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石斑鱼 (Cichlasoma
managuense)是原产于中美洲尼加拉瓜的慈鲷科鱼类,又被称为马拉瓜丽体鱼。属热带鱼,15℃以下的地区不适合淡水石斑鱼生长。1988年引入台湾,是台湾南部地区普遍的淡水养殖品种。1996年广东
、江西
一些养殖单位从台湾引入。近年来,淡水石斑鱼的养殖技术的研究已引起国内水产工作者的重视,淡水石斑鱼的养殖规模也越来越大,可望成为一种淡水养殖新品种。

近年来,人们开始尝试在养殖水体中施用有益微生物制剂来改善养殖生态环境,提高养殖动物的免疫力,抑制病原微生物,从而减少疾病的发生。微生物制剂是由一些对人类和养殖对象无致病危害并能改良水质状况,能抑制水产病害的有益微生物制成。主要有硝化细菌、光合细菌、枯草杆菌、放线菌、乳酸菌、酵母菌、链球菌和EM微生物菌群等。它们具有改良水质、增加溶氧、降低氨氮、抑制致病菌生长、改善动物体内水环境生态平衡、提高动物抗病与免疫力,促进养殖对象生长等功能。水体水色的不同是由不同的菌藻构成,才显现出不同水色的水体,水里的微观世界原来是绚丽多姿的,水中藻类植物是一群古老的植物,目前世界上大概有3万余种藻类,水中的菌类也是与生俱来的,水中的菌藻都是天然和固有的。即使现在市场上售卖的菌藻产物其原始出处也是在自然界提取而成的。对于水产养殖来说,养好鱼虾关键就在于养水,而养水的中心就是养好菌藻。因为水体中85%以上的溶氧是靠藻类光合作用产生,可以说藻类物质是养殖水体的初级生产力。

在全世界范围内,对被广泛赞誉为“绿色”可再生能源的水电水坝的建设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是来自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研究表明,这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距离“环境无害”还有很大的差距。

淡水石斑鱼其生长速度快、耐低氧、抗病力强,而且外形美观、肉质鲜美、营养丰富,既可以做为商品鱼,又可以作为观赏鱼种,是一种很值得推广的品种。

自然水体自身存在一定的细菌生态平衡系统,施用微生态制剂是人为改变条件,定向培育优势菌群并发挥其作用,形成新的动态平衡。在微生态制剂的使用过程中,首先要根据水体的理化因子正确选用菌种;其次,施放微生态制剂要达到一定的浓度、确保水体中活菌数达到一定数量,并营造适合培育菌种的生长条件,使之尽早形成并维持优势菌群,以取得良好的使用效果。

一项研究表明了大型的亚马逊Balbina水坝对热带雨林生物多样性的巨大影响。

1生活特征淡水石斑鱼为热带鱼类,淡水中生长,也可在盐度为10‰以下海水中生长。其适温范围在25-30℃间,当水温下降至20℃时,摄食明显减少,水温下降至15℃时身体失去平衡,故冬季期间池水会降至15℃以下的地区不太适合养殖此种鱼类。越冬期间水温保持在19℃以上为好。淡水石斑鱼为底层鱼类,耐低氧,抗病力强,在养殖过程中很少发生鱼病,可与罗非鱼
、鲫鱼混养,以清除罗非鱼、鲫鱼池塘中小鱼苗,达到优质高效的目的。

菌藻类是维持一个池塘生态系统稳定平衡不可缺少的一环。但菌藻类过多也会有问题。藻类有好有坏。好的菌藻类为水产养殖动物提供天然饵料,进行光合作用而释放氧气。坏的菌藻类消耗氧气,占据水体空间,释放毒素。

这项研究指出,在建立庞大的巴尔宾纳湖所形成的岛屿中,绝大多数岛屿出现了哺乳动物、鸟类和龟的流失——巴尔宾纳湖是全世界最大的水电水库之一。

淡水石斑鱼为偏肉食性,鱼苗阶段,肉食性的特性相当强烈,主要以浮游动物为主,个体相差悬殊的鱼苗会互相残杀,故养殖时要注意分级分塘管理。繁殖后的小苗要及时拉出,以免被亲鱼吞食。从鱼苗开始训食,会摄食人工配合饲料,可用浮水性鳢科鱼类饲料投喂。

水产养殖常见藻类包括:蓝藻门、裸藻门、金藻门、甲藻门、隐藻门、硅藻门、绿藻门、黄藻门。常见的有益菌种有光合菌,芽孢杆菌,乳酸菌,硝化菌,EM菌等等。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曾经是东安格利亚大学的博士生、如今在巴西圣克鲁兹州立大学的第一作者MaíraBenchimol博士说:“水电水坝一直被认为是对环境友好的可再生资源——近年来它们被修建起来从而满足迅速发展的能源需求。”

