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们常说:吕梁山呐,夏天才像个山。
绿意爬满山坡,秋冬时长满灰黑色灌木的荒凉山头,摇身一变成为绿色的海洋。一棵棵树,将这绵延千里的吕梁山装饰得更加雄奇。
吕梁山区,也是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一部《吕梁英雄传》,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这片老区。兴县位于吕梁山中,曾是晋绥边区首府所在地,境内存留抗日和平医院、明通沟战斗遗址、蔡家崖防空洞等60余处革命旧址。
一段时期内,这里的贫困和生态恶化互成因果。可现在,树栽起来了,口袋也鼓起来了,万千吕梁儿女又谱写出一部新时代的吕梁英雄传。
一个战场 两场硬仗 王贵堂所在的孟家坪村,今天正好有个集会。
不大的街道上水泄不通,两侧日用杂货摆得密密麻麻,周边乡镇的人都过来赶集。村委会院子里,老人们搬着小板凳,顶着大太阳看戏。
平时村里人少,这几天红火红火。54岁的王贵堂有些兴奋。说到家里几年前的光景,王贵堂的声音有些低沉,4个女儿,老大在读医,说是要考研;老二上大学,还有两个上高中。一年怎么也得7万多元,光靠种地2万多元的收入根本不够。老伴吵着让我去打工,可我还得看地、照顾爹娘,走不了啊!
如何在一个战场上打赢造林绿化和精准脱贫两场硬仗?
吕梁儿女想了不少办法,终于蹚出了生态扶贫路:绿化方式,不再通过招投标选择绿化公司实施,改为由60%以上的贫困户组成的脱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通过议标方式实施。
生态扶贫开始后,兴县造林任务激增,仅2017年就完成造林27万亩,到2018年这个数字成了40万亩。孟家坪村的绿之源合作社这两年承接8600亩绿化任务,项目金额800万元左右。
合作造林 更多实惠
脱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在山西各地密集成立起来。仅在兴县,就有343个合作社,涉及贫困人口4833人。
2017年开始,王贵堂忙完地里的活,就到绿之源合作社去,扛着铁锹满山跑,周围山上的树,长得不高,都是我们这两年栽下的。放眼望去,一棵棵油松、刺槐、桑树,精神抖擞。
本以为种树没啥难度,经过培训指导,王贵堂才发现大有学问。树种如何搭配?阔叶树如何保证用水?如何保证成活率?难题一个接一个。
绿之源合作社负责人孙磊说,去年打算给村旁白草沟绿化,去了才发现,陡到连人都站不住。他们请来专家,学着打水平阶,硬是在陡坡上凿出一个个水平面。
兜里的收入多了起来。光去年,王贵堂两口子就有6万多元进账。 未雨绸缪
着眼长远
这两年生态扶贫的造林绿化面积,比过去10多年还要多。兴县林业局副局长任海全说。
造林合作社收入不错,可有人也担心,贫困户眼下受益,长远怎么办?毕竟,宜林地越来越少。
兴县想了几个办法。一方面是改变过去只种植生态林的做法,选择了沙棘、核桃等经济林实行间种,一些合作社还尝试种植中药材。另一方面,探索成立经济合作总社,吸收更多社员进来,所能承揽的工程也扩展到村里小型水利、基础道路硬化等容易上手的工程。
相比之下,合作总社项目范围更广,长期成长性较好,贫困户收益侧重于每年分红,而不局限于劳务收入。兴县县长刘世庆说。
在兴县河儿上村,第一书记丁志军信心满满:我们合作总社成立一年,承接了村级文化广场修建、生态扶贫等项目,总金额40万元。哪怕将来没有了造林任务,也可尝试其他工程来保证收入。
兴县县城边上的蔡家崖村,是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所在地。每逢假期,街上人来人往。这里的经济合作总社也风生水起。蔡家崖村第一书记贺建军介绍:今年除了种树,还承接了山后核桃林管护等项目。
日头上来了,舍不得离开的王贵堂躲到树下,眯着眼睛看着戏。如今,家里那口子也不再吵他了,他嘿嘿一笑:毕竟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啊!

