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春,到武汉大学中文系就读刚刚一年的林洪亮因为表现优异,被学校推荐参加国家公派留学人员统考。他不负众望,成为武汉大学五名被选派到东欧国家留学人员中的一个。三天后,他匆匆告别了正在防汛的老师和同学,就赶赴北京开始接受为期两个月的专业培训。培训结束后,他拎着国家统一配发的两箱衣物,与同伴踏上了远赴波兰留学的征程。

杨晓怀,江苏省涟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2014年以来,他先后主办侦破6起网络赌博大案,涉案总金额达131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200余名,打掉6个为境外网络赌博公司提供资金结算的地下钱庄、支付公司。2019年1月入选江苏省公安机关首届法制专家人才库

山西省三北防护林工程区是国家三北防护林体系的重要防线,也是全国两屏三带生态安全格局中黄土高原川滇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工程启动实施40年来,建设范围已经从28个县辐射到57个县和6个省直林局,区域面积819.97万公顷,占全省国土面积一半以上。
40年来,在历届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三北地区广大干部群众坚持艰苦奋斗,累计完成营造林223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8年的8.3%提高到现在的18.82%,净增10.52个百分点;孕育了以右玉精神为代表的山西三北精神。三北工程建设的40年,是投资不断加大、工程不断推进、效益不断凸显的40年,是各级党委政府以及全社会对林业重视和参与度不断提高的40年,也是林业机制体制改革不断深入、不断创新的40年。山西省三北工程建设的主要经验:一是坚持政府主导,多元化投入机制,才能确保工程建设扎实稳步推进;二是坚持突出重点、规模治理的建设模式,才能实现工程建设全域发展;三是坚持专业队伍为造林主体,不断强化科技支撑,才能有效提高造林质量;四是坚持因地制宜、因害设防、分区突破的战略,采取农林牧、带网片、乔灌草、多林种、多树种、多形式相结合的办法,才能建成完整的区域性防护体系;五是坚持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齐抓共管,把国家要求和群众利益结合起来,科学谋划,统筹发展,才能不断开创生态建设新局面,才能完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时代使命。
我们要全面贯彻中央领导对三北工程建设的重要指示、批示和讲话精神,认真落实省领导批示要求,以40周年为新起点,围绕提质提效、增绿增收目标,采取宜造则造、宜封则封、宜修则修的技术思路,全方位、高质量推进工程建设,努力开创三北工程建设新局面。坚持以科技兴林为主导,做好五个方面工作:一是科学规划,体现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相结合,整沟推进,连片治理;二是科学实施,体现网带片点一体化,封山育林和人工造林相结合、乔灌草相结合的技术思路;三是科学修复,体现造林绿化和低效林改造相结合;四是科学管理,体现生态经济相结合、同步发展的思路;五是科学服务,体现网格化、责任化、全员化的技术服务特色,全面提升三北工程建设水平。坚持以两山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为引领,实行按山系、按流域统筹布局工程,重点构建汾河源头及上游重要水源地森林植被恢复、吕梁山中北部沿黄水土保持防护林、昕水河流域生态经济型防护林、黄土高原综合治理防护林示范和退化林分修复试点五大区域性防护林体系建设。
40年风雨兼程,砥砺奋进,我们坚持不懈努力,取得了辉煌成就。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要不忘构建祖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的初心,坚持久久为功,持续推进三北工程建设,不断改善三北地区生态环境,为建设美丽中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刘迅

11月9日,年届84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林洪亮出现在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的颁奖典礼上。

嫉恶如仇

为中国读者打开波兰文学之窗 ——访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林洪亮

“百亿神探”杨晓怀的四张面孔

领中国读者感受波兰文学之美

2016年,在侦办部督“帝一娱乐”网络赌博案过程中,杨晓怀带队的专案组发现此案涉案金额异常庞大。“涉案银行卡竟有4万余张、交易数据总量上亿,有分析价值数据也高达12万条。这是我们从来没遇到过的。”回想起这海量数据,杨晓怀仍然“心有余悸”。

