底覆盖率要达到70%。

在浙江,生活垃圾的分类方法又玩儿出了第三种花样,共分为易腐垃圾、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四类。和之前对比上海北京时一样,有所区别的易腐垃圾除了我们所熟悉的厨余垃圾之外,还包括产自饭店食堂的残羹剩饭等这类餐饮垃圾,以及生鲜垃圾。值得注意的是,浙江金华的实施进度比北京、郑州都要快,8月1日起金华就将进入严管重罚期,其处罚力度和郑州基本一致。

在台湾,垃圾分类主要分为资源垃圾、厨余垃圾和一般垃圾三类。而在国际上,日本则干脆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具体分类规则由各个县市区自己确定。其实,垃圾分类并没有必然的好与坏之分,只是方式要讲究因地制宜,做法应该是由易到难,由浅入深。我们现在依然处在最初的习惯培养期,需要每一个人从主观上将垃圾分类变成一种生活习惯,逐渐让垃圾分类的强制时代演变成为垃圾分类的自觉时代。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