2养殖技术淡水石斑鱼一冬龄就可产卵
。产卵习性与罗非鱼一样会在池塘底部挖许多产卵的巢穴。产卵一般在下午,产卵后主要由雌鱼守卫受精卵。雄鱼也会协同守卫,但随着胚胎发育,守卫行为愈来愈弱。卵为椭圆形,卵色呈黄暗绿色,不透明,粘性卵,卵分散排列在池底上,很少有重叠现象。淡水石斑仔鱼下池时,以浮游动物
为食,随着鱼苗生长,摄食量增大,
而池中浮游动物逐渐减少。这时,可通过追肥培育浮游动物,可增喂豆浆。经15-20天培育,当鱼苗达3厘米以上时,其食性开始转化,这时可投喂鱼糜于食台上驯食,2-3天后加少量人工配合饲料拌鱼糜投喂,以后逐步增加人工配合饲料比例,减少鱼糜用量,直至全部用人工配合饲料。淡水石斑鱼养成可采取混养,在混养中可采用两种方法:一是在池塘中混养少量淡水石斑鱼,每亩水面混养淡水石斑鱼22-50尾左右,经半年时间养殖,体重平均可达300克以上,经一年时间养殖体重可达500克左右。二是主养鱼为淡水石斑鱼,混养种类有罗非鱼、草鱼、鲫鱼等,每亩水面放养淡水石斑鱼150-200
尾,混养鱼300尾,饲养期间投喂人工配合饲料,还可投喂鲜嫩牧草,当池中浮游动物不足时,需要适量追肥,以培育浮游动物。经过半年养殖,淡水石斑鱼平
均体重可达200克左右,经一年时间养殖,体重可达250克以上。

浮游藻类在水产养殖中占有重要地位。它对于维持水生态系统的正常功能,稳定池塘水环境是不可缺少的。微藻在种群持续发展过程中,通过光合作用一方面为水体提供充足的溶解氧,另一方面降低并消除养殖水体中的有机污染和其他有害物质,保持养殖生态系统良性循环,达到改善水质的目的。

“此前的研究已经证明了,大型的水坝会导致渔业收入的严重流失、增加温室气体排放和当地社区的社会经济成本。我们的研究为此增加了证据,并表明森林多样性也是建设大型水坝付出的一个严重代价。”

光合细菌广泛分布于水田、河川、海洋和土壤中的一种微生物类群。光合细菌为革兰氏阴性细菌,在水温28℃~36℃
,pH偏碱(7.5~8.5)时,光合细菌生长较好。由于光合细菌制品多为活菌液,为保证使用效果,应注意尽量使用新鲜菌液以保证活菌数。成品菌液应先逐渐降温而后存放在温度较低(15℃
以下)并有一定光照的地方(每天2
小时以上),然后逐渐减少光照,再置于阴凉避光处。菌液开始发黑并有恶臭味可能是活菌死亡腐败所致,使用效果不佳。阴雨天使用光合细菌效果不明显,光合细菌需要光照为宜。芽孢杆菌,革兰氏染色阳性,是普遍存在的一类好气性细菌,枯草芽胞杆菌的分布非常广泛,土壤、湖泊、海洋、动植物体表及其栖息地皆能发现。最适生长条件为:温度37℃,pH值7.0左右,一般为严格好氧。由于大多数芽孢杆菌属好气性菌,需要有充足的溶氧其使用效果才好,在施用芽孢杆菌制剂时要注意保持水体中的溶氧量,以更好地发挥其作用。硝化细菌属化能自养菌,专性好氧,硝化细菌的繁殖周期特别长,因此在水中很难形成优势菌群。硝化细菌发挥作用的适宜条件为:pH
值7~9,低于6不利硝化细菌生长;水温在30℃
时活性最高;水中溶解氧对硝化细菌作用影响很大,和光合细菌一样,也需要有充足的溶氧其使用效果才好,溶解氧含量高则硝化作用能更好进行。此外,光对硝化细菌的生长繁殖有抑制现象。建议在使用硝化细菌制剂时,要注意水中溶解氧含量及光照强度。亚硝酸盐和pH偏高的水体,使用芽孢杆菌制剂的效果不明显;pH值低于7或者高于8.5的水体,以及溶解氧含量低的水体,不利于硝化细菌的生长。光对硝化细菌的生长,繁殖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它和光合细菌相反以不要或微弱光照为宜。EM菌由光合细菌、乳酸菌、酵母菌等5科10属80余种有益菌种复合培养而成。由于池塘泼洒EM菌后,水质相对较清,故这些塘不宜或少养肥水鱼,如鲢、鳙等鱼。