责任编辑:刘迅

欧洲杯最大官方网站,2020欧洲杯买球官方网站,河北省木兰围场国有林管理局职工郭万军从事林业调查设计相关工作30余年,几乎把业余时间都用在潜心研究围场县域植物分类上,在植物的药用、食用、种植方面取得多项科研成果。近年来,郭万军还将信息化技术融入植物分类工作,立志把木兰围场植物分类这个短板给补上。
30年前,郭万军从林校培训结束后,被分配到国有林场从事森林调查工作。第一次开展外业调查,老师要求大家把林区的植物采回来制成标本。可是,采了很多种植物回来,大家都叫不出名字,或者名字叫法不统一,这还有什么意义呢?郭万军从那时起便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林区这些植物都辨认清楚,让更多的林业人了解掌握植物知识。买植物相关工具书花去了他大半工资,也成了他唯一的奢侈品。白天要正常开展测量调查工作,他就利用中间休息的空当留意身边各种植物,仔细观察。辨认植物成了郭万军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起初没有照相机,郭万军全凭脑子记,有时候要反复到实地观察,四季跟踪记录植物的各种特征。随着办公设备的改善,照相机、电脑成了他的新助手,数字化办公大幅提升了工作效率。近10年,他累计拍摄植物照片1万余幅,编辑图片补充说明10万余字,对照以前记载的文字介绍,把所有文字记录下来的植物图片都补齐了。
在调查中,郭万军拍摄到了杜鹃花科迎红杜鹃的变种和白杜鹃,还发现了猕猴桃科的软枣猕猴桃,这将猕猴桃科在纬度上向北推进了一大步。郭万军还偶然发现一株植物,根据叶和茎推断为毛茛科,花的特征却很像牡丹,可是在两个对应植物分类中却怎么也找不到。为了弄清这株植物,他向专家求教,查阅《中国高等植物图鉴》和各省地方植物志,逐页研究对照,经过8年的努力,终于在《河北植物志》中找到了短短70余字的描述,并没有图片。经过专家的反复推敲和科学界定,最终确定了该植物是旋花科的一个变种。
有一次,郭万军和年轻同事聊天,得知有个叫做花伴侣的APP软件,能通过微信拍照,利用大数据和智能识别辨识植物,很好用。为此,他专门申请了微信号,开始学习应用智能识别工具。在花伴侣的帮助下,郭万军对以前存储的所有照片进行了一一比对,解决了很多以前没有解决的植物辨识问题。通过信息智能技术的学习和应用,郭万军有了一个更高的目标,那就是编写一本新的围场植物志。
多年来,郭万军新发现并补充到《围场植物志》的植物有50余种,他还将3种植物的分布带向北推移近1个纬度,把围场县域内的植物调查和植物分类工作提高了一个台阶。数字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为植物分类辨识提供了更为便捷精确的技术手段。我要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趁退休之前了却一个心愿。郭万军说,《围场植物志》里面有20余种植物在野外找不到,还有50余种植物没纳入进去,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抓紧编写一本新的围场植物志,把围场植物分类这个短板给补上,为后来人继续研究地方植物打下基础。
责任编辑:刘迅

绿树栽起来 口袋鼓起来

浩浩嘉陵江流入重庆主城北碚区,横切缙云山脉。这里山水云相融,峡峰泉交汇,动植物繁盛,缙岭云霞名闻遐迩。缙云山脉深处,是我国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保持最好的区域之一,有物种基因库的美誉。
2001年,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设立,山下是重庆城区,外围是缙云山风景名胜区,三区叠加,在我国特大城市罕有。
三区叠加得天独厚,但也带来管理难题。由于得地利,农家乐一度无序粗放发展,私搭乱建、蚕食林地,对保护区生态系统构成威胁。同时,由于自然保护区开发受限,基础设施滞后,部分原住民守着绿水青山难致富。
不能让生态宝库遭到破坏、不能延续低质量的发展模式、不能让群众困守自然保护区2018年6月,重庆市委、市政府开展缙云山保护区环境综合整治,拆除多年违建、探索生态搬迁、谋划产业升级,为全市重点生态功能区域实现生态美、百姓富高质量发展探路。
日前,记者探访缙云山,保护区内违法建筑应拆尽拆,景观焕然一新。一年来,这个都市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现了怎样的蜕变?生态美、百姓富如何在这里破题?
