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是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联合国确定今年纪念日活动的口号为共植未来。我国确定今年纪念日的宣传主题为防治土地荒漠化,推动绿色发展,旨在进一步推进《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在我国的执行,为联合国提出的减贫、粮食保障、水安全以及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提供坚实基础继续贡献中国力量和中国智慧。
荒漠化是地球的癌症
土地荒漠化也叫土地沙漠化。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对荒漠化的概念作了这样的定义:荒漠化是由于气候变化和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等因素,使干旱、半干旱和具有干旱灾害的半湿润地区的土地发生了退化。土地荒漠化被称作地球的癌症。
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非洲西部撒哈拉地区连年严重干旱,造成空前灾难,使国际社会密切关注全球干旱地区的土地退化。沙漠化名词于是开始流传开来。
具体来说,1968年至1974年的干旱期,造成非洲撒哈拉地区夺走了20万人和数百万头牲口的生命。这场旱灾持续时间之长、破坏之大,令世界震惊。它产生的长期经济、社会、政治、环境的影响,引起了人们对荒漠化问题的极大关注。
为此,在1974年12月17日第2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开展防止沙漠化的国际合作的第3337号特别决议提出向荒漠化进行斗争的口号。
1977年8月29日至9月9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了首次联合国沙漠化问题会议,产生了一项全球共同行动的综合的和协调一致的方案;制定了防治荒漠化的7年期限和最后期限;计划内容是对各国在防止沙漠化斗争中采取共同行动的一整套建议。经1977年12月19日联合国大会审查后批准并付予实施。
然而,自那时以来,尽管各国人民都在进行着同荒漠化的抗争,但荒漠化却以每年5至7万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相当于爱尔兰的国土面积。
1984年4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内罗毕召开特别会议,审议和评价七年期限计划的执行结果,发现并未取得预期成果。荒漠化问题不但没有缓和,反而变本加厉。
对于受荒漠化威胁的人来说,荒漠化意味着他们将失去最基本的生存基础。在撒哈拉干旱荒漠区的21个国家中,80年代干旱高峰期有3500多万人受到影响,1000多万人背井离乡成为生态难民。荒漠化给人类带来贫困和社会动荡。荒漠化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生态问题,而是在人类面临的诸多生态和环境问题中,最为严重的灾难。
1992年6月,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与会、170多个国家派代表参加的巴西里约环境与发展大会上,荒漠化被列为国际社会优先采取行动的领域。之后,联合国通过了47/188号决议,成立了联合国关于在发生严重干旱和/或荒漠化的国家特别是在非洲防治荒漠的公约政府间谈判委员会。公约谈判从1993年5月开始,历经5次谈判,于1994年6月17日完成。6.17即为国际社会对防治荒漠化公约达成共识的日子。
1994年10月14日至15日,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签字仪式上,我国政府代表签署了《公约》。
1994年12月19日,第49届联合国大会根据联大第二委员会的建议,通过了49/115号决议,决定从1995年起把每年的6月17日定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旨在进一步提高世界各国人民对防治荒漠化重要性的认识,唤起人们防治荒漠化的责任心和紧迫感。
1996年6月17日,在第二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联合国《公约》秘书处发表公报指出:当前世界荒漠化现象仍在加剧。全球现有12亿多人受到荒漠化的直接威胁,其中有1.35亿人在短期内有失去土地的危险。荒漠化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生态环境问题,而且演变为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它给人类带来贫困和社会不稳定。
《公约》秘书处当时提供的数据显示,到1996年为止,全球荒漠化的土地已达到3600万平方公里,占到整个地球陆地面积的1/4,相当于俄罗斯、加拿大、中国和美国国土面积的总和。全世界受荒漠化影响的国家有100多个,约9亿人
联合国网站在发布今年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活动主题时指出,联合国预测:到2025年,将有18亿人绝对缺水,世界2/3的人口将处于用水紧张的状态。到2045年,荒漠化将导致近1.35亿人无家可归。因此,联合国再次强调《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宣言:我们决心通过可持续生产和消费,可持续管理自然资源,和及时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地球免受土地退化的影响,为这一代及后代的子孙造福。
我国治理荒漠化的探索
我国应对自然灾害有着4000年的悠久历史。大禹治水的故事,都江堰水利工程,大体上就可以说明我国历史上人与自然相抗争的过程。在我国历史上,由于对土地资源的开发利用,再加上生态变化,导致了洪涝、干旱、荒漠化等问题的出现。历史经验证明,土地与水的此消彼长,往往会导致农业结构性的振荡,甚至与土地制度、政权变革关联一起。
