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当前,在长江中下游种植面积最大的中稻,将先后进入孕穗到抽穗扬花期,在这产量形成的关键期,对温光水等反映敏感。然而,今年入夏以来气温较常年同期偏低,中稻…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这个缺雨干旱的夏季,对于大连蓝莓来说,或许是“欲说还休”的一年。毋庸置疑,干旱使得大连蓝莓整体大幅度减产,蓝莓果粒变小,有的种植园因…

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昨日,据房县农业局表示,在农业部、国家工商总局从全国2100个地理标志产品中,精选了35个产品参加中国首批欧盟地理标志互认证,湖北有4个地理标志产品被…湖北农业信息网讯:

当前,在长江中下游种植面积最大的中稻,将先后进入孕穗到抽穗扬花期,在这产量形成的关键期,对温光水等反映敏感。然而,今年入夏以来气温较常年同期偏低,中稻生育期有所推迟,人们在凉爽中对常年高温可能有所忽视。据中央气象台预报,未来10天,江淮、江南、华南北部等地多高温闷热天气,部分地区将出现3—7天日最高气温在35—38℃的高温。中稻防范“高温不实”已刻不缓待。

这个缺雨干旱的夏季,对于大连蓝莓来说,或许是欲说还休的一年。毋庸置疑,干旱使得大连蓝莓整体大幅度减产,蓝莓果粒变小,有的种植园因为抗旱灌溉不力,少量蓝莓树干枯死亡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应该是走过10年历程的大连蓝莓遭遇的最坏的一年。然而,犹如硬币的两面,在最坏一年的背后,我们又看到了大连蓝莓在这个干旱夏季的一种意外偏得蓝莓的甜度提升1~2度,储存期延长,尤其是今年酿造的酒,很可能因为蓝莓甜度提高而诞生出最好年份的蓝莓酒。

昨日,据房县农业局表示,在农业部、国家工商总局从全国2100个地理标志产品中,精选了35个产品参加中国首批欧盟地理标志互认证,湖北有4个地理标志产品被选中,房县黑木耳和房县香菇位列其中。房县农业局迅速组织技术力量按欧盟相关标准编制了《房县黑木耳中欧地理标志互认产品技术规范》和《房县香菇中欧地理标志互认产品技术规范》中英文版及相关申报材料,现已上报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

中国气象局荆州农业气象试验站多年试验研究与服务实践证明,无论在中稻孕穗(花粉母细胞减数分裂期)或抽穗扬花期,若遇连续3天或以上≥35℃高温,又不采取防御措施,前者会引起部分花粉不育,后者会因开花授粉、受精不良,均会导致空壳率增高,结实率降低,产量下降。为此建议:

往年,我的蓝莓园处境是水深,但今年恐怕是火热了。张成岩苦笑着自我解嘲。作为金州新区大李家街道新建村一处蓝莓园老板,张成岩夏季的心情通常是被连绵阴雨搅扰得阴郁黯淡,然而,今年,当一个缺雨干旱的夏季迎面撞来时,她才意识到,原来在蓝莓收获季里,干旱比多雨更为可怕。

目前,房县黑木耳、房县香菇已出口到欧盟的德国、比利时等国家,但都没有包装和品牌。房县黑木耳、房县香菇如果通过中国欧盟地理标志互认证,将在欧盟各成员国内享受高水平的保护和监管,提升房县食用菌地理标志产品的国际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加快房县食用菌产业标准化、规范化发展。

一是稻田灌深水降温。在高温到来时稻田应灌5—10厘米温度较低的沟塘水,力求日灌夜排。以利于降温增湿,促进稻株正常开花、授粉、受精,提高结实率。但对纹枯病、稻瘟病较重的田块,应切忌灌水太深。

初步估计,干旱将使得今年大连蓝莓每亩平均减产30%~40%,不仅如此,一些蓝莓园约10%的蓝莓树或将受旱死亡。大连市蓝莓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潘锋表示,大连蓝莓产业正在面对一场十年来未有的温度考验。

二是喷施磷酸二氢钾。在早上或傍晚气温较低时,可叶面喷施磷酸二氢钾,增强抗逆力,减逊高温危害。

采摘还是浇水?