来自东安格利亚大学环境科学学院的CarlosPeres教授说:“当然,广为人知的是水坝导致被淹没的低地森林区域的陆生和树栖物种的大规模种群流失。然而,我们只是刚开始意识到仍然在水面以上的作为栖息地岛屿的森林区域的物种灭绝的惊人程度。

(隐藻水华)

“巴西政府目前正在规划在全世界最具生物多样性的热带森林区域建设数以百计的新水坝。但是应该把巨型水坝高昂的生物多样性成本与水电生产的收益仔细地加以权衡。”

水体中本身就存在着很多天然的菌藻类,这些水藻和菌种有些是益藻菌,有些是害藻菌,也有些菌藻类在少数存在时无害,只有当数量占比过大时才具有危害性(蓝藻即是)。在正常状态下,整个水体世界共生共存,平时的水体本身就是一个自然循环的良好水生态系统,具有和启动自我调节、自我修复的功能。

巴西亚马逊地区中部的巴尔宾纳水坝是以总淹没面积衡量的全世界最大的水电水坝之一。这座水坝的建设使一个此前未被破坏的、连续的原始森林转换成了由3546个岛屿组成的人工群岛。

事实上,只有当水中微藻种类较多,并且相互之间形成稳定的竞争关系时,水体才能维持在一个稳定的良性状态。淡水水体常见的藻类有蓝藻、隐藻、甲藻、金藻、硅藻、裸藻等,各种类群相互制约,单一藻种就无法形成优势种群。但当施肥不当或水质突变等导致水体中某一种藻类在短时间快速繁殖时,就会使导致藻相失调。因此,只有当水体内各群落形成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时,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这个研究团队在两年时间里对被这个水电水库隔离的37座岛屿以及3个临近的连续森林区域进行了密集的生物多样性调查。他们还调查了这40个森林地点的陆地和树栖脊椎动物。

(湖底生态系统示意图)

进一步的研究把重点放在了植物上,并且使用高分辨率卫星图片更好地理解这些岛屿上森林退化的程度。

在现实中,有养殖人把一切希望寄于调水和培养菌藻上,不论时机不分情况,动不动就调水培藻投菌,甚者象被洗脑似的一年到头都在往塘头一股脑的下这放那的调水培藻育菌的”药”物,但稍不注意可能还会打破水体自我调节自我修复的功能,有时还会把一塘好水搞得稀烂。因为”是药三分毒”,有些药物(含制剂)入水后还有可能”按下葫芦起了瓢”,引起后续的一系列水生态未知结果的变化,有利有弊。任何调水、改水、促藻、培菌的东西虽然有利但也有弊,因为”物极必反”,某种情况下可能反而会破坏水体的自然生态系统,打破平衡,适得其反。正确认识和使用水产微生态制剂变得十分关键。尽管有益微生物制剂在水产养殖业的应用结果表明其有许多优点,研究和开发工作日益加深,应用范围也日益扩大,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和待研究领域,这一点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关键的发现

许多养殖户对有益微生物制剂一知半解,或受广告夸大宣传的影响,简单地认为使用有益微生物制剂是只要向池中泼洒既可,不管是什么菌种的制剂、有何使用要求等,使用上存在着盲目性问题。微生态制剂的使用也是有条件的。无论是芽孢杆菌还是光合细菌,都是需要特定的生活环境的细菌,与其它成千上方种细菌一样,只有在能满足其生理特性需求的环境中才能正常地繁殖与生长,才能发挥其有限的作用。相反,如果将这种微生态制剂随意地泼洒在池塘中,将有可能导致这些池塘中固有的微生态群落结构发生改变,甚至引起池塘微生态群落多样性的消失,而这是非常有害的。各种环境因子都可能对微生态制剂产生一定的影响,我们应把不良影响降到最小,选择适宜的水环境,一般控制pH
6-8,水温15-35℃,水体溶解氧2毫克/升以上

-隔离26年之后森林岛屿动物广泛流失的清晰证据,即便是在巴西最大的生物保护区确保的最佳的保护情境中也是如此。

常用的微生物制剂中芽孢杆菌为好氧菌(或兼性),硝化细菌为严格好氧菌,养殖户使用这类活菌产品,一定要保持水体足够的溶氧,提高水体活性,才能维持细菌快速繁殖和对污染物的有效分解。硝化细菌和光合细菌并不适合同时投放在同一养殖池塘中,因为它们净化水质的过程相互有抑制作用,会降低其使用效果。