新中国的治沙之路最早可以追溯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当时,针对石家庄以北的正定、新乐等7县黄沙漫天、风蚀沙埋的境况,林垦部决定在石家庄组建冀西沙荒造林局,并首次提出了植树造林,防风治沙,变沙荒为良田和果园的奋斗目标。随后,我国在乌兰布和沙漠东缘、东北西部沙地及陕北榆林等地,陆续营造了大范围的防风固沙林。
分布在我国北方的八大沙漠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库布齐沙漠、柴达木盆地沙漠、库木塔格沙漠,由于气候原因,八大沙漠周边的土地沙漠化与荒漠化更加严峻,严重影响了北方气候,甚至造成沙尘暴。
1954年,我国第一个沙漠科学研究站在宁夏中卫建立,麦草方格治沙技术被首次提出,有效阻止了沙漠扩张,保证了包兰铁路安全运营,被世界赞誉为中国魔方。
1958年,在当时物资极为匮乏的条件下,国务院成立治沙领导小组,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国务院第七办公室、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联合召开内蒙古、新疆、甘肃、青海、陕西、宁夏6省治沙规划会议,这是我国召开的首次全国性治沙工作会议,中国科学院治沙队由此正式成立。6个治沙综合试验站相继设立,我国西北沙区定点试验研究布局初步形成。
此后,我国选定了17个典型沙区,根据对同一地点不同时期的陆地卫星影像资料进行分析,也证明了我国荒漠化发展形势十分严峻。毛乌素沙地地处内蒙古、陕西、宁夏交界,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40年间流沙面积增加了47%,林地面积减少了76.4%,草地面积减少了17%。浑善达克沙地南部由于过度放牧和砍柴,短短9年间流沙面积增加了98.3%,草地面积减少了28.6%。此外,甘肃民勤绿洲的萎缩,新疆塔里木河下游胡杨林和红柳林的消亡,甘肃阿拉善地区草场退化、梭梭林消失一系列严峻的事实证明,土地荒漠化最终结果大多是沙漠化。
国家林业局的研究显示,在我国荒漠化土地中,以大风造成的风蚀荒漠化面积最大,占了160.7万平方公里。据统计,70年代以来,仅土地沙化面积扩大速度,每年就有2460平方公里。
而土地的沙化给大风起沙制造了物质源泉。因此,我国北方地区沙尘暴发生越来越频繁,且强度大,范围广。西北的新疆、甘肃、宁夏先后发生强沙尘暴,华北的北京、河北、山东等地因浮尘与降雨云系相遇形成黄泥雨从天而降。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西北地区从公元前3世纪到1949年间,共发生有记载的强沙尘暴70次,平均31年发生一次。而建国以来近50年中,已发生71次。虽然历史记载与现今气象观测在标准上差异较大,但证明沙尘暴现在比过去多得多,是没有问题的。
1978年,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启动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决定在我国风沙危害、水土流失严重的西北、华北和东北地区建设防护林体系。工程规划期限为73年,工程区横跨北方13个省的551个县,总面积达406.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42.4%。
1990年至1994年,我国荒漠化第一次监测数据显示,每年荒漠化增加2460平方公里;而在2005年至2009年的第四次监测中发现,荒漠化开始减少,每年减少1717平方公里。
特别是1991年《水土保持法》颁布实施以来,全国累计有38万个生产建设项目制定并实施了水土保持方案,防治水土流失面积超过15万平方公里。
向世界贡献中国经验
1994年10月14日至15日,我国正式签署了《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自此,我国政府进一步加大了荒漠化防治工作力度,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
1996年起,我国政府进一步强化了全国荒漠化监测体系,这个为我国荒漠化防治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技术支持。第五次监测是在2010至2014年期间,沙化土地以每年1980平方公里速度缩减,荒漠化土地是以每年2424平方公里的速度缩减。
2002年1月1日,我国《防沙治沙法》开始施行,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防沙治沙法》,标志着我国防沙治沙工作从此步人法治轨道,在我国防沙治沙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与此同时,我国还出台了《森林法》《草原法》《环境影响评价法》等法律。通过依法防治,依法打击破坏沙区各种犯罪行为,对加强沙区植被和资源的保护起到积极作用。
来自2015年的数据显示,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我国完成水土流失综合防治面积7.4万平方千米;其中;综合治理5.4万平方公里,生态修复2万平方千米,坡改梯400万亩,建设生态清洁型小流域300多条。新增实施水土流失地区封育保护面积2.0万平方公里。
2016年,我国《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十三五建设规划》《国家沙漠公园发展规划)》《沙化土地封禁保护修复制度方案》等一系列重大规划和制度方案出台,为此后一段时期的荒漠化防治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