拆除多年违建为生态减负
位于缙云山保护区实验区的白云竹海农家乐一条街,有大小农家乐65家。过去村民在屋顶、林地上随意搭建彩钢棚,卫生环境差,与保护区优美的生态极不匹配。记者近期看到,彩钢棚已全部拆除,道路铺设一新,村容干净整洁。
林海苍茫,奇峰耸翠,缙云山保护区内珍稀濒危植物繁多。据调查,保护区现有植物246科、992属、1966种,其中国家级保护珍稀植物珙桐、银杉、红豆杉、桫椤等51种,是长江中上游地区典型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区和植物种基因库,具有较高的保护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
山下就是城区,缙云山成为重庆市民休闲旅游之地。从前由于规划滞后、多头管理,农家乐乱搭乱建导致保护区部分区域脏乱差,少数村民违规租售房屋,一些外来业主违建跑马场、酒店等经营性项目,出现蚕食林地等破坏生态行为。
基层干部介绍,过去一直想对这些问题进行整治,但由于利益牵涉面广,担心处理不当引发矛盾,不敢斗真碰硬,客观上助长了缙云山保护区乱象。
小散乱农家乐、各类违建威胁着重庆这座绿肺。2018年6月5日,重庆市委、市政府提出直面问题、精准施策、保护自然、保障民生方针,强力治理沉疴顽疾,启动缙云山保护区环境综合整治。
首当其冲是拆除各类违建。北碚区抽调500多名干部,组成37个工作小组,全面排查保护区内2192宗建筑物,对205宗违建逐一建立整治工作台账,明确整治时间表、任务书、责任人,逐条逐项整改销号。沙坪坝区和璧山区也排查出数十项违建。
拆除违建涉及不少业主和村民。尤其是部分村民将自家农房改造成农家乐,逐年投入,私自搭建长高长胖,整治难度大。缙云山保护区内150多家农家乐普遍品质不高,包食宿一天仅一两百元,拉客杀价、利润微薄,陷入恶性循环。
面对一些业主和村民的抵触情绪,如何实现平稳整治,考验我们的群众工作水平。北碚区两违整治办副主任吕玉春说。
为做好群众思想工作,北碚区干部挨家挨户走访农户,制定环境保护公约,发放宣传手册数千册,召开院坝会、座谈会听取群众意见和诉求,现场办公解决群众问题,并组织村民和农家乐业主到莫干山等地观摩学习。
刚开始,有的业主和群众不配合,骂娘的都有。但随着耐心细致地做工作,村民们最终认识到生态破坏了对大家都没好处,拆违得以顺利进行。吕玉春说。
在白云竹海农家乐一条街,千竹农家农家乐老板娘周燕告诉记者,自己花六七万元搭建的玻璃房,拆了后,自己当初有些想法,但是环境确实到了要整治的地步。近几年,游客逐年减少,主要原因是档次低。希望借此机会缙云山能提档升级。
缙云山保护区内的黛湖是稀有藻类的栖息地。从上世纪90年代起,周边聚集了多家乡村酒店,取水、排污影响了黛湖水质。这些酒店有合法部分,但多年来逐步向周边违规扩建。为保护藻类生态系统,在保障业主合法权益的基础上,北碚区将其整体拆除,并聘请专业团队设计了黛湖湿地生态修复方案。
葵莲养心谷、九滨马术场等经营性项目侵占保护区林地、违规开发。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违建项目已全面拆除、覆土复绿。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介绍,经过有关部门和地方一年的努力,缙云山保护区内已认定的340宗违建已完成整改314宗,正在推进整改26宗。一些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矛盾问题得到彻底解决,未发生上访事件,实现了阶段性整治目标,开启了缙云山保护区生态美、百姓富综合提升的后半篇文章。
探索生态搬迁,不让村民苦熬
缙云山保护区内户籍人口近9000人,其中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就有1100多位村民。由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控严格,道路、水电等基础设施相对滞后,产业发展受到限制,缙云山保护区部分原住民生产生活困难,多年来信访高发。