三是借助高温抑害虫。高温对稻飞虱、稻纵卷叶螟等生存繁殖不利,可发动群众对其诱集歼灭。

顾不过来的两端

正常年份下,大连露地蓝莓采收季集中在7月初~8月中旬,而这个时段正是大连的雨季。往年夏天,我受够了阴雨连绵连日降雨会导致顾客难以进园采摘,蓝莓采摘收益下降;风雨会增加蓝莓落果量,很多掉落的蓝莓就白白糟蹋了而今夏,再也没有阴雨的烦恼了,但蓝莓园却遭遇了更严峻的考验。张成岩无奈地说,因为干旱少雨,初步估计,今年,她的蓝莓园将减产30%左右。

张成岩曾对今年的蓝莓产量抱有巨大希望。园里的蓝莓树逐年长大,结果能力在递增;今年我们园里的蓝莓树花开得多,坐果率也高,我甚至一度认为,一个蓝莓的丰收年触手可及。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在蓝莓成长及成熟期里,一场要命的干旱却纠缠不休,将此前的希望化为泡影。

只要附近的井里有水,我们就会不断抽水灌溉,可是,最近,长期干旱已经使得井水供应不足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树枝上的蓝莓因为口渴而长不大。张成岩说。灌溉已经成为这个夏季里所有蓝莓园与干旱之间的一次赛跑。我们现在基本隔一天浇一次水,浇一次水仅电费就需要1000多元。大连金石滩蓝莓谷销售总监岳瑞介绍,近期,蓝莓谷抗旱灌溉用水量已超过10万吨。

对于我们来说,这真是一个忙不过来的苦夏。大连灌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俊秀介绍,该公司在金州新区杏树屯和普兰店市四平镇各有一个蓝莓种植园,合计600多亩,而在这个干旱夏季里,灌溉和采摘成了他们顾不过来的两端。

在我们蓝莓园里,你常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这边几十名工人与时间赛跑,在采摘蓝莓;那边有十几名工人在抽水灌溉。说实话,在蓝莓集中采收期时遇到这种干旱,我们真的有些忙不过来了。王俊秀坦率地说,一边是把枝头的果实摘下来就能变现,一边则是浇水保树,缓解旱情,哪一端都至关重要,难以取舍。

口渴的蓝莓难长大

集中上市让部分蓝莓被弃

干旱对蓝莓最显而易见的影响就是个头小了。以我们园里的蓝莓来说,果粒大小通常仅相当于正常年份的1/2左右。王俊秀介绍,正常年份下,蓝莓能结出4~5茬果实,而今年,头茬蓝莓果的个头还算凑合,而二茬之后的果实往往就长不大了,在果粒很小时就改变颜色,随即成熟了。即使我们蓝莓谷频繁地浇水灌溉,今年的果粒大小比去年仍平均缩减了20%左右。岳瑞表示,因为干旱,有的蓝莓果不仅长不大,甚至还会在枝头慢慢枯萎。

高温干旱还使得今年大连露地蓝莓提前20来天成熟,这就使得大连蓝莓上市期短促而高度集中,由此增加了销售上的压力。潘锋表示,蓝莓减产并未推高其鲜果价格,相反却出现了当前市场上部分蓝莓销售压力增大,蓝莓种植户相互压价等乱象,这背后便有挥之不去的高温干旱的魔影。

粗略估计,今年,我们将弃采大约10吨蓝莓果。王俊秀表示,预计今年该公司实际采果量为15吨~16吨,另外约10来吨蓝莓果就被放弃了。明明知道采下来也卖不了,何苦还要浪费高额的采摘成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