2017年9月,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召开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是我国政府承办的第一个联合国环境公约大会。习近平主席为大会发来贺信,汪洋副总理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担任缔约方大会主席。大会通过了《公约》2018-2030年战略框架,发布了《鄂尔多斯宣言》和《全球防治荒漠化青年倡议》,启动了一带一路荒漠化防治合作机制。中国荒漠化防治成果得到世界广泛赞誉,中国防治荒漠化经验被誉为全球典范;《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沙治沙法》荣获世界未来委员会与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联合颁布的未来政策奖银奖。这一切,代表着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获得全球认可。
在这个由190多个国家代表共同起草并向全球发布的《鄂尔多斯宣言》里,还写入了作为我国防沙治沙成功实践典型的沙漠绿色经济库布其模式。
库布其沙漠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总面积为2115.67万亩,其中流动沙丘799.3万亩,横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达拉特旗和准格尔旗,受影响人口约74万人。多年前,这片茫茫沙海被冠以死亡之海的称谓,寓意不适宜人类生存和作物生长。在各级政府、沙区群众和亿利资源集团等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库布其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不仅生态资源逐步增长,区域生态明显改善,沙区经济不断发展,而且成功创建了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持续化创新的沙漠绿色经济模式。
2018年6月14日,在我国陕西省榆林召开的第24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上,联合国副秘书长、《公约》执秘莫妮卡巴布向发来贺信说,近年来,在中国的支持下,一大批绿色基础设施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拔地而起,这凝聚了中国可持续土地管理的丰富经验。通过南南合作,中国在合理利用土地资源方面发挥了示范和表率作用,为2030年土地退化零增长目标的实现作出了卓越贡献。目前,中国是防治荒漠化公约的主席国,希望中国在推动公约履约事业上继续发挥引领作用,让中国荒漠化防治的智慧、方案惠及全球。
2019年2月26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第二次主席团会议在贵阳召开。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执行秘书易卜拉欣蒂奥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了我国在生态文明理念的指引下,积极开拓生态建设事业,特别是防治荒漠化工作,取得了重大成效,并希望中国继续在全球推广防治荒漠化的经验和做法。并对过去我国在荒漠化防治中的实践和成效表示赞赏,对中国为世界提供的防治经验表示感谢。
2019年2月,美国国家航天局研究结果表明,全球从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绿化面积中,约1/4来自中国,中国贡献比例居全球首位。
责任编辑:刘迅

坚持生态优先 推动绿色发展内蒙古在高质量发展的探索中奋进

一场轰轰烈烈的绿色行动记我区消除无树村无树户行动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描绘北疆草原壮美风貌的民歌传唱至今。生态是内蒙古最大的资源,绿色是内蒙古的底色。
作为祖国北疆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内蒙古推进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着力探索高质量发展新路子,把祖国北疆这道风景线建设得更加亮丽。
绿色行动,筑牢北疆生态屏障
仲夏时节,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进入一年中最美的时期,树木苍翠、百花竞放,昔日嘈杂的斧锯声彻底消失。
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4年前全面禁伐,砍树变看树,换来了生态持续恢复。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党委书记陈佰山自豪地说,与20年前相比,林区的林地净增约139万公顷。
大兴安岭之变,只是内蒙古生态修复成效的一个缩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内蒙古在中央支持下大规模实施三北防护林、天然林保护、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等生态工程,生态已实现整体遏制、局部好转。
全国劳模殷玉珍家住鄂尔多斯市乌审旗萨拉乌苏村,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过去,抬头低头全是沙。春天,黄风刮得天昏地暗,一夜就把门堵了。
从栽下第一棵树苗起,30多年来,殷玉珍夫妇吃住在沙窝子里,硬是将6万多亩荒沙变成了绿洲。到底是我把沙治住了吧!殷玉珍举目四望,樟子松、沙柳等植被铺满眼前,绿海起伏。
内蒙古是我国北方面积最大、种类最全的生态功能区。目前,全区森林覆盖率提高到22.1%,森林面积和蓄积量持续双增长,荒漠化、沙化土地连续17年双减少,草原植被平均盖度已连续3年稳定在44%,恢复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水平。