“在有生之年,我想把莱蒙特的四卷本长篇小说《农民》翻译成中文,让中国读者在这位波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字里行间感受这部波兰民族史话的精彩之处。”今年年初,林洪亮开始了这项80余万字大部头的翻译工作。每天伏案两三个小时,逐行字斟句酌,目前译出近30万字。“虽然现在有《农民》的中文版本,但那些都是从英文版翻译过来的。从波兰文直译成中文的版本,目前我还没有找到。将波兰文译成英文,再从英文转译成中文,至少要经过两道翻译,原汁原味就无法保证了。”已经退休20多年的林洪亮退而不休,他在与时间赛跑,“特别想让中国读者增加对东欧文学的兴趣。”

全神贯注

“启程前,我对波兰的了解非常肤浅,仅从世界地理课和历史课上知道有这么一个东欧国家。至于波兰的文学知识,我也只是从鲁迅的文章中读到过密茨凯维奇、斯沃瓦茨基和显克维奇这几位作家的名字。”林洪亮怎么也没想到,他后来的工作竟然与这些作家结缘一世,相处一生。

杨晓怀曾经形象地比喻:“数据分析工作就好像你在长江上游投入一滴水,我却要在长江下游找出这一滴水。靠的就是没日没夜的梳理、分析、研判。”

林洪亮出生于江西省南康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9年6月,南康解放后,他便立志当一名解放军。然而几次报名参军都因身高和体重不达标而遭拒绝。1952年,上高中二年级的林洪亮义务为新华书店当起了推销员。有一次,书店来的新书中有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先读了起来。刚开始的好奇变成了之后的时而欢笑时而悲伤,时而热血沸腾又时而泪流满面。读着读着,林洪亮又萌生出新的理想:成为一个作家,写出像保尔·柯察金那样的好故事。

杨晓怀,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入警20多年依然保持着直来直去的“理工男”作风。他是声名在外的技术专家,在外地出差时兄弟单位总会想方设法让他留下讲几课;为了破案,他能“坐禅”十几个小时,在一团数据乱流中准确找出关键线索,最终拼凑回案情发展的全景图。

责任编辑:刘迅

与杨晓怀一起侦办过多起网络赌博案件,涟水县公安局黄营派出所副所长关海元这样评价杨晓怀:“‘杨大’善于运用商业思维,从犯罪嫌疑人组织运营网络赌博的角度出发,和他们斗智斗勇打擂台,他的数据分析能力很强,经常能够看到隐蔽极深的关键数据,然后一发中的。”

1982年,显克维奇那部在波兰家喻户晓的《你往何处去》,在林洪亮四年的精心打磨下,与中国读者见面了。迄今,这部50余万字的史诗式长篇小说已经再版了七版,每版多次加印,累计出版几十万册。这在东欧文学中是绝无仅有的。而早在1978年他开始着手翻译的时候,遇到过不少困难。“我笨人用笨办法。除了反复阅读原作外,还对《你往何处去》里所描写的历史背景进行了一番学习和研究。为了寻找这方面的材料,我多次到东安市场旧书店去查找和购买有关古罗马历史知识方面的书籍。此外,我还阅读了一些波兰有关这部小说的评论文章。这样,我有了一定的底气,翻译起来也得心应手。”书出版后,林洪亮也收到了不小的荣誉:1984年波兰文化部给他颁发了“波兰文化功勋奖章”,感谢他对波兰文化所作的贡献。

今年1月,杨晓怀赴安徽省阜阳市抓捕一起网络赌博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成功抓获一名刚从国外潜回国内的犯罪嫌疑人,现场缴获价值700余万元的黄金和大量现金,以及一辆上百万元的豪车,当地警方的鼎力协助让杨晓怀十分感动。

通过前三年对波兰古代文学史、19世纪上半叶波兰浪漫主义文学和19世纪下半叶波兰现实主义文学的系统学习,林洪亮了解到波兰文学源远流长,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其诗歌的成就不亚于意大利和法国。第三学年时,林洪亮已经阅读了大量波兰作家的鸿篇巨制,笔记作了十几大厚本。“我当时特别欣赏显克维奇的《你往何处去》《十字军骑士》和普鲁斯的《玩偶》,曾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把它们翻译成中文,让中国读者有机会进入波兰的文学宝库。”责任感和使命感,当时就在这个留学生的心里升腾。