73岁的蓝长生家住缙云山保护区核心区的缙云村戴家院组,因退耕还林、缺乏产业支撑,老两口靠子女赡养。我从家走到村委会要1个小时,种地一年只有几千元收入,少得可怜。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表示,村民想靠山吃山是缙云山保护区产生违建等生态破坏行为的主因,另一方面,保护区环境容量有限,大量原住民生活在保护区内既不利于生态保护,事实上也难以增收致富。
在充分听取群众意见、研究相关政策的基础上,重庆市制定了缙云山保护区生态搬迁试点指导意见。自愿进城入户的,对村民农房进行一次性补偿;自愿易地搬迁的,在保护区外围规划建房安置点。同时对搬迁户位于核心区、缓冲区的集体林地、承包地、自留地等进行生态赎买,解决搬迁村民子女就学、社保等问题。
好政策得到村民的一致拥护。北碚区成立了生态搬迁工作指挥部,走访群众宣讲政策。从4月启动至6月5日,签订生态搬迁协议的核心区、缓冲区村民已达515人,占比超过96%。
生态保护好了,大家都享受。搬出去生活方便,社保等问题也解决了,我能不支持吗?蓝长生老人笑着说。
位于缙云山保护区核心区的缙云村大屋基社在森林深处,有十多户村民住在这里,交通十分不便,到最偏远的村民家中得走土路近一个小时。记者看到,已经签订搬迁协议村民正在有序拆除农房。
为解决搬迁村民就业、鼓励原住民保护生态,北碚区聘请150名当地村民担任巡山护林员,增设保护区公益岗位约300个。
大屋基社村民李星华曾违规超高超面积建房,如今领到生态补偿搬到镇上居住,违建房屋已拆除复绿,但在山上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错了就改,我现在是保护区护林队队长,和村民们一起保护缙云山,有了绿水青山才能有金山银山。李星华对记者说。
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
仲夏时节走进缙云山,雨后云雾缭绕,高大的红豆杉、香樟蔽日成荫,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缙云山下就是嘉陵江小三峡之一的温塘峡,江边是重庆市著名的北温泉以及当地古村落金刚碑。
尽管缙云山片区资源禀赋优越,但长期以来业态较为低端,上山沿线部分区域脏乱差。重庆市在缙云山环境综合整治过程中,同步谋划片区产业结构提档升级,走深走实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发展之路。
北碚区将缙云山保护区综合整治工作延伸到缙云山沿线范围,拆除违规广告592块,关停搬迁企业12家,铺设人行步道、栽种花卉绿植。
过去,在缙云山风景名胜区大门处,农家乐揽客、小吃摊乱摆、车辆随意停放等乱象群众反映强烈。经整治,在原有建筑中新装修的咖啡厅、缙云山保护区生态展示厅开门迎客,停车场修缮一新,乱拉客、乱摆摊不见踪影。
得益于环境改善,今年3月举办的缙云山国际森林山地马拉松赛吸引了国内外5000名跑步爱好者参赛,五一期间缙云山景区接待游客6.35万人次,同比增长57.6%。
目前,重庆市相关部门正在编制报送缙云山保护区总体规划以及缙云山生态修复、空间利用、文旅产业提升3个专项规划,在严格保护生态的前提下,依法依规、科学有序发展休闲度假、温泉康养、文化体验等生态产业,将大缙云山打造成度假公园。
北碚区负责人介绍,当地正按照山上做减法,半山做特色,环山做加法的思路,加快实现缙云山片区生态美、百姓富:
积极引进巴渝民宿公司等国有资本,推动农家乐向精品民宿转型发展;加快推进片区棚改,改善风貌环境;
在缙云山脚下,北温泉公园正在完善旅游设施配套,连接历史文化街区的嘉陵江滨江步道正提上日程;
大缙云山环山绿色步道示范段即将动工
缙云山变化真大!这是不少重庆市民的同感。
重庆市林业局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严格整治和验收标准,确保缙云山保护区内所有问题全面彻底整改到位,探索林长制等生态保护长效监管机制,积极推进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试点工作。

责任编辑:刘迅

嘉陵江畔的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北碚区宣传部供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