绿色转型,打破资源经济天花板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的民达露天煤矿,昔日的开采区已经复垦、绿化,种植着蔬菜瓜果,鸡舍、羊圈、牛棚一应俱全,一片绿意盎然。
内蒙古煤炭资源丰富,滚滚乌金曾带动GDP高速增长,但也给生态环境带来沉重负担。内蒙古痛定思痛,下决心全面建设绿色矿山,加快绿色转型。
我们坚持做到开采一块,复垦一块,绿化一块。民达煤矿负责人贾五宽说,矿区还将复垦区产业升级,建起一个现代生态农业园,实现了资源开采与生态修复的有机统一。
地区一煤独大,产业附加值低、后续动力不足等问题,是内蒙古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另一道坎。近年来,全区抓住市场机遇,引导企业走煤炭转化增值道路,促进现代能源经济发展。
乌黑的煤粉送入生产线,就能生产出如矿泉水般清澈的柴油、石脑油,在国能集团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奇幻的变化令人惊叹。目前,这家公司运营着全球首条百万吨级煤炭直接液化生产线。
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境内的中天合创煤炭化工一体化示范项目,每年可转化煤炭800万吨,设计年产137万吨聚烯烃产品。去年项目开始全面运营,实现收入近114亿元。
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煤制甲醇如今,内蒙古已构建起规模、技术领跑全国的现代煤化工产业集群。去年底,全区煤炭转化率已超38%。
绿色发展,新兴产业渐成集群
指示灯不停闪烁,服务器高速运转。落户乌兰察布市的华为云数据中心一期项目,去年已有1万多台服务器投入运行,可容纳30万台服务器的二期项目将于今年竣工。
近年来,内蒙古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培育新产业、新动能,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现代产业新体系正在逐渐成形。
内蒙古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内蒙古气候条件适宜、地质结构稳定,且具有低电价优势,大数据产业正成为内蒙古经济的新动能。特别是抓住入选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契机,内蒙古聚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吸引三大电信运营商和苹果、华为等行业龙头签约入驻。如今,全区云计算服务器承载能力达到百万台,领跑全国。
超洁净生产车间里,机械手稳稳地传递着玻璃基板。总投资200多亿元的京东方鄂尔多斯AM-OLED显示器件项目,去年二期工程的产量不断提升。
去年5月投产的包头江馨微电机公司,用稀土永磁材料制造的微型变焦马达,体积小,性能好,广泛用于制造手机、电脑、安防、机器人等设备的摄像头。
电子信息、清洁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去年,内蒙古全区高新技术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1%。同时,现代物流、电商等服务业也蓬勃发展,三产增加值比重、增长贡献率双过半。

走进夏天的西藏,到处都是一片片生机盎然的绿色植被,且不说有雪域江南之称的林芝市,就连条件艰苦的阿里地区,如今也满眼都是绿色,树木郁郁葱葱,亭亭如盖。而这一切,都得益于我区大力推进的国土绿化、消除无树村无树户行动。
自2017年起,我区计划用3年时间,每年造林100万亩以上,在海拔4300米以下的宜造林地区,实施消除无林乡镇、无林村组、无绿院落、无林农户、种树空白的五消除行动。
2018年3月,拉萨市达孜区唐嘎乡唐嘎村村民拉姆在当地林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在自家院子里圈出一块空地,种上苹果树和桃树,如今,果树已绿意葱葱。
以前觉得自家种不种树都无所谓,现在看到自家院落和村里种的树茁壮成长,房前屋后绿意盎然,感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特别幸福,我们也逐渐明白了绿化的重要性。拉姆说,现在爱绿护绿已成为了村民的行动自觉。
在阿里地区噶尔县加木村,村民西热加参每天精心管护着刚栽下的红柳。他告诉记者,以前,他们在村干部的带领下,也种过树,多是红柳,但是规模都不大,也不知道育苗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
2017年,县里开展了消除无树村无树户工作,需要很多树苗,我们村里开始积极育苗,最后卖了15万元,大家都很高兴。西热加参说。
经济效益只是此次绿色战役带来的效益之一。在噶尔县委书记高宝军看来,生态效益似乎更大。
原来只知道能种红柳、班公柳和格桑花,现在国槐、山杏都种成了。如今,夏天城区的绿色景观非常漂亮。高宝军说,他经历过风沙扬尘的阿里,有时候办公室的门都推不开,因为门口堆了一堆沙土,所以如今的改变让他感到很欣慰。高宝军表示,噶尔县的绿化工程会一直抓下去,将把它和脱贫攻坚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去抓。
在行动中,我区各市地鼓励引导农牧民群众参与造林绿化、防沙治沙等生态工程建设,每年有10万名以上农牧民直接参与国土绿化,人均增收3000元左右。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西藏投入资金3亿多元,消除无树村863个、无树户8万多户,完成总任务的80%。
2019年,西藏将确保全面消除剩余的212个无树村和近1.9万户无树户,一场轰轰烈烈的绿色行动正在雪域高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