-包括哺乳动物、大型猎鸟和龟在内的大型脊椎动物在建立Balbina湖所形成的多数岛屿上消失。

(水生态系统食物网链构建示意图)

-在所形成的3546个岛屿中,只有25个岛屿如今可能拥有该研究调查的全部35个目标物种的至少4/5。

水体溶解氧的高低,会影响到好氧菌生长速率和氧化分解污染物的效率。目前微生物制剂中芽孢杆菌为好氧菌(或兼性),硝化细菌为严格好氧菌,使用含有这类活菌的产品,一定要保持水体足够的溶氧,才能维持细菌快速繁殖和对污染物的有效分解。

-岛屿尺寸是预测森林脊椎动物物种保存数量的最重要因素。

平时,有些养鱼人忽略”溶氧”工作导致水体恶化后,才急于花钱去买这样调水剂那样底改剂等等,殊不知,如果在水中本身溶氧不足的情况下,这些调水剂(大多是微生物制剂)泼下鱼塘后绝大多数是根本没有效果的,等于是花了冤枉钱而并没起什么作用的,因为这类调节水质的”药物”大多是微生物制剂,微生物本身也是”生命体”也要依靠有适度的氧气供给自身的生命活力,其后才会”运转”,没有氧气或者氧气不足的情况下何来”活力”,道理即如此。

Benchimol博士说:“我们发现只有大于475公顷的一些岛屿仍然保有一个多样的动物和鸟类物种群落,这仅仅相当于这个水库的全部岛屿的0.7%。”

每种细菌都有一个最佳pH值范围,过大的pH值波动会影响微生物制剂效果,如硝化细菌虽然各种亚硝酸细菌和硝酸细菌生长的最适pH值不同,但它们都在微碱性反应的环境中良好地生长,对DH值的变化反应明显。硝酸细菌如硝化杆菌为DH值为8.3~9-3,一般在中性或微碱性条件下生长最好。

“除了面积减少的影响,多数小岛受到了1997-98年的一场严重的厄尔尼诺干旱期间出现的风和短暂的火的严重影响。烧过之后的岛屿保有的野生物种数量比没有受到野火影响的类似尺寸的岛屿更少。”

硝化细菌类产品需要养殖水体保持较高的碱度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池塘底部污染严重时,发酵产生的有机酸积累,碱度太低,会使底部pH值很低,会严重影响芽孢类微生物制剂对池塘底部的改良效果。

天气好坏也会影响到藻类的繁殖和水色变化,大多数微生物制剂在20~3O℃内有比较好的活性,水温10℃以下时活性明显降低,在使用微生物制剂时要注意水温对产品效果的影响。在使用微生物制剂时要注意水温对产品效果的影响,有些厂家胡乱鼓动人们在冬春时节使用微生物制剂是严重不负责任的表现,非常令人遗憾亚硝酸细菌对近紫外波段很敏感,强烈的光照对于亚硝酸细菌影响较大,因此在使用硝化细菌类产品时养殖水体的透明度不能太大,或者选择合适的时间使用会有更好的效果。细菌进入水体后繁殖速度与水体的营养水平有很大的关系。一般认为细菌生长对水体C、N、P的利用率100:5:1。如果水体太瘦,或营养成分单一或失衡,有些异养菌为主的活菌制剂不会大量繁殖,使用活菌几乎无效,此时应向水体中适当补充缺乏的营养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在养殖水体和水生动物无异常时,尽量不投入或少投用药物(含制剂)入塘,尽量维持现有的自然平衡状态,不要动不动就大量投用药物和生物制剂,花了钱不一定就有好的回报,有时池塘因乱用乱投药物或制剂引起整个水体生物生态系统紊乱,有时还必须泼洒生石灰水才能重塑生态系统。正所谓”该出手时才出手”,在水体发生异常(比如水质恶化,蓝藻暴发等)时,应在判明水体系统出现何种的问题时,对症施治用药,也不能乱用乱整,方能保障水产养殖的顺利进行。

要想微生态制剂这一行业和市场协调发展,应该对从事水产养殖业和微生态制剂销售人员进行专业的技术培训,提高其专业素质,使他们对微生态制剂有一个全面,客观的了解;要求厂家生产规范,且在做广告推介时,不允许任意夸大其微生态制剂产品的作用,以免误导养殖户;如果客户没有得到效益反转来也对企业的生存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不同的微生态制剂,有着不同的生物学特征,因此对微生态制剂的储运管理必须强调个体化原则,根据其不同的生物学特性,采取相应的管理方法。