诲人不倦

“奔赴波兰之前,国家本来计划让我在学成之后从事外交工作。但因为我家乡口音浓重,而外交工作基本上靠的是口译,我自知今后只有笔耕才是出路。在当时的中国,读者对波兰乃至东欧国家的文学作品知之甚少。而我在接触了波兰文学之后,了解到波兰有很多享誉世界的诗人和作家,感受到他们蕴藏了丰富的文学宝藏。”留学过六年的林洪亮,对波兰文学有着深厚的感情。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文/图

两次巧合促成与波兰之缘

就在任务完成准备返程时,当地公安机关负责人提出了要求:“‘杨大’,我们早就听说你的大名,希望你能留下,为我们局的民警上一堂侦查网络赌博案件的经验课!”面对这样“无法拒绝”的要求,杨晓怀当场答应。

1957年,林洪亮一边上课,一边翻译被波兰人民尊称为“诗圣”的密茨凯维奇的诗歌。经过一番努力,又在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翻译家孙用老先生的提携下,林洪亮翻译的《希维特什》《青年和姑娘》《歌》《犹疑》四首诗出版了。这四首诗是直接从波兰原文译成中文的第一批作品,具有一定的开拓意义。

□ 本报通讯员 沈爱华 李沐

出差办案对于杨晓怀来说是家常便饭,一年中有半年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外地侦办案件。“有一起案件,‘杨大’带着我们跑了广东、福建等11个省市,有时半夜赶路,一天只睡3个钟头,但最终把2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同事周磊说,杨晓怀的办公室有一个便携式旅行箱,遇到紧急的案子,他拎起就走。

2018年8月7日18时许,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一架从菲律宾起飞的大型客机徐徐降落。从机上押解下来的正是专案组布控已久的两名经营赌博网站的犯罪嫌疑人。“帝一娱乐”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后,杨晓怀和战友经过两年多的奋战,先后转战广东、上海、福建、香港和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抓获境内外涉案犯罪嫌疑人56名,查明涉案资金78亿元。公安部治安管理局领导评价:“帝一娱乐”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是全国最有示范意义的全链条打击网络赌博案件,为全国公安机关侦办跨境网络赌博案件提供了“涟水样板”。

一包烟,一杯茶,面前三个显示屏不断滚动着数据洪流,杨晓怀又开始了自己的“入定”模式。同事马汉卿说:“他就像是老和尚坐禅,通过完全沉浸获得最佳状态。”这一次,杨晓怀硬是枯坐了13个小时,滴光了整瓶眼药水,终于在数据海洋的深处挖掘出了关键线索。那一瞬间,他自己忍不住叫出了声:“这张银行卡有两笔10万元流水异常,肯定有猫腻,盯着这张卡往下查!”顺着异常数据的线索,专案组最终确定了赵某、王某某、金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身份,为最终破案找到了最关键的突破口。

责任编辑:刘迅

自2014年开始从事打击网络赌博犯罪工作后,杨晓怀5年多从未休过假。平时,亲戚朋友想见杨晓怀很难,他自我调侃“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准备出差”。

“跨境网络犯罪集团是典型的高智商犯罪,他们中的很多技术员、安全员都是毕业于国内、国际顶尖大学的专业人才,而我们要越过他们设计的层层信息障碍,找到关键的突破口,非常艰难。”谈到网络赌博案件的侦破难度,杨晓怀感触颇深。不过,通过这几年与犯罪嫌疑人的斗智斗勇,他把走过的弯路和成功的经验总结成了网络赌博案件“三查三找三打”工作法和“资金流分析九法”“信息流建设四法”等独门技战法,并毫无保留地向同事、兄弟单位传授。

“杨晓怀是团队中的灵魂人物,他在网赌案件侦办过程中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这是办案同事们形成的共识。之所以能得到这样的评价,是因为杨晓怀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灼灼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